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們這“一代人”應有的“共識”——對《旧金山共识》的回應/李大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大衛 牧師
    攪動了整個北美華人教會的舊金山“一代人的見證”彼岸福音特會于2008年12月7日,以“鼓掌”方式通過了一個在趙曉博士(中國大陸體制內當紅學者)的參與下寫成的《舊金山共識》。這篇《舊金山共識》很快就在多家媒體上高調發表了。由於《舊金山共識》達成“共識”的過程顯得有些草率,而且它的文本內容在會內會外也都存在著一定的爭議性,所以它所激發出的思考和討論就特別豐富、持久和有意義。
     《舊金山共識》最少是給了我們這“一代人”這樣一個提示:那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真的應該有一個“共識”!我們這“一代人”應該有一個向耶穌基督告白的,合乎上帝心意的“共識”;一個與堅持走十字架道路的中國家庭教會認同的“共識”。 (博讯 boxun.com)

    1. 彼岸福音特會有發表一部“信仰宣言”的必要性嗎?
    《舊金山共識》在主體上是一個回應當前中國大陸政局的“政治宣言”(政治表態),似乎是爲了給這個“政治宣言”賦予神聖的光環,才加了一個明顯粗糙的“信仰宣言”(我們相信)。正是這個非必要的“信仰宣言”,首先引發了大家對《舊金山共識》的嚴肅性和必要性的爭論。
    在歷史上,基督教會發表“信仰宣言”一類的文獻,無不是以一個極其嚴肅和敬虔的態度,經過深刻的神學探討,長時間的討論醞釀來完成的。因爲“信仰宣言”是一種基督徒以最嚴肅的形式面對上帝所發出的信仰聲明,是與异端邪說爭戰的,直接面對末日審判的信仰表達形式。
    彼岸福音特會的“信仰宣言”由一個在“不經意”中開成的(按大會發起人遠志明弟兄的說法),以“演藝”明星爲主角的聯誼性聚會中,在絕大多數與會者“不經意”(大會給這個項目的討論時間不足2小時,很多人連仔細讀一遍都沒有)中産生,顯然是不恰當的。
    彼岸福音特會真的有發表一部“信仰宣言”的必要性嗎?
    這個彼岸福音特會真的是要回應什麽异端邪說嗎?——顯然不是。
    這個彼岸福音特會真的是要在耶穌基督的大公教會所闡述的基督教信仰之外又有了什麽新的信仰洞見要發表嗎?——顯然沒有。
    《舊金山共識》所提出的“信仰宣言”會不會是對基督教的信仰做了更加清晰的、正確的、完整的總結歸納,從而對我們這“一代人”乃至中國教會的信仰帶來祝福和造就呢?——顯然不會。
    那麽,《舊金山共識》所提出的“信仰宣言”就可能沒有什麽重大的積極的意義了。而且我們還要必須防止它給我們(我們這“一代人”乃至中國教會)帶來不必要的信仰混亂和群體分裂。
    爲什麽不可以毫不掩飾地宣告,我們這個《舊金山共識》就是一個本著我們這“一代人”的信仰良知,回應當今中國政局的政治宣言呢?我們這“一代人”的“政治宣言”,如果是出于聖靈的,它就是良善的;如果是出于撒但的,它就是邪惡的。在這個《舊金山共識》之中,加入不加入一個“信仰宣言”,都不能改變他的屬靈來源和屬靈本質。
    2. 我們這“一代人”是誰?
    在探討我們這“一代人”該建立一個什麽樣的“共識”之前,一定要先明確“我們這‘一代人’是誰”這個問題。如果不明確這個問題,就會使“我們這‘一代人’的共識”失去應有的嚴肅性和歷史意義。
    我們可以這樣羅列我們這“一代人”的特徵:
    我們這“一代人”是深深地受害于中共政權,也深深地“得罪過”中共政權的“一代人”。我們這“一代人”曾親身參與了1989天安門民主運動,是中共軍隊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大行殺戮的見證人和受害者。
    我們這“一代人”是被自由國家接納了的“一代人”。我們雖然流亡在海外,但我們大多已經定居在自由國家,享受著我們曾經願意用生命去換取的自由和富裕。
    我們這“一代人”是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來追求真理和自由的“一代人”。我們是找到了耶穌基督的真理和自由的“一代人”,我們知道真理的價值和自由的可貴。
    我們這“一代人”從“敵基督”的教育和文化中掙脫出來,成爲了上帝的僕人和基督的精兵。傳揚耶穌基督的王權和他的拯救是我們這“一代人”神聖的使命。
    我們這“一代人”就是這樣一小群來自中國的基督徒。
    3. 我們這“一代人”應有的“看見”
    我們這“一代人”的眼裏都會看到什麽呢?——是上帝的大能,還是執政者的權勢?是上帝的公義,還是經濟的繁榮?是上帝的憤怒,還是世界的歌舞升平?——我們這“一代人”應該已經不再屬于凱撒,而已經是屬于上帝的“一代人”了。
    我們看見,在20世紀50年代,吳耀宗等人受中共集團的操縱,曾經拋出了一個《三自宣言》,借此産生的中國官辦“三自教會”成爲了中共利用和控制基督教的工具。——主啊,我們看見,敵基督在今天依然在用盡詭計,引誘你的教會和子民向中共執政者屈膝,他們要把你聖潔的教會,變成你所厭惡的淫婦。
    我們看見,在21世紀的今天,中共政權依然堅持敵基督的立場,公然藐視人類的普世價值,大規模侵犯人權,迫害基督徒和基督的教會。——主啊,我們看見,你在中國的教會正在戰勝中共的非法政治迫害,以家庭教會的形式復興和發展,幷且在十字架的道路上爲主耶穌你做了美好的見證。
    我們看見﹐中國大陸經濟的繁榮幷沒有給中國社會﹑政治與文化的變革帶來希望;反而由于缺乏對耶穌基督的敬拜和對基督“使人得自由的真理”的認識﹐加劇了中國社會道德淪喪﹑誠信匱乏和社會脫序等狀况。——主啊,我們看見,經濟的繁榮不能拯救中國和中國的人民。
    我們看見﹐很多人依然對以中共政權爲支點的“民族主義”和“精英政治”抱有幻想,熱心地盼望著中共政權的善良、和解和合作,甚至有人還在爲中共政權大唱贊歌。——主啊,我們看見,中國執政者實施暴政的本性幷沒有改變,浸入在中國道德和文化中的人性敗壞幷沒有改變。
    我們看見﹐中國的平民的苦難深重,苦難者的哀聲已經上達天庭。一大批中國有識之士的良知已經蘇醒,一次又一次地發出呼喚自由、民主、憲政的呼聲。——主啊,我們看見,在中國走向自由、民主、憲政的進程中,你正在召喚你的教會,站出來發揮主導性作用;你正在召喚你的僕人,站出來爲耶穌基督的王權和公義做見證。
    4. 我們這“一代人”應有的“祈禱”
    我們首先要爲自己祈禱。
    ——主啊,憑著你有公義有憐憫的愛,我們向你祈禱,求你使我們這“一代人”成爲“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事奉上帝”的“一代人”。也求你給我們智慧,讓我們能够始終追求你給我們的真理;也求你給我們勇氣,讓我們能够敢于在强敵面前見證你的公義;我們還要求你保守我們,讓我們在你十字架的道路上永不失落。
    我們能爲中國的教會和基督徒祈禱什麽?
    ——主啊,求你托住你在中國的教會,就是你在中國的家庭教會。讓她在殘酷的政治迫害中繼續持守你新婦的聖潔,讓她在黑暗中有能力繼續彰顯你的真理,讓她在苦難中有能力繼續見證你的公義,讓她在被壓迫者中有能力繼續傳揚你那使人得自由的福音。主啊,求你讓我們這“一代人”與你在中國的教會,同甘共苦,生死相依。
    ——主啊,求你復興你在中國的教會。願海外華人的教會與主耶穌你在中國的教會(就是中國的家庭教會)在十字架的道路上同被建造﹐同被使用。願聖靈大大做工﹐興起更多背起十字架跟隨主的華人基督徒﹐努力傳揚福音,使更多的中國人得以認罪悔改﹐領受耶穌基督豐盛和永遠的生命。
    ——願全能的上帝賜福你在中國的兒女們﹐能够在中共政權的非法政治迫害中,以百般的忍耐﹑溫柔和謙卑,在“順服上帝,不順服人”的功課上交出美好的答卷。願全能的上帝﹐特別記念保守與主耶穌一同受苦、一同得榮耀的中國教會(就是中國的家庭教會),幷使她承擔起社會責任和文化使命﹐成為世上的光﹐世上的鹽。
    我們能爲中國祈禱什麽?
    ——願上帝賜下屬靈的智慧,公義的良知和盼望中的忍耐,使我們有機會見證上帝如何讓古老的中國淹沒在“公義如大水滔滔﹐公平如江河滾滾”之中。
    我們能爲中國的執政者祈禱什麽?
    ——主啊,求你軟化中國執政者的心,求你不要讓那些執政者一味的心地剛硬,免得你將那曾降給埃及法老的灾禍降給他們。求你不要爲了那些執政者的心地剛硬,就降灾禍于中國;求你憐憫那些尚不能分辨左右手的孩子們。如果你還能在你的憐憫中再多一點恩典的話,就求你也施恩給中國執政者,使他們中的一些人,也能有機會回心轉意,認罪悔改歸向你。因爲他們也是你所造的。
    5. 我們這“一代人”應該如何達成《共識》
    我們這“一代人”的《共識》應該是我們“同感一靈”的心聲,是面向上帝的禱告。我們這“一代人”的《共識》應該是獲得了自由的人,在自由的土地上,向賜自由的上帝,發表的“自由的宣言”。 我們這“一代人”所要達成的這個《共識》,應該是基督的精兵向自己的元帥發出的《請戰書》。
    我們這“一代人”所要達成的這個《共識》,必須是一個對歷史負責任的文獻,是一個對中國家庭教會負責任的文獻,是一個對華人教會負責任的文獻。
    我們這“一代人”所要達成的這個《共識》,無論是一個“信仰宣言”還是一個“政治宣言”,都應該經過長時間的醞釀,認真的推敲,公開的討論,合乎程序正義(合理的程序)的簽署形式來完成。我們要在華人教會歷史中建立這樣的記錄,我們這“一代人”已經是學會了尊重個體,講究誠信,對歷史負責任的“一代人”。
    個體意志得到尊重是我們這“一代人”達成“共識”的前提。缺乏基本“程序正義”的“共識”,必然是一個沒有“共識”的《共識》。我們這“一代人”的《共識》應該努力避免仰賴“權威人士”從權衡世俗政治利益的靈感中產生;也應該避免是在黑箱作業中,由少數“精英”代爲完成。顯然會無視不同意見,壓制反對者聲音的“鼓掌通過”“共識”的方式,一定是不適用于我們這“一代人” 達成“共識”的。我們這“一代人”的《共識》的文本,最終一定是要求“共識”的達成者,以個人實名簽署的方式來完成的。
    基督的教會是光明磊落的團體和社群,捍衛教會的真理性和維護教會的大公性是基督教會重要的傳統。我們這“一代人”的《共識》一定要在各自持續的禱告中,在聖靈賜給我們的良知的引導下,用盡我們的全部知識、情感和理智,慎重地達成。如果我們這“一代人”能够順服主耶穌基督的心意達成一個美好的《共識》,我們這“一代人”就真是太蒙福的“一代人”了!
    謹以此文獻給“一代人的見證”彼岸福音特會的所有組織者和參會者。
    
    主後2008年12月16日禮拜二 寫于洛杉磯居所
    
    附錄 I :舊金山共識(http://hi.baidu.com/ccnvi/blog/item/1537c79564e46a0f7bf480bd.html)
    【CCNTV論壇2008-12-17 10:34】由神州傳播協會和灣區華人春令會聯合舉辦的「一代人的見證」盛會,已于12月8日在舊金山圓滿落幕。爲了表達衆北美華人牧者的心志及對祖國的期盼,他們帶著感恩和禱告起草了《舊金山共識》,全文如下:
    《舊金山共識》
    2008年12月8日
    我們是一群來自中國的基督徒,聚集在美國舊金山,參加一代人的見証大會。爲這一時刻,我們向上帝獻上感恩。我們本是不配的人,却蒙了神的恩典,可以一起來見証上帝在我們身上奇妙的作爲,一起承擔上帝賦予我們的福音使命 。
    第一部分
    我們相信,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獨一上帝,創造了宇宙和人類,幷以他榮耀的權能,掌管著人類包括中國的歷史、現在和未來。我們相信,我們和世人一樣,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且不能籍自身的道德、智慧、能力和財富,將自己從墮落與滅亡中拯救出來。
    我們相信,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爲人贖罪捨命,第三天從死裏復活,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我們相信,若沒有聖靈的光照和引導,任何人都無法領受救恩,認罪悔改,成爲新造的人。
    我們相信,《聖經》是來自上帝的全備無誤的特殊啟示,是基督徒在信仰上的最高權威。
    我們相信,普天下基督徒都是上帝的兒女,教會是我們在地上屬靈的家,耶穌基督是普世教會、包括華人教會的唯一元首。
    第二部分
    我們看見,中國大陸正處于前所未有的變革中,經濟、社會、政治與文化面臨著全面轉型。
    我們看見,在這場變革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時,也面臨著更巨大的挑戰。由于缺乏神聖的信仰資源可供國人汲取,導致道德淪喪、誠信匱乏、社會脫序。
    我們看見,人們試圖在世間各種文化、哲學、宗教中尋找心靈的支點,結果仍是沒有出路。
    我們看見,中國這一場變革與以往三千年所有變革不同,這是一場有十字架的變革。上帝拯救的大能已經臨到中國人,福音日益廣傳,教會紛紛建立。在中國走向更加自由、文明的公民社會的進程中,基督徒群體正在發揮越來越大的建設性作用。在上帝的恩典中獲得新生的大批基督徒,在中國當前最爲需要的仁愛、信實、公義、和平、饒恕等方面,活出了有目共睹的生命見証。
    第三部分
    我們祈禱,願上帝賜下愛和饒恕,使中國在和諧、和睦、和平中完成社會轉型,重建信用,得享平安,使公義如大水滔滔,使公平如江河滾滾。
    我們祈禱,願上帝多多地恩待中國人,使更多的骨肉同胞聽到福音,認罪悔改,領受耶穌基督豐盛、永遠的生命。
    我們祈禱,願上帝賜下教會在中國的復興,願聖靈大大做工,興起更多的基督徒,背起十字架跟隨主,使衆教會在神的道上同被建造,傳揚福音,直到地極。
    我們祈禱,願上帝帶領教會承擔起自己的文化使命和社會責任,成為世上的光,世上的鹽。
    我們祈禱,願上帝賜福中國的執政掌權者,使他們更有治國的智慧與能力,看見福音于國于民都是有益的,依照憲法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
    我們祈禱,願全能的上帝,賜福他的兒女,以百般的忍耐、溫柔、謙卑,順服上帝賜予執政掌權者秉公行義的權柄。願全能的上帝,特別記念與主一同受苦一同得榮耀的衆教會。
    我們祈禱,願全能的上帝以他的慈愛,恩待中國人,得著中國人,使用中國人,使中國人成為全人類的祝福。
    願榮耀歸給至高神,平安歸給他所喜悅的人。
    附錄:《舊金山共識》的產生過程
    鑒于中國教會所面對的新形勢,一些大會倡議者認爲,大會應當以文字形式表達我們的信仰、我們的看見和我們的祈禱。于是幾位傳道人在會前草擬了初稿,寄發給部分與會者徵求意見。大會報到日下午,遠志明,劉同蘇,洪予健,張伯笠,張路加,張志剛,祝建,周小安,範學德,李亞丁,趙莉等北美傳道人,會同來自中國大陸的趙曉、王怡、金明日、崔權、黃磊、楊萬裏等嘉賓,深入討論了文本的形式、內容與結構。據此,幾位同工當晚完成了文本的文字核定與潤色。次日,征詢了晚到的馮秉誠等人的意見。下午,文本交給三百多位與會傳道人和同工,分別在七個專題組討論,獲得絕大多數人的讚同。大會第三天上午,洪予健在大會上宣讀了正式文本,與會者報以熱烈且持久的掌聲。
    
    附錄 II :李大衛牧師與遠志明弟兄之間就《舊金山共識》問題的信函往來
    
    【發函】遠志明弟兄和諸位同工同道平安!
    我榮幸地參加了“彼岸福音特會”,幷且收獲頗豐。大會的成功令人感到鼓舞,大會組織者以及服務同工的事奉精神和出色的工作實在令人欽佩。
    我對大會發表的《舊金山共識》有一些不同意見,所以寫了一篇回應文章,希望借此與遠志明弟兄和諸位同工同道交通商榷。這篇文章在附件中,敬請遠志明弟兄和諸位同工同道在百忙之中抽出一些時間看看。
    雖然此文已經在一個小範圍的同工圈子裏徵求過意見,但還是難免偏頗。如果還有什麽不妥的地方,也請遠志明弟兄和諸位同工同道直言相告,我將不勝感激。如果此文對遠志明弟兄和諸位同工同道能够有一點點幫助或提醒的話,我都會認爲我是爲“彼岸福音特會”盡了一點力。
    願主的祝福與保守常與我們這“一代人”同在!
    主內 李大衛 牧師 敬上
    主後2009年1月14日星期三
    
    【回函】親愛的李牧師平安!
    謝謝你的來信,把你的意見告訴我。我爲你對主的忠心、對我們的愛心,獻上感恩。共識發表後,聽到的第一種反應,是說共識挑戰中國政府,與國內幾乎同時也是有300多人簽署的零八憲章遙相呼應、裏應外合。實際上由于同樣的考慮,有一兩位同工不願意參與共識的發表。你的意見顯然是從另一方面。我完全理解你的立場和你的擔憂。我希望有時間見面時,我們可以深談,才能清楚。我相信我們的心和靈,說到底都是相通的。只是有一句話,以"鼓掌"方式通過了一個由中共官方學者趙曉的指導之下寫成的《舊金山共識》,這句話不妥。第一,共識是在各小組裏通過的,這一點在發表共識時的附件"共識産生過程"裏作了說明。第二,共識不是在趙曉指導下寫成的,參加起草討論的,有許多人,大家都知道細節,其實只有"有十字架的變革"這個意思,完全接納了趙曉的意見。說不說"家庭"教會的提法,有爭執,最後决定交給大家選擇,不管哪方面占多數,另一方面都願意順服,結果是各小組大多數人都說不要專門提家庭二字,洪予健和我們大家都順服了。第三,不能用一個稱呼,說趙曉弟兄是官方學者(如果官方真有這樣主張"有十字架的變革"的學者就好了)。好了,李牧師,其他更重要的事,只能見面再說了。願主與你和你的侍奉同在
    主內 遠弟兄
    
    【發函】親愛的遠志明弟兄平安!
    謝謝你在百忙之中回信給我。
    我接受你的意見,在我的文章中將“以‘鼓掌’方式通過了一個由中共官方學者趙曉的指導之下寫成的《舊金山共識》”一句,改爲“以‘鼓掌’方式通過了一個在趙曉博士的參與下寫成的《舊金山共識》”。當初强調趙曉博士的背景,主要是爲了說明《舊金山共識》作爲一個回應中國大陸當今政治處境的“政治宣言”,其本身在把握“時代脉搏”上的貼切性。
    你回信中所說“共識發表後,聽到的第一種反應,是說共識挑戰中國政府,與國內幾乎同時也是有300多人簽署的零八憲章遙相呼應、裏應外合。實際上由于同樣的考慮,有一兩位同工不願意參與共識的發表。你的意見顯然是從另一方面。”顯然誤解了我的文章的意思。我的文章不是從《舊金山共識》是否應該“挑戰中國政府”或是否應該“與……零八憲章遙相呼應”作爲著眼點的。
    我的文章强調的第一點是,基督徒的“信仰宣言”或“政治宣言”要面向神說話,尋求合乎神的心意;而不要面向人(特別是正在迫害中國教會的中國執政者)說話;尋求合乎人的心意。
    我的文章强調的第二點是,我們這一代基督徒的“信仰宣言”或“政治宣言”,在形成的過程和通過的形式上,要特別注重公開透明,合乎基本的“程序正義”的原則。《舊金山共識》的形成過程和通過方式,在這兩方面顯然是不足的。
    你回信中表示,我的文章說《舊金山共識》“是以鼓掌方式通過的”,你以爲不妥。你强調“第一,共識是在各小組裏通過的,這一點在發表共識時的附件"共識産生過程"裏作了說明。”可問題是大會後來發表的這個共識的附件關于“共識産生過程的說明”與事實不合。
    大會所分的7個小組,討論《舊金山共識》文本的過程都是很草率的。據我會後瞭解,除了範學德、任不寐、周媛媛帶領的第6組“文化使命專題組”以外,其他6組均沒有就“是否通過《舊金山共識》文本”,或者就“是否認爲大會需要發表一個共識”進行“通過性”的表决。
    我在文章中提到,“大會給這個項目的討論時間不足2小時,很多人連仔細讀一遍都沒有”。而有人告訴我,有的小組給這個項目的討論時間甚至不足半個小時。
    質疑大會是否需要發表一個“共識”的意見是範學德帶領的第6組在討論“信仰宣言”部分時,一個姐妹偶然提出來的。我本人和中國福音會另一個同工當時正在這個組參加討論。討論了一會以後,範學德爲了趕時間,提出用舉手的方式代替討論。第一個舉手的議題是“共識中是否應該出現家庭教會”。我當時認爲這樣的“共識”存在著嚴重的合理性的問題,就提出應該先就“大會是否需要發表一個共識”進行表態。結果是大多數人舉手反對(記得是17人)“大會發表一個共識”;少數人贊同(記得是7人,其中有2人聲明是有條件贊同)“大會發表一個共識”;當時在場有30來人,其餘的人沒有舉手錶態。任不寐弟兄曾發文就第6組的討論結果以及他個人的意見做過說明。我相信,其他6個組如果也就“大會是否需要發表一個共識”進行表態,他們的結果也不會與第6組相差多少。
    你似乎忘記了《舊金山共識》確實是在全體大會上以鼓掌方式通過的。大會正式宣布以鼓掌方式通過《舊金山共識》是在洪予健牧師在全體大會上宣讀了《舊金山共識》文本之後。當時的場面是令人記憶深刻的,因爲它立刻就使我想起了在國內看前蘇聯“革命”電影《列寧在十月》時,蘇維埃通過“决議”時的那種“震撼”的場面。我相信你周圍的同工和大會的參與者大多都會記得的;你調出當時的錄音錄像核實一下不是更簡單嗎?
    作爲我們同是主內關心中國教會的同工,作爲我們這“一代人”中的一員,作爲我們是心靈想通的好朋友,我誠懇的規勸志明弟兄和這次大會的相關同工們,你們應該本著尊重“一代人的見證”彼岸福音特會所有與會者,對中國教會負責,對歷史負責的立場,儘快收回這個《舊金山共識》。如果非要發表這個“共識”,也應該用實名簽署的形式,使其成爲一個只表達簽署人意願的《舊金山共識》。
    我本人高度贊賞志明弟兄和這次大會的相關同工們在事奉主上的熱心,我本人高度評價“一代人的見證”彼岸福音特會,也理解志明弟兄的心願和苦衷。請你們理解,我也是在對你們的愛心裏向你們反復陳述我的意見,希望志明弟兄和這次大會的相關同工們對我的意見能够予以認真的考慮。
    願主的祝福與保守常與我們這“一代人”同在!
    主內 李大衛 牧師 敬上
    主後2009年1月17日星期六
    
    【回函】親愛的李牧師,謝謝你再次來信,爲此事費心。你的意見我真的很理解,只是問題要深入談才能清楚。眼下只有一點,就是我和7個小組長打交道,要求他們在小組裏通過,你參加範學德小組,確實看到了這個要求被實施,其他小組也是,不同的是,其他小組長都和我說,通過了,于是7個小組就有6個通過了。所以,無需大會再鼓掌通過。大會鼓掌,是一種自發的回應。洪予健宣讀前後,均沒有提到大家鼓掌通過一語,因爲我們確實是在小組裏通過的。我只是向你澄清這一點,免得不妥。事理、法理、情理的事,都放在基督裏吧。願主記念你的一片忠心、愛心。
    你的弟兄 遠志明 上
    
    附錄 III :范學德和任不寐關于《舊金山共識》討論過程的說明
    (附件III來源于mhkaqeudw kaqeudw 2008年12月13日的群發郵件)
    【範學德的發函】志明, 不寐,寧子幷諸位兄弟姐妹
    看了志明和不寐的電子信件,覺得應該說明幾句:
     1. 文化使命小組,由我擔任組長, 寧子, 不寐擔任付組長,由于我沒有事先與兩位付組長溝通,幷且由于我的電腦壞了,也沒有辦法聯繫, 幷且,在小組討論舊金山共識也沒有充分說明這份文件的意義,所以,小組中有些人沒有瞭解制訂這份文件的意義,對此,我應該承擔主要責任,幷請兄弟姐妹饒恕.
     2. 由于其他兩位主持人的謙讓,整個討論都一直由我主持.我們小組只用了很少的時間討論舊金山共識的具體內容,但多數人的態度還是積極的,比如寧子姐妹就提出應該加上童女懷孕一句.後來,由于時間關係,第一部分還沒有討論完我就打斷了大家,直接轉到舊金山共識中關于家庭教會還是衆教會那句話.我還說,誰如果對共識有具體意見,請寫下來給我.(但我至今沒有收到一個)
     3. 不寐兄在編者按中提出的三點反對意見,我記得,頭兩條是您個人當時提出的基本觀點,但不像現在這麽系統. 第三條我怎麽也想不起來有誰提過.
     4. 鑒于對家庭教會還是衆教會一句反映强烈,因此,我提議舉手表决, 30多位在場者大都舉手表示不贊成使用家庭教會四個字(因爲看到是壓倒的多數,所以我沒有查具體數字).我又問,贊同的舉手,我自己舉手了,我對面的一個來自溫州的兄弟也舉手贊同.這時候,有人說,還有弃權的呢,于是我又問弃權的舉手,大概3/4舉手表示弃權.
     5. 接下來就是否有必要發表這麽一個文件表决,我站著一個一個地查數,結果,17位舉手認爲沒有必要.14/5位舉手贊同.我在紙上清楚地寫下17這個數字.
     6. 當天,與志明相遇時,我說,我們組的人大都不贊成單獨提家庭教會.他說,別的組也差不多.那就用衆教會好了.正說著,有人找遠志明,也有人來跟我說話,我就沒有跟志明提我們小組一半多一點的人認爲沒有必要發表這麽一個文件.
    這是我這次工作上的一個重大失誤,懇請各位兄弟在主內饒恕.
    範學德 2008.12.12
    
    【任不寐的回應】
    看了范學德弟兄的群發郵件感到很震驚。不同意見本是很正常的,但這樣的"見證"實在不應該。
    1、寧子是第一個提出就"共識必要性"表决的姐妹。她的提議贏得了與會者的贊同。范弟兄回避了這一點。遠弟兄告訴我,他"事後和寧子溝通過,寧子不再那樣堅持原來的觀點了"。這一事實反過來證明寧子原來肯定是持反對意見的,否則何必溝通。而我清楚地記得,寧子究竟反對什麽。
    2、范弟兄對我的意見特別的指控也不符合事實,我當時根本沒有提出第二點意見,那是別人提出來的。不知道范弟兄爲什麽如今只"記得"我的觀點,作爲組長,其他人的觀點都"不記得"。
    3、關于"家庭教會"的表决是一方面,但後來會議中止了關于具體內容的討論,决定就共識的必要性先進行表决。大約20左右與會者,17+2人反對。後面兩個人是有條件的支持。看到這樣的表决結果,范弟兄站起來離開了會場。不知道爲什麽范弟兄完全置上述事實于不顧。不談與會者人數,17就毫無意義。
    4、"14/5位舉手贊同",我不知道這是什麽意思。即使是"4/5",也與事實不符。事實上只有4個人贊成(必要性),其中兩個人還是"有條件地贊成"。而這一叙述和"我們小組一半多一點的人認爲沒有必要發表這麽一個文件",也是矛盾的。
    5、其實找出真相很簡單,寧子在場,其他很多弟兄姐妹都在場。我們都還活著你,又活在基督裏,剛過幾天,這點兒"歷史真相"很容易查明。何况當時氣氛非常熱烈。我相信神的教會裏有很多說真話的人。我在這裏强烈建議向其他與會者求證。
    范弟兄的來信將我息事寧人的狀態震醒了,我將爲真相而戰。另外,我注意到范弟兄的群發郵件似乎沒有同時發給寧子(雖然台頭有寧子的名字)。她是見證人,也是另外一位負責人。我認爲應該把這封信同時轉給她。
    任不寐
    (本文作者李大衛牧師,中國家庭教會傳道人,中國福音會研究宣教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和谐了中共,悖逆了基督——评 “一代人的见证大会”的 “旧金山共识”/高约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