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羽戈:“原则上不用警力”的真义何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5日 转载)
    
    2月2日,国新办举行新闻背景吹风会,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答记者问。关于如何处理突发性的群体事件,陈锡文明确提出了两点要求,第一,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前往第一线,与群众面对面做解释和说服工作,不能躲起来,让公安部门、警察打头阵;第二,除非发生“打砸抢烧”等严重情况,原则上不能动用警力。这两点犹如一枚硬币的两个面,“不用警力”的红头限令之下,要有效解决群体性冲突,那只得开启政府与民众的谈判和对话机制,且让刀枪入库,马归南山,大家坐下来,喝喝茶。
     (博讯 boxun.com)

    话说回来,“不用警力”能解决几分问题呢?尤其是加上了“原则上”这类我们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限定词——“原则”是谁的原则,谁来支配“原则”的诠释权,原则之内与之外的界限在哪里?可以断言,谁掌握了对“原则”的定义,谁就可以决定是否动用警力来应对群体事件。原来,“原则上不能动用警力”的主体不是后面六个字,而是前面三个字。这就是所谓的有中国特色的汉语政治学。
    
    同样,在陈锡文发言的背后,我们还可以看到,此前政府对待群体事件的决策,乃是以动用警力为主导,领导干部退居二线遥控指挥为后盾,不然陈锡文为什么言之凿凿,要单独拎出这两点严阵以待呢?更可见,以前的处理方法并未收到预期的成效,反倒沦为激化社会矛盾的催化剂。而这催化剂比市场上的伟哥好使多了,连使用者自身都承受不了药力,只好放下身价,改喝铁观音。
    
    动用警力解决群体性事件,属于典型的以暴制暴。其结果充分展现了暴力的运转逻辑:暴力反抗— 暴力压制—再反抗—再压制……暴力以滚雪球的方式循环下去,法律的光芒则零落成泥碾作尘。群体性事件之所以爆发,不就是出于对法律的严重不信任,若能依法理求得一个相对完善的说法,谁愿意冒更大的风险聚众抗争呢?对此,执政者的当务之急,在于修缮法律的缺口,在于把抗争者请上谈判桌或者中立性的法庭;动用警察等专政武器,固然能暂时性压制反抗的火焰,却不能治理冲突的根源。
    
    2008年爆发的群体性事件,可以连续性的出租车罢运为代表。论解决之道,重庆市政府无疑开了个好头。在风暴诞生伊始,就弃用警力,而选择对话、谈判的路径。尽管通过协商而得的正义乃是残缺的正义,迟到的正义,有“马后炮”之嫌,但这里更值得重视的是一种政治观念的转变:公权力从以暴制暴的压迫型,转化为以前仅仅停留于纸面和文本的服务型,主动与出租车司机代表谈心会话,相当于上门服务,而且不收费。这么好的政治服务员哪里去找呢?而这正是宪政主义对政府的定位。我们的政府必须实现从“父亲”走向“母亲”、从监护人走向守夜人的角色转化。政府在压力之下主动选择对话,并未下降身位,反而赢得了民众的尊重;并不是内心虚弱的流露,反而是成熟和大度的折射。
    
    2009年的任务,则是将这种对话机制固定下来,让其成为常态,而不是变态,不是防病毒软件,碰到病毒肆虐才跳将出来。让其推广至整个国家,而不是局限于一时一地,更要在推行过程之中避免“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悲剧重生。同时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对话机制的基础,是对话者双方或多方的平等。政府千万不能以为,我和你一介小民对话,是给你面子。对话决不是权力的施舍,无人愿意吃嗟来之食。公权力的专横和傲慢,很可能沦为对话机制成功建构的一大障碍。这一点必须事先予以祛除,否则对话不成,倒因谈判桌上的摩擦,激起了更浓烈的矛盾火花。
    
    基于此,便可以作答,“原则上不能动用警力”要想成为治疗群体性事件的药引子,必须把准命脉,内外兼修。“内”是指对“原则上”的定性,它需要清清白白,有哪几种例外情况需要动用警力的,必须先行标出,千万不能因定义的暧昧而无限泛滥为任公权力肆虐的口子(我们理解的“原则”应是一道堤坝才对)。至于“外”,可以想见,把各级领导干部派到事发第一线,难道是让他们接受进行集体抗争的民众口水与砖头的问候?自然是由他们启动对话机制,平息民众心头的怒火,消解积压的社会矛盾,可如何对话,如何与非理性的民众谈判,对某些政府官员而言,比起禁止他们动用警力来解决争端,限制他们在“原则上”的自由裁量权,恐怕还要艰难几许。
    
    然而,艰难并不足以构成放缓前进脚步的借口。内与外,若失其一,正义就只能瘸一条腿走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