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水: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全球经济危机凸显中国大陆经济实体的重要性,对一个国家和民族当然是好事,但是,我对此并不乐观。中国人从来没获得解放,人本主义是几千年来最为稀缺的价值观。中国大陆人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公民。我们依然生存在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和公民权利极度残缺的国度。
     中国30年经济腾飞,一枝独秀,在这波世界经济危机中被寄予厚望,赋予中国人自晚清以来数百年不曾有的自信。但是,这只是我们落后而在追赶世界平均水准,还远未到引领全球经济、文化和政治的地步,这从2008年中国大陆人均GDP3266.8美元(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0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全球排位仍在100位之后、以及极权制度的存在可见实质。 (博讯 boxun.com)

    就个人权利、文明素养、价值观和民间社会发育而言,今天中国大陆仍是一个政经制度落后的国家。然而,这些落后并不能消减中国人的盲目自信,这从近年每每国际争端发生时,爱国旗号分外鲜艳、民粹主义膨胀得到体现。
    这是今年复古繁体汉字甚嚣尘上的社会心理背景。可能也是官方意识形态所乐见的,只是限于1956年主导了汉字简化,而不能自打嘴巴。我把这次汉字复繁更多地看待为因自卑而好面子心理使然。大凡自卑者,皆属好面子类。中国人好面子、重仪式感、合群的自大,这已是文化和政治的一部分,甚至不惜到了采用瞒和骗,让谎言大行其道的地步。至于繁体汉字美观、便于传递传统文化,这是非常扯蛋的借口。
    只有人,唯此人,才是文明的最高、最恰当载体。一个种群的素养、知识、慈爱、包容和创新力,往往决定了背影里站立的国家的文明所能抵达的高度和深度。
    我一直在想,如何检验一种文化或文明的先进性?难道我们喊出自己有5千年文明史就足以意淫了吗?那么,世界上那么多的民族、国家,他们进化到今天不也有同等的文明史,哪怕是非洲黑人。可见,文明的历史是一种共性,我们并不显得瞩目,只不过在文明延续性上较为显著而已。文明归根到底是由人来承载的,即使是文字、书籍、技术和建筑文物,都是通过人来阐释、记录和使用方才显出其价值,这些构成了完整的传统文化。归根到底,传统文明教化和熏陶的是“现代人”,只要观察现代人精神状态和教养,便可推知传统文明是否优劣。那么,我们观照今天的中国人又承载了多少传统文明?
    以我肤浅的认知,传统文化中的“三教九流”『三教:儒、道、佛(释);九流:儒家、道家、法家、名家、墨家、杂家、阴阳家、纵横家和农家』都是被权力者取舍、阐释和保留;儒家精髓“仁义礼智信”,都是权势者苛刻限制黎民百姓的。他们靠暴力、知识和金钱获得权力,然后自封为道德化身和代表,并以此愚弄和奴役百姓,维持社会秩序。中国的道德观并不能限制权势者,他们把持最终解释权,自以为享有豁免特权,因此为所欲为。一切都是为他们服务,利益都是朝向他们的。中国的政治抑或说权力,历来都是肮脏、丑恶和血腥的,我想没人会持异议。
    前面已经分析,中国人性并未获得解放,这可以今天人民享有的自由度和权利作为判断依据。当现代中国人无能承载所谓五千年文明重压,或者说传统文化糟粕应该被决绝淘汰而未被抛弃时,中国人陷入对现代文明的巨大不适应之中——文化认同危机、道德观虚假、价值观紊乱和信仰真空,以及好面子的失范失控过程。这种综合发酵的焦虑感促使中国人逾越不自信,直接跌入自卑的沼泽。因此,便无能地将文明承载体转嫁给繁体汉字,而不是人。
    汉字复繁,还有另外一种不足道的统一图谋。中国人不管是愚昧,还是自欺欺人,向来具有“地球中心之国”、“天下观”的地主胸怀,也总还在作祟,那么,便心生只有中国大陆才是正统权威、最有资格的心理诉求。但是,使用繁体字的台湾和香港,其政治文明度、经济发达水准和人民自由度,都远在大陆之上;日本文字也源自古中文;加上世界上的权威汉学家,都很推崇繁体汉字。这三者因素,很能煽动中国大陆的不平衡心理。我们且不论国家主权统一是否有可能有必要,但首先要在文化上做出统一反应,这暴露出权力者霸占中华文明的野心,至少展示一种独占的姿态。从这个角度思量,汉字复繁与其说是文化行为,不如说是政治行为更确切,虽然不是政府主导的,但很契合他们的心思。
    一方面叫嚣汉字复繁,接续传统文化,而另一方面却对传统建筑肆无忌惮地摧毁,割裂人文记忆。10年文革摧毁的文明,远远超过外国联军对圆明园和颐和园的毁坏,也超越秦始皇“焚书坑儒”。这对应于中国人人性特征的,则是极度自负与莫名其妙自卑的茫然交错。中国人的人性压抑不能经由人身自由得到发泄,只能变态十足地胡乱折腾外在器物,和摧残女子裹脚,这是典型的奴隶主与奴隶的精神特质。复古与毁古并存,这是考察中国人性的两扇窗口。中国人都患有严重的文明强迫症和饥渴症。
    我对古汉语的厌恶引发对繁体字的抵触,是从初中强制背诵文言文名篇开始的。每学一课古文,囫囵吞枣,不求甚解,就被老师要求背诵过关。同学们在早自习争抢着被带到教室外面,在语文老师面前低头背诵。头几名竞争过关的唯一好处就是能得到老师在课堂上的表扬,没人关心你是否理解原文。每个中国学生都是如此走过来的。扭曲成长的过程中,我不喜欢阅读四大名著等古典著作,可能就是小时候被过度摧残的过激反应。我至今没有完整阅读过四大名著,只是看过课本上的片段和小人书(话本)。一本获释难友留下的硬封皮《三国志》,我包裹在冬囚服里当枕头,也没兴趣翻阅完;连带武侠小说,我都很讨厌。即使在监狱没有其它任何书可读,争抢的破烂武侠小说都引不起我的兴趣,宁可跟难友扯淡瞎胡闹。但我阅读繁体书本跟简体字一样流畅,只不过许多繁体字不会书写。
    说到文字,最简单的理解,文字就是信息(思想也是信息的一种)交流传播的工具。既然首先是交流工具,那么简便的书写速度和表意准确度越高,就是优秀的文字。如此而已。作为一个汉字是其母语者、英语很臭的人、不掌握第二外语者,我个人觉得英语、希腊语、德语、法语等文字并不见得不如汉字,他们同样记载了优秀的哲学、诗歌、艺术和技术等等文明,特别是它们精确地记录了人权、自由和公民等关于人的文明。也正因为如此,这些文字在世界上影响更为广泛和持久。
    要我说,现在的简化汉字还远不够简便,尚需继续简化革新。所谓汉字美观庄重、象形会意都是一个伪命题。1997年进入深圳一家报社,报社提倡“无纸化”办公,所有稿件都须电脑撰写提交编辑A盘,学了几天五笔打字,太麻烦,改为拼音输入,至今换了不知多少拼音输入法;最近两三年,我每年手写汉字不会超过1000个次。书写能力严重退化,而电脑打字速度日长。不自谦地说,我的硬笔和毛笔书法都不赖,在大学曾获得硬笔书法一等奖;第一次坐牢,劳教所大门口、管教家和监房的春联都是我自拟自写,劳教所大门口春联字体一尺见方。并且我能用书法流畅写出隶书、宋体和黑体字,行书和草书也有一定水准。
    但我从来不认为书法是什么艺术。记得十多年前,在深圳特区报一朋友家,遇见一位职业书法家,两人就此争论书法是否是艺术的话题。对于我,汉字书法就是写着好玩,小时候拿来排遣无聊空虚。童年随家下放农村,小学初中都在一个学校,教室全是平房,泥地地面。教室一侧一溜窗户下面固定的两块玻璃,都有一位叫韩万里的英俊男老师书写的毛笔书法标语遮挡,教室前后墙壁上都有手书标语,这是那个年代学校的普遍景象。小学时临摹大楷和小楷的毛笔书法课,那更多的是当做作业来完成,多少包含被强制的意味。用政治语言和成人思维,给未成年人强制洗脑,切断填充他们的成长规律,这是遗患至今的教育之恶。
    上课走神临摹窗户书法对我更有吸引力,还把父亲订阅的《解放军报》文章大标题各种字体几乎都有,我拿来当书法临摹。以后被韩老师抽调办教室码头的黑板报,当我一次用漂亮的仿宋体将刊头中牡丹的“牡”,用粉笔错写成 “牧”,他温和地提醒我改正。这位韩老师当时不过20多岁,民办教师,几乎都是在文革期间接受的学校教育,高中毕业没几年。他的书法漂亮不在话下,还会吹笛子拉二胡,蓝排球都打得特别棒。他常穿一件黄军装,家在农村,后来我也被抽调到排球队。每天早操时段,一排同学站在教室码头,像个傻瓜似地扑倒在地接传韩老师猛力扣发的排球。但排球不是我的兴趣所在,乒乓球还能玩两下。
    绝不是1970年代年幼的我喜欢书法,而是课外书籍匮乏,没有收音机、电视机满足好奇心和获得信息,我才被动地扭曲成一个半桶水书法者。初二,15岁,在课堂偷偷摸摸看完手抄本《少女之心》,没有任何性经验的我,看过两卷本《法国短篇小说选》,完全凭想象能写出一本《少男之吻》;也是在初二暑假,返回合水县父亲的乡下老家,几个表兄弟竟然拿出几张收集的台湾国民党用气球漂浮到大陆西北部的宣传单,上面是国军八年抗日的彩色图文,让我大开眼界。传单印刷精美,纸质挺括。学校、家庭和社会,不能提供起码的生理和情感知识;也从没在课堂学过美术和音乐,英语也是上高中后从字母学起。从小就被当做政治动物洗脑,成长知识和综合教育,完全被政治教育取代,罪恶疯狂、丧尽天良的社会主义革命祸害了多少中国人!
    刚上大学后适逢办理第一代身份证,学校凭档案和个人填写的一些表格文字,认为我的字写得不错,与几个写字好的同学被抽调到办公室,每天下午填写几千名同学的户籍卡片。纯粹义务劳动,无任何报酬。大学时,同宿舍有俩同学喜欢练书法,或购买或偷窃了一大摞书法书。毛笔、墨汁和一沓废报纸,整天摊放在桌子上。谁想练字,随便抓起毛笔来两下。我们无聊的时候,也抓起拖把,蘸水在水泥地板上胡乱涂鸦。
    每当有人说你字写得不错,我似乎觉得对自己是一种羞辱和奉承。特别是2004年入狱后,唯独我被禁止通信,好不容易让一位获释的难友,把一封信夹藏在内裤生殖器部位偷偷带出,然后转交另外一位朋友。朋友将此信扫描后,在海外媒体发布,我才有机会讲出被警方构陷的黑幕。出狱后,与一位新相识的朋友在网络上偶然聊起,他说他喜欢书法,当时在网络上看到这封信,见我字写得不错,立刻有结识的愿望。我无言以对。
    钢笔与毛笔书法是相通的。我没正经学过书法,小时候练就一点书法功底,断断续续在几次坐牢期间经常办墙报练出来了。那些所谓服从改造的狗屁文字,写到我想呕吐,但也不得不写,总比干苦役轻松得多。
    有人说繁体汉字美观是艺术,十分滑稽牵强。现代艺术门类很多,资讯发达便利,可以欣赏摄影、绘画,怎么都轮不到把书法作为一门艺术来崇拜。最可笑的,莫过于各级官方文联都下设书法协会。纳税人养着一帮职业书法家,为官家附庸风雅装点门面。
    假如说书法是一门艺术的话,那也是官场文化的组成部分。谁见过古代平常人家厅堂里挂书法作品,过年能贴上春联的人家都算家境不错的。近代印刷术发达,才让书法进入寻常人家,装饰家居。还有人说写书法可以修心养性,更多的恐怕是谋划如何算计别人。汉字书法,是贵族文化和官场文化,它跟权势和文化人共生的。中国民间自古以来不出产贵族,当官乃贵,贵乃前辈曾为官。
    
    2009年3月13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汉字简化 劳而少功/朱永新
  • 回答一些有关汉字简化的疑问:让文字争论与政治脱钩
  • 忘记汉字的后果,兼论汉字的文化价值/潘发勤
  • 许嘉璐:《汉字五千年》了不起!
  • 韩国汉字回归/詹小洪
  • 卫金桂:大陆和台湾谁更有资格对汉字申遗
  • 谭作人:汉字,能不能救张艺谋一命?
  • 彭小明:反右与汉字简化
  • 也谈汉字的简化之争
  • 揭示“汉文汉字”的真相
  • 打倒汉字!——我想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六件可怕事情”再添一件/姜福祯
  • 汉字简繁之争无关政治
  • 解构汉字的迷思 -- 从语言学的观点谈汉字的原始本质 蒋为文
  • 网友创代表“草泥马”汉字 网友表示“心领神会”(图)
  • 从17个角度看汉字繁简之争:无须向世界推广简体字
  • 中国国家语委发布《汉字部首表》 规定主部首201个
  • 季羡林谈国学妙语连珠: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
  • 联合国秘书长用汉字题书向全世界中国人拜年(图)
  • 京奥开幕式将按汉字笔画决定出场顺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