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我震撼很大,至今记忆犹新——六四回忆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5日 转载)
    
    来源:环球华网
     1989年我还在北京上高中,当时的事情对我震撼很大,至今记忆犹新。对于大家都了解的情况我就不多费笔墨了。我从个人当时的视角来帮助大家回忆一下。 (博讯 boxun.com)

    
    开始的时候从新闻里知道学生运动开始了,家长,亲戚朋友也开始议论所听所见的各种消息。慢慢的学潮被政府定义为动乱,学生和知识分子们愤怒了,他们的言论同时也得到广大各阶层市民的支持。父母单位的大学生,研究生,科研人员有好多参加了游行示威。随着大家知道的消息越来越多,对政府的不满情绪也日益高涨。家里楼下的单位每天都派出10辆大客车和卡车,满载附近几个单位的员工打着标语去支援游行,听说沿途市民夹道欢迎。记得打的标语里有"要廉政,不要垂帘听政","李鹏不下台,我们天天来",等等。听一个邻居老知识分子说,他坐车在长安街的公安部附近正好开始下雨,这时只见人群中好些人用手捂着照相机窜进公安部大门躲雨。很明显,后来那些秋后算账的照片就是这些人拍摄的。家长是极力反对中学生参加活动的,太危险了。而且自古一来,下层知识分子的爱国主张根本就不会被统治阶级接受。结局大多会像谭嗣同一样壮烈。
    
    再后来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政府把学运定义为暴乱,要开始镇压。军队进城,暴力平息学生市民爱国运动。运动是被野蛮的镇压了,可余波却没那么快平息。家附近的中学进驻了一个团的军队,在沿街的操场上扎起了好多帐篷。在帐篷和大街之间的人行道旁,十个持枪的士兵间隔两米一字排开,盯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每天上下学都要从他们面前经过,感到极度恐惧,生怕多看他们一眼就会被枪打。估计当年日本鬼子来的时候,北京老百姓也是这个感觉。
    
    倒是有些投机分子走了运。中学里高三有个班的班长在学运期间召集班上同学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共产党宣传材料。结果六四后被提拔入党并且报送清华。我上大学时,系里的团委书记就是六四时带头抵制游行,积极上课的”好”学生。后来毕业了自然就捞到了这么个”美差”。看来党是不会忘记他们的。
    
    当然人民心中也是有自己的英雄。楼下单位的工会主席由于组织员工参加游行,被公安部门拘留问话,拘留期间让他指认照片上的青年们是单位里的哪些人。他很仗义,坚持说照片不清楚,认不出来,公安部门也没办法。后来他被单位保出来,没有被判刑,但自然是不能继续当工会主席了。不过好笑的是,不久以后,他被附近几个单位的员工选举为区人大代表,挤掉了那几个单位的书记们。由此可见当时的人心所向。
    
    还有一个事情是需要纪念一下的。六四后,我同班的一个同学由于骨折住进了积水潭医院,正好和方政一个病房,从而了解到了方政的事迹(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查阅一下方政的事迹)。回来后,他在课间给大家讲述方政的事迹和情况,尤其是最后一句: "方政是特别精神的一个小伙儿,可惜了"。听的同学们眼圈都红了,心里恨透了那些残忍的"人民子弟兵"。不过让我高兴的是,20年后,方政举家来美国了,我终于见到了这位神交已久的朋友。
    
    现在有些人的要求是为六四平反, 再次点的要求是允许公开讨论, 当然还有人认为镇压是合理的, 或者情有可原的。可是我认为, 共产党是不配为六四平反的。对那些在运动中牺牲的学生和市民而言,共产党就是杀人犯,而杀人犯只有认罪与否, 没有资格为被杀的人平反。这不是战争,一方是手无寸铁的人民,一方是有机枪坦克的军队,这就是赤裸裸的屠杀。退一步说,共产党拿什么来平反?平反,不仅仅是讨个说法。平反,就意味着当年镇压的理由不成立。下令镇压的人就需要背负这个历史罪名。死了那么多人,六四那届的大学生毕业都没有好工作,很多人一辈子背着这个政治背景,六四这么多年来不明不白的。如果要平反,应该要求共产党唾骂下令镇压的那个人。可是这些共产党根本不可能做得到,做到这些就等于抛弃了共产党自己。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回忆/李加(中国博士留学生)
  • 六四回忆,欠沟通禁言论火上加油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