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驳北大教授潘维的不要迷信民主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1日 转载)
    来源:长江商报
    
     今年“五四”那几天,在不止一篇文章里看到这段话:“同样是北大,同样是陈独秀先生当年为德赛二先生杜鹃啼血的地方,有人连篇累牍地写文章,谆谆教诲学生,要破除对民主的迷信。还有人不患中国没有德先生,患中国没有秦始皇,并为此很不高兴。此种奇谈怪论,居然获得某些年轻网民的狂热喝彩,让人担心——为他们的未来,也为国家的未来。” (博讯 boxun.com)

    
      此处的“北大教授”,应是多次提出“反对民主迷信”的潘维。其实这个命题已提出有两年了。之所以炒冷饭,一是看到有网帖提出,北大精神兼容并蓄,有“反对民主迷信”之说,不正如当初蔡元培时代,既有保皇党又有革命派一样么?二是因为,“不能迷信某某”的论述方式表面看起来很好很强大,最近也常看到类似的论述模式大行其道,诸如“不能迷信制度”、“不能迷信科学”、“某某制度不是解决某问题(如腐败)的灵丹妙药”……有必要再以常识辨析。
    
      兼容并蓄当然是美德,可也要持论者言之成理,能自圆其说,而“反对民主迷信”一类说法,实际却只是诡辩而已。其悖谬在于,你可以把这一句式原样不动套用到任何对象上,如“不要迷信西医”、“不要迷信权威”,当然,也包括不要迷信哪个群体、组织、思想表述……同样,也不会有任何制度、组织可以成为解决某个问题的“灵丹妙药”,因为一劳永逸、永远正确的“灵丹妙药”压根就不存在。
    
      所以,这个命题的要害在“迷信”,而非迷信的对象。不管对象是什么,迷信都要不得。试图以论证对象(在这里是“民主”)不中用,来证明这一命题的正确,或反之,通过这一命题的成立来证明对象的不中用,逻辑上都站不住。而最终都会追问到“为什么要迷信”和“怎样不迷信”上来。
    
      主流学者从来没有宣称民主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民主只是不那么坏的选择,可以避免一些最恶的结果。绕开这一点来说“不要迷信民主”,益发显得自说自话。
    
      既然所有的“迷信”问题或“灵丹妙药”问题都会归结为同样的追问,单独提出“不要迷信民主”,就应该同时满足两个条件:一,社会上多数人已经在迷信民主;二,对民主对立物的迷信已经式微,包括“威权迷信”、“官本位迷信”、“钱能通神迷信”、“造神”……等一切非民主的迷信、迷思。假若宣扬“不要迷信西医”时还有不少人迷信老中医,便十足是敲错了鼓点。在一个还未普及科学ABC的国度宣传“不要迷信科学”,苦劝吃不起饭的人少吃肥肉,更是徒具喜剧效果。
    
      但如何判断对一种制度、理念的吁求是迷信而非信仰或真实的渴求?这又是一个悖论,而且是“不要迷信民主”这个论断特有的悖论。因为如果“不要迷信民主”,自然就不必通过民主程序来体现多数人的真正要求,只能由个别人或某个群体代替多数人进行选择,来判定某个要求是否迷信。这个人或这群人认为正确的便不是迷信,除此之外的全是迷信。但你要多数人都接受这个结论,只有让多数人形成对“真理掌握者”的迷信。“不要迷信民主”的结果是“个人迷信”或群体迷信,治疗一种迷信的药方是另一种迷信,这不仅是逻辑必然,也为历史事实反复证明。
    
      其实按常识来说,这个论断已与我们目前正致力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主流方向和现实要求显然不合。在当下,做个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固然很难,但螳臂当车质疑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显然也不是什么有前途的事业。这个说法唯一能给人的教益是,大家就此可以知道北大的教授固不可迷信,而“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政治学博士”堂皇地把“不可迷信民主”当学问来做,美国的教育,确实也不能迷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是两种民主形式吗/刘海涛
  • 欧洲中国民主党联合举办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公告
  • 行动起来吧!民主分子们!
  • 中国民主党人全体海内、外人士强烈要求昭雪“六、四”事件
  • 中国VS印度=效率VS民主?/吴稼祥
  • 崔卫平:为什么要谈“六•四”?—“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论文
  • 徐友渔:从1989到2009—中国20年思想演进(“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论文)
  • 刘逸明: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 鲁扬:为什么说自由民主思想是“占居真理中心的思想”?
  • 翟小波:通过行政程序,推动宪政民主
  • 从自由主义民主到世界主义民主/王晶宇
  • 翟小波谈“慎议民主”
  • 重读陈独秀,重竖科学民主旗帜/陈铁健
  • 自由主义民主之反思/翟小波
  • 五四运动的精神不是民主和科学两个口号(图)
  • “五四” 90周年,民主与科学梦未圆/颜昌海
  • 民主化無可阻擋──胡耀邦的理念與主張/楊力宇
  • 五四运动90周年:适量是药,过量是毒,科学与民主也不例外
  • 选委自动当选:澳门民主倒退
  • 中国民主运动泰国委员会成立公告 (图)
  • “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简报 更新版 (图)
  • 江棋生再次被抄家和传唤 港支联发起“民主风筝行动”
  • 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简报(图)
  • “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简报 (图)
  • 赵紫阳秘密录音:邓小平的民主不过是空话 (图)
  •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 湖北荆州民主人士宋翔峰无故被拘留18天,被诬陷可能有精神病
  • 《零八宪章》即将上市 民主发展重要里程碑
  • 2008年浙江省温州市乐清白象基督教会的“民主选举事件”
  • 西藏民主改革50年大型展览闭幕
  • 不受制约的权力:中国百年民主的困境
  • 「五四」民主與科學夢未圓,90年任務未竟,精神不存?
  • “五四”民主与科学梦未圆,90年任务未竟精神不存?
  • 五四90咛年仍缺民主与科学: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 五四运动90年反思遇罗克事件:中国何时走向民主宪政
  • 民主党人谢长发案开庭 破例允湖南异见人士旁听/RFA
  • 湖南民主党成员谢长发“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一审开庭
  • 民主党湖南成员谢长发将于四月28开庭
  •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天津民主党人士吕洪来已经失踪24小时
  • 姜力钧: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 高华:面对兽行,民主国家不能沉默
  • 是谁逼使一位民主党派人士、耳鼻喉专家走上自杀之路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清水君精神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动力!兰剑
  • 民主诉诸群众运动时最须防备的便是“民主”两字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