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六四20年最大的误区——“口号太多,行动太少”/王宁综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9年6月4日扬建利在美国国会大广场主持的六四20周年活动后,我问了扬博士有关找中国当局“谈”的议题。他说,尚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体制,没法谈。
     严家其在国会六四20周年纪念大会上演说的开头就是,这个气“气了20年还未消,而且是越来越大了。”美国西部2009年5月31日在旧金山举行了六四20年给民主女神献花和讨论会。会后我问了封从德有没有与中国当局或大使馆举行会面谈的考虑,封博士说,1991年曾自行前往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要求见面谈,谈了一个小时,封告诉该使馆他的地址和在美国的情况。并指明,任何时间可以根据大使馆的要求对通缉的事情回中国受审,但至今没有音讯。1998年封博士在中国的父母亲接到一通被认为是国家安全局打来的电话,询问封从德有没有回国的意愿。封家回答:“如果回来,那通缉令怎么办?”至今杳无音讯。我认为,封从德应该很很地抓住这个机会,对方已经伸过来橄榄枝了,这边却连手都懒得招,因为民主运动人士只认运动,没有看到“谈” 也是民主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环,而且往往是民主诉求获得实现和成功的至关重要的一步。
    
     6月3日下午在美国国会,魏京生主持了1989民主运动20周年的新闻会,在会上,他再次重申:“要结束中共的专制统治,这个专制的崩溃已经不远了。”魏京生仍然强调他的灭中共统治的决心,但没有提出与中国当局“谈”这个更现实的计划。只有“灭”没有“谈”,谈何容易?
    
     王军涛博士和王丹博士美国东部时间6月3日晚上在华盛顿的烛光之夜演说中把敌人对准是邓小平。如果邓被定位为重大罪犯,那以后可能还会出现也许是刘小平的独裁者,因为其制度没有变,独裁者是层出不穷的。2009年5月4日我通过邮件问王丹有没有意愿与中国政权对话,他当天很快但很短的回答是:“对于我来说,与中共对话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但是中共方面从来不愿意跟我对话,所以我目前没有对话的计划。” 记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常常说,对达赖喇嘛谈判的门是永远敞开的。不知道这句话是谁先说起的,也许是毛主席吧 ?
    
     民主和人权不是中国制造的东西。中国人除了台湾外,所谓的几千年文明,都是皇帝和专制的文化,没有几个中国人真正明白民主和人权,1949年之后更甚,因为当局害怕人民清醒地认识了民主和人权是普世的价值。
    
     达赖喇嘛对西方的民主理念有很高的认识,他的政府不但是民主选举的政府,他年幼时就由西方的老师带给了他很多的民主知识和认识。加上他的宗教作用,50年前逃亡出来的达赖喇嘛与20年前的学生领袖是多么的相似或相同,因为都是逃亡。但50年逃亡后,国际社会对达赖喇嘛的支持声音很强,而20年的六四却几乎失去了国际各政府首脑的支持声音。达赖喇嘛用他民主和宗教的根基打出了一张张漂亮的国际政治牌,赢得了几乎是所有西方首脑甚至是联合国秘书长的强烈兴趣来向中国首脑提出要求和施压与达赖喇嘛谈判。那为什么六四做不到呢?因为他们尚在搞运动中,还不明白“谈”的重要性和时髦性,还没有想像到打国际牌的乐趣和功效。在误区里徘徊着、惆怅着、伥茫者!
    
     如果,这次六四纪念跳出误区,将那22个“运动”改成“谈”,打出让奥巴马都愿意玩儿的牌,那六四的新局面就登上了国际领导人的牌桌了。可先不提平反和六四调查之类的议题,只是提出平安回家并回家平安的要求开始与中国当局的“谈”。由此,误区就变成了光明之路的开始。
    
     没有“谈”是很不完全的民主,成功的难度就大多了,甚至看不到民主的曙光。

_(博讯记者:王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6/0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祭
  • 六四惨案20周年随想/秋风秋水
  • 六四20周年和罗京之死的极度巧合
  • 驳斥关于六四的八大谬论/凌岩
  • 中共贵阳是如此害怕六四/莫建刚
  • “六四”遗产:有繁荣但没自由(图)
  • 六四需要中共政权平反吗?/姚笠
  • 六四屠杀20周年后,李鹏也快死了
  • 冯正虎:毋忘六四,推进政改
  • 「六四」20周年 中共不想「折騰」/鍾鳴九
  • 六四凌晨的雾与电:专访“天安门四君子”之一周舵
  • 中国的希望不在街上:从五四到六四无法度过躁动的青春期
  • 我看赵紫阳及其幕僚们在六四血案中的角色与责任(一)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悲情六四和豪情八九
  • 寻找六四幸存者:陈一洲,你在哪儿?你好吗?/万阳
  • 口述历史:一个“六四”中失去孩子母亲的回忆
  • 丁子霖:致词华盛顿纪念“六四”二十周年集会
  • 舟至洋:六四突显中国人的语言困境
  • 大陆冤民纪念六四上千人被抓捕(多图)(图)
  • 六四之后,赵紫阳沉渊温家宝升天
  • 自由亚洲电台执行总编亲自挥笔:六四,值得记住的日子
  • “六四”20周年期间被软禁的大陆人士将展开全面法律反击
  • 謝福林六四前被國保強行帶走/林偉棠
  • 六四周年,当局采取了十五周年那一套:把每家人隔开
  • 六四期间 著名维权律师唐荆陵先生下落
  • “六四”期间一批被国保带到外地“旅游”的人士陆续送回
  • 六四周年 天安门母亲受空前打压 异见人士遭更严限制
  • 国内最大资源分享网站VeryCD六四期间停机3天(图)
  • 法国多家人权团体举行“六四”大型纪念晚会
  • 中国共产党如何屠杀六四学生追杀毒杀反腐举报人
  • 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六四“20周年,中共不想”折腾“
  • 六四”二十周年记事:难属祭奠亲人受阻电话被切断—“六四”二十周年祭报道之三
  • 身患绝症的戚为民绝食一天,纪念六四
  • 新疆医科大关于做好“六四”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 六四20周年大规模监控是“国庆”60周年安保预演
  • 巴东的六四:“衣服上的血是洗不掉的”/周莉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