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 大饥荒岁月里的悲惨故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1日 转载)
—— “反右”轶事拾零

     严家伟
     今秋为了看望阔别多年的"右派"难友,特别绕道去重庆拜会车玉生医师。车老今已年届九十,是重庆市第一人民医院退休的骨科主任医师,中国著名的骨科专家。1957年被打成"右派",送415劳教支队"劳教",文革中又被打成"反革命",判刑15年送到四川省第四监狱劳改。是当时四监狱医院里顶尖的技术骨干。当时我也是四监狱的劳改政治犯。监狱当局见我年轻,又有点文化,就叫我在医院当一名"护士"。车老便成了我学医入门的启蒙老师,并跟随他一起作医务"临床"工作七、八年之久。因此,我们既有难友之情,又有师生之谊。 (博讯 boxun.com)

    
    此前,我曾数次赴渝,他也两次来宜宾相会叙旧。但这次一别四年,车老明显地"垂垂老矣"了,心脏带着启搏器,上下楼都需人搀扶,再也不能像十年前那样陪着他去登临南山、黄山,瞻仰抗战遗址"复兴"雄关、中正故居,畅游南北温泉,令人不胜感慨。于是几天时间里,就只能陪着他促膝谈心。但车老仍思维敏捷,每天坚持记日记,写回忆录。可照顾他日常生活的那个小保姆,对此却有点持不同"政见"。她说"哎呀,车爷爷你好好休息嘛,一天到晚写这些几十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有啥用啊"?我听了连忙说"你错了,小妹妹,这可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这就叫抢救历史,留下历史,拒绝遗忘。你车爷爷就是一本活的历史"。小保姆对我的话似懂非懂,一脸疑惑地望着我。车老在我的"大力支持"下,好像焕发出了青春活力似的,于是翻开他厚厚的回忆录,讲出了一段沉痛而震憾人心的往事……
    
    王眉白先生是中国杰出的医学家,抗日战争时期,因躲避日军侵略,迁来重庆。在当时战火纷飞,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从事卡介苗的研制工作。卡介苗是一种用来预防儿童结核病的预防接种疫苗。接种后可使儿童产生对结核病的特殊抵抗力。由于这一疫苗是由两位法国学者卡迈尔与介兰发明的,为了纪念发明者,将这一预防疫苗命名为卡介苗。王眉白先生是中国制成卡介疫苗的奠基人之一。在当时抗结核药还极其昂貴稀缺的年代,不知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
    
    王眉白先生只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儿子也是个医生,后来改行作医学检验,是重庆市一医院的检验师。1957年因为给领导提了点意见,就被打成了"右派",送415劳教支队劳教。在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大饥荒中,这位检验师,被饿得皮包骨头,全身浮肿。当时车玉生是415医院的医师。而王眉白先生是车的老朋友。他看见自己好友的儿子奄奄一息,却爱莫能助,只能给他注射点葡萄糖液,而当时葡萄糖也比黄金还宝贵,要院长批,所以形同杯水车薪,无济于事。王检验师临终前在病床上拉着车医师的手无限悲愤地说:"车叔叔,你有朝一日回重庆一定去问问我父母,他们究竟还认不认我这个儿子?为什么让我饿死,都不给我寄一点吃的东西来救救命……"说罢,在哽咽含恨中离开了人间。
    
    车老流着眼泪送走了好友的儿子,把他的话也牢牢记在心中。当时415劳教支队,由于极缺医务人员,而像车玉生这样专家水平的人更是没有。于是他们便对车医师施点小恩小惠的"仁政",以便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个"劳动力"的"积极性"(这是劳改队内部的专业术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笔者注)。他们给车医师摘掉了"右派"的帽子,还给了他一张按"技术干部对待"的"空头支票"。不过比其他那些"右派劳教份子"不但可多得几个钱,每年还可"恩准"回重庆探亲一次。
    
    那年车玉生回渝探亲,望着妻子、儿女一个个饿得皮包骨头,真是心如刀绞。但他仍然抽空去了王眉白夫妇家。车老是个直性子,几乎用责问的口气问老朋友夫妇"你们怎么一点东西都不给儿子寄去,等他饿死,你们当真是要站稳立场,划清界限吗"?王眉白夫妇一听,真如晴天霹雳,哭着答道"我们怎么没寄啊?我们每个月口中不吃肚中省地做成炒面粉,糖,油都用邮包寄了去,寄了还不放心,还去邮局复查……"。接着他们拿出一大叠邮寄包裹单,邮件复查单,上面赫然盖着邮章,明白无误地写着"对方单位己收妥"!真是天大的怪事!那么多次寄去的食品,难道都被狗吃了?!
    
    还用问吗?不就是那些穿着"军干服"成天绷着脸教育"劳教分子"必须"改造反动世界观,重作新人"的劳改干部们干的"好事"吗?除了他们,还能有谁?他们真不愧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他们抓住了"生"的机会,却把"死"的后果留给了"阶级敌人"。真是做到了雷锋同志说的"对敌人,象严冬一样的冷酷"!不愧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好干部啊!
    
    这位老科学家,王眉白老人当时就哭晕了过去。这位中国杰出的卡介苗专家,用自已的科研成果,不知挽救了多少孩子的生命,而他唯一的独生子,却被这几个猪狗不如的人渣谋害了性命!但这位老科学家,当时半个字也不敢向人提,否则,又是"诬蔑"、"恶攻"了。
    
    刚才还在劝车老别再写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保姆,听了这个故事后,也显得一脸的惊诧莫名,她说"哎呀,真有这些事吗?好恐怖啊"!
    
    没有被魔鬼抓去囚禁过的人,怎能体会得到魔窟内的恐怖?
    
    隔了好一阵,车老才从回忆往事的伤痛中缓过气来。趁着小保姆出去买菜的时候,又向我讲了一个似乎属"女孩不宜"听的故事。叫人听后,啼笑皆非。
    
    也是在那个所谓三年"自然灾害"的大饥荒岁月里,一天下午,住在415劳教队附近的一个贫下中农老大娘,怒气冲冲地跑来找着队上的劳改干部说"你们队上有个犯人,跑到我自留地里来偷我的菜,他要偷集体的我不管,他偷我自留地里的菜,那是我家救命的东西,我非找他不行"。那农民大娘把劳教份子喊作"犯人",好像不知"我党"的政策,劳教是"最高行政处分",人家还有"公民权"呢。其次她说"偷集体的我不管",偷我自留地里的那可不行,倒也心直口快。于是劳改干部就问她"是哪一个,叫啥名字"?她说"名字我叫不出来,但人我一看就认得出来"。
    
    于是劳改干部就把所有收工回来的"犯人"(不,劳教份子)集合,排队站在一起,叫老大娘来认。老大娘左看看,右看看,一下就认出来了"就是他,就是他"!
    
    干部一听,火冒三丈,马上叫人"给我捆起来,操蛋家伙,敢去偷东西,破坏我们无产阶级专政机关与革命群众的关系,反改造,反革命行为"!那人马上被五花大绑了起来。但他却并不"认罪",连声大叫"冤枉呀,冤枉呀!你说我偷菜,你把我偷的菜拿出来嘛"!道理也是如此。俗话说"捉奸捉双,拿贼拿赃",总得有凭据呀。可那老太婆似乎胸有成竹,她说"我是没有抓住你偷的菜,但我亲眼看见你蹲在我自留地里,你在那里蹲着干啥"?那人忙说"大娘,我是在那里解小便"。老太婆一听哈哈大笑道:"哪个男人解小便,会蹲在地下才能解,你哄老娘这辈子没见过男人呀"?此言一出,引得劳教人员哄堂大笑。更有几个无聊的"看客"起哄凑趣说:"对,对,对,他是婆娘变的,不敢站着屙尿"!那人顿时羞愧难当,恨不得地下有个缝,钻了进去。这时幸好车医师在场,他突然一下想起了什么,于是挺身而出,高声叫道:"大家别吵,这人我给他看过病,检查过他的身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他转身对劳教干部和老太婆说,"我们别在这坝子里说,一起到办公室去"。当时,大家都知道车医师是大城市来的名医。那时还没搞文革,还没有什么"资产阶级反动技术权威"的诛语,所以在生理、医学方面的事,干部都要相信车的话。于是一起去了办公室。
    
    原来那人数年前,因患阴茎癌,作了"阴茎全切除"的手术,根本就没有男人的阴茎了。其外阴部酷似妇女外阴,他解小便不蹲下,岂不流得一身都是尿?他当时可能一时内急,遂忘了"瓜田莫纳履,李下不整冠"的古训,幸有车医师,否则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后经几个干部一查看都忍不住笑了。那老太婆也说:"哎喲,活了几十年我才头回遇见这种怪事。错怪你了,对不起,对不起"!
    
    车老讲至此,无限感慨地说:"那些人不懂医,都无可厚非。但人家都残疾成这个样子了,还划什么右派,送什么劳教,还长期关在劳教队里强迫劳动改造。什么'革命人道主义',是挂在口头上呢,还是丢进太平洋里去了"?车老还说他多次给干部反映说,这人应"保外就医",可谁也不理。后来文革一到,车老都"升级"为"反革命"打入大牢,就更不知此人"后事如何"了。
    
    这时小保姆摆上饭来,她说"你们刚才说得那么起劲,怎么我一来你们就不说了"?车老故作神秘地说:"你小娃儿不能听"。小保姆故作生气的样子。我才连忙来"解围",我知道小保姆爱唱歌,这几天我见她边做家务都在哼唱流行歌曲。于是我套用了一句歌词说,我们讲的都是些伤心的事,"伤心的话留到明天再说"!把她也逗笑了。可这些"伤心的话",明天哪说得完啊?
    
    第二天,只好在依依不舍中和车老告别了。想着过去我们一道走过的岁月,更感到暮岁将至,来日无多,都黯然神伤。别前我给车老留下小诗一首,也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访友重来山城,
    正橙黄桔绿秋将晚。
    长江东去,嘉陵北流,
    参差广厦万间。
    
    往事堪悲,故人情重,
    与我长作竟日谈。
    更难忘,同游处——
    复兴故关,陪都遗址, (注)
    无不令人神往流连。
    
    兴亡事,知多少?
    已化作一片过眼云烟。
    凭谁问:
    当年英豪安在?
    到而今,都付与
    渔樵闲话,废垒残垣!
    
    注:抗战期间重庆为中国陪都,抗日圣地。一时多少豪杰。重庆市郊有地名曰"浮屠关"。蒋中正委员长将此处更名为"复兴关",以宣示我军民抗日必胜之决心。曾与车老同游于此,指点关山,无限感慨。
    
    
    2008年12月20日完稿
    
    
    
    ──《观察》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家伟: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 严家伟:现代版的新<天方夜谭>----宜宾白毛女之谜
  • 严家伟:美国人的“梦”与中国人的“痛”----新年有感
  • 严家伟: 哪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佞覆乾坤!
  • 倒退与抱残守缺是最大的“折腾”/严家伟
  • 严家伟:美国绥靖政策的恶果-写在新一轮北京六方核会谈后
  • 严家伟: 徐天亮为何要鼓吹“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
  • 严家伟:媚歌一曲赚万金—听古巴元首唱《东方红》有感
  • 严家伟:我是“劳改”制度的活化石!—写在劳改纪念馆开馆时
  • 严家伟:我们应该感谢林嘉祥
  • 严家伟:从"杨快刀"到"梁炸弹"的警示
  • 严家伟:俄罗斯的动向值得关注
  • 严家伟:沁园春—中秋述怀(外一首)
  • 严家伟:菲尔普斯,傻瓜一个!
  • 严家伟: 望梅止渴乎?画饼充饥也!
  • 严家伟:考验— 一个女医生的手记
  • 严家伟:“未检出精斑”能说明什么?
  • 严家伟:从党报上发现“国家机密”--往事回忆之五
  • 严家伟:公民意识还是臣民意识?
  • 严家伟:天安门前遭恶警
  • 严家伟:一本“短命”教科书引发的思考
  • 严家伟: 我的一首“批毛”诗
  • 大陆民谣(二首)/ 严家伟 搜集整理
  • 酒不醉人人自醉,乔总经理被"双规"/严家伟
  • 五.一黄金周景区门票提价,领导"免费午餐"/严家伟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