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到底是蒙牛蒙人,还是方舟子蒙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6日 转载)
    
    来源:亦明博客
     亦明/2008年是子鼠年,方舟子在这一年也象洞中的耗子一样,苦苦熬过。可是,进入了丑牛年之后,方舟子突然做金牛奋起之状,先是和别人争抢打到学术大假的功劳,接着,又因为揭发蒙牛案而颇有东山再起之势。难道这位“以假打假斗士”真的要打假了?本文就是要戳破方舟子在蒙牛案中的蒙人戏法。 (博讯 boxun.com)

    
    一、 假中有假的以假打假
    
    1、 偷来的锣鼓拼命地敲
    
    根据新语丝网站的“立此存照·蒙牛特仑苏事件”,方舟子首次公开提及蒙牛的特仑苏产品是在2007年3月10日的“科学为健康维权----3·15高级论坛”上。根据新语丝网站2007年3月14日《新到资料》中的《科学为健康维权----3·15高级论坛实录》,这个论坛的主题是“倡导科学精神,培养科学健康观,让科学为健康维权”。但是,在看过“主办方”名单,和“专家主题发言”之后,谁都明白这个论坛的实质就是炒作方舟子的一本“新”书,《科学成就健康》。笔者在“新”字上加引号,并非仅仅因为这本书已经出版了一个多月,已经不那么新了;也不仅仅因为这本书的内容有很多是方舟子几年前的旧作;而是因为其中有方舟子偷盗别人的文字,最著名的就是那篇抄袭颖河的文章而成的《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中国有一个成语,叫做掩耳盗铃。中国还有句俗语,叫做“偷来的锣鼓敲不得”。它们说的核心意思其实只有一个,就是不要让盗窃来的赃物被别人知道。而方舟子则胆大包天,偷来的锣鼓拼命地敲,生怕别人不知道,可见其猖狂到了何种程度。
    
    实际上,早在在“3·15高级论坛”之前的一个多月,方舟子就开始不遗余力地为这本抄袭加拼凑而来的书进行自我炒作和造势。从1月14日到3月7日,方舟子在新语丝上发布了与这本书有关的消息和文章三、四十篇,对这本书进行肉麻的吹捧。从下面这些标题,就可以看出方舟子为了宣传自己时那“当仁不让”的“大义凛然”:
    
    * 07.03.07, 火焰塔《买了三本《科学成就健康》》
    
    * 07.03.07, 原野的风《推荐一本好书:《科学成就健康》》
    
    * 07.03.01, 杨猛《郎平居然代言伪科学产品----看《科学成就健康》的意外发现》
    
    * 07.03.01, 赵勃楠《向大家推荐一本好书》
    
    * 07.03.01, 闻惠《强烈建议再版《科学成就健康》》
    
    * 07.02.26, Gill《授人以渔----用《科学成就健康》给家人头脑排毒》
    
    * 07.02.22, 关于《科学成就健康》电子版
    
    * 07.02.22, 非主流《与众不同的声音----评方舟子《科学成就健康》》
    
    * 07.02.22, bamerl《从“《科学成就健康》”说起》
    
    * 07.02.15, chx《由鲁迅的弃医从文想到方先生的《科学成就健康》》
    
    * 07.02.15, 小乌鸦《情人节的特殊礼物----以实际行动捍卫中国学术界之纯洁》
    
    * 07.02.13, 方舟子做客Tom科技频道谈科学成就健康实录
    
    * 07.02.13, 越之《关于推介《科学成就健康》的一些想法》
    
    * 07.02.11, 方舟子接受医生专业网站丁香园专访谈《科学成就健康》
    
    * 07.02.11, 《人民日报》:《科学成就健康》用科学说话
    
    * 07.02.09, 《科学成就健康》图书首发式讲话实录
    
    * 07.02.07, 《科学成就健康》进入卓越网(amazon旗下公司)销售排行榜第三名、新书排行榜第二名
    
    * 07.02.05, 新浪科技:方舟子新著《科学成就健康》痛揭保健骗局
    
    * 07.02.05, 刘夙《方舟子《科学成就健康》首发式观感》
    
    * 07.02.05, 虚伪的大爷《方舟子老师新书发布会现场记录》
    
    * 07.02.05, 《民主与法制时报》:保健品何时能够放心买
    
    * 07.02.02, 猩猩人类、shine、ping_max《今年过节不送礼,送礼就送《科学成就健康》》
    
    * 07.02.02, 易如《购买《科学成就健康》还是网购方便》
    
    * 07.02.01, 方舟子做客新浪网谈如何识别假医、假药、假保健品实录
    
    * 07.02.01, 赵南元《不仅仅是健康----《科学成就健康》读后感》
    
    * 07.02.01, 阿木《终于在卓越上看到《科学成就健康》》
    
    * 07.01.31, 预告:方舟子新书《科学成就健康》首发式暨签名售书活动即将举行
    
    * 07.01.31, 预告:方舟子、何祚庥2月2日将作客搜狐谈如何识别保健骗局
    
    * 07.01.31, 天天《《科学成就健康》替我出了一口闷气》
    
    * 07.01.25, 淘宝网开始卖《科学成就健康》
    
    * 07.01.21, 通知:北京读者购买《科学成就健康》可送书到门
    
    * 07.01.20, 方舟子《于丹教授真是签名机器》
    
    * 07.01.15, 《科学成就健康》一书的邮购说明
    
    * 07.01.14, 方舟子新书《科学成就健康》目录、序、前言
    
    看到“今年过节不送礼,送礼就送《科学成就健康》”这个标题,中国人一般都会联想到“送礼就送脑白金”这句广告词。而更让人感到脸红的是,这句话竟然是方舟子自己拟的,然后再把它塞到了自己的徒众“猩猩人类、shine、ping_max”的嘴中。真是一副穷疯了的架势。
    
    也许有人会发现,从标题上看,方舟子的《于丹教授真是签名机器》好象和《科学成就健康》没有关系。其实,那是方舟子一边在吃于丹的酸,----因为人家“8个半小时签一万零六百多本,算下来平均不到3秒就必须签一本”----,一边炫耀自己“今天花了两个小时,也只签完了不到一千本《科学成就健康》”呢。
    
    2、 神秘的主办方----“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
    
    “3•15高级论坛”的主办方有两个,一个是出版方舟子《科学成就健康》的新华出版社,另一个是“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在这个“高级论坛”的“参加人员”中,有两位院士、有中国医学科学院原院长、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原校长、有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原副院长、有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长,但是,主办方新华出版社却只派出了“第二综合编辑室主任”,而“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以下称“北京方略”)则连一个代表都没有。那么,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北京方略”为什么要主办这个论坛呢?
    
    谜底在“3•15”这天被揭开。这天,《中国文化报》发表了一篇署名卢毅然的文章,题目是《科学在“3•15”发出声音----方舟子等众专家“炮轰”伪劣保健品》。在文章的结尾,是这样一段话:
    
    “《科学成就健康》一书的策划者、论坛主办方之一的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总经理庞青女士告诉记者,《科学成就健康》是‘赛先生----科学与生活系列丛书’中的第一本,该系列丛书以关注大众、关注科学为宗旨,将陆续推出。这样的普及科学、倡导和宣扬科学精神的论坛今后也将继续举办,这也是与会专家和一些因故未能到会的专家的共同心愿。”
    
    噢,原来《科学成就健康》是被人“策划”出版的,怪不得司马南在论坛上说了这么一句话:“关于健康的书不少,攒一本也很容易”。这个“攒”字非常传神,和“撮一顿”的“撮”字有一拼。
    
    那么,这个“北京方略”到底是如何策划这本“攒”来的书呢?笔者到网上寻找这个“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发现它是一个没有自己网站、没有确定办公地点、专门在网上搞“招聘”的公司。请看这则广告:
    
    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招聘
    
    会员 hong7piao5 发帖于 职场人生 2008-08-08
    
    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
    
      
    
      彩票技术人员2名(可发展为彩票专家)
    
      要求大专或以上学历、男性优先、30岁以下,其他条件不限。工作范围:
    
      1. 接听彩民热线电话
    
      2. 彩票产品邮寄处理
    
      3. 彩票技术讲座、培训
    
      4. 彩票各项技术的研究、开发
    
      公司成立于1999年,主要从事彩票相关服务。主要产品有彩票书、彩票软件、彩票视频讲座等。
    
      2001年初,我们成立了彩天使俱乐部,其宗旨是为彩民朋友搭建一个交流的平台,为彩民们提拱高品质的彩票服务。
    
      薪资待遇:每月1500元基本工资、每月30元电话补助、每工作日6元午餐补助、试用期后上北京市社保(养老、医疗、公伤、失业四险)、效益奖金。
    
      试用期:1个月。
    
      工作地点:北京海淀区紫竹桥附近。
    
      联系电话:010-88554283(周一至周五早9点至晚5点),E-Mail:[email protected]
    
      
    
    http://bbs.laweach.com/post2_869120_1.html
    
    另一则广告则说:“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是注册在海淀区的图书出版公司,主要出版财经类和彩票类图书,现根据业务发展的需要,招聘兼职软件和网站设计人员。” (http://www.edeng.cn/data/china/beijing/job/parttime/1/3256987.html)。
    
    显然,按照方舟子打假的标准,这是一家典型的野鸡公司。换句话说就是,《科学成就健康》是一家野鸡公司策划出版的,新华出版社不过是卖了个书号而已。
    
    很可能这个“北京方略”以为方舟子是个名人,可以从他身上大赚一笔钱,所以冒险把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没出的书揽了过来。但结果却是,尽管出版方、策划方又是首发式、又是签名售书、又是什么“高级论坛”地造势炒作,尽管方舟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来推销宣传,可是印出来的书却销不出去。黔驴技穷之际,策划方和被策划方又“策划”了一个妙计,由方舟子旗下的“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出面,在2008年3月搞了一个“赠书活动”。其具体内容是,方舟子“捐赠版税收入”,“北京方略”“捐赠成本以外的营销收入并无偿提供所需的人力资源”,而这个基金会“负责书籍印刷成本与邮费并与北京方略图书有限公司合作确定捐赠对象”。(见新语丝2008年3月28日新到资料,《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关于捐赠〈科学成就健康〉一书的文告》)。其实,这个活动的实质就是由这个伪基金会以此方式洗钱,让“北京方略”捞回印刷成本。好笑的是,这个计划原定赠书五千册,但是白送了将近十个月,也只送出去4340本,不到原计划的90%。更可笑的是,这个活动的接收单位总共只有418家,平均每家收到了十多本书。(见新语丝2009年1月16日新到资料,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科学成就健康〉捐赠情况总汇》)。既然赠书的目的是“扩大该书的教育和科普影响”,要让“无数的新读者从这本书里获得不可估量的收益”,为什么不把这本“不可多得的科普佳作”送到更多的人的手中呢?当然是要节省那“寄送一本书的费用约为1美元”。也就是说,这个“赠书活动”,除了是在洗钱,还是在倾倒垃圾。
    
    所以,“3•15高级论坛”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业活动,所谓的“科学为健康维权”,不过是方舟子及其同伙又在“以科学的名义”来进行诈骗。
    
    二、 蒙牛“造骨牛奶蛋白”究竟是什么?
    
    1、 始于无知的打假
    
    “3•15高级论坛”在“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举行,出席的人员中,有两名院士(何祚庥、王志新)以及多名专家学者。方舟子的发言并不长,主要是“非常感谢各位对我的支持和提出的建议”。当然,这位“获得新语丝认同的‘学术打假斗士’”是绝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显摆自己打假神功的机会的,所以他在发言时顺手举出了一个造假例子:
    
    “我前天到超市去,看到正在推销一种蒙牛新出的产品,叫特仑苏,上面写着国家某个权威机构的鉴定,那个机构名称很长,想不起来了,不是想替他隐瞒。鉴定说是该产品含有造骨牛奶蛋白,已经得到验证能够对人体骨质健康起到有利的作用。第一,我从来不知道牛奶当中含有这么一种蛋白质,据说是新发现,如此重大的新发现如果遵循学术规范的话,应该写成论文发表,先在学术界,让大家来讨论,取得了共识后才推到市场上去。而不是找某一个鉴定机构来做鉴定。我回去以后去查生物医学文献没有发现有任何一篇关于这个造骨牛奶蛋白的论文,是查英文的,他们有个括号有英文名称,英文没有查到,这是他们新发现的。”
    
    司马南插话:“方舟子,你是不是有知识缺陷?我们问一下王志新院士。”
    
    王志新答话:“不是知识缺陷,现在网络很方便,你打关键词的话,相关文献都很全。”
    
    方舟子接着说:“对,我查的是生物医学的数据库,叫做Medline,没有找到一篇有关造骨牛奶蛋白的论文,到google去搜索,出来的几个网页都是推销蒙牛产品的宣传,这是第二。第三点,如果说确确实实发现真的有这么一个造骨牛奶蛋白,吃了也是没有用的,因为蛋白吃到肚子以后,被消化掉了,变成氨基酸被人体吸收。人体不可能原样吸收牛奶蛋白,起到造骨的作用。” (见新语丝2007年3月14日新到资料,《科学为健康维权----3•15高级论坛实录》)。
    
    也就是说,方舟子打假有三板斧:首先是看他自己知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儿;如果不知道,就去搜索网络,看能不能查到有关论文;如果这两招都不灵,他就用自己的知识----一般是“高中生就知道”的知识----来进行推理判断。
    
    方氏三板斧是如何的可笑,我们暂且不说。我们此时只把方氏对于蒙牛“造骨牛奶蛋白”的知识总结一下:在“3•15高级论坛”时,方舟子第一不知道蒙牛的“造骨牛奶蛋白”为何物,第二他认为如果确有其物,也不可能“起到造骨的作用”。
    
    方舟子对蒙牛的发难,得到了王院士的当场表态支持,他自然要乘胜追击。3月28日,新语丝网站和《中国青年报》同时发表了方舟子的《以“蛋白”的名义》,方舟子再次重复他十几天前关于蒙牛造骨蛋白的观点。《中国青年报》则把与蒙牛有关的这段文字删去了。
    
    2、 偷来的结论
    
    但是,五天之后,4月2日,方舟子又急匆匆地发表了另一篇关于蒙牛造骨蛋白的文章,《蒙牛特仑苏牛奶中的“造骨牛奶蛋白”究竟是什么东西?》,宣布“它很可能就是IGF-1,因为IGF-1也是含有70个氨基酸,分子量也是7649道尔顿,而且也是具有细胞分化和增值功能,主要存在于血液中,大部分由肝脏合成。”
    
    方舟子是怎么发现“‘造骨牛奶蛋白’究竟是什么东西”的呢?当然是“连高中生都知道”的招数,偷。原来,就在3月30日,有一位ID为luye的网友在万维读者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蒙牛“造骨牛奶蛋白”是一种激素》,开篇就说:
    
    “蒙牛集团称造骨牛奶蛋白(Osteoblasts Milk Protein,OMP)是在牛奶中微量存在的一种天然活性牛奶蛋白,能够提高人体骨密度。google发现几乎所有含‘造骨牛奶蛋白’的页面都与蒙牛有关;用英文名称检索不到任何文献。蒙牛网站上有一则报道,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梅方权教授介绍OMP‘是一种含有70个氨基酸,分子量为7649,的一种蛋白质。国内外已有相当长的相关研究历史,也有很多的相关报道。已经科学地证明了它能显著改善骨骼合成代谢,增强骨密度,促进骨量增加,延缓骨骼衰老,使机体骨骼更健康’。网上搜索并查询蛋白质数据库,符合此条件的蛋白质只有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IGF-1)。IGF-1存在于牛奶中,已有大量资料证明IGF-1通过影响成骨细胞和破骨细胞的分化、增生、活化及偶联,在骨重建中起重要作用。这也与蒙牛的说法吻合。因此蒙牛所称“造骨牛奶蛋白”为IGF-1无疑。” (http://bbs./education/archiveviewer.php?trd_id=203215)。
    
    显然,根据luye的文章,方舟子才写成了《蒙牛特仑苏牛奶中的“造骨牛奶蛋白”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为了抹煞luye的“功劳”,也为了掩盖自己的抄袭痕迹,方舟子又掩耳盗铃般地这样叙述自己是如何“发现”真相的:
    
    “我后来还注意到‘造骨牛奶蛋白’专家评审委员会成员、中国农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主任、农业部情报研究所所长兼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梅方权教授在特仑苏的网站上对‘造骨牛奶蛋白’(OMP)有这番比较详细的介绍”……
    
    “网上据此有人怀疑蒙牛所说的‘造骨牛奶蛋白’其实是把国内外都有众多研究的一种著名的蛋白质----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IGF-1)给换了个名称而已”。
    
    也就是说,方舟子偷来的“新发现”,把自己先前的两个观点之一----蒙牛的“造骨牛奶蛋白”很可能是蒙人的----给否了。这相当于自己把自己的半边脸抽得通红。为了保住另半边脸,方舟子于是画蛇添足地说:
    
    “即便‘特仑苏’牛奶中还有IGF-1,那么它将和其他食物蛋白一样,在胃肠道中被消化、降解,而不会被完整地吸收进血液中,至少对新生儿之外的其他人是如此 (NIH, 1991)。”
    
    但是,网友luye马上撰文指出,“IGF-1可在肠道被直接吸收并保持生物活性”,并且开列了三篇参考文献。(http://bbs./education/archiveviewer.php?trd_id=203456)。这相当于把方舟子的另半边脸也抽红了。
    
    3、 指鹿为马的逻辑
    
    好在自从出道以来,方舟子已经练就了嘴尖皮厚的功夫,笑骂任尔笑骂,斗士我自当之,所以他接着在4月17日发表了关于蒙牛的第四篇文字:《蒙牛特仑苏牛奶中的“造骨牛奶蛋白”就是IGF-1》。这篇文章与方舟子半个月前的文章有两点显著不同:
    
    第一,方舟子不再说OMP“很可能就是IGF-1”,而是斩钉截铁地根据蒙牛的一项正在申请的专利说,“根据这个专利的内容可以断定,所谓‘造骨牛奶蛋白’就是我们推测的IGF-1(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
    
    第二,方舟子不再说IGF-1可能在牛奶高温灭菌过程中被消灭掉,而是继续说,“IGF-1做为一种蛋白质,在正常情况下将会在胃肠中被消化、分解成氨基酸才被人体吸收,通过口服不会被直接吸收进入人体发挥其作用”。但是同时,他又为自己暗暗地修筑了一个撤退台阶:
    
    “如果牛奶中的IGF-1能够直接进入人体的话,做为一种对人体有多方面影响的激素,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有研究表明,血液中IGF-1含量偏高增加了患乳腺癌的风险。”
    
    那么,方舟子在IGF和OMP之间划等号,根据的是什么呢?只有这么一个“证据”:
    
    “该专利申请书正文中提到用这种牛奶对大鼠做的增强骨密度实验,与‘造骨牛奶蛋白(OMP)增强骨密度实验专家评审意见’中提及的由北大医学部做的实验相同。”
    
    这是什么逻辑呢?这个逻辑就象是这样:有人发现人参的有效成分是一种皂苷,他于是申请了使用这种皂苷的专利。但是,这个人同时在生产人参酒。根据这些信息,方舟子于是就可以断定说,这个人制造的人参酒是假货,他没有使用人参,他使用的是皂苷。
    
    显然,这种推理本身就十分幼稚可笑,更可笑的是,对于方舟子来说,这个逻辑上破绽百出的推理就足以得出那斩钉截铁的结论,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证据。
    
    从逻辑上说,蒙牛申请将IGF-1用于液态奶的专利,既不能证明蒙牛的特仑苏牛奶就必然含有人为添加的IGF-1,也不能证明蒙牛宣称的OMP就是IGF-1。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专利技术都能够变成产品。比如,方舟子宣称的他的那个专利,其成为产品的可能性就接近为零。另外,在中国专利局的网站,可以找到蒙牛申请的专利五百多项,其中仅发明专利就有155项。难道蒙牛有上百种专利产品吗?
    
    4、 唾面自干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西方医药与中药的主要区别之一,就是前者的成分单一。这是因为,西方医学有一个不成文的信念,那就是某种药物的作用,必然是来自药物中的某一个、或极少数几个成分。所以,他们研究中药的主要思路也是要把中药中的有效成分分析鉴定出来。(这当然需要他们首先承认中药是有效的。)而蒙牛的IGF-1专利,恰恰体现了西方医学的信念:蒙牛认定“造骨牛奶蛋白”(OMP)之所以能够“造骨”,其中必有一种主要成分在起作用。而经过他们的研究,确定这一成分就是IGF-1。这很可能就是他们申请“一种液态奶”专利的原因。
    
    也就是说,OMP是一种混合物,其中含有IGF-1;IGF-1是性质单一的化合物,不含有其他物质。生物化学的基本技术前提就是蛋白质的分立纯化,也就是把混合物中的各个组分分离开,然后用纯净的单一的蛋白质来从事下一步的研究。也就是说,仅从生产成本这方面来考虑,方舟子这个美国生物化学博士就应该知道,OMP的成本要比IGF-1低得多。可是他竟然根据蒙牛的那个专利推算出“特仑苏牛奶中的IGF-1浓度为一般牛奶的数万倍”,其无知的程度,何止是让天下学人蒙羞了,简直能把天下人都给臊死。
    
    果然,就在《蒙牛特仑苏牛奶中的“造骨牛奶蛋白”就是IGF-1》发表之后两天,新语丝新到资料中出现了一篇署名“内含子”的文章,《IGF-1多少钱一斤?》。这篇文章基本上属于邪教徒跟着主子狂吠之作,但是其中有一段话说明这位教徒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性。这段话是:
    
    “不过更让我关心的是牛奶中添加的IGF-1的价格、来源和纯度。特仑苏虽然比普通的牛奶贵很多,但折算下来恐怕1毫克的IGF-1的价格还不到一毛钱。在生物化学等实验中常常用到各种各样的蛋白。大家都知道生物体内大量存在的蛋白比较便宜,比如胶原和牛血清白蛋白等;而微量蛋白就会很贵,单抗或者生长因子1毫克上千元甚至更高是很平常的事。在医疗上胰岛素、干扰素这些蛋白因子药物也是非常昂贵的。故而我看到这么便宜的生长因子眼睛都绿了,真想问问:您这IGF-1进的时候多少钱一斤啊?动不动就几十毫克,您这当饭吃呢?”
    
    此时,方舟子方才如梦初觉,知道自己又出丑了。于是在次日作《一盒蒙牛特仑苏牛奶该值多少钱?》一文,全文如下:
    
    “受内含子《IGF-1多少钱一斤?》一文的启发,我们来给蒙牛‘特仑苏’牛奶算一笔账。
    
    “根据蒙牛的专利,100克‘OMP’牛奶含5.65-16.8 mg IGF-1。估计一下,一盒250ml装的特仑苏牛奶大约含有20mg IGF-1。
    
    “如内含子所说的,像IGF-1这种微量蛋白质应该是很贵的。贵到什么程度呢?从下面这个网页,可以对国内IGF-1的价格行情有个大体的了解:
    
    http://www.jingmei.com/site/site/news/e200601/8.jsp
    
    “大约是1mg IGF-1价值2万元。也就是说,如果特仑苏真像蒙牛的专利介绍的那样添加了那么多IGF-1的话,那么一盒特仑苏牛奶的价格应该是几十万元,而不是几块钱。”
    
    从上面这二百多字,我们能够得到什么信息呢?第一,方舟子这个生物化学博士,竟然不知道“像IGF-1这种微量蛋白质应该是很贵的”,所以他要从内含子那里听说;第二,这个生物化学博士,竟然不知道这类化学物质是分为不同级别的,所以他查找食品用IGF-1的价格时,会到专门贩卖生物试剂的晶美公司去查找;第三,根据方舟子的计算,蒙牛根本就不可能往牛奶中添加IGF-1----至少在目前的技术水平。这相当于他又煽了自己一个嘴巴。
    
    三、 再次出山
    
    内含子事件之后,方舟子有一年半的时间没敢再提蒙牛的造骨蛋白。但是到了2008年底,伴随这三鹿奶粉事件的爆发,方舟子又出洞了。11月8日,方舟子突然在新语丝上又发表了一篇题为《蒙牛“特仑苏”牛奶到底能不能喝?》的文章,说是“偶见北京师大教授黄安年在《科学时报》‘科学网’上发文为蒙牛‘特仑苏’OMP牛奶做广告,刚好有网友来问特仑苏究竟能不能喝,就把我对特仑苏的看法归纳一下。”方舟子归纳的看法有三点,第一点无关紧要,第二点是怀疑蒙牛牛奶口味好“更可能是添加了香精调出来的”,第三点则专门讨论造骨蛋白,其观点有二:
    
    (1) “蛋白质受到高温加热通常就会失去活性”,“蛋白质药物(例如胰岛素)要注射才有效,口服则无效”,因此,即使蒙牛的牛奶即使真的有OMP,也没有用;
    
    (2) 根据蒙牛的专利,100克特仑苏牛奶中添加的IGF-1的含量高达5.65-16.8 mg,为一般牛奶的数万倍,100g特仑苏牛奶中的IGF-1含量比人体一天的分泌量(10 mg)还高。如果他们真的添加了这么多的IGF-1,就很值得消费者担忧了:喝了IGF-1浓度如此高的牛奶,那么如果有一小部分IGF-1躲过了消化直接进入人体,就会使血液中的IGF-1含量显著增高,增加患多种癌症的风险。
    
    此时,方舟子首先装做没有看到luye提供的证据,证明IGF-1可以通过肠道吸收,IGF-1可以抵抗瞬时高温处理;其次,还假装把自己十九个月前计算的“一盒特仑苏牛奶的价格应该是几十万元,而不是几块钱”给忘记了。其实,就算他真的忘记了,那么他还能连逻辑都忘记吗?如果第一个观点成立,那么第二个观点中的“担忧”岂不成了杞人忧天了吗?如果第二个观点成立,那么第一个观点岂不是废话了吗?
    
    可见,此时的方舟子,为了搭上“毒牛奶”的顺风车,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他左右开弓,左手抽右脸蛋子,右手抽左脸蛋子,心中幻想观众或许会以为他是在练气功,而不是在自戕。
    
    两天之后,2008年11月10日,方舟子“做客天涯谈蒙牛特仑苏安全问题”,不再提什么高温失活和肠道消化这样的话题,更不提蒙牛为什么要把价值几十万元钱的牛奶,只卖几块钱,而是专门讲IGF-1可能致癌。
    
    不过,在当时方舟子的叫嚣并没有吸引多少眼球。
    
    2009年春节之后,蒙牛OMP问题突然升温。2月10日,新语丝发表消息说,“国家质检总局发函责令蒙牛公司禁止在牛奶中添加IGF-1”。接着,新语丝转载新民网的文章:《方舟子:蒙牛特仑苏添加OMP增加致癌风险 政府应追责》。根据这篇文章,“方舟子向新民网记者表示,可以肯定的是,OMP物质就是IGF-1,IGF-1如果被人体吸收过多的话,患多种癌症几率大大增加。”
    
    方舟子是如何肯定“OMP物质就是IGF-1”的呢?当然还是一年多以前的那个逻辑推理。那么,牛奶中的IGF-1是如何躲过高温和肠胃这两道不可逾越的关口,“被人体吸收过多”呢?对此,方舟子提出了一个新的理论:
    
    “方舟子表示,一旦IGF-1含量过高,人体自身消化不了,可能会通过淋巴、胃肠伤口吸收到体内,被人体吸收的概率大大增加,患癌的风险也就会增加很多倍。”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0/telunsu14.txt)。
    
    方舟子的这个新理论如果成立,必须满足以下前提:第一,人体内有个计量机制,来计算IGF-1的含量是否“过高”;第二,人体内还有一个控制机制,当计量系统告诉它IGF-1含量过高时,就“通过淋巴、胃肠伤口吸收”IGF-1。问题是,蒙牛的牛奶中,即使按照方舟子的计算,100克鲜奶也不过含有17毫克IGF-1,而其蛋白质总量则高达3300毫克,是IGF-1的二百倍,那么人体是如何单单把IGF-1挑出来计量、然后再“通过淋巴、胃肠伤口吸收”的呢?对此,嘴尖皮厚的方舟子当然不屑于回答。
    
    四、 无赖的表演
    
    本来,象方舟子这样一个科学混子,在美国根本就没有他说话的地方,但在中国,他还颇有市场。一些唯恐天下不乱之徒,和那些对这个美国博士尚存一丝迷信的人,对方舟子的厥词谬论,仍旧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2月10日,蒙牛就OMP事件发表了声明,澄清以下事实:第一,OMP与IGF-1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物质。经检测,特仑苏OMP牛奶中IGF-1的含量,与普通牛奶一样。第二,OMP就是国际上研究和使用多年的牛奶碱性蛋白MBP,其安全性受到了FDA等国际权威机构的认可。
    
    其实,蒙牛只要提出第一项证据,就可以把方舟子的谣言一举打破。可惜的是,他们竟然对他多费了点唇舌。于是方舟子连作四篇文章,评、揭“蒙牛关于OMP牛奶的回应”,完全是一副无赖的嘴脸。
    
    1、 《评“蒙牛关于OMP牛奶的回应”》
    
    在作于2月11日的《评“蒙牛关于OMP牛奶的回应”》中,方舟子发表了五点评论:
    
    首先,方舟子说,
    
    “蒙牛现在的这些说法与蒙牛以前对特仑苏OMP牛奶的宣传和有关专利中的说法完全不符。”
    
    方舟子大概忘记了自己需要证明一下,蒙牛的特仑苏OMP牛奶是否注明使用了那个专利技术。如果没有的话,你方舟子凭什么非要把那个专利扯进来?
    
    其次,方舟子说,
    
    “蒙牛以前一直在说OMP是一种他们新发现的牛奶蛋白质,有时又说其规范名称是生长因子浓缩物GFC,但是从未提到碱性牛奶蛋白MBP。”
    
    方舟子很可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要“商业机密”这一说,以为别人应该把什么都向他通报。
    
    第三,方舟子坚持说,
    
    “根据蒙牛以前的宣传材料和有关专利,OMP就是把IGF-1换了一个名称,是同一种物质”。
    
    此时,方舟子仍旧是在使用无赖手段,硬要把那个专利与蒙牛的OMP牛奶混为一谈。
    
    第四,方舟子无视蒙牛提供的证据,非要说
    
    “按照蒙牛的专利,他们添加的IGF-1浓度是普通牛奶的几万倍。喝了添加高浓度IGF-1的牛奶,如果有一小部分IGF-1躲过了消化直接进入人体,就会使血液中的IGF-1含量显著增高,增加患多种癌症的风险。”
    
    方舟子为什么不说一说,他到底有没有证据把那个专利和市场上销售的蒙牛牛奶联系到一起?
    
    第五,方舟子质疑道:
    
    “内蒙古质监局花了多长时间实地考察,就敢声称“能够证明OMP牛奶产品质量安全性”?难道做了实验验证了?”
    
    方舟子为什么没有问问自己,你质疑蒙牛将近两年了,你为什么就没有想到,花个一、二百美元买个IGF-1检测试剂盒,测量一下蒙牛牛奶中的IGF-1含量,看看到底是不是一般牛奶的数万倍?即使你花不起这笔钱,在你背后给你提供材料、拿你当枪使的那些人,也有充足的经费来做这么简单的试验。你如果连这么简单的证据都无法收集,你的所谓打假岂不就是上嘴皮碰下嘴皮那么简单?
    
    2、 《再揭蒙牛关于OMP牛奶的谎言》
    
    2月12日,方舟子作《再揭蒙牛关于OMP牛奶的谎言》一文,据说是“在提供网友检索论文时发现的新的材料,可以进一步证明蒙牛在说谎。”这句出自语文状元之手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他提供给网友检索论文,还是网友给他提供资料,大概只要天知道。无论如何,新材料的发现,不但没有能够证明蒙牛说谎,反倒证明了方舟子的无知。《再揭》的全文如下:
    
    “《蒙牛关于OMP牛奶的回应》中称OMP不是IGF-1,而是MBP:‘OMP是以牛乳为原料,经脱脂、膜过滤等工艺制成的牛奶碱性蛋白混合物,主要成分为乳铁蛋白、乳过氧化物酶等。是蒙牛与新西兰乳品研发机构TATUA公司共用引进和研究的,在美国、欧洲、日本、韩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使用多年的碱性牛奶蛋白,在日本和美国被称之为MBP(英文全称为Milk Basic Protein)。’
    
    “我以前已指出,根据蒙牛以前提供的OMP牛奶的资料以及相关的专利说明,可以认定OMP就是IGF-1,或至少其主要成分是IGF-1。现在在提供网友检索论文时发现的新的材料,可以进一步证明蒙牛在说谎。
    
    “蒙牛技术总监母智深等人发表的论文明确地说IGF-1是OMP的主要成分。例如他们发表于《中国乳品工业》2008年第2期上的论文《造骨牛奶蛋白(OMP)主要成分功效学研究进展》中称‘从OMP的4种主要成分,血管生长因子、类胰岛素生长因子、维生素D3、酪蛋白磷酸肽各自的功效学研究来看……’(第53页),其中类胰岛素生长因子就是IGF-1的译名。他们发表于《食品工业科技》2008年第1期的《补钙、骨骼健康与造骨牛奶蛋白》中称‘造骨牛奶蛋白OMP的主要成分为血管生长因子、细胞生长因子、酪蛋白磷酸肽、维生素D3’(第272页),并自己在细胞生长因子后面注明是IGF-I。
    
    “怎么时隔一年,OMP的主要成分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完全不一样了呢?做为主要成分的IGF-1怎么就消失了呢?蒙牛不是以前在说谎,就是现在在说谎。”
    
    怎么看出方舟子的无知呢?原来,在生物化学研究中,“成分”一词可以有不同的意义。比如化学成分大致是指各种化合物在混合物中所占的比重,功能成分是指混合物中,具有特殊生物功能的成分。一般来说,蛋白质混合物中,具有特殊功能的成分含量都比较低,大量的物质属于“结构化合物”,一般认为没有特殊的功能。“母智深等人发表的论文明确地说IGF-1是OMP的主要成分”,就是从功能这个角度来说的,而方舟子却拿自己的无知当自豪,用这个证据来证明自己以前的推理是正确的。
    
    从另一方面看,从方舟子提供的新证据中,根本看不出蒙牛在销售OMP牛奶中添加了IGF-1。其实,方舟子如果真的要证明蒙牛在牛奶中添加了IGF-1,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花点钱检验一下。可是他自己既不肯冒这个风险,又不承认别人的检验结果,于是只好靠玩文字游戏来拖垮对方。所以说,这篇短文,是彻头彻尾的无赖之作。
    
    还需要提及的就是,方舟子引用的两篇文章均发表在2008年初。而方舟子却在一年之后“在提供网友检索论文时”才发现这些“新的材料”,这说明,方舟子在打假之时,连文献都没有查全,就匆忙上阵。对他来说,“打”是目的,至于到底是不是“假”,那就让被打的对象听天由命吧。
    
    3、 《三揭蒙牛关于OMP牛奶的谎言》
    
    这篇文章,仍旧不出前两篇的老套路,全部是在咬文嚼字地与对方胡搅蛮缠,但就是不去收集事实证据。它讨论了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蒙牛在《关于OMP牛奶的回应》中说:
    
    “OMP就是国际上研究和使用多年的牛奶碱性蛋白MBP,其安全性受到了FDA等国际权威机构的认可。MBP获得了包括美国FDA(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美国食品医药品局)的GRAS(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认证、新西兰农业及林业局食品安全认证等多项权威认证。在FDA的‘安全物质表’中(截至2007年6月29日)的认证号为GRN No196。FDA规定:MBP可以使用在食品中,并且对其用量不做任何限制。”
    
    此时,方舟子心里早已明白自己从luye那里偷来的结论是错误的,但死不认错的方舟子当然不会公开认错,于是他又偷偷地给自己修了这样一个台阶:
    
    “前面我已经指出,根据蒙牛特仑苏OMP牛奶的宣传材料、专利和其研究人员撰写的论文,所谓OMP就是IGF-1或以IGF-1为主要成分,而不是什么MBP。退一步说,就算OMP就是MBP,MBP真的就像蒙牛所说的那样‘其安全性受到了FDA等国际权威机构的认可’、‘FDA规定:MBP可以使用在食品中,并且对其用量不做任何限制’吗?”
    
    方舟子接着把FDA的这篇文献找了出来,(见:http://www.cfsan.fda.gov/~rdb/opa-g196.html),翻译成中文,然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可见,FDA不认定BMBPF是否安全(只是在目前不质疑雪印公司认为其安全的结论)。在该答复中,FDA也从来没有说‘MBP可以使用在食品中,并且对其用量不做任何限制’,即使雪印公司也不敢这么说,而是根据动物实验和人体试验对安全用量做了估计,其计划将MBP作为食品成分添加的量为每次食用10~40毫克。”
    
    难道“本局目前不质疑雪印公司关于BMBPF在其打算使用的条件下属于‘一般认为安全’的结论”还不算是“其安全性受到了FDA等国际权威机构的认可”吗?方舟子知道FDA是如何操作的吗?方舟子知道FDA文献中所使用的语言都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语言吗?一个人无知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无知加无赖,更可怕的是,你必须要应付这个无知加无赖。
    
    《三揭》讨论的第二个问题是,蒙牛在《关于OMP牛奶的回应》中说,“蒙牛的OMP原料均从新西兰TATUA公司进口”。方舟子于是又跑到新西兰TATUA公司的网站上检查其产品目录,发现该目录“有‘乳清蛋白浓缩物’,并无MBP”。于是,方舟子发问道:“难道该公司特地为蒙牛生产MBP?还是蒙牛把乳清蛋白全当成MBP?”
    
    方舟子怎么就没有想一想,这么简单的问题,你打一个电话,发一个电子邮件就能够得到答案,你为什么自己不去找,反倒要问别人呢?你这不明明是要把水搅浑吗?
    
    4、 《四揭蒙牛关于OMP牛奶的谎言----兼说应该如何处罚蒙牛》
    
    这是方舟子的最近一篇关于蒙牛的文章,作于2月14日。尽管那个叫YUSH的坏蛋还在怂恿方舟子继续作《五揭》,但是方舟子心里明白,他的所谓“揭蒙牛”,不过是在揭自己。他写得越多,自己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就会被钉得越牢。因此,它很可能是方舟子的最后一篇。
    
    在这篇文章中,方舟子根据“新西兰农业及林业局食品安全认证”,断定新西兰TATUA公司卖给给蒙牛的货中没有IGF-1。这位生物化学博士的无知,总是能够达到让人无法想象的程度。在这里,他又把“成分”的概念有意或者无意地加以混淆,其目的,无非就是要从文字上证明蒙牛在自己的牛奶中添加了IGF-1。其实,方舟子自己明白,他的证明漏洞百出,所以他把责任一股脑儿地推给了蒙牛,说:“要么蒙牛现在在蒙人,要么以前在蒙人。”这实际上是在说,如果我以前错了,那是被蒙牛骗的;如果我现在错了,那也是被蒙牛骗的;只要是我错了,那都是蒙牛的罪过。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方舟子更无赖的吗?
    
    也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漏洞百出,因此他在这篇文章中急匆匆地要求“有关执法监管部门”处罚蒙牛“上百亿元”。把蒙牛搞垮了,死人不能说话,方舟子就成了永远的胜利者了。
    
    五、 结论
    
    方舟子的所谓打假,其出发点只有一个,那就是谋求自己的名利。他打脑白金是如此,打基因皇后是如此,打核酸营养品是如此,打蒙牛也是如此。看看方舟子对转基因的态度,再看看他对蒙牛的态度,他的打假到底是个什么货色,就一目了然了。实际上,即使方舟子对蒙牛的指控成立,蒙牛也不过是把浓缩的牛奶产品加入到牛奶之中去。而转基因食品则是把与食品无关的东西----很多是明确的有害物质----搀入到食品中。但是,方舟子明明知道那个假想的蒙牛添加剂对人类无害,但他却非要把它说成可以致癌;而对于那个他明明不知道是否安全的转基因食品,却要扯着嗓子拼命地喊叫说,它非常安全。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只有最最恶毒的恶棍!遗憾的是,在目前的中国,象方舟子这样的无赖恶棍还可能要再横行一些时候。但我坚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看了这篇文章,方舟子及其帮凶当然会指骂我为蒙牛的枪手。对于这样的指骂,我根本不屑辩驳。我曾说过,我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研究分析现代的中国社会。所以,现世的胜败荣辱,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的目的,就是要把我认定的那些学术坏蛋剥得精光,然后把它们死死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让它们向后人昭示:想靠走邪门歪道成名得利,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我相信,我的这个目的,必将达到。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去年已有人踢爆蒙牛的特侖蘇:有钱喝特仑苏毒奶,没钱喝三鹿毒奶
  • 凭什么拿纳税人的钱补贴蒙牛伊利?/乔志峰
  • 蒙牛牛奶OMP风波的“台前幕后”
  • 蒙牛牛奶添加成分惹争议被令停止/VOA
  • 三聚氰胺重创尚未远去,蒙牛再陷OMP危机
  • 中国卫生部:蒙牛添加物“违规”
  • 又一牛奶巨头被关注 伊利被疑与蒙牛工艺相似
  • 死不改悔:特级高价牛奶被疑致癌 蒙牛再次蒙人
  • 蒙牛“特仑苏”奶被指含两种被禁用的添加剂/RFA
  • 蒙牛再陷“质量门”
  • 多美滋奶致48婴肾结石:蒙牛添OMP被叫停(图)
  • 内地叫停蒙牛添加物质
  • 蒙牛又往牛奶里乱加东西?
  • 受三聚氰胺冲击终结恶果 蒙牛全年首现9亿巨亏(图)
  • 内蒙亿元“政府费”救伊利蒙牛
  • 伊利、蒙牛:至今不知何时何人下的毒
  • 蒙牛伊利雪糕下架:广州深圳再爆毒奶疑云
  • 蒙牛伊利液态奶正高调返市雪糕产品又出问题
  • 蒙牛蒙人董事长为啥不辞职?
  • 不同地区不同生产线:蒙牛明目张胆歧视国民
  • 伊利、蒙牛暂停收购 奶农每日流泪倒掉鲜奶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