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明伟:赶快把希望工程停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30日 转载)
    
      11月24日,新浪新闻转载重庆晨报刊发的消息《希望工程大眼睛女孩苏明娟成为银行白领》,以此作为希望工程的一个成就。
     (博讯 boxun.com)

     然而,根据这条新闻,苏明娟毕业于安徽大学职业技术学院,这是一所专科院校;最后就职于中国工商银行安徽省分行。不知道属于何种编制,但一个专科生要进入省分行,这不是用所谓“能力”能够解释的。于是,“希望工程”只改变苏明娟的命运,而改变不了中国落后地区的面貌,甚至连“苏明娟们”的命运都改变不了。这是一个中国特色的现象,在一个经济落后的国家,大学毕业生不是一种稀缺的人力资源,而纯粹是以其就业问题作为一个社会的负担。
    
     更令人心寒的是一组数据:截止2007年底,希望工程资助了贫困学生390万名,援建希望小学13000余所。这是一组很了不得的数字。但是,再看看这一切花费了多少钱:共收到善款40亿元人民币!在18年中,平均每年仅2.22亿元人民币。
    
     这相对于今日的中国而言,是一个小得几乎可以忽略的数字,一座鸟巢体育场造价就高达35亿元,几乎与18年的希望工程持平。整个北京市为了举办奥运会,投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高达2800亿元,为希望工程的70倍,按比例计算,可资助贫困学生2.73亿名,可援建希望小学91万所,分别为全国小学在校生人数的2.55倍和全国小学总数的2.66倍(数据均引自2007年中国统计年鉴,为2006年份数字)。
    
     也就是说,以岁入6万亿的财政收入,连北京奥运会都能办的起来,根本就没有必要通过一个希望工程来搞基础教育。于是,希望工程剩下的唯一的意义就是唤起“社会各界”对基础教育的关注。这又是一个伪命题。所谓“社会各界”,那就是包括社会各阶层了,也就是包括草民和精英了。一般草民,包括弱势群体和小资中产,善心是泛滥的,善举是经常的,善款是没有的。对这些人,“希望工程”不是“唤”了整整18年了么?结果也就是唤来了40亿元。
    
     真正要解决问题,靠这些草民你靠死了也是白搭,要搞点基础教育,善举要指望政界来做;善款要指望商界来出,善心要指望学界来发,偏偏这三个最有实力的阶层,良心是最不靠谱的。最近判了一个姜人杰,只是副厅级干部,单笔就收了8250万元,也就是说,草民们发了18年善心,搞了一个希望工程,只是一个副厅级的50笔贿款。最近又进去一个黄光裕,资产高达430亿元,也就是说,草民们要发200年善心才能筹到黄老板那么多的钱。最近又出来一个蒋有绪,建议收呼吸税,13亿人每人每月20元,合计每年3120亿元。也就是说,草民们花了18年时间,攒了40亿元,资助了390万人,平均每个贫困学生1025元,就够他们交51个月的呼吸税,小学五年的喘气都不够。
    
     所以,建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赶快把希望工程停了,到发改委边上租套房子,从4万亿巨单中漏个千分之一就足够了,停得晚就没份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