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言论自由是生,又是死;是开始,又是结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8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当一个人被剥夺了言论自由,他就很难再称为人了。人本来应有的言论自由是天赋的,是不可被剥夺的——即神圣不可侵犯,一旦某种力量强大到可以剥夺他的言论自由时,那么连他的其他自由也就随之剥夺了,自由也就不存在了,生命也就毫无价值了。我称这样的人为活着的死人,不正常的活人——当然,在一个权力任意剥夺他人言论自由的社会,掌权者本身也毫无言论自由。而正常的活人都应该是自由人,生为拥有言论自由而自豪,死为捍卫言论自由而死。
    
    今天,我怀念一名记者的死。斯里兰卡《星期日导报》的调查记者维克拉马通加,因坚守内心的良知,痛恨暴力,发表文章揭露制造恐怖的权力部门,公布暴力真相,终被封口。今年1月8日,他在上班途中被持武装的暴力组织人员暗杀(联合早报网5月18日叶鹏飞文章《来自坟墓里的控诉》)。
    
    维克拉马通加遇害后第三天,《星期日导报》刊登了他生前所写下的最后一篇社论:《最后,他们冲着我来》。维克拉马通加在社论中表达了自己对民主和自由的理想,以及表达不放弃对暴力恐怖者的揭露。
    
    这篇文章的标题来自德国神学家马丁尼莫拉的狱中诗,大意是:当希特勒追杀犹太人、共产主义者、工会成员时,诗人都保持沉默,当自己被追杀时(有翻译为:最后,他们冲着我来),“却再没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为我说话了”,这句话在凯迪社区、天涯网站非常著名,网友们常常把这个话运用在中国的现实生活中。5月7日,杭州发生富家子飙车撞死过马路的青年谭卓,警方提供的真相一直受到民间质疑,飙车超速的数据一改再改,令人难以置信,民众更加不满。谭卓的浙大校友们网上发表的公开信说,“农民工被撞死,我们没说话;乞丐被撞死,我们没说话;谭卓被撞死,如果我们再不说话,那么最后当他们撞死我们的时候,就没人为我站出来说话了!——因此,我们哀而不‘默’!”
    同样一件事,还有网友是这样表述的:
    
    “孙志刚走了,我们沉默,因为我们没有暂住证;
    黄静走了,我们沉默,因为我们没有交有权势的男友;
    三鹿孩子走了,我们沉默,因为我们还没有儿女;
    瓮安女孩走了,我们沉默,因为我们没有和人结仇;
    躲猫猫青年走了,我们沉默,因为我们没有进拘留所;
    谭卓走了,我们无法沉默!因为我们每天必须行走在和谐社会的斑马线上!
    今天的谭卓,很可能就是明天的你我。”
    
    这样的心声,说明我们不能对事不关己的社会事件视为没有发生,不能当埋头沙堆的鸵鸟,不能再对他人权利被肆意侵害继续抱有熟视无睹的病态心理。正如那位斯里兰卡的记者,他说“最后,他们冲着我来”——若我们沉默,这一天就必然会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一个社会,若是不安全的,就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而言论自由的安全是处于权利之首的,我们必须坚持言论自由和仗义执言的必要性。这位记者仗义执言,并非没有顾忌,他写道:“我也是一个丈夫,是三个可爱孩子的父亲。这样的冒险值得么?”但是强烈的道德感让他无法因死亡的威胁而放弃,继续用手中的笔揭露权力部门试图用暴力封他之口,站在良知这一边:“在高官、名誉、财富和安全之上,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召唤着我,是良知的召唤。”
    
    良知就是自由的源头,而自由又时时与良知同在。幸福是自由的果实,自由是勇气的果实。所以我说言论自由是开始,又是结束,是生又是死,生当捍卫言论自由,生命终结,言论自由也随之终结。所以,我们在今天这个转型社会,在这个社会道德价值观被颠覆的时刻,一定要敏感任何言论自由遭遇侵犯的举动,一定要警惕任何可能导致舆论自由权利被剥夺的借口,言论自由的失去,人便什么也不是了。
    
    今年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活动,追授斯里兰卡记者拉善塔·维克拉马通加2009年世界新闻自由奖,这个奖项对于大声讲出真相的记者来说,无疑是鼓励更多的记者,更多追求自由的活人。捍卫言论自由的人,自由不可分离,坚持下去,自由也便与我们同在。媒体的责任,其实就是把言论自由以公开的方式表达出来,供民众表达言论自由。媒体的责任就像一面镜子,公众可以看到社会的本来面目,“为你支撑起这面镜子的记者们却是在公开地这么做着,这也使他们处在了极大的危险中。但这就是我们的职业,我们从不逃避。”具有律师资格的维克拉马通加,作为一位拥有专业司法训练的媒体人,对这两种职业怀有崇高的理想:“今天是记者们遭到杀害,明天就将会是法官们。因为这两个集体不是为上层的人说话,就要代表下层民众的声音。”昨日,马丁尼莫拉说,当自己被追杀时,却再没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为我说话了。今日,维克拉马通加用生命表明,权力的暴力与谎言虽能逞强于一时,终究还是无法一手遮天,他的行为将鼓舞全世界的记者,以及认同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的活人们,言论自由是开始,又是结束;言论自由是生,又是死;生当为言论自由而来,死当为言论自由而死。
    
    同样,对于揭露腐败也是一样,权力的腐败,公权的滥用,必然会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侵犯公民权益。为了这一自由和权益不受侵犯,必然要人人起来首先捍卫自己的言论自由这一天赋人权。因为我们知道,没有言论自由,也不会有信仰自由,也不会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更不可能有出版、结社、集会等权利,以及经济上的物权利等等。今天,甚至可以这样说,那些已经成为历史人物或正在被记录历史的孙志刚、黄静、佘祥林、三鹿三聚氰胺宝宝、瓮安女孩、“躲猫猫”、谭卓、邓玉娇们,若我们沉默,可能下一个就是我们。我们都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个体。基于我们遇到的这一不堪环境,我们无法沉默,我们别无选择,因为保障我们的自由就是保障我们的利益;自由便是我们的最大利益。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成都警察和复活节
  • 新青年四君子之一:十年老友张宏海/昝爱宗
  • 昝爱宗:在中国开博客,难啊!
  • 难道低俗网站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昝爱宗
  • 温家宝避重就轻学德宗 /昝爱宗
  • 昝爱宗:“两会”在即: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请求释放刘晓波
  • 昝爱宗先生关于杭州警方讯问的声明
  • 北京新闻办败在法天下手里/昝爱宗
  • 跑“部”前进:今年地方纷纷折腾“拜年”/昝爱宗
  • 昝爱宗 :浙江教育学院老师初亮讲民主被剥夺教权十年‏
  • 新闻总署新建楼堂馆所太奢侈/昝爱宗
  • 零八年中國新闻自由状况回顾/昝爱宗
  • 昝爱宗:梦见刘晓波老师
  • 问候遭排挤的报人江艺平/昝爱宗
  • 昝爱宗:治记者封口费该用什么药?
  • 昝爱宗:杀了杨佳,并不能证明法律胜了
  • 中共最大难题:人民内部矛盾不用人民币解决 /昝爱宗
  • 昝爱宗:我为台湾马英九总统叫屈—驳外交部发言人的驴唇不对马嘴
  • 昝爱宗:新闻总署是一条丧家狗
  • 昝爱宗:带病提拔的杭州副市长许迈永
  • 昝爱宗:支持王怡《写给温家宝总理的福音单张》
  • 昝爱宗:龙律师为公义而诉
  • 昝爱宗:三年来,我三次被禁出境
  • 杭州边防出尔反尔不让昝爱宗出境
  • 昝爱宗:十年老友张宏海
  • 昝爱宗:温家宝批示后,英山县书记照样被提为副市长
  • 昝爱宗:没有投过反对票的代表算什么代表?
  • 昝爱宗:紧急建议恢复中断20年的新闻法立法工作-致2009年全国人大会议及其常委会主席团
  • 昝爱宗:家宝,我的问题被新华网“贪污”了—兼写给温家宝先生和新华网编辑
  • 昝爱宗:批评新闻总署的报道被施压删除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昝爱宗:关注央视新大楼“大裤衩”大火(图)
  • 昝爱宗:上海报社领导真没文化
  • 昝爱宗:北京新闻办败在法天下手里
  • 昝爱宗:新闻总署新建楼堂馆所太奢侈
  • 昝爱宗:晓波,生日快乐!
  • 昝爱宗:新闻总署劳民伤财搬进新大楼
  • 昝爱宗:抗议北京网通封锁法天下网
  • 昝爱宗:有血有肉的当关注张明选的安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