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刘逸明: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5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荆楚网

杭州富家子弟胡斌闹市飙车致人死亡事件已经发生了整整一周,胡斌事后的冷漠、杭州警方的袒护、当地媒体的噤声都让人觉得怒不可遏,舆论走向呈现出了一边倒的趋势。网民对胡斌和杭州警方的谴责,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网络的巨大力量。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杭州警方终于收回了之前的论断,至少从表象上回到了客观、公正的应有立场。

在网络繁荣的时代,胡斌飙车致人死亡事件注定会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即使杭州当地的媒体在一开始的表现不尽人意,但在异地媒体的强烈关注下,杭州当地的媒体最终也步入了共同关注此事的行列。媒体的监督权被称为第四种权力,但是,新闻自由和媒体的良知在传统媒体上仍然体现得不够,很多媒体在面对突发敏感事件的时候,往往缺少报道的勇气,媒体的选择性失明无疑会降低其公信力和影响力。

网络媒体的多种优势决定,它有着传统媒体所无法替代的作用,很多时候,网络媒体的提前报道可以为传统媒体提供信息资源和消除恐惧。此次的飙车事件发生之后,不仅仅杭州当地的传统媒体选择了集体失语,即使是言论尺度较为开放的当地网络媒体也对有关消息删之唯恐不及。飙车事件最终能步入大众的视野,可以说异地媒体的大胆敢言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胡斌飙车致人死亡之后,不仅若无其事,而且还和一帮阔少有说有笑,他的冷漠激起在场民众的愤怒可以说理所当然,否则,我们这个社会就无可救药了。胡斌的母亲在当时似乎也不觉得儿子撞死了人是一件难以令她想象的事情,只是嗔怪胡斌不该那么早出去飙车。她用手机打了那么久的电话,很明显是希望借助关系将此事摆平,在当时,死者家属的感受对于她来讲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儿子能全身而退。

以上这些细节在一开始我们只能借助于网络得知,因为有太多的在场民众在网上图文并茂地加以披露。也许,不是因为杭州当局在此前所颁布的网络实名制规定,他们发文会更加大胆和详细。舆论监督对于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在今天,可悲的是,不少地方官员却会将报道敏感事件视为一项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因素。他们在居庙堂之高时虽然也喜欢高举舆论监督的大旗,但在发生了他们所认为敏感的事件之时,往往首选想到的就是如何在舆论上对其进行封锁。不仅如此,有时候甚至还要公然利用公共权力资源对关注这些事件的人士进行打击,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是举不胜举。

社会的进步需要有良知的媒体和媒体人去推动,在网络异常发达和网民数量日益庞大的今天,网民们无疑又多了一种身份,那便是公民记者。作为一个公民,我们每个人在路见不平的时候都有权发出自己的那“一声吼”,对于有权有势者的恶行更应该无所畏惧地予以曝光,并有免于恐惧和免于被抓捕以及遭受迫害的自由。杭州当局因为胡斌的特殊家境而在飙车事件发生的当初企图封杀舆论,这是极不理智的行为,既无法维护他们心目中的所谓社会稳定和公职机关形象,而且还有引发社会危机和官民冲突的可能,其公信力的继续流失也可想而知。

胡斌在事发以后并没有被及时拘押,而是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家,这是由于他的QQ空间在次日内容有更新,网民才知晓的。由此可见,富家子弟和一般平民百姓的司法待遇在很多时候确实有天壤之别。即使飙车事件真如起初杭州警方所言的一般的“交通肇事”,按照今天的法律,胡斌也应该被拘押。另外,最新的消息显示,胡斌高速飙车并非自今日始,而是由来已久,这充分暴露了杭州交警的失职。按照规定,胡斌的驾驶执照早就该被吊销,但事实却没有,所以说,胡斌飙车致人死亡,杭州警方必须承担一定的责任。

飙车事件虽然过去了一周,但媒体和网民对其关注的热度并未消退,大家都在真诚期待此事能有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不少新闻网站都建立了该事件专题。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杭州警方的表现虽然一度让人失望,但从现在的情况看,他们也同样感受到了舆论的强大压力,相信在这种压力面前,他们在处理此事的时候可以做到公平、公正、公开,从法律上还死者一个公道,给予死者家属以慰藉。

2009年5月14日


(Modified on 2009/5/15)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 刘逸明: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 刘逸明: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 刘逸明: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 刘逸明:对“迷信”官员落马的另类解读
  • 刘逸明: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 刘逸明: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 刘逸明: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图)
  • 刘逸明: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 刘逸明: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 刘逸明: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 刘逸明: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 刘逸明: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 刘逸明:“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 刘逸明: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 刘逸明:强奸犯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 刘逸明: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 刘逸明: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 刘逸明: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 《互动百科》网站被迫删除“刘逸明”词条(图)
  • 刘逸明:贪生怕死的中国人谈“爱国”十分可笑
  • 专访刘逸明:记者挨打的另一个原因..
  • 刘逸明及赵紫阳秘谴鲍彤谴责中领馆诬蔑信
  • 默克尔会达赖惹恼中共 德国之声难逃被封厄运/刘逸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