[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是什么阻碍中国民主进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江胡时代只是邓时代的发展和延续
     谁都最清楚,阻碍中国民主最大的绊脚石是中共官僚权贵本身,尤其是这些执掌生杀予夺之大权,且位居金字塔最顶端的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时代,由于实行的是一人之下的绝对王权统治,除了毛泽东本人无人奈何之外,毛手下任何人,只要毛看不顺眼,都会不费吹灰之力可以完全否定。在邓小平时代,很多重大事情上,中共政权开始走向了商量,虽然最终还是邓说了算。当这种权力重心不断向多人分散外移时,在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更加明显突出了。中共所倡导宣扬的所谓集体领导集体决策,在这两人先后主政时期,才真正开始见成效。尤其在胡锦涛时代,这种迹象尤为突出。
    
     按照这种规律发展,如果到了第五代,比如习近平与李克强时代,也许就会达到顶峰。那时,中共可能再没有任何方法和路径继续顽固保守下去了。届时,也许属于民主的开端才会初露端倪。但这种完全依靠体制内在的驱动力,而致使内外部发生缓慢变化的过程,对于众多民主派人士来说,一定会等不及;对于越来越多的普通受苦受难的民众来说,也等不及。于是,在此缓慢演变过程中,就一定会发生很多令人难以预料的事情,甚至是非常大的社会动荡与骚乱事件的频繁发生。直到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地步,最终迫使专制政权彻底崩溃。
    
     正因为如此,在中共现行体制下,假若中共政治局的某常委确实就是罪大恶极、恶贯满盈的罪犯,只要该常委把其他八人没有全部得罪,后面还有充当太上皇的前任最高领导人做庇护,任何反对他的常委即便占多数,也把其没有丝毫办法。虽然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负责最终拍板权,该最高领导人即便在心底里也反对这种人,但如果没有其他常委的首先提议与串缀,该最高领导人也只能望罪犯而兴叹,心有余而力不足,自愧弗如。因为,在这样一种体制下,他一人已经说了不算了。尤其在充当太上皇的前任时刻关怀并觊觎他的一切时。这种情况,在邓小平活着时江泽民本人一定深有体会。当邓小平死去之后,作为党核心的江泽民才终于款了身心,挺直了腰杆,也敢公然藐视一切了,比如对属下和服务者随意动粗耍蛮横。可是这种幸运机会对于今天的胡锦涛来说却迟迟难以降临。
    
     虽然有人分析说,真正属于胡锦涛的太上皇应该是曾庆红,但笔者认为,即便真的是曾,实际也是江泽民太上皇权力的延伸与发展,其根源还在江泽民。这便自然而然致使今日胡锦涛,基本上没有任何大作为。所以,如果胡锦涛真有远大抱负和理想的话,那么,真正最希望江泽民早死的人也便只有胡锦涛本人了。只要江一日不死,胡就要一直委曲求全,夹紧尾巴做人下去,即便在位执掌赫赫大权整十年,也是含辛茹苦,忍辱负重,活着非常艰难,也很不容易啊。当然其政绩的平平淡淡与碌碌无为,也便可想而知了,一定也是命中注定的。
    
     毕竟,在九常委的各自分工下,很多具体工作,胡根本无权过问详细、深入和周到,即便他确实有这种心思,但毕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还依然只能适应充斥邪恶与腐败气息的大环境,大气候。虽然他也千方百计,想方设法,绞尽脑汁地在体制内寻求可以借助或利用的有效资源,但发现根本没有,便只有按部就班,忍气吞声,不骄不躁,不愠不火继续做好惯性的所谓日常工作。也许对于这种处境的他来说,时刻等待时机便成为他终生的夙愿。毕竟,在这样一种体制束缚下,如果他稍有不慎,一定都如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最终也落得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永世遗憾。因此,今天的胡锦涛也便只能如此,继续做稳属于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演员角色。当然只是代表和象征而已,毫无实质内容可言。虽然位居第三的温家宝动不动就冲刺一下,但毕竟底气不足,实力不够,内功乏力,也便只能停留在嘴上,在适当时候过一把嘴瘾,绝不会掀起任何大风大浪的。
    
     网络封锁是党化教育和愚民政策最有效的工具
    在九常委的严格分工下,大家都知道,分管意识形态和舆论宣传的是李长春,分管政法和综合治理的原来是罗干,现在是周永康,这根本就不需要中共新的领导班子重新划分和界定,无论是继任者还是新上任者,只要一坐上这种位置,就一定会按部就班一丝不苟地执行,并且与前任比较,只能有过之无不及,绝不会有所轻微松动或懈怠。这是因为中共的大政方略没有丝毫调整和改变,还依然迈的是沉重的老步子。关于这种事实,我们可以根据江胡交班之后,以胡为总书记的新领导集体六年来的现实表现全面得到验证。因此,目前有很多异议、维权和关心中国民主的专家学者大都感叹,在意识形态和打压异见人士方面,胡时代远比江时代厉害,所给空间更为狭小。固然,胡政府为此而耗费国资民财的高昂代价和成本,也非常巨大,比如每年挥霍在金盾工程上的上百亿的巨额开支,把互联网络封锁得跟铁桶似的,这就让人为之瞠目。
    
    在政法方面,其残忍程度,就更加不可想象了。在胡主政阶段,重判和抓捕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数量更多。有人统计,这比江时代判刑抓捕的人数多得多。这便充分说明,在胡时代,中共在中国民主进程方面不但没有丝毫松动,恰恰相反,控制倒越发严实了,并且还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是实实在在地开历史的倒车。
    
     也难怪,毕竟邓小平所主导镇压64的屠夫精神,即杀二十万可以保独裁江山再稳定二十年的说辞,依然在某些本身就沾满64鲜血的高官身上淋漓尽致地体现着,如果这些人不更进一步加以严格控制,这恐怕就不正常了。所以,即便在胡主政时期,中国人锲而不舍追求民主,为之大无畏牺牲的豪情一直没有停息过。虽然中国人为了真民主,100多年来,抛头颅、洒热血,已使千千万万革命者为之献身了,但由于民主在中国根本没有确立成功,所以,当现代很多仁人志士一旦认清民主的重要性、迫切性和必要性之后,便还依然前赴后继,毅然决然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虽然在今日中国,中共统治阶级引导民众只一味向钱看,向娼妓淫乐的腐化糜烂生活看齐,但很多高洁之士,就是对此嗤之以鼻,根本不屑一顾,继续勇往直前地做着属于民主的艰辛工作,哪怕他们这些人的力量多么缈小,对于残酷无情的现实多么微不足道,但他们就是要尝试一下,这就是依然存在于泱泱大中华土地上的极少数中国人的伟大之处。
    
     为了让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笔者主张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力量。当笔者长期且深入地与大陆民众打交道之后,笔者也对当前中国绝大多数民众的心理有所了解了。实际上,今日中共的舆论管制与网络封锁,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真正卓见成效的。否则,只刘晓波一人的文章,如果传遍中国的大江南北与角角落落,也会让被愚昧麻木的全中国人民全面觉醒,这依靠群众力量所推动的民主进程就一定会早日实现。但是,由于网络封锁和舆论管制,凡是这种类型的文章,却极少进入中国绝大多数民众的视野,很难被他们真正扑捉到。而是,确实都被封锁在海外一隅,让极少数人阅读并欣赏着。这就犹如现代纯文学的曲高和寡,民主的很多杰作和佳作,仅仅只用于高素质民主人士之间相互欣赏和交流。真正属于启蒙的大陆绝大多数民众,他们却根本无从知晓。针对网络封锁,虽然有自由门、无界、花园网、世界通等等的破网软件,但这些软件,也仅仅只让极少数人掌握并使用。而这些人中,一般都是坚定信念和意志,确实正在推动民主进程的人;还有就是观望者和娱乐者;再就是用于监视海内外异见人士的网警、国安和国保等人员。如此境况,长此以往,虽然也会影响越来越多的人上到被封锁的这些网站上来,但这种成效,与十三亿的浩荡人口基数比较,又是多么微不足道了。
    
     大陆绝大多数老百姓,如果他们根本看不到这些好东西,连知道都不可能,他们又会怎样认识、理解我们?如果要取得他们的鼎力支持与大力帮助,这又谈何容易?
    
     于是,在现实中国,绝大多数民众由于被愚昧,只有紧跟着党的指挥棒起舞。为此,中共便也敢在国际媒体大言不惭,说党在全中国绝大多数民众眼里,确实永远都是伟大、光荣、正确、优秀、先进的。尤其当很多境外记者深入到大陆采访时,在党的助手们带领下,亲自采访到的信息也是,大陆绝大多数民众依然都普遍认为,中共从来没有做过任何错事,即便已有很多错事由于纸包不住火,已被党完全公开肯定了,但按照党的说辞,群众们也认为党的个别领导人偶然犯点小错误是难免的。毕竟道路是曲折的,人类认识是渐进的,历史是由人在不断摸索中创造而成的。在党化的愚昧教育下,中国的普通民众,如果他们的认识不这样浅薄,也许中国早已自觉走向民主了。而中共直到现在还依然顽固执守一党专制,这完全就是党化教育和愚昧政策所起到的立竿见影的巨大成效,绝不是别的什么原因所造成的。
    
     比如说笔者,在年轻时候,也非常崇拜毛泽东,甚至还向往做毛泽东式的伟大人物。但自从有了民主思想以后,就自然而然抛弃干净了。由此可以充分说明,后天的教育对于中国人的民主素质和文化素养来说多么重要。但是,顽固不化的中共独裁者,不但不为普通百姓创造这种认知条件,还故意花费国资民财的高昂代价,甚嚣尘上地经常整肃舆论封锁网络,还依然大言不惭地公然向国际社会说,中国人目前的素质太低,不适合民主制度。
    
     因此,应该这样说,中国绝大多数的民众,确实还依然是忠于党的。因为忠于党就是忠于祖国,否则,对党不忠,就是不爱国,是敌对反华势力。关于这种观念,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民众来说,已经是根深蒂固的。这些民众普遍都会说,已经几千年了,中国向来都是这种样子,你一两个人能改变吗?当然,如果我们花费更多时间苦口婆心、诲人不倦地开导他们,我想我们一定能说服这些民众一心一意只追求民主的。但为了谋生已基本将我等全部累死,我们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民主人士,分头专业从事这类民主启蒙、宣传、教育和推广的最起码也是最基本的工作呢?
    
     根据中国国情,当党权贵全部养尊处优,无度挥霍国资民财时,指望自上而下的变革,这绝对不可能。笔者便认为,唯有走群众路线,才是推动中国民主进程和社会大变革早日实现的最佳途径。但是,党化教育所造就如此深远、广大、且无边无际的愚昧影响,如果让我们这些没有丝毫资源,且屈指可数的民主人士全部肩负起来,这怎么能胜任得了?
    
     就拿笔者来说,虽然根据中国国情与实际,也倡导发起了中国公民监政会,可是,由于民运根据海外情势多年来所形成的固有习惯,要么非常激进,要么什么事也不做。固然,如此温和路线,首先要得到海外同仁的鼎力支持与大力帮助,这是绝对不可能。而在国内,这又是流氓当局着重管制的对象。实际上,作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我们,共党只等着让我们自生自灭就可以了,根本用不着正面出击,或者还要直接打压。实际上,根据当前表现,我们的很多骨干早已连锅都揭不开了,有的吃了上顿没下顿,而朝不保夕,就更不可能将此会确实做大做强了。当然,以此种模式,果真做到启蒙民众、开导民众、动员民众、发展民众的长远工作,一定就难于上青天了。
    
     针对这种现状,笔者认为,这便需要海内外民主人士通力合作,真正能够做到有力者出力,有钱者出钱,有智慧者出智慧的这么一种高度默契配合的程度。否则,任何一方的努力,如果没有及时良好的沟通,与恰到好处的巧妙结合,一定也是徒劳无益的。
    
     国人"官"念意识还极为浓厚
     目前,无论普通百姓,还是一般知识分子,还是公务员或官员,在中国绝大多数人群中,人们普遍的"官"念意识都很强。也就是说,人人都想当官。毕竟在中国,当官权垄断一切资源和财富时,只有掌握有一定权限的权力才能真正保障自己生活非常滋润和潇洒,任何其他无权无势的人,也便只能见鬼去。而造成这种恶果的直接原因就是,人人首先都是趋利的,这是人类趋利行为的必然表现。"升官发财",这本来就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口头禅。当然,凡是当上官的人,便都"官"念意识很强。其实这种现象,在中国历朝历代选皇帝中,就充分暴露无遗。比如某人的儿子当上皇帝了,该老子在儿子面前也要低上一等。就放佛,原来狗屁不懂的该小儿,一旦当了皇帝之后,便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神童和天知了。
    
     在广大民间,这种陈腐观念,由于党化的愚昧教育和宣传,确实也让中国人都无限敬佩官,信仰官,崇拜官,哪怕在实际工作中,这官确实做了多少劳民伤财,伤天害理,缺德损人的事情,只要不明显触及某百姓的利益和痛楚,该百姓也会一样赞赏此官的为官之道与霸道作风。对于其他人的遭殃,即便直面目睹了,一般都会以看热闹的心态静观事态的发展,绝不会主动站出来管闲事。除非是自己的亲人或知己遭殃了。而对于任何其他人,一般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大多数百姓心目中,他们都是这样认为,确实该这人倒霉,谁让他撞上这霉头的,也许是命中注定,是上天所为。当然,在中国人心目中,虽然没有系统完整的宗教信仰,但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上天,人人都知道,他们的命运和所有的一切,都是由着这个上天在冥冥中完全操控,全面主宰的,也便对于现实中经常所遭遇一切不公与不平,即便自己本身就是受害者,明显遭殃了,一般都会能忍则忍,而"忍"字当头。实际上,这"忍"字,早就成为众多中国人一生的哲理铭言,甚至还被写成书法,贴在很多家庭的客厅、书房和卧室的重要位置上。
    
     在最近几年,虽然有一些城市,城管或警察打人马上会招来一些无辜之人的好管闲事,但这种现象不是非常普遍,而是极个别现象。关于这类事件,一般在公民维权意识较高的城市或地区比较多。在落后边远的城市或广大乡村,则少之又少。虽然也有发生,一般都是庞大家族的势力所挑起的。贵州瓮安事件,甘肃陇南骚乱,
    也许才是官权长期欺压百姓,迫害百姓,让众多百姓的怨愤气息完全贯通在一起的集中表现。但由于这种事件波及面不广,响应者太少,信息传播不通畅,一般都持续时间不长,很快就会被当局镇压下去,而永远烟消云散。
    
     关于国人的"官"念,在没有民主思想的人群中是这样的,这也许很正常。但这种"官"念,如果在民主人士的队伍中也疯长起来,我想一定就不是什么好事情。这未免与民主的高尚情操与崇高品德格格不入。而这种陈腐陋习,就在当下的号称民运的众多圈子里,在许多领袖、民运前辈、民运杰出人物身上非常旺盛地体现着。在此,为了不伤和气,笔者不指出某具体人,还望大家以此为鉴,首先能学会自检,对自己进行全面深入地自我批评和校正,让自己确实能成为当代中国最纯粹的民主人士。
    
     虽然在民主社会,自私是导致人更加勤奋、上进和拥有无限激情和天赋的源动力。但是,在民运初期,过分强调并无限放大这种自私自利行为,这对于中国民主进程来说,只能起到强力掣肘和无限羁绊的作用。
    
     没有一分经援是中国民主化最主要的障碍
     推动民主进程,做现代社会的民主人,我们除了抛弃陈腐的"官"念意识,还必须做到,毛式个人英雄主义与革命烈士情怀更应该淡化。虽然由于共党的愚昧宣传与长期教唆,在中国绝大多数民众心目中,国人的这种情绪很浓厚。尤其当笔者对一些国人讲民主的大道理时,有很多国民马上就会问,你有枪吗?就放佛,任何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唯有枪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在现代中国,笔者认为,仅仅靠说理,而且还是在现有制度、法律和政策下推动,也能让中国早日实现民主。当然,关于这种民主化的方法,笔者正在以中国公民监政会的方式身体力行,努力实践着。只是由于这种方式,还远远没有被众多有资源的民主人士所全面认可和接受,所以,直到目前,我们还根本没有得到这些人的有力支持与大力帮助罢了。
    
     实际上,根据中国国情,共党专制已经岌岌可危,摇摇欲坠了。尤其当其谎言统治的基石和堡垒完全被瓦解并彻底攻破时,共党的统治迟早会无所适从。而目前之所以健在,这是由于绝大多数老百姓还没有全部认清真相和大道理,尤其还根本不知道已经有了我们这样一些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否则,所有老百姓就会全部团结在我们身边,共党的专制统治一定就会不攻自破。届时,这民主制度便会水到渠成的自然而然实现成功。
    
     当然,民主化是需要花费巨大代价的。比如美国给伊拉克人民所创造的民主制度。只美国就耗资3000亿美元,死亡4000名士兵,让伊拉克数以百万计的无辜平头百姓死伤。固然,这种成本和代价的极其高昂,这是任何非民主国家的任何人都不可能选择的,或者还能够效仿得了的。
    
     如果在中国,不说3000亿美元的高昂现金支援,按照我们目前的做法,每年只需要100万美元,用不到五年,中国民主就会实现成功。而且还不流一滴血,不伤害任何无辜。当然,用笔杆子和嘴皮子从思想上进行彻底的闹革命,一定就是这样一种极低成本的运作。
    
     关于这种模式,如果确实闹大了,中共极端邪恶势力与顽固保守势力即便要下决心镇压,也一定取得不了体制内所有先进人士的鼎力支持。相反,是否要镇压我们,这一定就会迫使当局内部走向分化。支持我们者将与我们靠得更近,甚至非常公开化地鼓励并资助我们大干特干,不支持者的队伍一定会越来越稀少,最终孤立为极少数极个别人的意见。最终,中国公民监政会确实完全独立于政府之外,以绝对民主选举的方式在大陆合法存在了,这便为实现中国国家民主打下了坚实基础。
    
     当然,如果中国必须只有实行多党竞争执政的民主政体,按照中国国情,高度负责任地说,真的不可能一步到位。否则,按照中国人的天性,分裂与动乱一定不可避免。但如果先允许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培养公民社会迅速成熟,让反对力量茁壮成长起来,这未免不是最佳路线和方略。
    
     这样的结果,由于对罪大恶极的中共现有高官显贵的彻底清算不太有可能,他们大可不必担忧,于是便在这一方面很少遇到强大阻力。一开始时,也许监政会所铲除的仅仅只是地市级以下的众多小老鼠,但如果发动群众力量,确实在中国将这些小老鼠全部清除干净了,那些完全靠着这些小老鼠给养成无限大的硕鼠们,最终也由于被斩断了营养源的根系,自然而然就会全部枯死。
    
     虽然有人经常会不自量力地牢骚说,监政会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这没啥意思。可如果不先从打小老鼠开始,迅速壮大自身实力和资本,你又拿什么反真皇帝呢?
    
     很明显,由于监政会是完全独立于政府和政党之外的,其主要领导人完全由全体成员民主直选产生,就这点,中共当局也会轻易让你合法存在吗?
    
     正如我们目前所做的,我们必须只有勇敢承认现实,并且在严酷的现实面前,始终坚守合情合理合法的推进路线,中国民主才能在大陆开辟更大空间和场所,让民主根系在中华大地无处不深埋下来,届时,真正属于民主的阳光妩媚的日子还会遥远吗?
    
     在此,还希望所有拥有资源的广大有识之士和仁人志士们,切实能够给予我们鼎力支持和帮助! 2008年11月1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人,你反腐积德了吗?/郭永丰
  • 郭永丰:胡锦涛想把中国怎么样?
  • 郭永丰:从杀人报仇到公民监政
  • 郭永丰:中共应胸怀宽广,尽快释放刘晓波先生!
  • 奉献爱心,请支持郭永丰
  • 郭永丰:希望深圳刘玉浦书记改进工作作风
  • 郭永丰先生拟状告深圳市民政局四大罪状
  • 反腐利剑直指陈总统,台湾真牛!/郭永丰
  • 刘逸民:借钱度日搞民主,郭永丰还能走多远?
  • 穷疯了的中国人的杰作-河边栏杆的哭泣!/郭永丰(图)
  • 郭永丰:中共反腐成效取决于胡锦涛先开刀自己
  • 腐败不除,民不安生——郭永丰的申明和警告
  • 郭永丰:申明和警告
  • 郭永丰复出后的感谢与寄语!
  • 郭永丰准备起诉老家公安机关以维护合法公民权利
  •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 关于有人冒充郭永丰及监政会发有损奥运言论的申明
  • 郭永丰穿文化衫上街呼唤正义和良知/文自风(图)
  • 请各界踊跃捐款,资助郭永丰先生
  • 民主人士郭永丰被深圳警方威胁离开深圳
  • 郭永丰:公民监政会计划本月底之前在民政部登记备案
  • 公民监政发起人郭永丰被抄家威胁(图)
  • 公民监政网被内部人破坏,郭永丰公开讨说法!
  • 郭永丰 :问责中共,彻查一切人祸
  • 甘肃郭坪村被夷为平地 1000多人六顶帐篷/郭永丰(图)
  • 邯郸北方汽车修理学校老是打学生引发骚乱/郭永丰(图)
  • 郭永丰:悲怆甘肃,被低估的震灾(图)
  • 郭永丰:甘肃成受灾第二大省,陜西也受重创 (图)
  • 郭永丰:甘肃陇南受灾触目惊心(图)
  • 郭永丰家乡甘肃陇南震灾极严重!(图)
  •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陷生活困境
  • 郭泉:郭永丰辞工仍做自由撰稿人专业推动民主
  • 郭永丰向海内外推动中国民主的同仁拜年!
  • 郭永丰:中国民主应该指望谁?
  • 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遭传唤 网络被切断/刘飞跃
  • 郭永丰: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是巨贪
  • 郭永丰赠送高血压治疗仪给民主朋友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