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给乌有之乡的“革命”大佬们提点建议/严家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1日 转载)
    那些经常说中国大陆没有言论自由的“反华敌对势力”,现在可能要对“我党”刮目相看了。谁说我们没有言论自由,就请来看看我们的“乌有之乡”网站吧。那上面不仅有“言论”的自由,更有放屁的自由。公然要恢复文革中毛邪教的邪教仪式,早请示、晚汇报,语录歌、忠字舞。还要一同祈祷“主席保佑”,一副“祭神如神在”的样子。甚至还要为江青四人帮平反,揪出走资派,打倒现代修正主义……一句话,要回到水深火热,暗无天日的毛泽东暴政年代去!
    
     有人早就说过,在中国,从来都是放屁容易说话难;说假话容易说真话难;说鬼话容易说人话难。乌有之乡就是个集假话、鬼话、屁话于一体的邪教网。 (博讯 boxun.com)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这样一个公开“煽动颠覆政府”的网站,当局却似乎拿它无可奈何。不但没有人因言获罪,其网站也没人敢借“低俗”之名“整治”而封之、屏蔽之,这在中国大陆实在是“大姑娘坐花轿----第一遭”的史无前例的稀奇事。究其原因,恐怕真是“主席保佑”了这伙人。因为这尊“毛神”,不仅是“乌有之乡”的神,也是当今一些当权者头上之神,心中之神,执政、当权合法性之神。存在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因而对“乌有之乡”一伙投鼠忌器。这就很有点像文革中势不两立的两派虽然打得头破血流,却都自称要坚决“忠于毛主席,保卫毛主席”一样的可笑。当然,还必须看到这些公开叫嚷要复辟毛泽东暴政的人,其中许多都是大有来头,有的还曾是省、部级封疆大吏之类的“党国大佬”。虽然已经是“过气”人物,退下来了,但百脚之虫死而不僵。其子女、亲信、部下还有各种关系网,也是有关当局轻易不敢动他们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这些“大佬”们虽然靠着“老本”,外加拉着毛这张虎皮作大旗,招徭过世,得意洋洋,但并未在当今中国社会上产生多大影响。相信他们的话,响应他们号召的人寥寥无几。因为他们宣扬毛的那一套,中国的老百姓早就领教过了,而且吃尽了苦头。这就好比你再把三鹿毒奶搬出来,无论再请什么大美女、大明星作形象代言人,再吹其如何“营养丰富,质量可靠”,也未必有几个傻瓜肯上当的。
    
    因此“乌有之乡”的“革命”大佬们,如果希望你们的“理论”有人相信,有人响应,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实实在在干两件。你们的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不是说要“理论联系实际”吗?因此我就根据你们的“精神领袖”兼教主的这一“伟大”教导,给你们提点建议。而且这些建议,并不要求你们去上刀山、下火海,也不要你们去抛头颅、洒热血,简直就是“为长者折枝”一般的很容易做到的事情。
    
    首先,请那些省部级、司局级的大佬们,为了表示你们真心信奉毛主义,请把“组织上”配发给你们的“坐骑”(小轿车)退还出来。根据毛的教义,你们不管是省部级还是司局级都是人民的“公仆”,即使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此车也只能作执行公务之用。而现在你们巳退下来了,无“公”可“务”,你们还赖着不退还给“组织”,还坐着去兜風,去送孙子上学,夫人上街,七大姑八大姨都来沾点光。而现在中国的普通劳动者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也没有私家小车,一半以上的中国人连大巴士也坐不成。你们这就是以权谋私利,搞特殊化,就是搞修正主义。你们口里反对搞修正主义,行动上自己就在舒舒服服地变“修”,何以取信于人,何以服众?
    
    其次,你们住着那动辄两、三百平米以上、带花园、带豪华装修的洋楼,当年只是象征性地付了一点钱,还不到市场价的十分之一,便化公为私了。而且自己一套,夫人一套,儿子一套,女儿一套,甚至未出世的孙儿、外孙都安排订购好了。而反观“领导阶级”的劳动人民,不仅傍臭水沟,居于陋巷,不但拥挤不堪,且四壁透风,冬天像冰柜,夏天像烤炉,上个厕所也得走半条街,还要排队。和你们那洗手间都比别人的卧室还漂亮,还带浴霸,带空调的官邸别墅相比,何异宵壤之别?就这样,一遇官商勾给,强制折迁,那些人就成了无房户,而你们却“风雨不动安如山”。你们口里高唱要社会主义,要公平,要均富。你们就不妨以实际行动垂范天下,把你们那住不完、用不了、闭置着,让老百姓侧目而视的洋楼,拿几套出来以庇“寒士尽欢颜”。这样,才好使大家相信你们是心口如一,而不是哗众取宠,沽名钓誉,甚至是别有用心。
    
    再其次,现在中国人的月平均收入在城镇也不到1000元,农村就更低。到沿海打工给外国、港、台资本家一天干12小时,一月也不过一千多元。而今金融风暴一来,工厂像多米诺骨牌似的倒下,他们就成了“回乡待业的农民工”,明天下锅的米还不知在何处。而你们四体不勤,一月却可“旱涝保收”少说也是五、六千元,甚至上万元的收入。你们和普通劳动群众的差距,是不是也太大了些?按照你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这就是在资产阶级化,就是在变“修”。你们既然对伟大领袖如此无限崇拜,无限敬仰,无限忠诚,就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念念语录,唱个东方红,跳个忠字舞,而要“忠不忠,看行动”,拿出实际行动来。按照你们的逻辑,现在中共的政府是修正主义的,而它每月给你们这么多钱把你们“养”起来,那肯定就是要“腐蚀”你们的“革命意志”,让你们“越‘修’越养,越养越‘修’”,用心何其毒也!你们如果是毛主席的思想教育出来的自觉的革命者,岂能让他们把你舒舒服服地“变过去”,变成“修正主义份子”?必须坚决予以抵制。当然,人是要吃饭的,饭是要钱买的。但按照你们伟大领袖的教导,国家干部的收入应相当于普通工人工资的平均水平。你们却高出了那么多倍,就请把多余的钱退出来。就近就可救济北京那么多上访的冤民,这既可表明你们坚定的革命意志,也是做了一件实实在在的大好事。
    
    不过据我观察所及,你们那些高唱毛主义革命高调的左派先生,就没见有人来参与或帮助民众维权的。反到是被你们视为“牛鬼蛇神”的“右派”、“反革命”却屡屡出手相助。例如我的右派朋友朱国干先生,以七十六岁的高龄,不畏风险帮助四川都江堰市失地的农民讨回公道。又如右派的后代,四川广汉中学老师刘绍坤先生,在去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作为义务志愿者到震中去,拍下被压死在豆腐渣校舍下的学童的惨景,并声援受难学童家长要求追查相关者的责任。结果遭到打压。而你们这些“左派革命家”,屁,也没见你们放一个。足见你们究竟关不关心劳动群众的疾苦。
    
    所以我向“乌有之乡”诸位大佬所提的建议,并没有用什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标准,什么“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心中只有他人,唯独没有自己”一类的鬼话来要求你们。我这些建议甚至资产阶级的人士都能做得到的,而且人家早已做到了。说远一点,俄国大文豪列夫. 托尔斯泰便将自己的土地资产分赠与农奴;说近一点,美国的比尔. 盖茨先生无数次的向慈善事业大量损赠。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事。而请你们把你们的那些巧取豪夺,来之不“义”的洋楼、小车、无功受禄的高收入拿点出来,并不会使你们伤筋损骨,如果你们连这点都作不到,那就请别谈什么毛泽东思想,社会主义革命的理论,共产主义的理想了。
    
    子曰“已所不悦勿施于人”,同理,你们自己都做不到或不愿做的事,还成天在那里高唱“革命”,卖弄妖娆,你骗人呢,还是哄鬼呀?
    
    骗人、哄鬼的话请拿回家去,关上门,自个儿慢慢去说吧!
    
     2009年4月10日完稿
     (09年4月20日首发《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要为四人帮平反:北京“乌有之乡”开出社会药方
  • 抵制“乌有之乡”,反思人祸教训/胡星斗
  • 阳光之下满是罪恶——改革30年,这个社会病了/乌有之乡
  • 槟郎:0八年春时事之我见—答乌有之乡网的采访
  • 答“乌有之乡”关于《色•戒》现象的采访/冼岩
  • 在“乌有之乡”的发言:《读书》事件预示思想学术表达面临转型/冼岩
  • 乌有之乡沙龙归来-中国暴富阶层的原罪
  • 秋石客在乌有之乡纪念周恩来座谈会上的讲话
  • 乌有之乡炮打中央党校王长江!
  • 「乌有之乡书社」突然遭到警方查抄
  • 传闻:乌有之乡被查抄
  • “乌有之乡”网的人们行动起来了
  • 官办忽悠:乌有之乡和祖国网、“毛泽东旗帜”网一样
  • 北大乌有之乡讨论范美忠(范跑跑)问题(视频)(图)
  • 北大乌有之乡视频:美国禅学家王耷批大陆歪风陋习(图)
  • 秋石客在北大乌有之乡讲毛泽东,语出惊人(视频)
  • 北大乌有之乡举办地震救灾的沙龙讲座实况(视频)(图)
  • 29日北大“乌有之乡”中国国家安全形势分析的讲座(视频)
  • 乌有之乡周日沙龙公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