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水: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04日 转载)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體制內兩種政治理念交鋒
    今年「兩會」上,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重申,中共不會實行西方國家的多黨制和「三權分立」,強調其它八個民主黨派參政而非競爭執政的地位。「兩會」前,中共喉舌早已為吳邦國反西方民主多黨制的言論大造輿論。
    中科院研究員房寧先生「兩會」前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我國決不能搞西方的多黨制》,新浪網轉載之後,將反對跟帖全部刪除,保留了支持房寧觀點的帖子高達一萬多條。房寧還曾有篇大作《民主還是中國的好》,與俞可平《民主是個好東西》,同樣在大陸網絡引起熱議。俞可平亦在「兩會」前高調出版新著《讓民主造福中國》,再現體制內兩種執政理念交鋒格局。房寧公開反對西方民主制度,俞可平讚賞民主制度,兩位不遑多讓。由此可見,兩種政治思維都期望在「兩會」期間形成預期的輿論效應,以實現雙方的政治意圖。但可以確定的是,在經濟危機不斷加劇的背景下,穩定壓倒一切已上升為當局的最高政治,不顧其餘。房文頗多違背政治常識,亦不合事實,甚至與國家憲法和中共黨章「唱反調」。《人民日報》亦淪為幫兇。因此,很有必要對這些公然否定民主價值、反人類文明的論調,予以駁斥。
    如果《人民日報》不拿財政撥款或被旗下的子報子刊養老,能夠靠人民讀者自願支付廣告費、買報紙維持生存,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夠代表讀者的部分民意。實則相反。正如《人民日報》前總編胡績偉先生所言:《人民日報》除了報頭的日期是真實的,其它皆不可信。房寧在黨報《人民日報》自說自話,那是他的言論自由,假如能夠自圓其說得到中共賞識,也不失高明,但其漏洞百出,恐適得其反。

公然將台灣香港分裂出去
    房寧首先從文章標題上將台灣、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我國」憲法序言中開宗明義「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的一部分」,《反分裂國家法》亦有涉及。台灣現行政治制度,名符其實是按照西方多黨制運作的──兩大政黨國民黨與民進黨民選輪替執政,還有一個農民成立的台灣共產黨,台灣合法註冊的政黨總共有一百三十多個。
    二○○五年馬英九當選國民黨主席,胡錦濤還親自致電祝賀;中共可從來沒公開講台灣民選總統李登輝、陳水扁和馬英九是非法的。早年還有一個民間流傳說辭:曾有一位外國記者問周恩來:中國有妓院嗎?周答:有,在我國台灣省。香港也有近十個黨派,只是港人的選舉權被剝奪了,使得這些黨派無論在殖民地和回歸後,都沒機會成為執政黨,但特首普選已得到基本法認定,將在二○一七年實行。
    由此可見,「我國」台灣是全面奉行西方多黨制。
    房文稱「金錢政治是西方政治制度的痼疾。掌握巨大財富與金錢的大資本集團,把現代西方國家多黨競爭與選舉演化為一場按商業規則運作的政治推銷活動,通過對競選規則的控制,通過媒體的運作、炒作,控制公眾的信息接受,廣泛而深刻地影響社會輿論與公眾認知,進而影響選民的選擇,最終取得競選的勝利。」

奧巴馬競選資金主要來自選民
    遠的不說,單說美國新任總統奧巴馬。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軍委主席胡錦濤可是第一時間打電話祝賀奧巴馬當選總統的。其次,奧巴馬從初選到結束,在整個選舉過程中,共籌集競選資金四億美元。其中百分之六十二的資金,也就是大約二點四億美金,是美國選民自願通過網絡捐贈的小額資金,每筆不超過二百美元。這不是嚴格意義上的納稅人的錢,也不是國家和政府的錢,這等於是選民捐贈給奧巴馬個人的錢。不管奧巴馬最終是否當選總統,都不退還給捐贈者的,也不構成他個人的負債。這些資金都用來支付競選成本,而不是裝進奧巴馬個人腰包。但從某種意義上,這些捐贈是有償的,那就是奧巴馬當選之後,須為大多數捐贈者謀取利益,這個利益具有社會公共利益的屬性,也可理解為對捐贈者的回報,以可在連任時繼續獲得支持。
    實行西方多黨制的台灣能將前總統陳水扁關進牢獄,最起碼比中共官員財產和收入不公開、動輒貪腐幾千萬、四千名官員捲款五百億美金外逃要光明正大得多。西方媒體批評揶揄諷刺總統,普遍而公開,只要不閉著眼睛說瞎話,是人都不會否認這一點。房寧何來「金錢政治」、「大資本集團操控」和「媒體控制公眾」說辭。房寧被政府養著整天研究政治學,不會不懂西方政治運作的ABC。

多黨競爭可促使和諧穩定
    房文稱「多黨競爭具有擴大社會分歧的傾向,不利於社會和諧穩定。」
    社會穩定和諧的本質是制度民主化、公民權利得到保障。多黨競爭等制度設計,才能形成權力制衡和監督,使得政治透明和民主。多黨競爭恰是縮小「社會分歧」和促使「社會和諧穩定」的充分必要條件,這是因果關係。如果穩定和諧只為保全極少數權貴者的利益,那寧可不要這個所謂和諧穩定。
    房文稱「我國決不能搞西方的多黨制,而必須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
    中國大陸政體本就是多黨制,八個民主黨派每年在人民大會堂正兒八經地召開政協會議,那可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多黨制與執政黨是兩回事。「民主協商」可是中共標榜的基本決策程序,八個民主黨派之一的致公黨中央主席萬鋼,去年被任命為國家科技部部長。請房研究員搞清楚,多黨制不是西方獨有的,別抹殺中共的功勞。至於這八個民主黨派能否成為執政黨,那是將來未知的事。但是話說回來,中國大陸事實上存在多黨制,只不過八家民主黨派永遠不能成為執政黨,這才構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

民主制度的優越已被實踐証明
    房文稱「西方國家竭力向發展中國家輸出的多黨競爭的『民主制度』,在許多發展中國家造成了嚴重後果」、「我國決不能搞西方的多黨制,決不能走一些發展中國家的錯誤道路,因為那是取亂之道、取禍之道。」
    不妨應用溫家寶一段演講,原話大意是:普世價值觀和民主制度不獨屬於西方,而是屬於全人類的文明成果,中國也不例外。那麼,民主制度起源於西方東方並不重要,但是不能迴避的一個事實是,一些發展中國家願意接納民主制度,而不是西方用槍炮逼迫他們的。同理,中國也可以向其它發展中國家,甚至西方國家輸出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問題在於人家是否願意接受。不要說社會主義實踐在蘇東的全面破產,希特勒的納粹本就是國家社會主義的意思。可見的事實已足以證明兩種制度的優劣。
    誠然,南亞、拉美一些實行民主制度的發展中國家頗多曲折和反覆,這都是事實。想必房寧應該明瞭「民主制度是次好的制度」,也就是說在人類發展到今天它是最好的;其次,民主制度的優越性,至少是二百年以來被東西方國家實踐所證明的,包括台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只有短短的六十年,已經解體滅亡的蘇東社會主義,僅存的幾個社會主義國家朝鮮古巴等獨裁貧窮,人民連飯都吃不飽,還奢談什麼自由和人權。
    民主制度不是像泡沫「共產主義」那樣的終極制度,本身仍在不斷完善發展之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可以摸著石頭過河,為什麼就不允許民主制度不斷地完善呢?房文斷言的「造成了嚴重後果」的實行民主制度的發展中國家,也僅有短短的幾十年,至少這些國家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言論自由、有選舉權和三權分立,人民不會因言治罪,有權上街遊行示威,沒有大量上訪者,這些難道不比標榜社會主義優越性的中國進步?

中共究竟代表什麼?
    「在我國,執政的中國共產黨不是任何一個利益集團的代表,而是中國各族人民共同的代表。」
    筆者查閱了國家憲法和中共黨章。中共黨章總綱開頭第一句是「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同時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國家憲法第二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國家憲法和中共黨章從來沒規定中共是「中國各族人民共同的代表」。人民、先鋒隊與代表三者含義完全不同。
    憲法中的工人等社會群體,不但是職業劃分,當然也是利益集團,不管工人今天的邊緣化境遇如何。「中國各族人民」更是一個廣泛的利益體。利益是經濟、政治和文化等權利的總稱。全國人民更享有國家主權利益,主權是一個獨立利益體的最高標誌。而房卻說「中共不是任何一個利益集團的代表」,按此推理,那麼中共不能代表中國。不知道房寧是不是中共黨員,這是公開肢解中共黨章和國家憲法。房寧本想拔高中共,卻無意間揭穿了老底,也算弄巧成拙、歪打正著。
    
    二○○九年三月十五日
    
    《争鸣》二○○九年第四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棋生:没有多党制何来新型民主/DW
  • 多党制,是天使还是魔鬼?让人民选择吧。/李亚辉
  • 不搞多党制,是中国国情需要/王国庆
  • 与房宁商榷多党制的问题真缔/张小鼐
  • 霍宪森:搞多党制好?
  • 越共再次削减编制,坚定不移走向多党制
  • 李国涛:驳“多党制解决不了腐败问题”
  • 中国多党制宣言/独树一帜
  • 中国多党制(十七)独树一帜著
  • 中国多党制(一)独树一帜著
  • 一党制也能搞民主 中央党校学者驳多党制说
  • 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多党制国家/艾青
  • 郭永丰批徐学江两党多党制不适合中国国情
  • 多党制-政治上的大智慧/水镜
  •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
  • 中国多党制会乱吗 动乱的源头在哪儿
  • 吴邦国:中共领导不能削弱 绝不搞多党制
  • 贾庆林李长春相继撰文否定“多党制”
  • 北京惊爆言论自由之争:贾庆林亲上阵批多党制
  • 网友评:贾庆林筑牢抵御西方多党制度、三权鼎立等错误思想干扰防线
  • 贾庆林日前撰文:抵御西方多党制、两院制和三权鼎立
  • 贾庆林明确回应08宪章:筑牢抵御西方多党制的防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