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天问” /公民力量(中国国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8日 来稿)
    
    1.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既然定了大政方針,只待執行,那還一本正經開"兩會"幹什麼?人大代表還在那裏熱烈地審議呢,早就定了的東西還審議什麼?
     (博讯 boxun.com)

    2.這些年,到底是年年取得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還是天天在積累矛盾和問題?天天深化改革,怎麼還有這麼多的矛盾和問題?這些矛盾和問題可能出在深層次,可是你們這些年來天天在深化改革呀,深化了這麼多年都沒觸及到它們,那還叫深化改革嗎?這些對你們來說難而又難的矛盾和問題,能不能亮出來讓老百姓幫你們想想辦法,看究竟有多難?
    
    3.年年有巨大成就,怎麼就是改變不了基本國情?這麼大的成就都改變不了基本國情,什麼樣的成就才能改變?三十年以前我們底子薄,高速發展了三十年還是底子薄,你這高速發展到底是真發展還是假髮展?既然底子還是這麼薄,政府怎麼早就闊綽起來了?一個縣級政府一年到底開支多少錢,你敢不敢把帳本子給大家露一露?
    
    4.建立市場經濟體制到底有多難?不是早就基本建立了嗎,怎麼還在完善?一完善就是這麼多年,還要長期完善下去,當初到底建沒建立?國內統一市場到現在還沒形成,七年前怎麼就大言不慚地宣稱基本建立了市場經濟體制?統一市場形成不了,經濟結構改善不了,弄個"政府採購",一招標就是假招標,越招標採購價越貴,你的經濟體制連市場經濟的一點影子都沒有,怎麼完善?一團狗屎,靠包金箔就能變成金子嗎?
    
    5.搞社會主義,卻不知道什麼叫社會主義,幾十年後才提出什麼是社會主義的理論;之後,又提出"建設什麼樣的黨"的理論,說明雖然建黨比搞社會主義還早幾十年,建了七十多年還不知道建設什麼樣的黨;發展的成就那麼巨大,又忽然發現自己連實現什麼樣的發展還沒搞明白。我們的前進方向是由黨指引的,可是當自己就這麼糊塗,怎麼給別人指引方向?
    
    6.你要建立和諧社會,需不需要對極端不和諧的事件表明一下態度?你為什麼一方面和諧社會不離口,一方面對那些克拉瑪依的幾百名少年兒童身陷火海的時候自己跑出來大搖大擺地去檢查身體的領導們,聶樹彬的冤案已經敗露,卻對那位喊冤的母親依然拳腳相加的公僕們百般包庇?
    
    7."利益關係深刻調整",怎麼調整的?調整得合理了,還是更不合理了?哪些人富了,哪些人窮了?富窮的差別,根據的是財富的創造,還是利用權力的剝奪?這種"調整"是不是改革的結果?如果這種"調整"不合理,你為什麼還要堅持這種破爛改革?如果這種"調整"不是改革的結果,那麼你改革到底改出了什麼好結果?就是自主創新能力還不強嗎?就是結構性矛盾還突出嗎?就是粗放型增長付出了過高的環境和資源代價嗎?就是體制機制障礙依然存在嗎?就是改革攻堅依然面臨深層次矛盾和問題嗎?
    
    8.富強民主文明之外,又加上了和諧。你領導的社會的確不和諧,可是也根本不曾富強過,根本不曾民主過,根本不曾文明過。你在這個世界上的哪個角落見過雖富強卻不和諧、雖民主卻不和諧、雖文明卻不和諧的社會?就這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理論,還有臉說是對什麼什麼的新發展。在你看來,經濟、政治、文化、社會是互相隔離的,抓什麼什麼就發展,忘了抓什麼,什麼就不發展。現在是四塊補丁("四位一體"),你打算將來要發展成幾塊補丁才夠用?
    
    9.社會主義既然是個好制度,能快速發展生產力,為什麼初級階段還得"長期處於"?"發達國家是在資本主義條件下實現的工業化和現代化,我們是社會主義,要走出初級階段,當然得需要相當長的時間了"。聽這口氣,又是資本主義能快速發展生產力了。既然資本主義能快速發展生產力,還堅持社會主義幹什麼?
    
    10."生產力的落後狀況,從根本上決定了我國現階段社會主義制度還不完善。"改革,不就是改掉制度的不完善的地方來促進生產力發展嗎?怎麼改了好幾十年才知道那不完善的制度是由生產力的落後狀況決定的?既然生產力的落後狀況從根本上決定了制度的不完善,那改革有什麼用?既然改也沒用,還改什麼改?
    
    11.中國的國土面積是多少?月球的照片都傳回來了,不至於自己的國土面積還是個大約數吧?
    
    12.五年計劃改五年規劃了,經濟增長改經濟發展了,能不能把國內生產總值改為國民生產總值?我們要的是中國人做的事,把外國人借用中國的土地生產的價值也算到自己頭上,算怎麼回事?
    
    13.看一段十三大報告的文字:必須清醒地認識到,技術落後,管理落後,靠大量消耗資源來發展經濟,是沒有出路的。要把經濟發輾轉到依靠科技進步和提高勞動者素質的軌道上來。問:一、胡的科學發展觀,除了眼見環境不行了,加上節能減排,眼見不可持續了,加上可持續,眼見不協調了,加上協調之外,比十三大所講的,究竟有什麼理論貢獻?長出個瘡來就糊上塊布,破了個洞就打個補丁,也叫繼承、發展、集中體現嗎?二、如果十三大的說法是對的,那麼十三大以來的二十年,是不是沿著一條沒有出路的方向走了二十年?偉大、光榮、正確的黨之所以偉大、光榮、正確,就在於別人不知道該向什麼方向走,你知道。現在看來你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方向正確,二十年過去才發現錯了,而且以後能否糾正也是個未知數,還談得上偉大、光榮、正確嗎?
    
    14.發達國家在經濟科技上佔優勢,在經濟科技上給你壓力,他們在政治上有沒有優勢?給沒給你壓力?你認為人家經濟科技的優勢是怎麼形成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既然是對中國來說最好的制度,怎麼沒見它使中國在經濟科技上也占點優勢,也使中國在經濟科技上給美日歐一點壓力?
    
    15.構建和諧社會,是貫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長期歷史任務,建設新農村,是長期而繁重的歷史任務,發展民主政治,得始終不渝,反腐倡廉不僅艱巨複雜而且長期。市場經濟體制,好歹基本建立了,又完善起來沒個頭。請問除了你給自己制定的DGP增長率指標總能輕易完成以外,究竟哪一件事是在猴年馬月之前能幹成的呢?
    
    16.世界上有多種文明,不同的文明都有存在的權利,一種文明對其他文明要有包容的態度,這都不錯。可是,你的"文明"要讓別人包容,起碼也得是一種文明吧?總不能把泡沫政績,形象工程,面子工程,貪污腐敗,內幕交易,自己給自己定薪酬,操縱股市,生產有毒食品,不講信譽,詐騙橫行,欠賬光彩,要賬萬難,辦證收費,藥品價格百倍翻番,醫生收受紅包,裝模作樣的投票選舉,假招標假投標,貪贓枉法,明顯敗露的冤案假案也不予改正,醫院門前的"醫托"對千里迢迢前來尋醫的患者落井下石,見死不救,隨地吐痰,大聲喧嘩,拼命似的擠公共汽車,都一古腦地算成中華文明讓人家容忍吧?等你去掉了這些東西,再自稱文明,再與別人交流借鑒,也不遲吧?如果這些東西與你的本質相聯繫,改掉了它們也就否定了你自己,那你就永遠不能改正其中的任何一項,在這種情況下,你有什麼臉面大言不慚地要求與人家和諧相處、相互滲透?
    
    17.滇池污染成了這個樣子,你有490億元,為什麼不治理污染源,而是寧肯從千里之外引水?據說放任污染是不科學的發展觀,如今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了,怎麼還是放任污染?
    
    18.炸毀山西的小煤窯,是在你的領導下進行的,當初建這些小煤窯,也是在你的領導下進行的,並且早已記上經濟發展的功勞簿大吹大擂了許多遍了吧。你領導的經濟建設,就是建一些不該建的、過幾年就得炸毀的東西嗎?GDP每年以兩位數增長,其中有多少是這種一次性的東西,有多少是可以作為財富積累下來的?三峽為GDP貢獻的百分點也不少吧,過幾年是不是也要炸掉?
    
    19.你們手中的權力,是人民賦予的嗎?如果是,為什麼人民約束不了你們,只能憑你們的自覺才能"牢固樹立人民群眾是國家的主人,自己是人民的公僕的觀念",一不小心就用手中的權力為小集團和個人謀私利?世界上豈有權力賦出者管不了權力使用者的道理?既然權力賦出者管不了權力使用者,是不是說明你們手中的權力根本不是人民賦予的,而是自己竊取的?
    
    20.你們說,西方的人權觀是假的,他們打倒了封建等級特權,卻確立了自己的階級特權。你能否舉出西方的資產階級究竟享有什麼階級特權?難道他們也是只要開上了寶馬車,就成了高人一等的階級,就有了蔑視他人生命的特權,就可以開著寶馬車對行人橫衝直撞嗎?某些人確實享有著這樣的特權,這些人究竟是西方的資產階級呢,還是說西方資產階級的人權觀是假的那個階級呢?
    
    你們敢不敢讓國人列舉你們享有的特權?國人是不能列舉的,因為你們只允許自己每天造謠,不允許別人開口說話,這是不是你們的又一項大特權,也是你們侵犯人權的一大罪證?
    
    你們把中國人的人權定位為"生存權",難道中國人只要喘著氣就說明你們極好地保障了中國人的人權?就是這種低而又低的"人權標準",你做到了嗎?死於礦難的人們,一次就是幾十幾百,他們的生存權你們是怎麼保障的?那些小煤窯的承包人早就在外地買下了多處房子,隨時準備井下一出事就潛逃,是誰給了他這麼大的膽子使他敢於蔑視幾百條生命的價值?那些給了他膽子的人,純粹是同謀殺人犯,試問殺人犯有什麼資格談人權?莫非愛惜生命的人的人權觀是假的,反人類的罪犯的人權觀倒是真的了?是不是又要計算死於礦難的人占全國人口的百分數,即使達到1%,那還有99%的人沒死呢,你治下的安全生產形勢是不是"總體穩定"了,你的人權紀錄是不是也可以得99分了?憑這種無恥的吃人文化,怎麼有臉算得上世界多樣性的一樣,與人家求同存異?
    
    你們恬不知恥地向外國人狂叫"只有挨過餓的人才知道什麼叫人權",難道那些從來沒挨過餓,"生存權"根本沒受到過威脅,從而在人權的內容裏根本不用提及什麼"生存權",並且自由民主等也早已實現了的人們,反而不知道什麼是人權了?
    
    你們為了掩蓋在國際壓力下不得不接受人權概念之羞,編造說自己早就提倡人權,共產黨鬧革命就是為了人權。請問,掠奪財產所有者的財產並從肉體上殘殺財產所有者,是為了人權嗎?表面上看,是把掠奪來的東西分了一點給窮人,可是,"舊社會窮人討飯還有個碗,土改以後的窮人窮得連個討飯碗也沒有了"的局面,是誰造成的?引起赤地千里人相食的慘禍的愚昧透頂的"大躍進",是誰領導的?使人經歷無法言狀的痛苦過程而餓死,這就是保障生存權嗎?"改革開放",中國似乎富了,即使先不說拼掉了多少資源才換得了那點"家用電器",且說這些東西是作為勞動者的老百姓得到的多,還是特權階層得到的多?毛時代老百姓吃不飽,鄧時代老百姓能吃飽了,可是那糧食是老百姓用自己的雙手生產的呢,還是你們恩賜的?難道讓老百姓吃不飽不算侵犯人權,讓老百姓吃得飽就是保障人權了?原來老百姓吃飯的權利並不是天賦的,而是你們保障的?
    
    在你們的領導下都富成這樣了,為什麼老百姓還是看不起病上不起學?為什麼改革來發展去卻弄出了一個民生問題?要不是民不聊生,見了駱駝不吹牛的你們,能去"注重民生"、"更加注重民生"嗎?
    你們以"主權"為擋箭牌阻撓別人干預中國的人權問題,請問,中國的人權得到改善,是怎麼損害中國的主權的呢?人權改善了,主權反而受到損害,世界上哪有這樣的主權?這樣的主權究竟是這個國家的人民的,還是這個國家的獨裁者的?如果主權是人民的,那麼是"人權高於主權",還是"主權高於人權",都無所謂。如果主權是獨裁者的,那麼人權高於主權,對人民來說,又有什麼不好?那麼不是標榜除了人民的利益外沒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嗎,怎麼一看到這件對人民有益的事情就嚇得如此神魂顛倒呢?
    
    21.你們說,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要生存和發展,就要有共同的思想基礎。沒有共同的思想基礎,黨就要瓦解,國家就要分裂,民族就要解體。那麼,請問,美國有沒有這樣一種共同思想基礎?要是沒有,怎麼沒見美國國家分裂、民族解體、政黨瓦解?
    要是有,那它的核心價值觀是什麼?有沒有必要和你們的、核心價值體系比較一下優劣?他們的核心價值體系好歹也算是"人類社會創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吧,你怎麼不吸收借鑒呢?
    
    22.社會和諧既是本質屬性,又是不懈奮鬥的目標。這二者之間有無矛盾?既然是本質屬性,那當然是本來就具備的,怎麼還要不懈奮鬥?既然要不懈奮鬥,那就是還沒具備,還沒具備的東西怎麼成了本質屬性呢?
    
    23.和諧社會是在發展的基礎上正確處理社會矛盾的結果。搞了半天,還得先發展再實現和諧。那麼請問,不和諧,你是怎麼發展的?現在的不和諧,不就是你那種"發展"的結果嗎,指望繼續這種"發展"來產生和諧,豈不是緣木求魚?你是不是希望,攫取了不和諧"發展"之好處的人們,在"發展"了之後,突然良心發現,開始對苦難的百姓講和諧?這可能嗎?既然發展了才能和諧,不和諧也能發展,你只管發展就是了,何必提出"和諧社會"這麼個可望不可即的東西吊人胃口?
    
    24.通貨膨脹的真實原因是什麼?只要生產力是發展的,社會的技術水準是提高的,商品的生產、流通成本,因而其價格,只會降低,不會升高。隨著生產和消費領域的擴大,在價格總水準不變的情況下,還為增發鈔票留出了一定空間。現在物價上漲得這麼厲害,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你們偷印了太多的鈔票投入了流通。你們敢不敢讓公眾對你們的鈔票投放進行一下審計,看你們為了給"公務員"漲工資,為了填補大規模無效投資留下的虧空,印了多少鈔票?
    
    25.據說,一個國家的國內生產總值超過一千美元之後,經濟社會發展就面臨一個岔路口。有的國家舉措得當,提供了成功經驗,經濟快速發展,社會平穩進步;有的國家應對失誤,提供了失敗的教訓,經濟徘徊不前,社會長期動盪。你們能不能列舉一下成功的是哪些國家,失敗的是哪些國家?他們的成功與失敗,是因為"舉措得當"、"應對失誤"呢,還是由於民主和獨裁?
    
    26.每年GDP的增長率是黨和政府的主要政績,這個增長率有30%到40%是由投資"貢獻"的,而這些投資不過是些低水準重複建設,最終釀成"影響經濟穩定運行的突出問題"。既然如此,那政績是不是要折扣一下?
    
    27.你們承認,淘汰落後產能,其實是市場的事。你們也承認,那些落後產能非但沒有被市場淘汰,反而受到保護、追捧。市場該起作用的時候起不了作用,人的作用又逆市場規律而行,這就是你們的市場經濟體制嗎?難道因為這市場經濟體制是社會主義的、中國特色的,才發生了如此的變異?如此變異的"體制",還叫市場經濟體制嗎?
    
    28.你們要求幹部要"樹立正確的政績觀,做出經得起實踐、人民、歷史檢驗的實績"。你的幹部們幹的淨是形象工程、面子工程,當時風光,三年後就得拆掉,當然經不起實踐、人民、歷史的檢驗。可是,這種不正確的政績觀是怎樣形成的呢?如果沒有人要求他這樣做,如果不是越這樣做的人越得到升遷,他哪來的動力成天干這些勞民傷財的勾當?
    
    29.你說,"中國共產黨的性質和宗旨,決定了黨同各種消極腐敗現象是水火不相容的"。既然水火不相容,為什麼腐敗仍然多發易發,反腐倡廉的形勢依然嚴峻,反腐倡廉的任務依然艱巨繁重?是的,事物的本質和現象是內在統一的,既然有這樣的現象,是不是說明你黨的性質和宗旨就有問題?
    
    30."更加注重治本,更加注重預防,更加注重制度建設",是不是在一連串"更加"的幌子下公開放棄對已經腐敗的分子的處罰?有的事情,光治標確實治不了本,可是,對腐敗問題來說,標和本究竟有多遠?如果腐敗真是死路一條,他自己早就避之不及了,還用得著你在這條死路的入口上費盡口舌勸阻嗎?一方面放任、保護、包庇腐敗,一方面做出"治本"的樣子,你不認為這樣的把戲太拙劣了嗎?
    
    31.你說:"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不斷發展","社會利益關係更趨複雜,統籌兼顧各方面利益關係的難度加大"。請問,究竟是什麼互相矛盾的利益使你無法統籌兼顧呢?誠實交易的買賣雙方,難道有什麼不可調和的利益衝突需要你統籌兼顧嗎?至於那些騙取鉅資然後卷款而逃的人和被騙者的利益衝突,無良房地產商和被強迫拆遷者的利益衝突,善意欠薪者和惡意討薪者的利益衝突,你是不是還要打算把它們統籌兼顧起來?你的執政能力得提高到什麼程度才能學會這樣的統籌兼顧?
    
    32.改革了三十年了,還是缺少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和關鍵技術。改革是推動發展的強大動力,怎麼推動不了自主創新呢?曾幾何時,某人編出"創新"一詞,並稱它是"不竭的動力"。而今,"自主創新"更是與"改革開放"一起成為"雙引擎"了。你們想過沒有,創新、發展之類,不過都是前進的同義詞,互為同義詞的東西,怎麼一個就成了另一個的動力了呢?你的發展實在沒動力了吧,怎麼靠編新詞製造動力開了?
    
    33.腐敗行為俯拾皆是,一抓一大把,領導們也常常到處重申種種"不得"。比如,賀國強在北京"調研"時重申,"不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通過同業經營或關聯交易為本人或特定關係人獲取非法利益;不得相互為對方及其配偶、子女、親屬等從事營利性經營活動提供便利條件;不得在企業整合、引入戰略投資者等過程中違規決策,謀求私利;不得擅自抵押、擔保、委託理財;不得利用企業上市或上市公司並購、重組、定向增發等過程中的內幕消息為本人或特定關係人謀取不正當利益;不得收益、指使、強令財會人員提供虛假財務報告;不得違規自定薪酬、兼職取酬、濫發住房補貼",整整一大套。這麼具體的腐敗行為,想必都是許多人已經幹了才驚動了賀書記的。你既然有工夫到處重申"不得",為什麼不處理那些已經幹了這些事的人?後來者眼見已經幹了這些事的人不受到什麼處理,他會那麼老實地聽從你的"不得"嗎?你要"深入開展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就是這樣在嘴上深入開展嗎?
    
    34.光喊決策的科學化民主化,怎麼不講一講責任化?不負責任的決策,能科學化、民主化嗎?
    
    35.潘岳之為人,在政府高官裏面,被稱作富於改革精神,經常語出驚人。且聽他拉的這麼一段呱:我國的環保審批制度有毛病,有的建設項目,從單項看來可以建設,但許多類似項目擠到一個地方,這個地方的環境就承受不了了,又不能不讓他上馬,因為我們沒有關於區域環境容量限制的制度。俗話說,活人不能叫尿憋死,大家看,潘嶽這個大活人、大能人,連同國家環保總局的所有大活人,都叫尿憋死了。需要而沒有的制度,不會建立嗎?已有而不適當的制度,不會廢除嗎?該建立的建立,該廢除的廢除,究竟有多難?舉手之勞就能拿開的障礙,非得說成是不可撼動的磐石。不是說改革是時代精神嗎,你們的時代精神哪里去了?
    
    36.中國有什麼特殊情況不適合於搞民主呢?是中國人的文化水準低嗎?先拋開中國人文化水準低的原因不說,先不追究中國人文化水準低是不是某些人故意營造的結果,我只是問,文化水準低,就覺得村委會村主任有權貪污村裏的款項嗎?要是真是這樣,這些人就確實不配享受什麼民主了,可是,為什麼還有村民誓死要求打開村財務保險櫃查賬的事呢?你要是真想推進民主,出了這樣的事,你應該高興啊,你怎麼能出動武警把保險櫃搶走呢?
    
    37.興起社會主義文化建設新高潮,是無數個重大部署中的一個。既然你們知道,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必然伴隨文化的興盛和繁榮,那還用得著特意部署嗎?在你們的領導下,造大飛機要你們部署,企業管理者學習企業管理要你們部署,用高新技術改造傳統產業要你們部署,壓縮落後生產能力要你們部署,建設節約型社會要你們部署,建設學習型社會要你們部署,優化工業佈局要你們部署,企業創新要你們部署,真不知道,這個"快速發展"的社會為什麼這麼沒有活力,你們要是不部署,整個社會就不知道學習,不知道節約,不知道提高資源利用效率,不知道降低成本,不知道愛護環境,不知道技術創新。是不是可以問一句:凡是不是傻瓜的人都知道的事,為什麼在你的英明領導下都不知道了呢?
    
    38.還是從"興起社會主義文化建設新高潮"談起,你似乎每提出一個"重大命題",都喜歡到老祖宗那裏找根據。和諧社會,共產黨宣言裏就有,先進性建設,是馬克思主義建黨理論的一個根本原則。這個"社會主義文化建設新高潮"呢,是三代中央領導核心的共同要求。怎麼要求的呢?毛說,"中國人被人認為不文明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將以一個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現於世界"。鄧說,"我國文學藝術蓬勃繁榮、爭奇鬥豔的新階段,必將...展現在我們面前"。江說,"在當代中國人民的偉大奮鬥中,必將迎來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的新高潮"。這分明不是什麼"共同要求",而只是"共同預測",而一遍一遍地預測,一遍一遍地必將,正說明那個文化大繁榮根本沒有出現。其原因很簡單,文化包含在經濟之中,決不是什麼可以和經濟分割的東西,腐敗的經濟絕對產生不出優秀的文化。非常明白,豪華的大樓一幢幢拔地而起,它們堆砌了龐大的GDP也即推動了"經濟"的"快速發展",但它的建設過程充滿了行賄受賄,使用過程充滿了奢侈淫樂,所以,這種經濟伴隨的也必然是腐朽的文化。在腐敗和GDP雙雙成為不可駕馭的野馬的時候,卻仍在那裏預言"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必將伴隨著中華文化的偉大復興",豈不是白日做夢?
    
    39.中國的工業化任務至今沒有完成。發展中國家不是有"後發優勢"嗎,發達國家早已實現了工業化,你作為後來者走在一條已被人開拓出來的路上應該能順利實現工業化呀,為什麼遲遲不能實現呢?你們解釋說,我們是有13億人口的大國,發達國家的經驗我們學不了啊,人口規模、資源稟賦、歷史條件都不同。好奇怪,哪個國家的工業化是由先天的資源稟賦決定的?日本的工業化是由於資源富有嗎?英國要是資源富有,還用得著那麼拼命地開拓殖民地嗎?再說你治下的資源比哪個發達國家都豐富!人口規模大也成了一條藉口,是不是資源被人口一平均就很少了,使你搞不成工業化?你懂不懂工業化在某種意義上就是生產的集約化?你的哪個老師教過你,工業化得把資源分成每人一份來搞?抑或人口多成為你背負不起的包袱?你怎麼不說人口多,智慧也多,人才出得也多呢?全世界都知道中國人的聰明才智世界一流,要不是你專門實行愚民政策,人口多何至於成為包袱?再說那歷史條件,和平與發展成為世界主流了,科學技術早就發展到外太空,一般工業技術早已爛熟了,你自己不也說正處於戰略機遇期嗎,這樣的歷史條件你都實現不了工業化,你還想要什麼樣的歷史條件?
    
    40.怎樣完成中國的工業化任務,你們說,要堅持走中國特色的新型工業化道路。其"中國特色",無非是推進產業結構調整和優化升級,優化工業佈局,加強環境保護,推進技術創新。天呢!如果這些都是中國特色,那發達國家的工業化過程豈不都是產業結構百年不變,工業佈局全不合理,不保護環境,不科技創新嗎?恰恰相反,這諸多要求,對你們來說是掙扎不出來的泥坑,對人家來說則是在完全自然的過程中越過的。本來是自動的過程,在你的領導下卻是年復一年喊來喊去毫無起色,你這工業化是走在中國式的新型道路上呢,還是陷入了中國式的泥坑?
    
    41.你的領導,在實際意義上,就是瞎折騰。一來一往,又回到原點,還要比原點更糟。東風吹來滿眼春,大改革大開放,非常符合三個有利於,當然是大功績;搞得民不聊生了,轉過來關注民生,又是讓中國百姓頂禮感謝的功德。"五小"遍地開花的時候,那是你經濟增長的主要構成,今天強行拆除,是為了節能減排,又是功績。建個大型廣場,即展示了形象,又增加了GDP,如今改成退耕還林的苗圃基地,又體現了科學發展觀。當年平反冤假錯案,是黨自己糾正自己犯的錯誤,好歹還提及"錯誤"二字,如今的來回折騰,不僅與錯誤無干,簡直是一反一正全是功績了。敢情你們的功績是只能按絕對值累計的,如果計入正負號,就會全抵銷掉,甚至是個大大的負數啊!
    
    42.以分數論成敗的"教育",不僅出不了人才,而且壓抑人才,摧殘人才,這種"教育"的害處已經為人所共知,你們也叫喊改變,為什麼改不了,而且變本加厲?家長們已經恨不得讓孩子在幼稚園學完小學課程了。你們解釋說,沒有高學歷就不了業啊。為什麼同是中國人,到了美國就能引領世界科技最先端,在中國,就以就業成了最高追求?你們解釋說,企業招人的時候只認學歷,你分數不高就考不上大學,上不了大學就沒有學歷,沒有學歷他就不要你,我有什麼辦法?是啊,現在的企業是連博士也懶得要了,可是,在你的領導下,這些從員工學歷水準看已經世界第一的企業,究竟搞出了什麼拿得出手的科技創新?那個ARJ21,除了機殼,全是買的外國的,已經淪為笑話。試問那麼多博士到了企業都幹了些什麼?要了博士也沒用,還非博士不要,是不是使人懷疑,這種從就業的學歷門檻開始,環環相扣,一步步簽推,一直推到幼稚園的僵化教育,是不是為了那一個終極目標──愚民?為了維持你的統治,不惜使整個民族愚化,也太狠毒了吧?
    
    43."經濟增長速度要適中,快了就要過熱",在你的忽悠之下,已經成了全國人民的共識了吧。可是,如果經濟增長全部來源於人民生活品質的改善,豈有增長速度快了反而不好的道理?難道中國人天生髮賤,生活水準提高快了就受不了了?而你領導的經濟增長,投資就是無效浪費,出口就是賣資源,這樣的"增長速度",每一點都是對人民利益的損害,難道還有個適中值嗎?
    你們的幹部普遍患有"投資饑渴症",成億成十億成百億成千億的錢打水漂玩兒,究竟是過的什麼癮呢?用打水漂的投資拉動的經濟增長,不仍然是個水泡嗎?這也叫經濟增長?你們歸罪於投資體制改革滯後。你不會讓它不滯後嗎?投資體制改革有多難?不就是講一講投資責任嗎?為什麼不敢講?投資連續百分之二十幾的增幅,已有五六年了,通貨膨脹終於控制不了了,為什麼不肯問一問,五六年前的投資,有沒有形成生產能力?如果形成了生產能力,何至於釀成不可控制的通貨膨脹?如果打了水漂,要不要追究一下責任?
    責任恐怕是不能追究的,別說"地方黨政領導"了,就是你們,難道不是一切浪費式"發展"的總宣導者嗎?好不容易提出個"科學發展觀",第一要義還是發展,好不容易提出個"和諧社會",前提條件還是發展,對這種禍國殃民的"發展",怎麼這麼情有獨鐘?你們現在也要節能減排,可是,把寶貴的資源變成濃煙污水和無效的水泥鋼筋就是你們搞經濟建設和實現經濟增長的全部本事。不冒濃煙了,不排污水了,你的GDP就要變成零。創造GDP是你們生命的全部意義,沒了GDP,你還怎麼活下去?
    
    44.2003年投資增長高達25%,隨之開始宏觀調控。調控了半天,調出來一個"防止經濟增長由偏快轉為過熱,防止價格由結構性上漲演變為明顯通貨膨脹"。調來調去不管用的原因,說是經濟規模擴大了,調整難度加大了。試問,你們的調控,有沒有遵循經濟規律?要是遵循了經濟規律,怎麼經濟規模擴大了就調控不了了呢?難道經濟在不同的規模下遵循的是不同的經濟規律嗎?如果你的宏觀調控沒遵循經濟規律,還稱得上宏觀調控嗎?如果經濟規模越大就越不好管理,那把臺灣統一過來以後經濟規模更大,那麼,所謂的祖國統一豈不是自找麻煩嗎?
    
    45.你領導下的產品品質問題、食品安全問題,是在外國人那裏才成為問題的,中國人雖然更是受害者,但是因為中國人的人權就是生存權,所以凡是活著的中國人是無權提這種問題的,也就用不著給中國人做什麼解釋。既然如此,你在產品品質問題上演的那些戲──派國務院檢查組到各省檢查,先聽彙報,然後去生豬屠宰點、食品廠抽查,抽查完了宣佈"檢查組認為,該省的產品品質和食品安全總體水準穩步提高..."還有什麼意義呢?這種糊弄人的把戲是糊弄中國人的還是糊弄外國人的?中國人,是連糊弄也不用的,外國人呢,是你這種把戲能糊弄得了的嗎?
    
    46."改善民生"的花拳繡腿是玩了不少了,聲稱農民治大病的費用可以保60%而實際上花兩萬多隻報銷四十多元的便是。你是真想關心農民疾苦又確實拿不出更多的錢來嗎?那你去過問一下動輒成千上萬的醫療費是怎麼花的也行啊!你怎麼不過問呢?大病小病,醫生對患者看上一眼都不用看第二眼,馬上就是CT、核磁共振的檢查單,有這個必要嗎?患者的經濟再拮据,醫生也不惜痛開罰單。白衣天使們的職業道德、做人的基本良心,還殘存多少?他們這樣做,是受到了領導核心的勸阻,還是受到了鼓勵和默許?為了毒化社會的道德環境以維護自己的統治,不惜用金錢毒化醫生、教師這些本來應當具備最高尚的職業道德的群體。在醫院,劫持人民生命健康然後敲詐勒索,在學校,借人們對子女就業的擔憂而借機牟利,並把勒索得來的錢讓醫生、教師分一杯羹以便使他們願意充當勒索的工具,就是這種毒化的手段。這種居心,未免太狠毒了吧?
    
    47.外國人來中國采遺傳病患者的血樣,你們咋呼說盜走了你們的基因資源。留在你們手裏又沒用,讓人家拿了去研究治療遺傳疾病的藥,有什麼不好?誠然,人家把藥賣給你,要掙一些錢,但總比你有錢也買不著藥要好吧?人家掙了錢,但同時也治了你的病,比你們那些暴富者建立在累累白骨上的錢財,不是有良心得多嗎?你們見不得人家掙錢,你可以利用現成的基因資源把藥研究出來嗎,可是你又不行。你為什麼研究不出來呢?中國人要是在這方面有突破,你允許嗎?為什麼中國人只有到國外才能取得科技成就?為什麼在中國就不能?為什麼?為什麼??外國人采走了一些血樣,你們說偷走了你們的寶貝,可是中國的寶貝在你們手裏都是遭到了什麼命運?你們的幹部除了用推土機推平古墓,拆真古董造假古董之外,還會幹什麼?敦煌的經卷,要不是外國人買了些去,得以保存和研究利用,在你們手裏的話,夠你一把火燒的嗎?外國人采血樣的時候,可能是沒和你們說明真實意圖,但是如果說了真實意圖,以你們的小雞肚腸,你們還讓采嗎?你們不是知道藥品專利的擁有者對貧困的急需者免收專利使用費是人類的共同價值觀嗎,你用的時候強調一下中國的初級階段的國情求人家給點就行了,用得著這麼嘰裏哇啦亂叫嗎?
    
    48.中國的各級政府,明明是國家肌體上消耗巨大的寄生性毒瘤,還自己給自己貼金,說大家很需要它,用學術化的語言說來就是"對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的強烈需求與有限供給之間存在著矛盾"。怎麼擴大供給呢?龐大的"公務員"之外,再來一些各種各樣的"准公務員"──"協管員"。這些公務員化的協管員是幹什麼的呢?交通協管員管交通罰款,治安協管員管收流動人口管理費,出租屋協管員管向出租屋業主收房屋租賃和管理費,稅收協管員分享稅收提成。試問:他們幹的這些事,是哪門子的公共服務?有誰吃飽了撐的沒事幹願意用自己繳納的稅收雇用這些協管員回過頭來向自己罰款、收費?明明是那個寄生性毒瘤又長大了一圈,卻說社會需要毒瘤長得更大些。你們可以無恥,但不能這麼無恥啊!
    
    49.你們的經濟建設,就是拆了建、建了拆。用這種辦法堆砌出來的GDP,可以拿去跟人家比增長率,但僅此一點,仍不足以使你們對這種狗熊掰棒子式的經濟建設如此熱衷。其中還有更大的奧秘:每浪費一億元的投資,就可以把其中某個比例的部分裝進自己腰包。你們的經濟建設其實不是經濟建設,而是再分配的一種手段。以建設、投資之名,行中飽私囊之實。以經濟建設為己任的人們,在內心裏誠實地坦白一下,我說的話說沒說到點子上?我還要說的就是,中飽私囊也得講效率,你們現在的辦法成本太高了:為了把一元裝進腰包,就要浪費掉六、七元,外加土地、資源、環境和道德的巨大代價。你們不是提倡實事求是嗎,在這個問題上能不能來一點實事求是,想拿多少錢,徑直拿走就行了,不要再耍那些勞什子的投資、建設、發展的花招,把那六七倍的浪費節約下來,豈不更好?
    
    50.你們高明的統治權術裏有這麼一項:高喊"依法治國";既然依法治國,那就得按法律辦事,然後從國際上找來一套"法無明文規定不得定罪"的法律制度(由陪審員現場定罪的英美法系是萬萬不能採用的)。遇有黨政官員犯了罪想包庇,可有說的了:誰讓我們的法制還不健全呢,他們的犯罪行為是與時俱進的,法律條文裏還沒有寫進這樣的條款啊,法無明文規定不能定他的罪呀。對於這種依法治國和放縱罪犯的高妙統一,先讓你自我欣賞去,現在只是這麼問你:雖然你的法律條文總是不夠用,但是你畢竟已經寫出了許許多多的法律條文;這些法律條文裏,有許多是關於國家工作人員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的。這些關於國家工作人員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的條文,絕大多數又沒有同時規定他們如果不遵守這些條文怎麼辦。這是不是為了允許他們可以不遵守這些條文預先設下的伏筆啊?比如,你們的新律師法規定,律師有權會見犯罪嫌疑人並不被監聽,卻沒說阻止律師會見或監聽律師會見的人要受到什麼處理,照你們的執法原則,當然就是不處理了。是不是這樣啊?
    
    51.所謂政府出錢購買行業協會、仲介機構的服務,是不是向領導親屬開辦的皮包公司進行的財政轉移支付?
    
    52.三小袋垃圾,提著不方便,就把它們裝到一個大垃圾袋裏,這是誰都會幹的。把鄧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通稱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比垃圾袋的合併難不了多少,怎麼就成了發展馬克思主義的偉大創舉了呢?再說,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早已有之,後來為了省事,簡稱成了鄧小平理論,也就是說這個大垃圾袋是原來的一個小垃圾袋扯大了形成的。不僅如此,在理論之外,再編出一條道路,理論和道路,再合稱旗幟。不知道在講完了"理論"的內容之後,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往"道路"裏充填?就那麼一套東西,折騰來折騰去,什麼理論、道路、旗幟,什麼最可寶貴的精神財富,什麼共同思想基礎,所有大而空的詞,都讓你用盡了。你是不是如同某段相聲裏說的,上嘴唇碰著天,下嘴唇挨著地,渾身上下,只剩下一張嘴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