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本事件与中国经济学家的良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4日 转载)
    
    铁本事件已经过去六七年了,各种细节已经坊间流传的多个版本可能已为世人所熟知。今又旧事重提,在某看来,实在是现今的形势与多年前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君不见,日照钢铁被山钢招安,宝钢终于并吞宁波钢铁,武汉市为了中部航空枢纽而操作国航入主东星……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地方政府本着做大做强的愿望,纷纷向民营企业举起了屠刀。民营企业之路何在?
     (博讯 boxun.com)

    楔子:温总理与鲁冠球的会谈。
    
    铁本事件之后,温总理跟鲁冠球曾经有过一次会谈。鲁问:“中国政府对民营企业的政策有变化吗?”总理答道:“我们对民营企业的政策从来没有变化,那就是始终鼓励民营企业的发展。”鲁:“那为什么要对铁本采取措施呢?”总理:“铁本是民营企业吗?”鲁:“……”
    
    (温总理的回答其实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我国的政策向来是鼓励民营企业发展的,都已经写到宪法里面去了。温总理不知道铁本也是很正常的,总理日理万机哪会知道一个远在长江边上的项目是什么东西。早已有许多专家论证了铁本必须被干掉,总理做的只是签个字而已)。
    
    
    
    铁本:与苏南兄弟的比较,中国式的成王败寇。
    
    我始终认为,铁本事件颇有点成王败寇的意味,因为这只要与其他苏南兄弟的比较就知道了。昆山,中国的明星城市,GDP高的吓死人,然而熟悉中国改革的人都知道,昆山的成功也是走的一条“违规之路”,先把开发区建了,你上面再查没用了,通俗的讲,就是先上车后买票(当然先上床后结婚也一样,没有本质区别,现在很多专家都在介绍和宣传昆山的经验,据说还有不少课题);另一个明星城市,张家港,张家港当年报保税区的时候中央是不批的,当然,张家港人是很聪明的,请了一位中央领导题字:“张家港保税区”(领导的名字我就不透露了,此公好题字,题了不少字,当然这里面还有不少错别字),靠,领导都题字了,下面的人还敢不批啊,张家港人的智商还是很高的!
    
    在这里,我没有任何一丝丝鄙视诸如昆山和张家港的意思,反而我认为这是一种创新,一种对体制的“间接性 ”和“委婉”的突破,在《激荡三十年》里,作者也谈到了铁本的一些“违规操作”,作者对这种违规还是持肯定态度的,作者认为正是这种创新才造就了江浙经济的繁荣。当然,铁本的这种创新没有昆山和张家港运气好而已,所谓时也运也!
    
    我认为,不光是昆山和张家港的这种创新带来了江浙经济的繁荣,看一下中国这三十年做过的路程,难道不是一个制度创新的过程吗?我们改革开放三十年,难道不就是一个民间力量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逐步生成的过程吗?如果没有这生机勃勃的民间力量,哪有我们这么辉煌的改革业绩!
    
    然而,不是每一种制度创新都是成功的,有的成功了,有的却失败了,其中的荣辱得失,令人扼腕叹息。
    
    
    
    中国:政治是第一位的,经济学家靠边站去!
    
    这个标题可能有一点偏激了,但是从铁本事件看,我想很多人都会得到类似的结论。
    
    曾经有媒体这么把铁本事件概括为“戴国芳本人的悲剧,中国社会的荒诞剧”,这个论述是精辟的。戴国芳绝对是带有悲剧色彩的,这个“五不老板”是一个朴素的苏南民营企业家,是事件的最大受害者。何谓荒诞呢?除了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的暗战,经济学家又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经济学家应该感到失望吧,你们谈了这么多年的宏观调控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啊。什么宏观调控啊,还不如罗织十多项罪名(这些罪名基本没有成立的,真实讽刺!)把民营企业家弄去吃牢饭来的有用,还不如直接摘掉地方官员的乌纱帽来的痛快。记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只宏观调控,还有行政手段。行政手段既好用有痛快,只不过有点赤裸裸,还是包上一层宏观调控的外衣比较好。
    
    《读书》曾有一篇文章探讨过经济学家的作用。至今令我印象深刻:在中国,经济学家出名与否跟他的能力基本没有什么关系。一个经济学家要出名,当然得有点小实力,但最为关键的是他的主张是否能为官僚所用,或者说他能否奉迎官僚们的心思,这才是最主要的。孙冶方,一代经济学家,不过生不逢时,不能为人所用;而当今的一些人,哼哼,(请准许我恶意的联想)。
    
    铁本事件刚开始时,有很大一批经济学家借“拥护中央命令”为名,对铁本和民营企业恶意嘲讽,极尽中伤,对官僚们阿谀谄媚。你们有用吗?你们为铁本罗织的罪名有哪一条成立了?你们的经济学是为谁学的?
    
    当然,这里面还是有很多经济学家保持着自己的良心。比如我所一直敬佩的周其仁教授,他为了铁本事件曾疾呼过多次。
    
     汪丁丁教授曾告诫他的同事少给官僚们提点建议。在当今的形势下,你们又要提什么建议呢?你们是不是又要毁掉一批民营企业?在中国的转轨之路上,处于官僚和良心之间的中国经济学家们,请你们自重!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