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红卫兵诗人郭路生被“自由主义”绑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0日 来稿)
    
    
     来源:记忆 作者:朗钧 (博讯 boxun.com)

    
    
     红卫兵诗人郭路生被“自由主义”绑架。如此一个命题会令人费解吗?
    
     2008年的《中国自由文化·诗奖》已经授予郭路生(注:2008年12月31日,《国际学者基金会》宣布,将中国自由文化·诗奖授予郭路生,称其代表作《相信未来》、《疯狗》、《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等诗是“在强权控制一切的年月,或者基于命运的偶然性,或者由于天启的灵感,郭路生开始走上诗的个人创作之路。他的诗在一代人的许多敏感的心灵间留下了痕迹,那痕迹中有泪水洗净的哀愁,也有属于受伤鹰翅的痛苦。”)。提名之时就有争议,授奖之后还有争议。
    
     最新的消息很有意思:
    
     中国自由文化诗奖授出已经多日,但是设奖者至今不敢直面郭路生。他们在郭路生周围转圈圈,不敢贸然将奖状和奖金送到郭路生手上。更谈不上搞一个名正言顺的授奖仪式。因为这些“自由主义”者心里清楚:郭路生的无产阶级革命立场从来没有放弃过,过去是这样,到如今还是这样。他完全有可能拒绝接受“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和和平演变的臭钱”。郭路生甚至完全有可能将自由文化奖奖状和奖金抛出窗外,如同抛出一泡狗屎。不这样做他就不是郭路生。于是有人(就是和仲维光在网上讨论郭路生现象的那个人)甚至提出不和老郭说清楚奖金的出处和来源,就说这些美元是来自扶贫基金或者慈善机构这样的馊主意。用心良苦乎?用心险恶乎?
    
     我们可以静观事态的发展。看看“自由化”分子能否成功地“绑架”郭路生,也要看看郭路生能否看破和拆穿“自由主义”者的鬼画狐,看看郭路生这个精神和神经都有残疾的病人是如何在被动和无防范的状态下和“自由化” 分子斗法的。
    
     2009年伊始,华人文化界的一幕好戏!
    
     将郭路生其人其诗硬纳入“自由主义”范畴的工作,已经持续了20年。
    
     最早的宣传文字见于九十年代早期的双月刊《华人文化世界》。实事求是地讲,当时的文章作者都是郭路生插队时的旧友,文字也局限在怀旧和个人情感的抒怀上。并没有太多的“绑架”之嫌。
    
     后来,有人出来帮助郭路生出版他的那本《食指卷》。(《食指卷》这个书名有略做讨论的必要:收入《食指卷》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是郭路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创作的。而“食指”这个笔名的使用是1979年的事情了。用《食指卷》这个署名似乎欠妥。)
    
     在编攥《食指卷》的过程中,编辑们做了三件事:
    
     第一是“拒”——将编辑认为与将食指定位为自由主义文化先驱之身份不利的作品统统拒载。例如长诗《献给参加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再现1966年“八一八”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红卫兵场景的话剧《历史的一页》等。
    
     第二是“改”——修改润饰郭路生的作品。最明显的改动就是那首《相信未来》诗。读者有兴趣可以自己考证和比较原始版本和修改版本的《相信未来》之异同。还有一种改动就是改动诗歌的标题。例如:《海洋三部曲》的第三部曲,原创标题是《献给红卫兵战友》,改为《给朋友们》,其目的不言自明。
    
     第三是“删”——据参与过编纂《食指卷》的圈子里的人说,在编辑《食指卷》时,有人曾极力劝说郭路生删除《红旗渠》、《南京长江大桥》等秧歌派风格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实在和“自由主义”情趣相去甚远。但被郭路生严正拒绝。老郭此举令人感叹。面世的《食指卷》人们还可以通过阅读辨认一个真实的郭路生,这确实应该感谢郭路生本人。
    
     但是“绑架”也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实施了。十年之后的2008年,围绕《中国自由文化·诗奖》授奖一事,“自由主义”分子们深知老郭的固执与憨颟,生怕把事情搞砸,弄得适得其反,所以不敢贸然行动,是动了一些心眼儿的。
    
     关于郭路生那些红卫兵诗歌的分析,不是本文要做的事情。本文只想对那篇《四点零八分》和《疯狗》说几句话。
    
     在所有郭路生的作品中可以称之为诗的只有那首《四点零八分》。
    
     之前的《鱼儿三部曲》、《相信未来》之类是在宣泄红卫兵的喜怒哀乐;
    
     之后的《红旗渠》、《南京长江大桥》则完全回归贺敬之诗歌的形式与内容;
    
     《四点零八分》是写在这样一个时刻:文革中的狗崽子和红五类一并像垃圾一样被清理出大城市。这样一个令一代人无可奈何的时刻的到来确实深深刺激了几个月前还高喊“相信未来”的郭路生。他的绝望始于此刻,他的迷茫始于此刻。如果说郭路生的红卫兵生涯和红卫兵情感终有结束之时,那就是在四点零八分这个时刻。告别的时刻,四点零八分的呻吟是软弱的病态的。这个时刻之于郭路生是地狱之门开启的时刻。我看到过更多的同龄人是唱着《共青团员之歌》登上火车,告别北京的。这些歌者和哼哼唧唧的郭路生相比是强者和勇者,只有这些人和1700万“知识青年”的绝大多数可以坦荡地走完这10年的不归之路。而郭路生做不到了,他倒下了,再也没有站起来。
    
     从四点零八分的呻吟中我们多多少少听到了一点点“我不相信”的丝语,准确地讲是“我不敢相信”。
    
     再之后,郭路生写于1979年的《疯狗——致奢谈人权的人们》则更是语焉不详。“自由主义”者认为《疯狗——致奢谈人权的人们》是郭路生对世态人情和中共暴政有了更多的体认,对人不如狗的现实社会的批判。这种诠释无疑是对郭路生的又一次“绑架”。事情很清楚,诗歌的副标题已经说明问题:1979年,当时大陆官方语汇词典中根本谈不上“人权”这个字眼,既然不谈何谈奢谈?那么在那个时间段“奢谈人权的人们”是些什么人呢?是魏京生,是傅月华;是《今天》的那些诗人和作家们,是北岛,是芒克;还有那座被拆毁了的民主墙。
    
     “绑架”郭路生,强迫将其打扮成为“自由主义”文化的先驱,在空间上操作,以前只是局限在中国大陆。现在,海外“自由主义”者企图通过把2008《中国自由文化·诗奖》授予郭路生,以实现将老郭绑架到山寨版的“自由化”山寨上去的企图。老郭的被绑架有点像水浒中的卢俊义。但老郭毕竟不是卢俊义。因为老郭为人懦弱,思想传统,更重要的是他的后脑壳里确实没有长反骨!
    
     笔者这样提问:“中国自由文化·诗奖”和“人民文学奖诗歌奖”的评奖标准怎么会在郭路生的诗歌中找到了交集?其实这个交集根本不存在。将郭路生其人其诗纳入自由主义文化范畴本来就是“自由主义”者们的一厢情愿,一件很荒唐的事情。
    
     笔者再次提问:无论如何,授奖这件事在文学诗歌史上会成为一个有趣的谈资,贻笑大方的是哪一个奖项呢?笔者本以为要看笑话需等些时日方可有眉目,谁知道贻笑大方的事情已经出来了,“自由主义” 者居然连奖项都不敢呈现在郭路生面前。这里没有可悲的问题啦,剩下的只有可笑。
    
     郭路生最终会在公开透明、不受蒙骗的状态下接受2008年《中国自由文化·诗奖》吗?关心者可拭目以待。如果他拒绝了,我向他的人格致敬。如果他接受了,我对他的病情表示同情。一个精神分裂但人格没有分裂的人是可以获得同情的,但是一个精神健全而人格已经分裂的人群得到的只能是鄙视。
    
     请“自由主义”者们放过郭路生。让这块文革活化石安静地度过他的晚年,不要再去打搅他。
    
    
    附:郭路生简介
    
     郭路生,1948年生,山东朝城人。革命干部家庭出生。因母亲在行军途中分娩生下他,故名路生。文革爆发时为北京市西城区第56中学学生。参加了早期红卫兵和“联动”的活动。1967年年初开始创作《鱼儿三部曲》,述说遭到中央打压和民众憎恶的“老红卫兵”的苦闷。1967年5月-10月,北京的“老红卫兵”组织“红卫兵歌咏团”、“红卫兵话剧团”。郭参与编写话剧剧本《历史的一页》,力图在舞台上再现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首次接见红卫兵的场景。1967年5月-1968年3月间创作长诗《献给参加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勇士》。1968年3月完成《鱼儿三部曲》的第三部《献给红卫兵战友》。1968年3月完成《相信未来》。由于上述创作活动,他在当时的北京享有“老(红卫)兵四大才子”之一的名声。1968年12月下旬和同学一起去山西杏花村插队,离京时完成《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1971年在山东济南入伍。1972年底因患精神病退役。1978年在精神病院第一次用“食指”为笔名创作《疯狗——致奢谈人权的人们》。2001年4月获第三届人民文学奖诗歌奖。2008年12月被海外文化组织授予“中国自由文化·诗奖”。(据网上资料汇编)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顾城成屠夫与郭路生进疯人院/陈成
  • 郭路生:被“自由主义”绑架的红卫兵诗人/朗钧
  •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 剑中:庞德与郭路生的异同
  • 未来与偏颇 —— 读仲维光“‘郭路生’现象的双重含义”/一平
  • 剑中:“郭路生现象”不是党文化的产物
  • 一平:未来与偏颇—— 读仲维光“‘郭路生’现象的双重含义”
  • 仲维光:郭路生现象的双重含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