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津市会馆村民依法罢免村干部 民意代表被判刑/李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09日 转载)
    
     一位坚强的女性,一名深受村民拥护的民意代表,由于原村委会干部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侵蚀集体财产,村财务30多年不公开,致使民怨沸腾,村民们决定履行自己职责,罢免他们职务,而被村民推上前台的这位民意代表是43岁的房兆娟,她是天津市会津南区小站镇会馆村村民。
     (博讯 boxun.com)

     2008年1月,会馆村村民们根据《村民组织法》相关条款规定,一致选举房兆娟为罢免委员会主任,自此开始了极其艰难的罢免过程,天真善良的村民哪知掌握权力的人厉害,未想到他们一旦失去权力绝不甘心落败,那时自己的丑恶行为即会败露,于是实施打击报复行动开始了。
    
     7月11日,小站镇会馆村被村民罢免的村委会副主任李桂祥儿子带着8个社会闲散人员来到房兆娟家,对她家人及其他村民采取一系列报复,当场致多人伤害,经天津市公安局津南分局法医鉴定房兆娟为轻微伤。
    
     在房兆娟及其他村民遭到歹徒袭击后,监外执行的凶手及同伙还没有捉拿归案,她却于8月25日被津南分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给予刑事拘留;9月5日被逮捕;10月6日,津南区检察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向津南区法院对她提起公诉。
    
     据房兆娟律师王家喜说,通过查阅所有案卷,案件基本事实已经查清。王律师认为,天津市津南区人民检察院在津南检刑诉[2008]341号起诉书中对房兆娟犯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指控罪名不能成立,房兆娟不应受刑事追究。
    
     理由一、《刑法》第290条:“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
    
     此案起诉书指控房兆娟、韩宝才煽动组织村民以违法的行为扰乱社会秩序,致使会馆村村委会的工作无法进行,情节严重等。
    
     首先,村民什么行为是违法行为?其次,“村民的违法行为”并不等于犯罪行为,如果将‘违法行为’等同于犯罪行为就会导致客观归罪。最重要的一点是:会馆村村委会的‘秩序’或者说‘工作’是不是刑法所保护的、为犯罪行为所侵害的社会秩序?当然不是!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秩序。但是,这里所说的社会秩序不是广义的一般的社会秩序,而是指特定范围的社会秩序;具体是指党政机关与人民团体的工作秩序;企业单位的生产与营业秩序;事业单位的教学与科研秩序。侵犯的对象是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至此,我们必须明确村委会的主体性质:《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村民委员会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自治组织……”法律明确将村委会的法律属性与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区别开来。因此,会馆村村委会不可能成为本案的犯罪对象;会馆村村委会的‘秩序’或者说‘工作’也不是刑法第290条所保护的社会秩序。
    
     任何一个犯罪必须侵犯一种客体,对于没有侵犯作为社会关系内容之一的犯罪客体的行为,由于它没有侵犯法律所规定的、刑法所保护的社会秩序,那么,法律就没有必要规定基为犯罪,这是一个基本的犯罪构成理论问题。
    
     由于此案不存在犯罪客体,也就没有犯罪一说。
    
     理由二、客观上房兆娟没有实施煽动组织行为
    
     1、罢免委员会的选举、成立合法
    
     2008年2月1日,在小站镇镇政府的监督指导下,由村民海选出罢免委员会成员并选举房兆娟为罢免委员会主任,罢免委员会的五位成员是大家推选出来的,有广泛的代表性。民意不可违,民心不可失。他们争取利益是合法,没有社会危害性,是法律保护的对象。
    
     2、罢免程序合法
    
     《天津市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第38条3款:“要求罢免村民委员会全体成员的,在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的指导下,由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体表会议推选五至九人组成罢免委员会,由罢免委员会召开村民会议,投票表决罢免要求。”依照此地方法规,2008年7月5日会馆村罢免委员会的罢免行为合法且为集体行为并非房兆娟的个人行为,更非指控的“被告人房兆娟为发泄不满情绪,违法组织村民举行了罢免程序……”
    
     3、原会馆村村委会成员集体辞职的行为不合法
    
     所谓集体辞职的行为不合法,并非是他们不能辞职。而是他们应当向谁辞职?从法理角度讲,应当是“谁选你,向谁辞”。依照《天津市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第 42条:“村民委员会成员要求辞去职务的,应当以书面的形式向村民会议提出,经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体表会议讨论决定,由村民委员会报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备案”。据此,我们不难明确两点:一是接受辞职的主体是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二是辞职并不立即生效,因需“经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
    
     但是,会馆村原村委会成员是向村党支部和镇政府辞职,而原村委会主任苑世万、副主任李桂祥同时是村党支部成员,这种自己向自己“辞职”做法,真是一大“创举”。
    
     作为多年的村委会成员,他们难道不知道上述法律规定吗?当然不会。那么,他们为什么无视法律规定和广大曾投票选举他们的村民的存在呢?借用深圳“猥亵门”主角林嘉祥的名言:“你们算个屁呀!”这才是他们这种行径的传神写照。
    
     村民自治不是村干部自治,把村民放在心上,村民才会叫你坐在台上。正是会馆村原村委会成员这种无视法律和村民权利地位的行为,才引发了本村村民满,村民才行使权利罢免,足以加印证了会馆村罢免委员会罢免行为的正当性与合法性。
    
     4.房兆娟没有策划,组织村民在村委会敲锣打鼓的行为
    
     2007年年底以来,会馆村村民要求村委会公开村务并与村委会寻求对话无果,才引发上访。正是由于村委会的蔑视和傲慢才使矛盾不断激化。村民本身利益已被损害,知情权被侵害,总得找个说理的地方吧?
    
     村民自发聚集到村委会讨说法是“众聚”而非“聚众”!在村委会“租借房屋办公”的时候,村民并没有到租借房屋的地点“使会馆村村委会不能正常工作”,而是仍然自发的聚集在村委会大院等待原村委会成员的:“王者归来”!在等待期间,村民自发的进行了敲锣打鼓、扭秧歌活动。而一个没有村委会成员的村委会大院,是不可能存在“村委会正常工作”秩序的。那么,村民敲锣打鼓、扭秧歌行为又怎么会“造成事态失控长达四个月之久,致使会馆村村委会正常工作无法开展?”
    
     从村民韩宝才的供述、证人赵景堂的证言、会馆村村民韩炳林、张殿有的笔录中,均可以证明村民敲锣打鼓、扭秧歌的行为均与房兆娟无关,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房兆娟实施了策划、组织行为。
    
     理由三、房兆娟的行为没有造成严重损失
    
     而起诉书指控房兆娟说……影响了村内土地整合、农田改造等公益事务的处理,也影响到部分村民的农业生产,使部分农田歉收、绝收,以及养老、计划生育等工作无法顺利进行。”
    
     那么,村内土地整合、农田改造等公益事务的计划、进度是怎样的?影响到部分村民的农业生产,这部分村民是谁?使部分农田歉收、绝收,这部分农田在哪里?歉收、绝收的轮休损失是多少?以及养老、绝收的具体损失是多少?以及养老、计划生育等工作无法顺利进行,达到了什么样的状态和程度?所有这些,公诉方均没有提供没有提供详细的证据,因此该项指控没有事实依据,指控不能成立。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客观上“情节严重”和“造成严重损失”都是构成本罪的要件,缺一不可。
    
     因此,仅此而言房兆娟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理由四、被告人房兆娟主观上没有犯罪的故意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主观方面由故意构成,而房兆娟主观上仅具有罢免原村委会意图,基所实施的行为均受罢免意志的支配,因此,不能否认罢免行为的合法性就不能认定房兆娟具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故意。
    
     还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必须全面客观地评价会馆村村民及房兆娟的行为,必须认识到对此行为的当选适用将会对中国农村基层民主培育与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纵观本案,确实反映出现实社会中的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任何新生事物的产生必定存在合理性,一定会有利于社会的发展、进步,但在该案的的发展过程中,也同时会伴随着无序和混乱,而这种无序和混乱很大程序上是因诸多客观因素所致。
    
     判断一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只能严格依照法律的相关规定来认定。综上,既然刑法第290条已经明确规定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构成条件,就不应超越法定的条件去适用法律,这是罪刑法定原则的基本要求。
    
     鉴于房兆娟的行为不符合《刑法》关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规定,依照罪刑法法定原则,控诉机关起诉和法院判决的罪名均不能成立。
    
     2008年10月5日,天津市会津南区法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将小站镇会馆村罢免委员会主任房兆娟判刑,刑期为三年六个月。
    
     法院作出判决后,村民们愤慨不已纷纷表示,执法机关是执法为民还是迫害人民?党和国家赋予村民的权利有错吗?当地政府这么残忍的对待村民是想干什么?房兆娟更是对判决的罪名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天津市中级法院将于近期开庭,村民们希望各级领导、社会各界以及新闻媒体关注,本网将继续跟踪报道此案结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贵州水城:镇压村民事件让人心寒/李鸣
  • 贵州水城:镇压村民事件让人心寒/李鸣
  • 网民热议贵州遵义市委市政府豪华大楼/李鸣
  • 黔西县网友评说“疯狂工程”/李鸣
  • 郑州:强行把起诉人李鸣送进精神病医院,强制治疗187天/泛蓝联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