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赋人权:该问谁去找回被剥夺的人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08日 转载)
    
    来源:天涯
     张三一言来稿/人权是好还是坏、是对还是错?要不要人权?共产党和中国民众对这些问题进行了几十年较量;整个过程是拥有几百万军警管和武装到了牙齿共产党由认定人权是个坏东西开始,到中国人民无需要人权,到含羞忍辱签定国际人权公约,到自夸人权比欧美更胜一层楼; (博讯 boxun.com)

    
    几十年来都是共产党节节败退。败退归败退,党还是不甘,于是不断节外生技企图否定人权。在这方面,那些被豢养的御用文人、受僱的五毛已经理屈词穷力不从心;但是,胜在共产党财雄权大,利用财与权进行统战技术精湛敌天下,于是就有不大不小的一批有些微小聪明又一向自挂“民主自由”、“独立知识分子”、“民运人士”、“自由主义者”桂冠的高等贤人,做拼命向前的过河卒子了。
    
    这些人为共产党说话花样百出,千奇百怪;用人权没有源头论来否定有人权存在就是其中一例。他们提出一个似乎是无人可攻破的命。命题的大意是:永远没有人能说人权是谁给的。意思是说没有来头的东西必定可疑,没有出处(根据)的概念就是虚无,没有人授予的人权就是“无厘头”。于是,人权被否定了。
    
    我的答辩是:人权人赋;人权是由每一个人的心给的。可以仿傚罗尔斯在正义论中用的方法。假设有一群摘菓猎兽而活的原始人,又假设有人要杀死(任何人中的)一个人,这个人会认为别人不应该、不可以杀他,他要活下去,只要可能他就会反抗。这个人的“不应该”、“不可以”、要活下去、要反抗,就是基于用今天所说的人权。
    
    他这个“认为”是出自他的心,所以这个人权就是由他这个人的心给他自己的。事实上并非只是“一个人”作如是“认为”,只有他有今天人们说的人权,而是每一个人都作如是想、如是要求,所以“人赋人权”是基于人性的普适道理。请问,质疑“人权无人给”论者们要不要上述那“一个人”所要的人权?如果你要,那麽请你用你质问别人的话回质自己:我的人权是谁给的?!
    
    你有家人,你有财产(乞丐也有一乞食钵),有人要杀你家人或夺你财产。你一定会说这些人不对,你要反抗。请问你凭甚麽不给人杀、不给人抢?你大概会说这是法律规定。再进一步问,法律是根据甚麽要规定不淮杀人越货,而不规定可以杀人抢财?理由多多,正义、平等、良心、道德、善…等等。
    
    又问,这些正义、平等、良心、道德、善…等等又从哪裡来的?只能回答:是出于一个人的内心认为就是应该如此,而且人皆作如是想。这个“人人内心都认为”全都是自己给自己的。由逻辑推导,你的生命权、财产权是由人心给的;顺理成章,人权是由人心给的。
    
    要是有人不承认“人权是由人心给的”这个结论,追溯回头,这个人必定欢迎别人杀其家人和他自己,欢迎别人夺其财产妻(夫)女(子)。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神经病患者不计),就是说我还没有见过一个在理论上可以不承认“人权是由人心给的”这个结论的人。
    
    天赋人权论有两种解读,一种是有神论的解译,一种是无需经验的先验(天然)论的解释。我的人赋人权论和天赋人权论,两者都是指明人权是有赋予者的,是有源头的。只是在形式上与有神论的解释有点不同,或者说是观察角度上有不同。有神论也必须建立在信者的“信”的前提下才能成立,这个“信”的权利是谁给的?当然是自己给的。
    
    由此可以合乎逻辑地说,有神论的天赋人权解说也是建立在“人赋”的前提上的。所以,我的人赋人权论与天赋人权论是相恰的。既然是人赋人权,“人权是由人心给的”,那麽,这样的人权可以不可以被人强行夺去的呢?
    
    有人说“既然天赋了你权,怎麽又没有?被共产党剥夺了?你什麽时候有过?从来没有过的,剥夺什麽?是没赋到你手上就被共产党剥夺了?你就应该找“天”去与共产党交涉。找共产党麻烦干什麽?”
    
    我的回答很简单。凡是可以由人给的东西,都可以由人强行剥夺(只要你够强就行)。不管是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共产党都有能力把他要剥夺的剥夺得一乾二淨。我你他和所有活着的人都“有过”并且还“有着”人权;若没有的话,你我他和所有的人都死光了──因为生命权也是人权的一种。
    
    中国人曾经有过财产、结社、言论…权,这些权利是已经赋到中国人手上了的,并非“从来没有过的”,但是都被共产党剥得一乾二淨了。天赋了人权给我,人赋了人权给自己,但是给共产党剥夺掉了,不找共产党算帐要找天算帐,这是哪家的道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纵横周刊》还原人权宣言的道德本义
  • 台湾再迈人权保障的坚实步伐/沈宇哲
  • 没去过西藏的人 却对西藏的人权,环保,文化说三道四
  • 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要求中国释放刘晓波/RFA
  • 马萧: 评 社论:《王希哲:为什么国家主权先于和高于“人权”?》
  • 盘点中国特色的人权/林云海
  • 李果:贵州人权捍卫者集体学习《零八宪章》
  • 王世保:批判人权既不是反人类也不是维护特权
  • 台湾人权团体声援零八宪章 尊重公民权利(图)
  • 魏紫丹:“还我人权、自由!”
  • 林云海:为何有人痛恨人权到不共戴天的地步?
  • 实名签署《零八宪章》的意义-附《世界人权宣言》全文(图)
  • 我们的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了吗?——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发言稿/吴玉琴
  • 张祖桦:维护人的尊严 捍卫普世人权—四论人权捍卫者
  • 马萧:兑现承诺,保障人权,从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先生开始!/马萧
  • 高一飞:尊重和保障人权,从“辩护”走向“行动”
  • 刘新亮:人权从哪里来
  • 马义:致中国人权研究会及会长罗豪才先生的公开信
  • 何人:初冬晴看东湖 <人权日之后2日即12月12日>
  • 人权斗士郑大靖重出江湖 要求郧西当局就“黑监狱”一事进行赔偿 (图)
  • 联合国首次全面审查中国的人权状况
  • 湖北恩施黄世明立志搞访民互助维权 求相机收集警察侵犯人权的证据 (图)
  • 要生存要人权天津女工严寒中街头维权(图)
  • 胡佳:中国“无名”人权斗士
  • 记者失踪,人权被侵害
  • 停止软禁李喜阁!停止人权侵害!给李喜阁自由!(图)
  • “我们要自由 我们要人权”—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发自牢狱里的呼唤
  • 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要求中国释放刘晓波
  • 新泰事件调查为啥这么难?事涉中国人权纪录
  • 纪念国际人权日60周年
  • 人权日过后的苦恼
  • 黄伟:大陆人权日前的遭遇
  • 小熊:中国“虚伪人权”的最新证据
  • 马萧:致中国人权研究会及会长罗豪才先生的公开信
  • 各地维权代表抗议当局在国际人权日拘留访民
  • 人权消息四则
  • 人权观察批中国警方妨碍艾滋防治
  • 贵州人权活动人士获释回家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人权组织呼吁中外记者一视同仁勿内外有别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用最后的生命燃烧人权事业 (李国宏绝笔)
  • 大赦国际纽约人权小组征召志愿者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严惩凶手,还我人权、产权——秀进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黄秀进
  •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 纪检干部丁怀书再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残疾人付继修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市聂光华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呼吁书
  • 呈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中国的司法部门切实履行职责/罗明理
  •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千古奇闻,自己的财产不自主,人权在哪里?法治在哪里?/刘桐林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以人为本”“尊重人权”在司法领域举步为艰
  • 加拿大安省人权委员会:判渥太华“老年会”歧视
  • 刑讯逼供,致人死命,天理何在,人权何有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人权灾难中的师涛、姚福信和肖云良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依法奋争私有产权和人权保障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拥着海的岸:九天九夜 (在人权最好时期被收容侮辱的经历)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 人权被践踏:最後的诀别 -- 悼念父亲
  • 从洛阳轴承厂女工的待遇,看中国的人权现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