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纵合:代屈万祥答为什么关押何洪达一年多?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纵合
     (博讯 boxun.com)

    “铁道部一个中央任命的干部,一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一年多不在岗位上,跑哪去了?大家要问这个事,总是要有个说法吧。”
    ——政协委员、铁道部原副部长孙永福
    
    在一个连省部级干部甚至中央委员都不能确保自己人身权利的国度,普遍百姓的权益只能是被无情地践踏。那些无处伸冤的上访群众,只要看看那些高官的遭遇,就明白自己堕入了何等一座人间地狱。这个国家已经沦落为帮派斗争的场所,一些人打着“反贪”旗号的人无视国法,无视共产党一直珍视的党性原则而为所欲为,是因为他们想在最后的疯狂阶段,为自己攫取最后一桶金。他们深知,这船要沉了。但苏东剧变后秘密警察遭清算的殷鉴不远,如果这船沉了,恐怕他们不光逃脱不了人民的清算,还要遭到受他们迫害的同僚的狠命一击。
    
    
    据新华网报道,3月11日,全国政协会议上监察部副部长、全国政协委员屈万祥,遭到政协委员孙永福、田聪明、柴松岳等人的连串质疑,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铁道路政治部主任何洪达被“双规”前后为何语焉不详一事,而屈万祥王顾左右而言他,并没有完全解答人们心中的疑团。
    
    外界所不知道的是,相对于动辄上千万的贪腐,何洪达案可算是一件冤案。查了一年多,官场或私人往来所送的各种礼物都算上,“有问题”的也就一百多万元。屈万祥不敢告诉委员们的还有,何洪达在狱中自杀未遂,而检察院曾二次退回中纪委提交的何洪达卷宗,要求补充调查。最终能移交司法,是因为检察院直接上阵,帮中纪委“润色”何的卷宗,否则,其中很多牵强附会的证据,是不能成其为证据的。
    
    何洪达倒霉,背景是中纪委新上来一伙无党性原则,以帮派斗争和攫取利益为目的新势力,这些人无规无矩,为了升官发财,视党纪国法为虚无,视人命如草芥。他们要用别人的人头铺自己的官财路。当然前提是这些人头都根子不硬。何洪达就是一个根子不硬的人。
    
    正因为这股势力来势汹汹,才有各地地方官纷纷发出“公务员是高危职业”、“弱势人群”的感叹。这种“弱势”,就是针对想办谁就办谁、日益无法无天、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纪检、监察势力而言的。
    
    那么,屈万祥闪烁其辞的后面,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黑幕呢?
    
    黑幕一:整根子不硬的何洪达完全是为了升官而不是反腐。
    
    十六大、十七大,都在强调行政体制改革,在各部门各地方精减机构、缩减人员的情况下,纪委系统却在扩编,不仅增加了业务室和一些办公机构,还增加了好几个巡视组。这些业务室的主任,都是未来的副省级干部,而且只要按上面的意思办案,就很快得到提升,到中央部门或地方当省部级的纪检书记。而巡视组组长,本身就是副部级待遇。别的部门熬几十年才能得到的机遇,在中纪委几年就实现了。
    
    中纪委已经成为升官最快,官网最广的部门。自主管华东各省的某室主任姚某,因为办陈良宇案有功而升任监察部副部长,各室办群情亢奋,磨刀霍霍,一派用人头铺前程的“丰收景象”。一时间中纪委专门办案的八个室办成为升官最快的部门。要升官,得看硬指标——办掉了多少个省部级,多少个司局级,最好是省部级,影响大,政绩显著。十七大后,中纪委各室办更是没有了约束,蜂拥而上。他们遍查官员履历,不是查腐败,而是查根子硬不硬。何洪达就是这样被盯上的。
    
    黑幕二:无限期关押何洪达,是因为何的“犯罪证据”一直无法坐实
    
    迄今我们都没有听说过纪委办错过什么案子,也没有听说过中纪委经过调查,还谁过清白。难道这世间真没有清官吗?难道中纪委查的都是贪官吗?
    
    答案是否定的。中共历史上,冤假错案那么多,怎么可能在还没有告别人治、基本实现法治社会的情况下,突然冒出一个没有办过冤假错案的机构呢?
    
    纪委办案,以前还讲规矩,是因为一帮老纪委还在。随着尉建行和吴官正,以及一些老书记,如候宗宾、韩杼滨待原则性强的老同志退休,那种讲党性原则、以保护党员同志政治生命为主的办事风格,被新一拨上来的新势力所改变。这批人除了搞权斗,全然没有共产党过去讲究“治病救人”的遗风,只要是有利于他们升官发财的,无所不用其极。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搞有罪推定,把一说成二。
    
    这批人的办事出发点,首先是他们基本认定无官不贪(连他们自己在内),既使不贪,也没有谁不收个礼什么的。而收礼与否,法律上是个空白地带。正如国家电监会原主席柴松岳所说的,“现在说领导干部受贿,都会把好多年的累计起来,比如来了几个老朋友,送几瓶酒、几条烟或者一点土特产,这几百块钱的东西都是情谊上的往来,有必要都算进去吗?反观现在县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他们哪个不是在抽大中华,真正自己掏钱抽是不够的,如果都查下来,你说结果会怎么样?”
    
    事实上,纪委是看人下菜,按纪委的通常说法,他们有自由栽量权,要收拾你了,就会全算进去。也就是抽天价烟的用抽天价烟这事办另一些抽天价烟的。可上到中央高层下到地方县委书记,只要是处级以上有点位置的公务员,哪个抽烟是自己掏钱?就说中纪委那些司局及处长大爷们,你们哪个不是抽着上贡的香烟,喝着孝敬的名酒,打着免费的饱嗝,吃喝嫖赌样样好样样精?
    
    屈万祥说烟不算。那价值几千元的手机总该算吧。尤其是纪委的,手上的手机换了又换,而且都是好几千的,哪个不是最新款,哪个又是自己买的?有能耐,你屈万祥选个日子,在纪委大门口,把大小官员全拦下,让他们亮亮手机看看。怕是不敢。要认真究起来,别的不说,纪委干部们个个都是周久耕,被舆论裹住不得脱身的周久耕,比起纪委官员来,其实是小巫见大巫,冤得慌。
    
    新势力为了升官,只要找准了一个软柿子就捏下去,把你的胆汁都捏出来,还有什么坐不实的?比如要自杀的何洪达,被关一年多的原因,其实就是证据不足。无限期关押,就是为了一步步“坐实”,07年初就被调查,没查出什么,办案人员下不了台。吴官正很生气,批示说,如果只是些非原则的小问题,他个人又承认,就给个党纪处分,保留职务。结果吴一下台,这些人无所顾忌了,又重新调查。为了“坐实”何洪达的腐败证据,中纪委把曾与何洪达共事的人几乎抓了个遍是,据新华社3月12日报道,北亚集团原董事长刘贵亭、哈尔滨铁路局原副局长郝雪斌、北京铁路局原局长李树田等纷纷被查。据消息人士说,专案人员把这些人包括他们的家属、部长几十个人全抓来,连哄带骗审了一遍,有的被非法关押长达三四个月,有的至今也没出来,七拼八凑终于找到了一些证据。本来打算08年6月双规何洪达,因为奥运停了下来,直到九月份才双规,期间何洪达一直处于失踪状态。这些大大小官员及其家属们,又何罪之有,其人权遭如此践踏,整个铁道部人心惶惶,连部长刘志军四处说情都不管用,还差点也被调查,普通人的人权就更没办法得到保护。这也是委员们质疑的原因之一。
    
    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李培英被判死刑的事也有很多蹊跷。据多维月刊报道,李的死,并不是因为贪污,而是知道的太多,说的也太多。李身为首都机场集团公司董事长,整天就与高层领导打交道,知道很多高层人物及其子女的行踪和秘密。这对于纪委某些人简直就是个宝库,一定要把李的所有秘密都掏出来。李先后两次自杀没死成,无奈之下,揭露说国家民航总局局长杨元元的儿子曾插手首都机场工程。按理,揭发一个部长应当算有重大立功表现,将功折罪不会被判死刑。但李还是判死刑,外界十分疑惑,他究竟说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才招致他不得不死?
    
    据杨元元身边的人说,办案人采取绑架的方法,把杨元元的儿子,一个20来岁的孩子抓了去套供。要知道,党内纪律规定,如果一个中央委员没有被明确立案审查,是不能这么对待其家属的。中纪委副书记何勇也觉得过分了,但毕竟是自己手下人干的,只好批示不管问出问不出什么,最迟当天晚上12点放人。办案人员告诉杨的儿子,你父亲已经承认了,但我们不是针对你父亲,只是核实一下,最终是为了保护你父亲。直到凌晨五六点钟,才连吓带哄终于套出杨元元知道此事的口实。而他们哄骗上级说,12点就交待了,只是完善笔录,才拖到五六点钟。等杨的儿子回家跟杨元元一说,才知道上当受骗,但为时已晚。杨元元最终被贬至国家安全生产总局当副局长,算是根子硬,没折进去。
    
    纪委没有办错案,还因为可以没事说成有事,小事说成大事,不是你的事也能说成是你的事。比如什么连带责任啦,领导责任啦,反正最后总能给你安一个让你有苦说不出的罪名,来证明纪委没有办错案。在本来就不规范的一个人治社会里,一切靠从上向下的人治渠道传递,很多领域或者无法可依,或者有法不依,或者有法乱依,总可以找到一些看起来有问题的事情,来定你的罪。于糼军不就是因为若干年前老婆、弟弟的事,折了前程的吗?要说于糼军这样的官,共产党中间还真是不多。最后如何,还不是莫名其妙弄了个留党查看,这实在是因为在他个人身上,的确查不出什么来,而纪委又不能承认查错了。把这样的官弄掉,对共产党真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如此反腐,连屈万祥都不得不承认“很多工作有待改进”。但估计改不了,作为行使国家纪检监察权力的纪委,其各种办案行为越来越充满了各种违法手段,几乎不敢公开在阳光下。如果不公开透明,就无法保证公正监督,徇私枉法暗箱操作就会越演越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