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业主委员会为何害怕业主代表大会?/林一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3日 转载)
    
    很多业主搞不清楚业主委员会跟业主代表大会的区别,有的业主甚至以为是一回事情,但是现在的这些投机业主委员会可是门清,他们很清楚不能让业主代表大会出现,所以一方面他们跟物业公司一道鼓吹“普遍参与论”指导下的所谓“业主大会”制度,同时千方百计封杀和回避业主代表大会的观点,在投机业主委员会控制的小区论坛上,譬如健翔园和美丽园等,凡是有关于业主代表大会内容的帖子一律删除,说这就是民主。再譬如,北京有个投机业主委员会的纠合组织 ——叫业什么委,口口声声要为业主维权,但是坚决反对业主成立业主代表大会来监督他们业主委员会,他们借口有的小区业主自发成立的“业主监督委员会”没有经过政府批准而攻击为非法组织,还借口《物权法》里没有业主代表大会的规定而声称业主代表大会不合法,但是他们的这个“业什么委”经过政府批准了吗?《物权法》里有“业什么委”的规定吗?这时候他们的说辞是法律没有禁止的就可以成立,真是墨索里尼总是有理呵!
     (博讯 boxun.com)

    以前我说过,投机业主委员会的精神本质是封建市侩主义,就是除了捞取名利和权力这个原则不能动摇以外,是没有什么原则的,既不象正统封建主义那样遵守君君臣臣的礼教,也不象资本主义那样奉行平等原则,当然更不会象社会主义那样信仰人民当家做主,而是想在各个小区建立惟我独尊的小朝廷,当然要反对业主成立业主代表大会了。他们一听说哪里有成立业主代表大会的事情,心里马上就是一咯噔,譬如一个月前媒体报道了广州一些业主委员会起草了《业主自治法》,其中有成立业主代表大会的内容,他们就装着没看见似的,缄口不议,而在此前有的地方的业主委员会提出了没有业主代表大会的什么建议,这个业什么委就会立刻手舞足蹈地津津乐道起来了。当然,这么说来,这些业主委员会还是在捞取名利这个总的原则下面有些具体的原则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配合物业公司集团来阻击业主代表大会的出现!因为,就象当年蒋委员长说的“日本人来了,我们至少还可以当奴才,而共产党来了,那就连奴才也当不了了”那样,这些投机业主委员会也很清楚:物业公司再不好,我们还可以跟物业公司讨价还价,有了业主代表大会,我们业主委员会还能够投机忽悠广大业主吗?
    
    当然,这些投机业主委员会也是很清楚的,随着业主群体的发展和壮大,业主的意识也必然要成熟的,业主代表大会的普及是早晚的事情,所以他们当然要采取力推其晚的策略,除了绝对不提北京上地西里小区业主代表大会的成功范例以外,还推动更愚蠢的投机业主做一两个假业主代表大会的失败案例来证明业主代表大会行不通,譬如健翔园假业主代表大会的破产就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健翔园假业主代表大会的破产确实是投机业主委员会集团的杰作,为了表彰该假业主代表大会始作俑者的功劳,他们正在力推他为什么2007年感动社区的十大人物之一,这是件好事,就是堵死了该始作俑者一开始投机业主代表大会实践的路子。
    
    777777777777777777
    
    脱胎换骨,方能起死回生——谈谈业主委员会的迷津
    
    作者:林一海 业主委员会批判 2007-11-10 (204次点击) [管理这篇文章]
    
    就象当年的阿Q闹起革命来虽然也风光一时,却摆脱不了被五花大绑到县衙大堂上画圈,然后绑赴法场斩首的悲剧一样,业主委员会今年也被五花大绑到了社会的大堂上来画圈了:首先在国家层面上,十月一日生效的《物权法》里做了规定,单个业主也可以起诉所谓业主大会和业委会,这显然使得几年来打着业主大会旗号表面上同物业公司不可开交地争斗实际上是相互呼应共同损害业主利益的业委会们如雷轰顶,可以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然后是一些地方的政府开始大胆出击业委会,譬如北京市政府根本不理睬所谓“业申委”纠合少数其中大部分是名存实亡甚至连虚名都早就到期了的“业委会主任”们煞有介事的请愿,不仅对时代庄园一些业主以为自诩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业委会一举否定(也算是斩首吧),委托居委会指导业主选举了政府承认的业委会,而且向市人大常委会报告说准备实行居委会可以根据业主要求改选业委会的办法,这对业委会们来说简直是又挨了窝心一脚;当然,最让业委会们感到病入膏肓的是,不光是绝大部分的业委会连年地愁眉苦脸,就连被投机业主苦心经营的所谓“标杆”“里程碑”式的几个业委会也成为了社会的笑料,譬如尽管有个工商大学的教授跟着哭哭啼啼的“美丽园声援团”和莫名其妙的什么“业申委”振臂高呼“全中国有良知的业主都来支持美丽园业委会”,但是这个业委会在去年美丽园风波里虽然由于坚持自己主持罢免自己的所谓业主大会投票而勉强侥幸逃过一劫,却连北京的几百个业委会里来表示祝贺的也寥寥无几,不到一个巴掌,胡诌的什么“全中国有良知的业主”来声援的还不到几十万分之一呢。至于那个今年三月在人民大学一个政治学研讨会上以健翔园“业委会主任(其实他已经由于跟大多数委员矛盾无法调和而被迫辞职半年多了)”身份夸夸其谈什么基层社会制度创新,却在仅仅一个月以后就由于玩不转自己瞎倒腾的可笑的“制度”而借口热水供应上一点小小的合同歧义就闹起绝食来了,至今半年多过去了根本没有什么结果,不仅让健翔园的业主们连连摇头,说:从此认识了XXX,就连那些跟他一起玩“业申委”的业委会主任们都很不以为然,说,太过于偏激了!
    
    其实,这些业委会主任们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因为所谓业委会本身就是错胎邪骨,想不偏激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谓错胎的意思是,在有数百上千业主的小区,业委会这样的机构是根本不能由什么业主大会也就是全体投票来产生的,因为道理很简单,在市场经济时代和单元楼宅居住方式下,同楼甚至同单元的邻里都很难认识和了解,这样的投票表决能够产生出来名副其实的业委会吗?显然只能是夸夸其谈和善于忽悠的投机业主来搅和而使得大多数业主不愿与之为伍,业委会焉得不败?
    
    所以说,所谓业委会是错了胎位的,正确的胎位是通过业主代表大会来产生,就是各个楼的业主推选代表组成业主代表大会,由业主代表大会来讨论表决业委会成员,当然也要负责随时罢免和更换不称职的委员。这本来是现代社会里的常识,但是业委会们却大都反对,特别是极端投机业主们居然胡说什么这样的话就是剥夺了广大业主的投票权力,还无师自通地杜撰出来一个什么“物权具有绝对排他性,不允许代表,只能业主亲自行使”的“理论——普遍参与论”来,所以说业委会的骨子里透着邪气,是一点也不假的。
    
    最邪气的是这些投机业主居然以为编造一个“普遍参与论”就能够蒙骗住广大业主,以为广大业主都是愚氓阿斗,好象没有人知道鼓吹“普遍参与论 ”和所谓业主大会投票的目的无非是方便投机业主浑水摸鱼而给监督和罢免他们制造障碍,抬高门槛。投机业主委员会以为只要牢牢控制住召开也就主持所谓业主大会的权力就能够青春永驻,扶摇直上成为新时代的政治宠儿,这跟当年的阿Q以为只要喊一声“我是革命党”就可以想搬谁的床就搬谁的床,想娶吴妈那就是吴妈,有什么区别吗?
    
    业委会们确实应该好好读读鲁迅先生是怎么通过《阿Q正传》这部小说来揭示国民的劣根性的,至少要知道,不光是你阿Q有嘴巴会喊“我是革命党”,别人不仅会喊,而且还有银桃子,而你阿Q则没有,所以最后被五花大绑到大堂上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当然,正如阿Q终于不知道为什么要自己画圈,只知道“孙子才画得很圆的圆圈呢”一样,现在的这些业委会们也不知道,要起死回生只能主动去推动成立业主代表大会,也就是另投良胎,而是在想,大不了不干了,孙子才去搞业主代表大会呢!也象当年阿Q在被绑赴刑场的路上慷慨激昂地嚎叫“过了二十年又是一个……”一样,这些人也是大义凛然的:宁做鸡头,不做凤尾,让我们脱胎换骨,放弃“普遍参与论”而接受业主代表大会理论学上地西里业主代表大会?那不可能,我们可以打造一个银桃子呀,搞个跟广大消费者不当家的“消费者协会”一样的广大业主管不了的“业委会协会”什么的,但是同样的,他们跟阿Q不知道老爷们不可能认可他这样的革命党,更不可能让他也姓赵一样,政府和广大业主都不可能允许发给他们什么协会的银桃子,至于少数不学无术的所谓学者教授的起哄帮衬,则不过是帮着这些业委会画圈而已,表现过于苍白了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晨光:居委会能否代替业主委员会
  • 中共当局对业主委员会多加阻碍
  • 业主委员会成立的条件、程序
  • 海淀法院判决,业主委员会备案属于公示性备案
  • 万泉新新家园业主委员会声明
  • 佳运园社区成立业主委员会的发起人之一被打!
  • 广州“华南新城”业主委员会筹备组成员李刚被打之后,目前生命垂危!(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