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草蝦:师父,高智晟耿和,王耀庆,特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7日 转载)
    这个帖子的话题属于江湖矛盾,可能有些敏感,所以正文发在矛盾江湖,链接到独立评论,斑竹如果认为应该操刀,也还方便。
    
     此番去了达然萨拉上山拜佛,民运代表团共有28人,除了蓬莱国去的,都是第一次见面。其中有些是经常赐予点击抬举草虾的,相互介绍时惊呼:“哇,原来你就是草虾师父...”师父[师傅]是民间的相互称谓,江湖上花花轿子人抬人,民运朋友习以为常。 (博讯 boxun.com)

    
    我见了圣尊达赖老佛爷,也称他师父,并告诉他,Father在英语当中的动词原形是Fathom,意思是 To Explore then Know,所以Father的意思是The one who Explore then Know [而不是Fuck your mother],也就是道家说的圣人,耳闻口说之王也。达赖师父给我的评语是:Your English is very good. 这不瞎吹,当时有多国记者在场的。
    
    当然了,人各有志,有些朋友不愿意称呼草虾师父,没关系,草虾称你师父行不行?或者这师父,今天草虾当明天你当,行不行?
    
    师父就象世间的很多问题,其实只是一道门槛或者一道坎,明慧者一眼就明白了,轻松一跃而过。昧愚者可就遇到了死关,永远走不过去,永远喋喋不休。比如特务问题,现在也乱了,两边的人在争论王耀庆是不是特务?
    
    想起我的童年在乡间的厕所里看到的图景:有相邻的两个蹲坑,每边的坑里都有一只蛤蟆,一边蹦一边冲着对方叫,我好像听到它们都在说自己这个蛤蟆入了天堂而对边的蛤蟆还在粪坑里。假如它们能够蹦上两坑之间平台,不就都明白了?
    
    师父我怎么说?师父我说:王耀庆是个大特务,这当然不成问题。问题在哪儿?在于特务是有时间和空间的内涵的。先要搞明白,法轮功修炼者怎么会是特务呢?其实一点也不奇怪。
    
    其一,特务都是人中龙凤,观察力思考力行动力都是一流的,任何国家政党组织的精英人才都集中在他的特务行业。王耀庆在别人眼中被描述成那样,一望可知绝对是个真正的王牌特务。
    
    其二,特务是重大事变的关键人物。共产党为何打败国民党?苏联为何变色?都是特务惹得祸。没有特务就没有历史的突变。王耀庆干出大么大的事情,不是特务是干不出来的。
    
    其三,特务与法轮功有着密切的渊源关系。很多与法轮功有关的人物,都是特务出身。例如法轮会的领导人叶浩先生、李昌先生,原来就是公安部的大特务头子。例如我的好友钟桂春先生,原来是北京市公安局政保科的特务头子,洪志法师每次到北京都要让他驾车。例如袁红兵先生,原来在贵州国安当了10年特务。例如草庵大哥,也是个大特务。你们不信?师父我来披露一下他的简历:
    
    ? 1979-1983 中国天津财经学院 经济学学士
    ? 1983-1984 中央军委总政治部 秘书、参谋
    ? 1984-1986 中国外经贸部 官员
    ? 1985-1987 中国人民大学 新闻传播 硕士
    ? 1987-1989 共青团 干部、记者
    ? 1989-1990 天津市委 干部
    
    贯穿简历的一根红线就是两个字:特务。否则,草庵哪来那么大的神通?很早,草庵就披露给我们,正在策划耿和出逃,果然成功了。
    
    所以,王耀庆是特务,一点也不奇怪。她为什么要当特务呢?说来话长。回顾1989年之前,有的是出于家族的职业遗传,有的是以为这是报效国家的途径,有的是为了谋生,有的是喜欢人生的冒险...各种原因加入了特务组织。例如师父我,差点就在1982年被动地被入了特务。89学运闹成那么大,很大的原因就是特务在推动,他们也爱国,他们也希望国家通过民主改革变得真正的强盛,所以他们在运动中不是主动的镇压,而是弃权,甚至是暗地里使劲。特别是黄雀行动,成功的很大因素之一就是当时国安系统的明追暗纵。
    
    再看昧愚网公布的所谓揭发材料,王耀庆的最大罪状就是“对明慧网的无视、在同修与协调人之间制造矛盾...”一目了然:
    
    王耀庆可能先是与黄雀行动有关的国安特务,后成为法轮功修炼者,立功心切。她这样的前特务,其实在法轮功修炼者当中有很多的。她们的弘法行动,当然会发挥原先的特务职业的技术特长,也形成了一个特务网络。我们看看每年过年都有“大陆警察中的大法弟子向师父拜年”“大陆军队中的大法弟子向师父拜年”,当然也有“大陆特务中的大法弟子向师父拜年”。只是,特务这个行业最为特殊,只做不说。共产党当然不好意思说有很多自己的特务变成了法轮功修炼者,洪志法师也不能说自己有很多的弟子是特务。
    
    说出来,就不叫特务了。师父也是人嘛!
    
    因为匪共特务当中有很多法轮功修炼者,因为法轮功修炼者当中有很多是前特务,所以才会那么的神通广大,到了周游列国瞒天过海的地步。这些特务弟子,当然会与法轮会发生矛盾。澄清一下,正如共产党不等于共产主义,法轮会也不等于法轮佛法。法轮会的骨干构成主要是一些最早修炼的前匪共匪徒,他们头脑中的党毒特深,很难肃清,喜欢拉帮结派,驱使底层修炼者,打压不服从他们的人。他们的官职叫做辅导员,原先背叛人民加入匪共,修炼被捕之后又具结悔过辱骂师父当了叛徒,被匪共放出来之后又叛回来了,底层同学们都很有意见,所以不能再叫辅导员而改叫协调人。王耀庆这样的人中龙凤、特务精英,当然不会把法轮会的那些叛徒蠢货放在眼里,也不会亦步亦趋服从昧愚网的号令。王耀庆根据自己的修炼体会去弘扬佛法,凡事都会比别人超前很多,精灵古怪。特务都是在人缝里走路的,一般人哪里跟得上想得到?
    
    就像孙悟空带走唐僧,王耀庆也能带走耿和,我们可以知道很多的问题:
    
    1,周永康快要完蛋了。周永康是陕北油田案的幕后黑手,高智晟最初因为陕北油田案得罪了周永康。匪共政法委系统当中有很多周永康的冤家对头,以及尚未暴露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都是高智晟的幕后推手,把高智晟推上了法轮功反迫害的浪尖。
    
    2,高智晟经受住了考验,并达成了默契。很多人都在暗中保护他,对他的拷打其实也是考验,证明他不是软蛋,意志坚强义气深重堪为日后的政治领袖,于是让他妥协以便大家交差。前番披露的他两年前挨打的情况,其实是一个掩护他妻儿出逃的烟幕弹。
    
    3,王耀庆此行,充分利用了原在匪共特务系统当中的人脉。这些特务法轮,或叫法轮特务,力量太庞大了,王耀庆只是这座冰山的一叶而已。
    
    那么,为何耿和到了美国之后,王耀庆的特务问题再次激化呢?焦点是耿和,背景很复杂。
    
    其一,耿和的本质是个良家妇女,不愿卷入是非漩涡,她通过长期的接触,只信任生死与共的王耀庆,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安排。
    
    其二,法轮会内部鱼龙混杂,匪共的各个特务系统都有渗透,都想打探耿和出逃的详情,王耀庆则阻止了他们的Touch,以免善良的耿和吐露天机。
    
    其三,过渡政府的计划破产了。所谓[中国过渡政府],头面人物是由法轮会认定的“民运领袖”,其实与民运无关。例如草庵,是该政府的推手之一,但推完了也就完了,劝说伍凡去当个挂名总统,但不可能去操纵实务。所有的文稿可以看得出来,伍凡经手的都要加上[总统伍凡]的招牌,此外是别人的杰作。谁呢?袁红兵唐伯桥之流,他们已经网罗了退党人士,组建了一个[中国国家党]。
    
    大概,很多的修炼项目都要争夺耿和加入。例如,过渡政府要让耿和担任妇女部长,退党中心要让耿和去作退党报告,审江大联盟要让耿和去提供证据...但是统统被王耀庆建议挡驾,断绝了利益均沾的希望。因为王耀庆知道耿和需要修身养性,不能趟入浑水。王耀庆根据自己的观察,选择了比较温良和善的胡平老夫子的北京之春作为耿和露面的场合,这样也符合高智晟作为民运领袖的身份。
    
    但是这么一来,更加犯了众怒。在他们认为,耿和应该是“我们的人”,怎么可以推到“民运的人”呢?比较他们反对人权圣火,反对08宪章,可知他们是极为嫉恨的。但是不敢也不能骂耿和,因为耿和是伟大旗手高智晟的唯一合法代言人。只能清君侧,狂轰王耀庆,于是老调重弹,翻出特务老裆。
    
    王阳明说“去山中贼易,去心中贼难”。比如草虾这样,心中有师父,所以眼中谁都是师父。有些朋友呢,心中只有特务,所以眼中谁都是特务。本来都是好事,但由于都没修炼好,于是都掉下去了。
    
    以上推理,前提是王耀庆真是共产党的特务。师父我也认为王耀庆应该是特务,师父我也相信揭发她是特务的法轮功修炼者、公布她是特务的昧愚网、通缉她是特务的过渡政府...都是修炼人,真字第一。问题出在怎么看待特务出身的问题。师父是匪警吹鼓手出身,师叔是匪军花匠出身,叶浩李昌袁红兵都当过特务,多一个特务出身的有什么稀奇?当过特务或者特务出身不是罪过,那只是年轻时的一段经历而已。能把特务的特长用于弘法救人,有何不可?
    
    但是,如果王耀庆真的不是特务呢?
    
    如果王耀庆不是特务,证明共产党瞎了眼,这么超一流的人才居然不吸纳为特务。
    
    如果王耀庆不是特务,证明法轮会和过渡政府都瞎了眼,把一个活菩萨诬为特务。
    
    满纸荒唐言,一把心酸泪,都云雪莲痴,谁解其中味?
    
    
    原载《独立评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家庭教会部分成员就耿和遭殴打事件的声明
  • 欧阳小戎:耿和大姐——异乡人笔记
  • 哭泣的耿和/余鲲
  • 从温海波匿名抛出“耿和的声明”,看当局的伎俩、手段与终极动机
  • 请温海波律师回答:耿和声明究竟是谁帮忙加工的/郭飞雄
  • 张鹤慈:就耿和声明的真伪问题谈起
  • 袁丽:耿和声明的背后
  • 就虚假“耿和声明”,抗议北京有关当局破坏司法程序的声明/贺伟华
  • 胡平:对"耿和声明"的几处疑问
  • 从高智晟妻耿和逃离中国看维权人士家庭
  • 高智晟妻子耿和携子女安全抵美
  • 好消息:高智晟律师之妻耿和偕子女安全抵美(图)
  • 曽金燕:无题-今天看望了嫂子耿和
  • 丁子霖:强烈抗议中共国保当局对耿和、袁伟静的暴行
  • 殴打耿和的国保乘坐的黑灰色尼桑兰鸟车(图)
  • 录音:耿和被国保殴打后与胡佳的对话
  • 曾金燕:耿和被高大的男国保殴打,人性在哪里?(图)
  • 胡佳: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接到警方逮捕高智晟的口头通知(图)
  • 卫子游:为传闻中的耿和电话犯愁
  • 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女士及子女已离开中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