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新解释>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看看对毛泽东词<<沁园春﹑雪>>的新解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千秋功罪此评说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沁园春﹑雪>>这首词﹐过去曾经被人们广泛地传阅。特别是在大陆文革期间﹐更是万口争传﹐注家蜂起﹐甚至被认为是千古绝唱。其实﹐只要我们稍微加以分析﹐便不难会发现它的许多问题。本文拟就毛泽东的这首词谈一点看法。为了避免笔者在理解上的差误,现将其原词抄录在下面﹕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茫茫﹔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腊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一般来讲﹐在诗词当中﹐重文迭字﹐并不是绝对不可以使用。如果运用得好﹐自会妙趣天成﹔但如果运用得不好﹐就会产生损害诗词品质的效果。因此历来词家﹐除非是在词牌格式的要求或允许时﹐一般都尽可能避免在同一首诗词当中重字或迭字的出现。如果是在非用不可的情况下﹐大多也都小心从事。李清照的“寻寻觅觅﹐凄凄惨惨凄凄”﹐宣鼎的“蕉荫半窗﹐藤荫半廊, 回头悄问檀郎﹐是情长梦长”等﹐这些成功的重文迭字的运用﹐看起来似乎是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但实际上却都是煞费苦心之作。后人纵有千钧之力﹐也难搬动一字。而让我们来看一下毛词是怎样的情景吧。“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千里”之后﹐紧跟“万里”﹐从词的字面上看﹐似乎是拉大了视野的景距﹐但在词的意境上却适得其反﹕“冰” ( 千里) ﹐“雪”(万里)﹐但“冰封”是在“雪飘”之前﹐先入为主﹐自然以“千”盖“万”。在词意的层次上﹐不但没有给人一种扩大和递进的感觉﹐反而却缩小了读者本来可以通过词句所能领悟的视距范围。词是一种语言和文字的高级运用。开头在“北国风光” 之后﹐便“千里” 如何﹐ “万里”如何﹐口气随便﹐语意单薄。首句所言仅“冰”“雪”而已﹐已用去十二字﹐且无新意。虽有“千” “万” 之别﹐却有二“里”之重,文胜于意﹐取重用轻,这是词家的大忌。
     “望长城内外﹐惟余茫茫﹔大河上下﹐顿失滔滔”。此句在写﹕长城内外的一切景物﹐都被皑皑的白雪覆盖了—— 树石山岳﹐滔滔河水﹐成了茫茫的一片。这样的景物描写﹐没有超出张打油“天地一笼统” 的境界。还不如接下来“井上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意思来得多。一说到雪﹐就蒙蒙者天也﹐茫茫者地也。中学生作文笔法﹐入诗入词﹐淡而无味。
     “山舞银蛇﹐原驰腊象﹐欲与天公试比高”。一般而言﹐如果写山势高猛﹐原野广阔﹐“江山相雄不相让﹐形胜争夸天下壮”﹐才有“欲与天公试比高” 的气势。但毛词在这里把巍峨的群山比作起舞的银蛇﹐把壮阔的原野比作驰骋的象背﹐以小喻大﹐大者变小﹐哪里还会再有一点“比高”的气势﹖银蛇细而长﹐象背也大不到哪里去。正如言小溪涓涓﹐而突状其有白浪滔天﹑惊涛裂岸之势﹐断无可能。因此﹐以“蛇” “象” 比喻“山” “原” ﹐已成“比低” 之态﹐后起“比高”之句﹐已失所本﹐后语不搭前言。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毛词的本意﹕这么美好的江山﹐不知招惹历史上多少英雄豪杰为了争夺她而抛头洒血—— “竟折腰” 。但“折腰”这个词语﹐在我国历代诗文中﹐都是指卑躬屈膝之意。如陶渊明的“不为五斗米折腰”﹐李白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等。读者可以看出﹐“折腰”没有掉脑袋的意思﹐而是低首下心之谓。毛氏在这里用“折腰” 一词﹐显然违反了词语的本意。语言是社会约定俗成的﹐其含义具有不可逆的确定性,任何人的别出心裁都不会被公认和接受。赵高曾经指鹿为马﹐毛氏也要以“腰” 代头。如果说“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文重意轻﹐是对词语的浪用﹔ “山舞银蛇﹐原驰腊象” ﹐是对词语的误用﹔那么到这里已经是乱用了。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众所周知﹐秦始皇是一位“焚书坑儒” 的皇帝﹐他对文化本身就抱有一种敌视的态度。焚了别人的书﹐也可能焚自己的书。文不可考﹐理所当然。至于汉武帝﹐他不仅是一位“武帝” ﹐同时也是文皇﹐请看<<秋风辞>>﹕“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萧鼓鸣兮发棹歌﹐惟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其“文采”如何﹐读者可以自评。唐太宗的诗文﹐保存下来的较多。主要收录在<<全唐诗>>里面﹐其中不乏名篇﹐如<<过旧宅>>。此外“心随朗日高﹐志与秋霜洁”﹐“疾风知劲草” 等﹐仍然是人们千古传咏的名句。尤其是他的文章﹐鞭辟入理﹐议论精粹﹐不让唐宋大家。如果强说是“稍逊风骚”﹐那只能看是跟谁比了﹐与李白杜甫这些专门家们比起来﹐自然“稍逊” 。但“唐宗” 是皇帝﹐卷牍杂陈﹐日理万机,如果象李杜那样整日醉心诗酒﹐恐怕也就没有历史上的“贞观之治” 了。宋太祖也有诗有文。“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天中万国明” 。出自白描手法﹐但语意平实﹐气势磅礡。本文因篇幅所限﹐无法一一展开讨论。但在“文采” 和“风骚” 方面﹐这里似乎有必要提一下的﹐倒是这位蔑视秦皇汉武﹑粪土唐宗宋祖的毛氏本人。毛泽东的诗词﹐目前我们已经发现的总共六十七首。平心而论﹐其中娇娇者﹐包括早年的两首五古﹐后来的<<忆秦娥﹑娄山关>>﹑<<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以及<<贺新郎﹑读史>>。经得起推敲的当在七﹑八首之间,但不超过十首。诗词固然平平﹐文章也无可道者。政治白话﹐四卷也好﹐五卷也罢﹐都与“文”不搭界。自称“必要的时候仍然可以写得出一篇象样的古文”﹐但除了早年那篇语义恍惚的<<体育之研究>>以外﹐至到他死后的今天﹐我们没有看到“一篇象样的古文” 。这对于一个生长在那个年代﹐自幼读四书五经﹐受过正规的中国古典人文教育﹐并且自认为文采斑斓﹐指东骂西﹐特别是要“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的人来讲﹐是说不过去的。因此﹐“略输” 也者﹐“稍逊” 也者﹐不但有违史实﹐更难以使人接受的是出自毛泽东之口。因为这里会发生一个他是否有这种资格的问题。
     就整体来讲﹐毛泽东的这首词斧凿之迹﹐随处可见。如上所述﹐其用词的重而不当﹔写景状物的俗泛﹔语意的前后矛盾﹔严重违反史实等等。不妥之处﹐几乎贯于全篇。如果说它还是一首词的话﹐那也是下下乘之作了。但令人费解的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有些人还对毛氏的“文采”仍然是那样的崇拜。
     中国文学的精华和立足点是古典文学。但本文的主旨并不在于评述毛泽东诗文的优劣。这种文字官司没有意义。特别是对于这样一个特殊的人物。如果毛泽东当政之日﹐不给民族带来灾难﹐把国家建设好﹐他有没有诗文﹐或者诗文是好是坏﹐又有什么关系呢﹖文采风流﹐有它更好﹐无它无妨﹐不必“龙蛇惭愧礼堂书” 。邓小平除了写过“既为无产者﹐岂不革命乎” 这样一副十个字的对联以外﹐几乎没有留下什么文字。但邓在毛后所实行的改革﹐却给中国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福利﹐是已足矣。故此毛泽东的诗词﹐是优是劣﹐与人民的福祉无关。我们今天之所以检讨他的这首词﹐并不是因为想要探讨毛泽东的什么“文采” ﹑“风骚” 之类﹐而是因为他给我们的国家和民族造成了空前的无尽的痛苦和灾难。尤其于中国的传统道德和文化﹐几近毁灭。
     毛泽东的这首词<<沁园春﹑雪>>﹐发表于一九四五年的秋天﹐当时国共两党﹐鹿死谁手﹐尚未确定。中国后来是什么样子也不得而知。但是,毛泽东已用这首词的形式﹐似乎向我们暗示了他一九四九年当政以后的中国的情形﹕
    
     北国穷光﹐千里兵封﹐万里血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氓氓﹔大河上下﹐顿失韬韬。
     山舞淫蛇﹐原驰辣象﹐欲与蜈蚣试比高。
     虚情日﹐看洪荒死国﹐分外萧条。
    
     江山如此多糟,引无数草民饿断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仁慈﹔唐宗宋祖﹐稍逊疯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不射百姓只射雕。
     俱往矣﹐数疯狗人物﹐还看今毛。
    
     以下笔者仅就可能使读者费解的地方﹐稍作说明。
     “北国穷光﹐千里兵封﹐万里血飘” 。在毛泽东当政的二十七年里﹐一直是以“以阶级斗争为纲”﹐国民经济不但没有得到发展﹐而且遭受了严重的阻碍和巨大的破坏。人民连基本的生存条件也难以保障,水深火热﹐民不聊生。不仅粮油不足﹐甚至连肥皂﹑火柴之类的细微日常生活用品﹐都不能供给。生活极端贫困﹐物质严重匮乏—— “北国穷光”;“文革” 期间﹐毛为了排除异己﹐控制权力﹐在一九六六年初密令三十八军进驻山海关包围北京﹐并且由此在全国范围内向厂矿﹑机关﹑学校派驻军代表﹐农村派驻军宣队﹐军人控制了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 —— “千里兵封” ﹔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在这将近三十年的时间里﹐“镇反” ﹑“土改” ﹑“反右” ﹑“ 四清” ﹑“文革”, 数以千万计的无辜者被冠以“阶级敌人” ﹑“反动会道门分子” ﹑“地富反坏右分子”﹑“现行反革命分子”等罪名﹐残遭杀害在“无产阶级专政” 的枪口之下﹐冤气四塞﹐碧血横飞 —— “万里血飘” 。
     “望长城内外﹐惟余氓氓﹔大河上下﹐顿失韬韬” 。毛泽东素持反智主义﹐尤其是在一九四九年执掌全国政权以后﹐长期实行愚民政策﹔ 与此同时﹐疯狂地迫害知识分子 (“文韬”) ﹐被揪捕者有之﹐蹲牛棚者有之﹐被杀者有之﹐大批知识分子从此在中国上层社会中消声匿迹 —— “顿失韬韬”﹔那么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长城内外﹐自然是“惟余氓氓” —— 只剩下氓氓愚众了。毛氏殃民祸国﹐莫此为甚。
     “山舞淫蛇” ﹕这一点要涉及到毛泽东的个人生活方面﹐即他“是人不是神” 的那一面。在毛死后﹐其中一桩女受害人索偿案﹐曾前后经过三位总书记﹐历时十五年﹐最终获得十二万人民币的赔偿(见<<动向>>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号) 。另据中共的内部文件记载﹐从一九五三年至一九六六年﹐先后从毛泽东身边撤走了十九位女工作人员(上述索偿案的女当事人即是其中之一) 。时至今日﹐不仅每年要花费数百万圆去保存他的遗体﹐而且还要为他生前的所为付出善后的代价。毛泽东当年禁天下之欲﹐而兴一人之欲﹐如此“淫蛇” ﹐人人可得而诛之矣。
     “原驰辣象” ﹕大家也许还记得﹐毛泽东有一句名言﹕“谁越能吃得辣椒﹐谁的革命性就越强” 。这句话在文革期间﹐虽然没有用“最高指示”的形式发表﹐但当时不知有多少人出于对毛的狂热崇拜﹐有样学样﹐亦步亦趋。不是“最高指示”﹐ 胜似“最高指示” 。我们可以想见﹐在那个年代﹐中华大地一时不知有几多“辣象”。说“原驰”﹐也就自然无足为怪了。
     “欲与蜈蚣试比高”﹕从生活习性上讲﹐蜈蚣是一种不喜欢见阳光的生物﹐只爱“阴谋” 。而毛泽东其人则不止爱阴谋﹐而且还善“阳谋” (毛语) 。一九五七年“反右” ﹐成千上万知识分子葬送在毛泽东的“阳谋” 之下。这与能“阴” 不能“阳” 的蜈蚣相比﹐自然要“高”出几分。此句看似牵强﹐但实则有据。
     “虚情日﹐看洪荒死国﹐分外萧条” ﹕马列主义不仅是毛用来攻击政敌的武器﹐同时也是用来愚化人民的工具。当时在人们整天“读马列﹐学毛著” ﹐被灌输着这些不着边际的﹑空洞而虚无的“真理”的时候—— “ 虚情日” ﹔以所谓的“革命”代替生产﹐致使百业凋零﹐国家破败不堪 —— “洪荒死国” ﹔更是远比不如欧美﹐近比不如港澳 —— “分外萧条” !
     “江山如此多糟﹐引无数草民饿断腰” ﹕毛泽东的一九五八年“大跃进” ﹐使五千多万农村人口大炼钢铁﹐致使当年粮食大幅减产﹐某些地区甚至颗粒无收。接下来的三年严重饥荒﹐全国范围饿死人口在两千万以上 (几乎是我国西汉时期人口的全部) 。百姓无衣无食﹐哀鸿遍野﹐陕西吃土﹐河南吃人﹐试问还有如此“江山如此多糟”的吗﹖—— “引无数草民饿断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仁慈﹔唐宗宋祖﹐稍逊疯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不射百姓只射雕” ﹕与毛泽东的种种暴行相比﹐秦皇汉武哪里有如此的残暴?岂止是“略输仁慈” ﹐简直是太仁慈了;唐宗宋祖岂止是“稍逊疯骚”,他们的神智何能有如此的骚乱﹐他们的心态何能有如此的疯狂? 至于成吉思汗﹐只射雕﹐不射百姓﹐更是与其不能相比。毛泽东以残暴为荣﹐荣极而骄﹐什么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老子第二﹐天下无人第一﹐难怪大大地看他们不起!
     “俱往矣﹐数疯狗人物﹐还看今毛” ﹕从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六年﹐我们国家民族,经历了两千余年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上所没有的无以复数的痛苦和灾难。“土改” ﹑“工商改造” ﹑“镇反” ﹑“反右” ﹑“大跃进”﹑“四清” ﹑ “文革” ﹐受害的人何止千千万万。毛泽东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此人机械万端﹐寻争斗狠﹐有如疯狗。声称什么“与人斗其乐无穷” ﹐故而一直狂咬乱噬﹐残民以逞。上自国家主席﹐下至平民百姓。不但咬今人﹐而且还咬古人﹐孔子周公﹐伤痕累累﹔不但咬真实的人﹐而且还咬虚构的人﹐如<<水浒传>>里的宋江之类。试想非狗而疯者﹐何以至此﹖评说功罪﹐不宜加诸恶言。但“疯狗”之谓﹐以毛的所作所为﹐实难找到如此贴切的比喻。
     以上是就几处可能使读者感到不易理解的地方所作的说明。大凡论人﹐似应从大处着眼。特别是象评价毛泽东这样的人物﹐重点在其经纶实际﹐至于生活末节﹐谅可不计。但为了解释“淫蛇” ﹑ “辣象”之谓﹐前文中不得不做一些必要的引证和说明。文涉琐屑﹐非笔者初心。
     最后再让我们来看一下毛泽东所用的这个词牌和词名 —— <<沁园春﹑雪>>。大家知道﹐这首词发表于一九四五年的秋天﹐当时重庆是国民政府的陪都﹐一时集人文之盛。诗人如云﹐词人如雨。但就是这样一首蹩脚之作﹐竟然轰动全城﹐就连词坛高手柳亚子也以露为珠,争相唱和﹐赞不绝口﹐这不是情愿蠢 (“沁园春”) 吗﹖决定国共两党的三大战役﹐用陈毅元帅的话来讲﹐ “是几百万民工用小车推出来的” 。这几百万老百姓 (其实何止几百万)含辛茹苦﹐冒着枪林弹雨﹐帮助共产党和毛泽东建立这样一个压迫和残害他们的政权﹐这不也是情愿蠢吗﹖再看文革期间﹐在“北国穷光﹐千里兵封﹐万里血飘” 的情况下﹐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仍然是一片山呼万岁之声。甘作飞蛾﹐火海自投。这种以怨为德﹐以祸为福﹐身被刀俎﹐且感激零涕的做法﹐不更是情愿蠢吗﹖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一蠢到底﹐必然要付出血 (“雪”) 的代价。“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检讨我们国家民族的这段历史﹐实可痛心。
     以上看起来好象是文字游戏﹐其实绝不尽然。这是毛泽东统治中国大陆以后的一幅真实写照。似幽默而非幽默﹐看似玩笑而不是玩笑。吾国吾民﹐可悲可悯。抚今追昔﹐以期明日。最后笔者以一首<<沁园春﹑多伦多>>词作为本文的结尾﹕
    
     异域清秋﹐猎猎丹枫﹐野火新燃。
     望长天风色﹐琼飞玉雨﹔东瀛尽处﹐浪涌云翻。
     故国惊雷,萍踪孤旅,每忆长安客梦间。
     天难论﹐问风流千古﹐究属谁堪?
    
     神州万里河山,笑武霸文皇等似烟。
     有江干立马﹐英雄故事﹔沧海横槊﹐当代新篇。
     鹿去强秦﹐一朝烽起﹐袖手何能壁上观。
     乘风日﹐看扶摇鹏举﹐翼展云天。
    
(中国革命复兴党阿拉坦 写于毛氏诞辰百周年)

_(博讯记者:张则锐)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1.5%的家庭供奉毛泽东塑像”可信否/杨宗岳
  • 醒醒吧中国男人:一个女人眼中的毛泽东
  • 毛泽东的“文革”取法于雍正的“文字狱”/刘梦溪
  • 王亘坚: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权术
  • 没有毛泽东中国会有大米吗
  • 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汪华斌
  • 王亘坚: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权术
  • 艾风:毛泽东,中国的灾星
  • 毛泽东的俭朴生活/吴连登
  • 19岁时的毛泽东的一篇作文闪耀着睿智的光芒 
  • 从贺子珍九年怀十胎看毛泽东旺盛的性欲
  • 仇和:老将军们绝大部分对毛泽东都是感恩的
  • 吴康民﹕汪洋“腾笼换鸟”和毛泽东“消灭麻雀”
  • 活在毛泽东时代的鲁迅必然成为囚徒
  • 女孩把毛泽东骑在裤裆里不是什么大事
  • 贺庆联:社会底层为何要虚构一个理想的毛泽东时代?
  • 柳萌:毛泽东淫虐行为的先行者
  • 毛泽东:要教育好干部子女/周新城
  • 改革开放三十年打响了一场毛泽东保卫战/苏显龙
  • 活跃在几内亚政坛的毛泽东届校友 对华友好(图)
  • 汪洋“腾笼换鸟”和毛泽东“消灭麻雀”
  • 张清扬中国姑娘骑着毛泽东头像照相引发网络热议
  • 第十届毛泽东思想研讨会在西柏坡召开
  • 官办忽悠:乌有之乡和祖国网、“毛泽东旗帜”网一样
  • 毛泽东侄女提“不折腾”提案:建共产主义示范区(图)
  • 驻京办暴殴访民眼眶骨折,毛泽东诞辰日竟成悼民受难日(图)
  • 毛泽东纪念堂外的遭遇(图)
  • 大陆纪念毛泽东诞辰115周年活动遭警察干预(图)
  • 十万人齐聚给毛泽东过115岁生日 (图)
  • 毛泽东诞辰115周年,纪念堂外抓访民忙(图)
  • 毛泽东诞辰 韶山10万人聚庆齐唱红色经典 (图)
  • 网友纪念毛泽东诞辰因“安全隐患”受阻
  • 毛泽东最早手稿《满江红和郭沫若》被发现 (图)
  • 韶山毛泽东广场改扩建即将竣工(图)
  • 毛泽东语录在中国又不胫而走
  • 刘晓波:大竖毛泽东雕塑就是维护毛泽东神话(图)
  • 毛泽东的餐單菜譜/司徒華
  • 重庆医大把毛泽东像塑成邓小平(图)
  •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