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医改与农民(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7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生病和看病可能是中国人生活中最大、最难的事情之一,尤其对于八亿农民,医疗费是一笔非常昂贵的支出。
    
    看病的费用是绝大多数中国人一生拼命积蓄的三大目的之一。如果一个普通家庭中有人不幸患了重病,可能导致全家倾家荡产。
    
中国医改与农民

    
    中国农民看病没有保障
    
    现在中国政府终于在本月初推出《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并且向新型农村合作医疗预拨198亿人民币,作为农民加入合作医疗的第一笔补助资金。
    
    这一新医改方案是否能真正改变老百姓,尤其是农民不敢看病的现状呢?
    
    BBC驻北京记者夏昆汀走访了重庆郊区一家农民,讲述一个患了白血病的男孩的故事:
    
    我访问的是重庆邻水县一个姓邹的农民家。40多岁的父亲邹四毛(音译)正在挖地。他们家的地看起来不大,邹四毛告诉我,种的庄稼只够一家人糊口的。
    
    邹四毛住的房子,四壁都是烟熏成的黑色,地上坑坑洼洼,与其说这是人住的房间,不如说是一个猪圈。邹四毛吃饭时,邻家的猪就在他身边散步。
    
    邹四毛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年迈的父亲。他的妻子有精神病。
    
    去年邹四毛16岁的儿子邹勇患了再生性障碍贫血病,邹四毛带着东拼西凑的两万多块钱,送儿子去重庆医院看病,不到一个月,钱就全部花光了。
    
    家里有老父亲要养,有生病的妻子要照顾,13岁的女儿自动辍学,邹四毛走投无路,做出一般人不能想象的事,把儿子丢在医院不要了!
    
    他说:"我当时是什么办法也没有了,没钱给他治病,所以就把他丢在医院里,只当从来没有过这个儿子。"
    
    邹四毛当时含着眼泪,对躺在病床上的邹勇说:儿子,对不起,爸爸救不了你。
    
    "当时我们在重庆的医院里,我对他说,邹勇,我要回家了。我已经花光了所有借来的钱,没有办法了。他还问我,你回家后还会回来医院吗?"
    
    这个故事本来会和千千万万相似的故事一样,有一个悲惨的结局,但是邹勇比别的患重病的农村孩子幸运。
    
    邹四毛丢下儿子回家后不久,一位到医院探望朋友的好心人何佩强(音译)看见病房里一个男孩在哭。在知道邹勇一家的悲惨状况后,何佩强决定帮助这个苦孩子。
    
    何佩强把邹勇接回家,为他交次药费。但是经营一个小五金店的何佩强也并不富裕,邹勇换了几次血,已经花光了何佩强几万元的全部积蓄,接下来还要换骨髓。为了救邹勇,何佩强就向亲友借钱。
    
    正象何佩强所说的,如果他不伸手,也许邹勇就只有等死了。
    
    被何佩强救下来的邹勇现在住在医院的病房里,他流着泪告诉我,他不怪父亲丢下他不管,他知道家里穷,他只怪自己生错了病。
    
    在多年公众的千呼万唤下,中国政府今年四月初终于推出《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引起广泛关注。
    
    世界银行在中国的首席代表杜大伟说:"在中国,如果你突然生了重病,要动手术,你必须先交钱。所以这对农民来说很困难。即使有一点积蓄,你也不知道看一次病会要多少钱,有时候可能让你倾家荡产。所以建立一个农村医疗保险体系非常重要。"
    
    但是对于邹四毛一家,这个新医改方案有可能来的稍迟了一点。为邹勇看病借的钱何时能还完现在不知道,女儿邹秀芳退学后,只能在家照顾疯了的妈妈。
    
    据报,中国财政部近日宣布,向新型农村合作医疗预拨198亿人民币,作为农民加入合作医疗的第一笔补助资金。
    
    尽管对于广大的中国农村来说,这笔补助金并不很大,但它给了象邹四毛这样的家庭一个希望,以后生了重病,也许不再会为治病而倾家荡产,也不会因为不敢去医院而在家等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医改方案的要害还是一意孤行的私有化?
  • 赤脚医生穿鞋了:从中国新医改想起
  • 新医改,人民不高兴/李树泉
  • 新医改啊,我们等你很久了
  • 香港社会主义医疗等待改革:价值观决定医改的决策
  • 医疗市场化的沧桑:中国新医改的五个齿轮
  • 实现“均等化”是医改的起点也是终点/刘力
  • 新型社会公众股份制和社会共同所有制医改建议方案/夏绍春
  • 鲁宁:医改新措施可能增加患者负担
  • 医院要向“医改方案”要生存
  • 广州日报:“故意入狱以获免费治疗”拷问新医改
  • 医改利益之争与医患矛盾之实/张尧杰
  • 新医改当有快刀斩乱麻的魄力
  • 医改协调小组多一个副总理有何用/马天南
  • 仲大军:医改征求意见稿到底要征求人们什么?
  • 回应民意,副总理将担纲,医改方案将调整/鹿明
  • “次品医疗”和我国医改的路径选择/周柏清
  • 给‘医改’动动手术--重写‘医改’/蔡友铭
  • 从案例看医改,治标也要治本/刘子贤
  • 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
  • 新闻检查下的媒体私营化与激活中国市场的医改(图)
  • “新医改”:除了卖公立医院就不会干别的?
  • 中国新医改增投8500亿:重点倾斜基层中西部 (图)
  • 世卫总干事评中国医改方案:大方向正确 关键在落实
  • 中国医改正式启动:李克强挂帅督导
  • 新医改难治贪钱病高干症/李平
  • 国务院公布新医改方案 全民医保时代来临
  • 中国内地新医改方案公布 承认市场化路线走不通
  •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改意见(全文)
  • 专家解读新医改意见:财政的钱该怎么花?
  • 评论:医改意见公布是维护人民健康权益重大举措
  • 医改方案可能清明节后正式公开
  • 中国8500亿启动医改,试图破官贵民贱格局
  • 温家宝透露医改五大方向
  • 济南公立医院集体涨价疑与医改有关
  • 新医改8500亿拆解: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图)
  • 高强将离任卫生部书记,医改方案制订主管张茅补缺
  • 会诊中国:于明德——新医改方案六大分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