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文:政权绝非言辞可以颠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0日 转载)
    
    作者:章文
     2009-5-8 (博讯 boxun.com)

    
    发表于:博客中国
    
    昨日看到四川省发布了在去年“512大地震”中遇难和失踪学生人数(5335名),这一姗姗来迟的行动令我想到很多。
    
    四川教育厅厅长涂文涛说,这一数字是根据遇难学生家庭申请国家抚慰金和社会救助金的人数统计的,“是负责的、可信的”。
    
    我本人并未实地调查过,无从验证这一数字是否“可信”,只能姑且相信吧!我也能理解涂厅长所谓的程序复杂导致耗时长久的说辞,但我无法理解在官方的结论出来之前,有好几位民间人士因为私自调查而遭到打压。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思维呢?难道统计遇难和失踪学生人数这个问题,是一个只能由政府垄断的专利,也是一个寻常人不能触碰的政治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来的权力优先,令人匪夷所思。川震顷刻之间吞没近十万条人命,其中不少花季学生。向社会批露每个遇难者的真实信息,树碑以作纪念,既是尊重生命的体现,也可以起到安抚痛失亲人者的作用。这是国际社会通行做法。
    
    去年我在美国纽约乘船瞻仰自由女神像时,就见到哈德孙河畔为911遇难者树立的大块石碑,素洁的石碑上刻印着遇难者的个人信息,供家人和路过者凭吊。无言的石碑以及石碑前散落的鲜花,令我深深感受到在这个国家,普通人的生命被尊重着。
    
    川震发生后,要求政府尽早批露遇难者信息的呼声接连不断。在政府要按程序进行此项冗长工作期间,热心肠的民间人士独立进行调查,从另一个方面帮助了政府的工作,为何不受欢迎,甚至会遭到打压?
    
    其中的一位人士,谭作人先生最后竟然被有关方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真是令人瞠目结舌。调查并统计遇难学生人数,怎么能够颠覆国家政权?这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竟然被有机地联系到了一起。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是非常奇怪的罪名。它规定:行为人只要具有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行为,不管其所煽动的对象是否相信或接受其所煽动的内容,也不管其是否去实行所煽动的有关颠覆活动,均不影响犯罪的构成。
    
    在言论自由的法治国度,公民尽可发布各种谬论,甚至公开撰文呼吁刺杀总统、推翻政府,只要没有付诸行动,都不会入罪。
    
    我相信,西方人大概会莫名奇妙于这样一个罪名,他们肯定不能理解某些人的思维:国家政权是可以用言语去煽动颠覆的。
    
    古今历史上,政权的被颠覆(暴力而非和平过渡),都是因为这个政权过于残暴或者已经没落,而被另外的实力用革命的方式取代。其中,固然言语起到了一定的鼓惑作用,但最后还是得靠暴力手段。
    
    再说,一个正常、法治有度的政权,是不应该惧怕言论,也是不必压制言论的。各种各样的言论,不同的观点,进行沟通和交锋,将凸显出主要的问题所在,代表政权的政府只需用心去解决这些问题,天下就不会大乱。
    
    反之,一个不自信的政权,一个由于种种原因不愿意去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政权,才会压制异己的声音,从而累积矛盾,给自己的被颠覆埋下火药。
    
    我认为,中国是一个泱泱大国,政府倡导“以人为本”,应该吸纳各方意见,凝聚众人智慧以破解国家难题,不管是在追求与国力相配的外交影响、在打开内需不足这些宏观问题上,还是在日常的微小层面,当局都应该抱持宽广、宽容的胸怀和心态。
    
    因此,释放谭作人先生,是必要和亟需的。不管当初逮捕谭先生是中央政府下令,还是地方政府自主,在川震一周年即将来临之际,他们都应该纠正自己的不当行为了。
    
    “苦难的中国”转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看当前中国的政治流派/章文岳
  • 大陆拒绝两党政治,让台独高兴/章文岳
  • 陈云林赴台不仅是象征/章文
  • 俄罗斯赌盘搅动世界/章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