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胡锦涛治军的三个确保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4日 转载)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十几年前,中共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杨白冰提出,解放军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邓小平认为不妥,因为这会为日后军人干政开绿灯,所以让杨氏兄弟退休,保证江泽民接班。无独有偶,今天总政主任李继耐又在《求是》杂志上鼓吹保驾护航,用的词汇是三个确保。杨白冰与李继耐都重新强调军队政治化。但此一时彼一时,这一次是胡锦涛要求的,他要求军队重新政治化,就是替他所代表的权力小集团保驾护航。 (博讯 boxun.com)

    
    因为,中国正在走向根本制度的摊牌,一方面是要求自由民主的老百姓,一方面是坚持一党专制的权力小集团,必然有一个图穷匕首见的时候,这个匕首就是解放军。从最近的围城事件看,老百姓有共同上街的趋势,利益不相关者纷纷加入。因之,围城与群体事件不可同日而语,它的规模要大得多,堪称全民运动,而公安武警城管加起来也压不住。一旦发生这样的围城,唯一的办法就是调动正规军来戒严。军队不听命令,苏联与东欧的共产党就这样垮了。
    
    值此关键时刻,胡锦涛希望解放军能绝对听话,让你开枪就开枪,让你戒严就戒严。这就是胡锦涛治军的着眼点与核心内容。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共的治军路线是有变化的,邓小平治军强调解放军配合大局,坚持当配角。江泽民治军是六个字:能打赢,不变质。能打赢针对台独,不变质是不要喧宾夺主。到了胡锦涛,主上心虚,很怕军队站着老百姓一边,所以反复强调党指挥枪,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胡锦涛的三个确保,不再强调解放军的人民性,因为,军队站着老百姓一边,就意味着调转枪口,对着权力小集团。
    
    那么,三个确保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首先,胡锦涛说,要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确保解放军始终在党的绝对领导下。然而,按照共产党的唯物辩证法,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的,都是矛盾对立面的转化,党指挥枪转化一下,就是枪指挥党,怎么可能是绝对呢?党代表人民,党指挥枪。党不代表人民,而枪代表人民,那么,枪就指挥党。胡锦涛的意思无非是,当老百姓走上街头,要确保解放军能听权力小集团的指挥,把枪口对准人民。所以,胡锦涛不再强调解放军的人民性,而只强调解放军的党性原则。这是第一个确保。
    
    解放军的重新政治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要加强对官兵的洗脑,加强意识形态控制,从而在需要的时候,能实施军管戒严。如此一来,解放军就将再次成为一只文革军队,成为三支两军的解放军,成为军管戒严的解放军。胡锦涛说要确保国防和军队建设科学发展,意思很清楚,这是一项承诺,要保证军费增长的势头,从而达到收买军事集团,为权力小集团服务的目的。至于第三个确保,即确保有效履行新世纪新阶段解放军的历史使命,非常含糊。因为实在清楚不起来。解放军一旦失去了其人民性,那么它就是私家军,就是御用军,就是奴才军,就是慈禧太后的八旗兵,只有镇压的功能,没有国防的能力。
    
    胡锦涛真的能够把解放军绝对地置于权力小集团之下,枪口对准老百姓吗?解放军真的会成为一党专制的铜墙铁壁吗?我觉得他是一厢情愿,而三个确保的唯一结果是,加速军队内部的分化与分裂,催生军队版的五七一工程纪要。当年武昌起义如此,未来未必不如此。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竹:胡锦涛在自己折腾自己
  • 刘晓竹:请胡锦涛管管小舅子
  • 刘晓竹:是国家机密还是胡锦涛机密?
  • 刘晓竹: 国安系统 够胡锦涛喝一壶!
  • 刘晓竹:围出一个新中国
  • 刘晓竹:对习近平先生的两点期待
  • 刘晓竹:2009年农运能否突破?
  • 刘晓竹:井冈山上的跳蚤之歌
  • 刘晓竹:联美联共扶助农工
  • 刘晓竹:最高领导人应该怎样做父亲
  • 《零八宪章》反映到党内来/刘晓竹
  • 刘晓竹:民主运动的城市之光
  • 《零八宪章》反映到党内来/刘晓竹
  • 刘晓竹:零八宪章反映到党内来
  • 刘晓竹:零九破局的沙盘推演
  • 刘晓竹:从零八宪章到零九行动
  • 刘晓竹:《零八宪章》的三个战役
  • 刘晓竹:民主转型中的公安与黑社会
  • 刘晓竹:假如《零八宪章》签名过万
  • 胡锦涛请大家算总账/刘晓竹
  • 刘晓竹:中国的萨哈罗夫群体
  • 刘晓竹:奥运自由魂与中国心
  • 刘晓竹:如何看中共第五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