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荒原:经济危机的责任要世人共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0日 来稿)
    
    作者:荒原
     一、进华尔街“金融市场”就要遵守市场规则 (博讯 boxun.com)

    现在不少国家将经济危机的责任矛头直指美国,认为发端于美国华尔街的金融风暴,一定不是美国人的阴谋就是阳谋,却不承认经济危机是人类的共同“造化”,“人为”地“忘记”了华尔街其实只不过是人类世界所共同认定的一个金融产品交易平台和经济人的共同市场这一事实。共同的市场就有共同的权责,在所有经济活动中产生的一切收益和责任,理所应当由所有参与国按相应比例来共同承担,才是一个合理的处理方法。
    客观地说,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存在一个“度”的问题,此事同理也需要有辨证的视角对待,决不能用“非美即中,非对即错,非黑即白”的100%绝对化观点下定论说是非,而要看到其中的责任承担也存在着一个份额大小的问题。
    责任与收益是对等的。毫无疑问,美国做为当今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和消耗占有世界资源最多的国家,理所应当地要承担相应的最大比例的责任。美国的责任,一是在事情出现之前为世人提供一些必要的公共平台,如华尔街的金融交易市场类的硬件设施,其它也包括联合国总部等国际机构,同时还要承担必要的无形的软件支持,如资金、管理,服务等,同时,也从中得到相应的回报。
    再以国内事为例,中国将诸多的中心、机构设在了如北京,上海等中心城市,在它获得“中心效应”的收益回报的同时,也要担负中心城市“火车头”的引领、管理和核心辐射作用,这是它的光荣,也是一种责任和义务。
    其间,中国证券交易所在的沪深二市,多年来一直承担着中国金融业优化整合的作用,名为企业,实为国家和政府做着排忧解困之功,其间甘苦决非数言可表。
    中国的股市,已如老虎机般不知吞掉了中国人多少血汗钱,可事到如今也没见政府有任何一次诚心实意的欠意表态,反而是一如既往地“人为拉升、股民进入、机构抛盘、集团获利、国民巨亏”的提偶游戏。那些深陷股市潜规则中的股民们,多年来虽有人也不时在埋怨政府的无德,可仅止于此,从没有人说要将政府坐庄的股市视同美国的华尔街般,发生类似如当前多少国家政府想要将经济危机的责任一古脑地推给美国这样的事情,从而将自己在股市中的亏损败迹归之于沪深二市这个“实体”,将个人巨亏进行政治化并要求政府承担责任。道理其实如此简单,除了市场的名称为“沪、深”,交易的地点在“沪、深”外,你能将自己的成败之功,国家政策之误与于“二市”挂钩并与“二市”追责索赔吗?
    “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不能因为在市场中赔了钱或是在赌场中输了钱,就要向市场或是向赌场索要本金----这与梁山李逵在赌场中赢得起输不起的“铁牛”本质有何区别?说透彻了,中国政府当然只能承担盈利的好处,却不会承担道义和法律的责任,因为这是其初始定位,而且事到如今它确实也承担不起了。这是题外话。
    个人的赌搏行为,输了只好“认”了,这是愿打愿挨的双方,但放大到国家级别的“赌搏”,因为是全体国民利益所系,就必然会“上升到政治的高度”,如果输了,操盘者就要有一个起码是表面上看起来还算合理的解释,哪怕是做为推托。而将经济行为的失策进行政治化衍延,历来就是那些本来就不想让国民明白事理的国家的必选之策,这样不但失策的责任和道德不必承担,还能以此法在其治下得到另外的一个“化危机为转机”的节点,即重振国民“热情”,团结一致对外“敌”----这时的经济危机的源头国家如美国,在其政治真正需要的时候,就已经升上为“敌对势力”了。
    但一个政府和国家这样率性而为的代价,是将自己或本已不佳的国际形象和政府信用进一步降低,在世界上慢慢地变成为让人疏而远之的怪物了。
    二、周期性出现的经济危机是正常的
    与中国的“因果轮回”说同理,人类世界诸事自存规律,万物皆有周期。本次经济危机,也是随着本轮世界经济发展的周期性调整出现的。
    世界经济经过数十年的持续增长(一般在3~5%的增长率即已很高,而不是中国式饱含水份的双位数增长率),已走过了它的起步、完善、繁荣期,也在此过程中积累了大量随之而来的经济泡沬,即不断高攀的通货膨胀率,以呈满溢状的“数字经济”表现出来。当泡沬达到饱合时,物极必反泡沬连续破裂,就是经济危机来临之时。也即,本次危机的出现,其目标是要冲着那些不合理的泡沬而来,是要挤破挤掉其中不合理的水份,是要对世界经济进行新一轮的调整和再造。合理的留下来,不合理的淘汰掉,这样,在经过了几年的“低谷期”(调整期、整合期)之后,世界经济将走向另一个美妙的春天。虽然许多国家的经济增长率看起来并不高,甚至还是微长状态,但不要忘了“泡沬”是一种历史的积累,是“积久而发”所致。
    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生产商----美国通用公司所面临的存闭之争,就是此洗牌过程中最具代表性最有轰动性的典型案例。因为它是传统的经济基础产业,相对地说属于“劳动密集型 ”,自然不同于员工数要少得多的华尔街金融交易活动中高效型的精英白领们,假若倒闭,受此影响的将多是产业工人,引起的社会稳定压力会更大。
    虽然现实如此“令人痛心”,但在美国的民主制度和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明白不能为了拖延企业的衰弱生命而无限度地进行一家接着一家的政府收购,进而用收购这个“强心剂”人为制造经济的虚假繁荣,不能奉“稳定压倒一切”为圭皋,不能为了部份企业“稳定”而失去大多数纳税人的“稳定”,更达不到如有国人所说:美国的政府收购是要走“中国式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地步。----这是因为他们没有看清美国的政府收购只是短期的市场整合和转型所必需的技术引导手段,决非美国要从此否定走了几百年的“自由市场经济”这个根本不变的目的。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经济危机有其双重性,即危机与机遇并存,适者生存是其不二法则。在此过程中如奥马巴所说“多数人都会为这个“明天”而在今天就必须付出包括财富和精神在内的等值代价”,要不然就不会凤凰涅盘得到明天的重生。同时,有些本身抵抗力不强或是本就不合时宜的国家政体和集团,也必然在经受经济考验的过程中,面临着政治生命的生死存亡之灾。
    三、中国经济危机的与众不同之处
    至于中国,本轮世界经济危机的出现节点,正好与中国自身经济周期的危机节点前后大约相吻合,世界性的危机外因对中国的危机内因产生了一个催化和推进的作用,这样便合二为一,使中国经济面临内外交困,雪上加霜的困境。中国相比同期其它国家的经济恢复,不知要难上多少倍,甚或从此难再也不无可能。
    有如此说,是不得不考虑到中国的特殊国情,即被人所诟病的特色政治制度。从具体政策层面上看,扼杀大陆经济良性发展之罪魁,正是由于当前的社会财富和政治权利过多地集中到少数权贵手。正是它使中国长期积累了无数的社会矛盾,如蓄势待发的火山一样,也在时刻等待着一个临界点而得以彻底发泄之。本次,似要与经济危机同时“相互提携,结伴而行”了。
    处于畸形状态的中国经济,必将长期处于衰退困境之中。改变或拯救中国经济的药方,不在金融层面,更不在经济层面,而在于对中国社会包括经济在内造成最大损伤的制度层面。所以,要改造中国,必须改造制度,这又必然要损伤小部人的最大利益,可他们做好要付出牺牲自我的心理准备了吗?
    中国这种“数症并发”的惨状在国内少有言及,即便有敏感者,也或是不敢或是不愿承认此“不幸”之灾。这一点,是在改变现状之前首先要突破解决的一个态度认识问题,也是中国会改良面临的最大障碍。
    四、中国要学会承担责任
    以强大坚实的美国国家信用做担保,美元和美国国债再不值钱,也比存在一家企业资质的银行要保险得多。难怪美国前财长对中国持有大量美国国债不领中国的情,因为这是中国自愿自主的缜密安排,是多方比对之后的“最佳”选择,也是为了保证中国经贸往来的充足现金流和金融财产的相对安全,何来让美国领情之说?
    在危机面前,中国首先要按照中国所占世界资源相对量,和欲要发挥的国际影响力之大小,尽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危机拯救责任,包括客观理性负责任地对待中美之间的经济互动。
    中国刚刚提出了想要建立新的世界货币,也确定了要在上海建立“金融中心”的决定,不管有没有从此要与美国在世界金融领域分庭抗礼之意,不管这“金融中心”是不是“四万亿经济拉动计划”中的一部份,但想说的是:做事之前要先学会做人,要学会承担做为一个金融中心所在地的大国所应承担的道德责任和技术责任,万一出现了与此次类似的金融灾难,要能经得起部份不理解真相的世人的无理谩骂和攻击,在适当的时候还对世人有所解释和帮扶,起码要做到像美国现在这样的水平,甚或超越之则更为世人之福,而不是有了利益勇往直前,有了责任一推“六二五”。
    细想在当今世界,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取代美国,具备经济危机过后下一个世界性金融产品的交易平台的功能。因为这个平台不仅需要强大的经济做其后盾,以支撑交易风险,更要求有足够的国家政治信用,而这一点,美国数百年来稳定的社会形态,是一个绝好的证明。这自然得益于其优良的政治制度,所以也无疑还是下一次首屈一指的选择。
    中国做为区域性或是自己国家内部的金融市场尚可,但要想承担世界性的金融责任,为了建立广泛持久的诚信体系,还需要在制度层面上彻底有所改观才行。
    虽然身处危机之重,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如果没有其它意外出现的话,危机过后将“中国还是中国,美国还是美国,中国无法一下子承担世界的重担,美国也不会一下子因危机而变成中国式的社会资本主义”。只不过让人思考更多的,怕应是“中国的前途在哪里”,这个“老掉牙”的话题了。
    2009..3.3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