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截访”风盛行凸现体制弊病/秋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3日 转载)
    来源: 南方网
    作者:秋风 独立学者
     (博讯 boxun.com)

    日前,政府发布文件,要求各地市、县党政负责人定期安排专门时间接待群众来访。这一文件是对信访制度的一个强调,旨在遏制近来愈演愈烈的地方政府“截访”之风。但是,这样的办法,未必一点效果都没有,但终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地方政府不惜血本“截访”,是有其内在机理的。
    
    信访制度是提供给基层民众而与现行政府结构相适应的寻求救济途径。这种政府结构的基本特征是,政府官员逐级自上而下任命:省政府任命市政府官员,市政府任命县政府官员。高层级政府认为有必要监督下级政府,尤其是防止其侵害民众权益,因而设立了信访制度,允许民众向上级政府控告自己的冤屈。
    
    但是,自上而下地授权的政府结构又会在任命者与被任命者之间形成复杂的利益关系。市、省级政府官员的主要工作是管理下级政府,其政绩是自己管辖的下级政府的政绩的总和。这样,上级政府官员对自己直接下属所采取的旨在增加政绩的措施会予以支持,哪怕这些措施可能损害民众的权益。
    
    自认为权益遭到侵害的民众将按照信访制度的设计通过信访的渠道,向上级政府寻求救济。但是,任命者与被任命者之间的利益共生关系决定了,上访到侵害自己的政府的直接上级那里,基本上没有多大用处。因为,县政府负责人本来就是市政府任命的,市政府认定县政府做错了,等于认定自己错了。另一方面,市政府对县政府进行严格监督,县政府无法出政绩,那市政府官员也就没有政绩可言。因而,民众到市政府那里状告县政府,很难找到救济。
    
    民众要获得救济,只能“越级”上访:县政府对他不公,他就越过市政府,向省政府上访。按照这样的原理,很多上访者就一路从市政府、省政府上访到北京的中央政府。只不过,这种越级上访也未必能够获得救济。原因在于,高层级政府并没有有效的手段来直接向民众提供救济,它只能将案件沿着行政层级逐级往下批复,最终很可能又到了民众要上告的政府那里。
    
    当然,同样的权力运作机制也会激励下级政府阻止民众越级上访。高层级政府接到民众的信访,必然逐层施加压力,这种压力最终将会落到作为被上告对象的地方政府身上。基层政府及它的上级政府都会避免这种压力,毕竟,压力如果太大,就可能带来麻烦。因而,基层政府会采取各种办法“截访”,尤其是禁止民众越级上访,而它的上级政府会默许这种“截访”行为。“截访”的策略形形色色,派人到北京、到省城抓捕本地信访者,给长期上访者办“上访学习班”,甚至干脆以精神病为名将其关进精神病院。
    
    要求县市级党政负责人定期直接接待群众上访,更多地是给地方政府党政负责人施加了一种道德与政治义务。一把手出面,或许确实可以给遭受冤屈的民众提供满意的行政救济。但是,如果这种机制有这种结果,则可以诱发很多民众直接向地方党政负责人上访,比如,某些本来准备打官司的人也来上访,那么,党政负责人能否应付得过来?它还可能产生另一种效果:信访部门或职能部门为避免自己的失职被民众上告到地方党政负责人那里,很可能同样采取截访措施。
    
    由此可以看出,信访制度的运转逻辑出缺乏足够合理性的。它难以向自认为权益遭到损害的民众提供有效救济,而本来旨在保护访民权益的措施,经过其内在逻辑的转化,反而不利于上访者寻找它所承诺的行政性救济。
    
    信访制度的症结在于,它试图让很可能侵害了民众权益的政府部门向民众提供救济。陷入这种逻辑困境的根源又在于,接到民众上访的上级政府与下级政府之间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而更上级的政府又没有一套不依赖于下级政府的独立机制,为民众提供救济。
    
    因此,解决地方政府的“截访”问题,需要从下面两点入手:首先,通过对利益的重新设定,在上下级政府之间形成一种有效的监督关系。如果基层政府官员是选举产生的而非上级任命的,上级政府就会有激励去进行监督。其次,高层级政府需要有直接而独立的渠道为民众提供救济。这种渠道也许是司法,即建立与地方政府无关的中央法院系统。 (本文来源:南方农村报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名医焦东海:老上访99%以上患有上访综合征——与孙东东商榷
  •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 孙东东老上访也会成了精神病/周国瑾
  • 上访人的神经和国家的权力/BBC
  • 南通上访公民强烈谴责孙东东对访民伤害/唐玉珍
  • 京城上访无路 维权绝对有理/黎家众子女
  • 以司法治理根治“上访者学习班” /姚中秋
  • 上访系统:冰火两重天
  • 甘肃访民闫成虎的上访公开信
  • 三八妇女节,上访母亲的心在滴血……(图)
  • 新疆和硕县塔哈其乡前进村小学的前任校长周玉根上访
  • 上海访民:年年开两会 岁岁上访路
  • 谁折腾这位上访母亲两年多的时间成了六无人员?呜呼……(图)
  • 教师群体上访事件调查: 政策越多 收入差距越大
  • 湖北公检法联合发文严惩越级上访人员/马连福(图)
  • 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请求大家帮助呼唤孩子的出现!(图)
  • 裘金友奉劝反腐举报访民,别动不动就进京上访
  • 张翠平:上访维权居民的“春节”
  • 胡颖平:进京上访那个也算犯罪
  • 陈碧波:16年上访,中纪委最高法院多次指示,洛阳市中级法院仍然对抗中央,耍尽流氓手段
  • 吉林访民张洁已经丧失生活能力 继续上访被抓
  • 明月春风:上访母亲绝食也要静悄悄
  • 春风明月:上访母亲又被戴上了“政府派来的……”贵冠
  • 孙东东触动社会神经,中共机关报促善待上访者
  • 核试部队上访索偿,中共讳莫如深
  • 长沙一对夫妇因遭强拆上访而被刑拘
  • 长沙胡佳先、盛根莲去北京上访被拘留(图)
  • 小三盘强行施工引警民对峙 随州两厂老职工政府上访
  • 索赔1元 上访户告孙东东
  • 上访母亲遭遇“精神病专家”的“礼物”……(图)
  • 湖南衡阳近百民师就生活待遇问题上访
  • 广东汕头上访人被抓,当庭指警察刑讯逼供
  • 2009.4.10“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福建省城上访记(图)
  • 上访维权代表刘杰劳教期满获释(图)
  • 强拆毁家无人过问,老妇上访被关押
  • 中国上访人的神经和国家的权力(图)
  • 直播:山东临沂强行拆迁又添命案!上访进行中!
  • 中国日报社论:上访者不仅仅需要孙东东们的道歉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要去远行……》 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