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京!南京!》:模仿的苍白/刘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9日 来稿)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相隔10多年,再次走进电影院。下午场。偌大的影院,只有不到20个观众。看完《南京!南京!》,没有浑身打个激灵的新鲜感,倒是影院的环绕立体声听起来很过瘾。记得10多年前进电影院是专为观赏《拯救大兵瑞恩》,之前已看过盗版碟。这部片子百看不厌。 (博讯 boxun.com)

    不否认陆川从日军视角反映南京大屠杀,有所突破中国传统电影表现手法,包括黑白画面。其实在国际影界,这些都是老手法,不是很新奇。德国、美国都曾有过站在敌方角度拍摄的战争影片,陆川不过借用而已,包括片名仿效日本电影《虎虎虎》。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为借用而借用,反思太单薄,批判未涉及,这就变为纯为技巧而技巧。这些技巧的运用,不足以构成对中国人性懦弱的度挖掘。这就使得从日军角度反映南京大屠杀成为一个噱头,背后无厚实的内涵支撑。这跟冯小刚《集结号》凭借美式装备、战斗手势作为噱头,一味渲染逼真战斗场面,刺激观众感官,以至后来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也加以仿效,都如出一辙。
    模仿不完全是坏事,中国人最不缺乏的就是剽窃、模仿的本事,但模仿的结果是眼前看得见的功利和智能退化,自主创新力满目苍茫。不要以为模仿都能够像日韩模仿西方那样,一定会焕发一个种族电影工业自主创新能力。中国模仿了30年,制度瓶颈足以消解批判精神的自信。
    我们缺乏想象力和独创能力,这不光是在艺术界,而涵盖各个行业,唯独在官场和权谋方面例外。
    《南京!南京》》只不过再现了弱者的呻吟和苦难。呻吟和苦难已经不能救赎我们这个民族,长此以往,也将外族侵略的色彩消减。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一个种族100多年来一直扮演弱者的角色?
    如果将南京大屠杀放在中日战争的大背景下思考,我们当然可以谴责、揭露日寇的野兽行径,怎么都不为过,但是,当时中国政治制度落后、经济民生凋敝、民智混沌,却是不争的事实,也不需要再证明。弱者受蹂躏、甚至反抗固然值得尊敬和同情,这些都需要记录下来,然而,我们以我们的软弱纵容了侵略者野心,而不是以决绝地对抗(不是抵抗)。
    有人会说,我们对抗了,但是自“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东北到日本投降,长达14年,中国也只是太平洋战场的一个分支,你不能说是中国的抗战才让日本投降,这与史实不符。这10多年国共内耗磨擦、各怀鬼胎,大于正面对抗。
    仅仅反思的话,仍然停留在肤浅的层面。要将反思引申到批判的深度——批判国共争权夺利,放纵了日本侵犯、占领东北,民智未开识破不了日本政客的野心,人性懦弱只懂得服从任何强权。这些批判主题同样可以放在南京背景下,首都几十万守城部队不战而溃败,怎么美化都掩盖不了耻辱的记录。这本是南京题材文艺作品最应该表达批判的着力点,陆川无意碰撞,别人也是。
    批评让反思显示份量。这或许不是一部电影能够完成的使命。但是哪怕有批判的丝毫自觉,那也算《南京南京》是一部力作。30万被屠杀军民,不需要用白人、巷战、妓女、活埋和奸污等细节来再现,史料和常识都给出了答案。
    只有批判,才能刺痛这个民族精神上的盲点,才有可能完成自我拯救。批判是为了更彻底的自我拯救。
    《南京!南京!》徒有其表,技术不能拯救人性,内容仍显得苍白,不能带动、呼应影片的内涵,打捞起中国人精神颓废的沉渣。《南京!南京!》也许好看,也许票房不错。也许下一部反映南京屠杀的电影,也能收获这个效果,但对于国民精神层面的撼动却是软弱无力的。
    陆川是一个很有抱负和想法的导演,挣扎煎熬4年,才让片子通过可怕的政治审查,得以与观众见面,委实不易。但陆川在该片表现的思维局限、逻辑混乱、价值观摇摆不定,让该片打上剑走偏锋、一厢情愿的浓重痕迹。这跟“我们”的成长背景、政治紧控投射的下意识思维有关。
    我也不否认,陆川在此片上用尽了他的才智,是一部真诚之作,但跟类似题材的国际巨作相比,尚有很大的距离。他跟张艺谋、冯小刚等不同,他们善于背叛自己的生活阅历,这些人事先已揣摩清楚审查者的好恶,然后顺着拍马屁。陆川不同,正面挑战,也许删掉的部分有些价值。但片子拍完后,是放是禁几乎跟导演没关系。并不是我们期望值太高。
    最终与观众见面的艺术产品,都是中国制度特色的艺术快餐。或许再过30年、50年,中国人还会被异族像杀猪一样屠杀。
    我始终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人性中的勇敢良善正义抱以怀疑,但并不耻于做一个中国人。
    
    2009年4月23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刘水
  • 刘水: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 刘水:中国将崩溃
  • 刘水: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 刘水: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 刘水: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 刘水: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 刘水: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 刘水:央视被烧穿的脸
  • 刘水: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 刘水: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 刘水:杀人不过头点地
  • 刘水:《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 刘水: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刘水
  • 刘水公开批评独立笔会决策层
  • 刘水:致“自由中国论坛”公开信
  • 刘水: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 刘水:“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 刘水: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 作家刘水就“阎崇年”将告自己诽谤一事的再次声明
  • “阎崇年”称将告刘水“诽谤罪”(图)
  • 警方限制异议作家刘水回深圳工作
  • 学运领袖异议作家刘水被剥夺工作权利
  • 刘水快评: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