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给党内民主开十剂药/焦国标(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8日 转载)
    
    
    
给党内民主开十剂药/焦国标

    中共自诩其先进性,但“六四”三十万大军开进北京镇压人民,实是民族罪人,人类公敌。
    
    中国是一个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病得不轻的病人,单服一味药不行,单治独一处也不行,必须多处下药、综合施治。党内民主,也算是百方之一方,百处之一处。许多人看到了这一点.近来Google搜索“党内民主”四字,竟得八十二万个结果,足见党人、国人对党内民主寄望之重。但官样文章不少,隔靴搔痒,回避一些不约而成的盲区、禁区.为此,本文撮要提出十个重大问题加以讨论,也算一剂药方。
    
    党内民主目的:提高合法性
    
    党内民主目的何在?党理论家的回答通常是,为了加强党的团结统一,增强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错!党内民主只可能促使党分蘗,不可能增强党团结.民主必伴分歧,这是铁律。共产党现在需要的正是分蘗,而不是“团结”。每一种生物,无论自然界还是人类社会,分蘗、分叉、分株、分家、分派、分系都是自然现象。共产党七八千万党员的一个大党,视团结统一为最高原则,这是反常、反自然的。我们甚至看到,在中共历史上,“紧密团结”往往是中共犯大罪的前兆。越是“团结”叫得凶的时候,越是罪错犯得大的时候;越是“团结”的时候,也越是党内不同意见受打压、同志相残最重的时候。因而团结统一不应是党的最高原则,提高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云者,也不是一个适合执政党身份的提法。凝聚力就是抱团儿,战斗力意味着打架,这是斗争哲学、好战分子、黩武主义的腔调,不像一个和平建设时期执政党应有的口吻。共产党需要的是开襟怀,不需要再攥着拳头揍这个揍那个。民主也是现代执政者合法性的唯一来源,因而想要提高共产党的合法性,就搞党内民主;要想继续抱成团儿打人,千万别搞党内民主。
    
    自下而上推行民主的谬误
    
    目前推行的党内民主限於基层,即县级以下各级党组织,而且基本属於虚情假意。从慈禧太后到邓小平都说,民主需要国民素质配套,国民素质高了才好搞民主。共产党组织的层级越高,其成员的素质也越高,按理说民主理应先从中共中央政治局开始。可是目前党内民主的先后顺序则完全相反,从低级组织开始。这说明:一,高层无心实行民主;二,民主与素质无关;三,大鬼拿小鬼开刀;四,中共高层比基层素质更差。党内民主其实可以在任何层级进行,比如中央、省、市、县、乡、村各级;也可以在任何一个省级行政区内彻底推行,比如河北全省或上海全市。现在所谓“自下而上”的改革,是上层在自欺欺人、哗民取宠,是在对世界民主大潮软抵硬抗下的苟延残喘。如果上级党组织就不是民主产生的,它就不可能真心支持下级党组织的民主。可以说,推行基层民主几十年,几乎没有一个党书记是真正由所在地全体党员直选出来。
    
    最高境界是分党合法化
    
    党内民主在起步,极致或止境在哪里?党内论者无人讨论。党内民主发展,必出现派系,其成熟期和止境则是分为两党或分为多党.当然还有个条件,即出现派系或分党之前不自动崩解退场。因而,全党应有精神准备,即准备承认政见分歧的合法化,准备接受党内派别存在的公开化。共产党已超级成熟或超级僵化,党内民主虽刚起步,而实际上分系、分党的时机都早已成熟。如今什么是党的好当家人?能把党平平安安地分成两个或数个具有竞争关系的平等政治实体的人,就是党的好当家人,是党的功臣。就像五四时期,能主动把大家庭和和睦睦分开的家长,才是开明的家长、负责的家长.把大家拢在一起,过四世同堂、五世同堂窝憋日子的家长,是大家庭全体成员的罪人。
    
    分党是共产党必经的涅槃之火
    
    “分裂”在汉语里是一个感情色彩特别强烈的贬义词.分裂党,在共产党的历史语境里,是头号大罪,彷彿人人得而诛之。实际上在全世界范围内,分党不仅是任何老大政党必经的自然阶段(如印度国大党、日本自民党、台湾国民党等),也是目前中共解决一切迫在眉睫问题的万灵丹,事关共产党的存亡绝续.党员的民主权利得不到保障,党员的主体地位得不到尊重,党内民主监督充满随意性,党务公开只见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目前推行党内民主遭遇的这些问题,皆因党内缺乏最起码的竞争所致。至於整个国家烂到不堪闻问,根子也在一党独裁黑护黑。如果共产党是马戏团的狼,分党这道火圈它必须得钻。钻不过这道圈,只有淘汰一途。共产党不能顺利分党,就等於唐僧还没有取来真经。合法分党,对谁都好。
    
    党内各派言论权极不平等
    
    无论江艺平的南方日报报系,还是梅宁华的北京日报报系,都是共产党的喉舌。可是最近只见姓梅的高调叫阵,却不见姓江的交一言。眼下中国舆论界,左派瓦釜雷鸣,民主派黄钟闷声。二月六日《红旗文稿》刊发一组五篇痛批普世价值的文章,与此同时《炎黄春秋》却正遭阉割之厄。“鸾凤伏窜兮鸷鸟翱翔”,这是为什么?他们不都是共产党员吗?它们不都是共产党的媒体吗?党内民主派有一百篇捍卫普世价值的文章,哪里发去?党内各派,言论权不平等,就谈不上党内民主。实际上党内各舆论山头都应该举起义旗,造中宣部的反。中宣部向来左右开弓,唯它独对,将党内一切言论空间和全国媒体视为禁脔.谁此刻坐在中宣部的椅子上,谁就是真理之王;一旦从这个罪恶的宝座离开,就变成一无所有的舆论奴隶.当年“盯关跟”部长,意气何赫扬,如今他要想出一本回忆录,可乎?
    
    解放党史解放每个党员的笔
    
    什么是党史?共产党每个成员历史的集合是为党史。李鹏的日记,李锐的文集,邓立群的回忆录,李作鹏回忆录,还有其他许许多多中共离退休高层人士的着述,非经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的审查不得出版。这种做法,没有党章和宪法依据。这是对中共党员宪法权利的剥夺.党史是每个党员的历史,解放每个党员的笔,党史才是丰满的,才是真实的。只有毛泽东、邓小平的历史,特别是只有经过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删削过的毛、邓历史,是苍白失血的党史,也是人造的虚妄党史。美国总统离职了什么都可以写,中共高干离退休后什么都不能出版,实在是邪。党史不能自由写作、自由出版,谈不上党内民主。
    
    停止打压党内集团倾轧失败方
    
    去年湖北林彪的家乡纪念林彪的活动安排,被北京派人给搞黄了。前不久李作鹏去世,丧事也被搅了。赵紫阳的丧事更不用说了。中共党内,谁比谁罪小?毛泽东比林彪罪小吗?邓小平比江青罪小吗?周恩来比张春桥罪小吗?政见分歧本属正常现象,在党内却成为血腥的斗兽场。他们之间,不存在谁比谁更正确,只存在此刻谁把谁压在地上。苏区党长期压制白区党,八路军系长期压制新四军系。不许派系合法存在,它就必然非法存在,以共产党吃共产党的方式存在。政见之争,派系倾轧,中共从未停止过.看美国,越战、韩战,政见分歧何等大,国家元气大大受损,可并没见哪个美国总统、副总统、议长、副议长,被打成某某派、某某集团,不得善终.人家当总统,平平安安终身;你们当领导,随时有阶下囚之危,不值得省思吗?政见分歧不是错,更不是罪。党内路线斗争是野蛮的绞肉机,搅的不是玩意,被搅的也未必是好东西。
    
    清算党内民主的潜规则
    
    有学者说,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共产党提出和形成了廿二项意义重大的党内民主制度,如党内情况通报制度、重大决策徵求意见制度、党代表大会代表提案制度、干部民主推荐制度、干部差额考察制度、党内选举制度、巡视制度、谈话诫勉制度、质询制和问责制等等。实际上这些冠冕堂皇的制度,多半是出於欺骗世人的目的,每一项制度后面都有相应的肮髒不堪的潜规则.党委书记、组织部长的意志就是一切,与三十年前、五十年前,几乎没什么改变。
    
    党内民主进程要有时间表
    
    奥运会有时间表,香港回归有时间表,更关共产党兴旺的党内民主进程却没有任何时间观念。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三十年五十年?没人往这上面扯,仿佛压根不存在这个问题.七千多万党员,在此问题上个个都做鸵鸟.“不可操之过急,欲速则不达”之类的搪塞之词不绝於耳,可他们从不敢面对什么是“过急”、多快算“欲速”之类的问题.党内不民主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当年,共产党政治上属於非法组织,经济上大家都是穷光蛋,车票都买不起,地域上你天南我地北,通讯上无电话、无手机、无网路,面不好见,会开不成,资讯难通,只能集中,只能独裁,只能不民主。这些特定的政治、经济、通讯条件而今早已改变,共产党的民主程度却还停留在地下党时期,实在太滞后了。党内不民主的历史早该结束了。党内不民主,党就不会有真太平。温家宝说政府不该怕人民,党的各级组织也不应该怕党员.
    
    中共已是严重落伍的政党
    
    共产党一向自诩其先进性。这话也只能对着被剥夺了话语权的本国民众说说,就像强奸哑巴。先进与否,标准是什么?与时代同步或先於时代,即为先进,反之为倒退、为反动。如今共产党是不仅地上,而且执政;不仅买得起车票,而且神七上天;不仅党有电话、手机、网路,连普通国民都有了,可是这个党的民主水准仍然停留在当年非法的、地下的状态.党章中党员的基本权力都没有兑现.先进政党如果如此德行,那么请问倒退、反动的党什么样?再看改革开放前的二十多年,哪一项政策是先进的?工商业改造消灭了当时最先进的城市生产力(资本家),土改消灭了农村最先进的生产力(地主),反右、文革又消灭了全国文化领域最先进的生产力(识字的人)。这些政策,哪有什么先进性?哪是什么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实在是先进生产力的敌人。不仅是先进生产力的敌人,大跃进饿死三千多万同胞,实在是民族的罪人、人类之公敌。六四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更是将中国乡土社会几千年来温情脉脉的政治面纱彻底揭去,政治道德上堕落到十八层地狱.
    
    有什么样的执政党,就有什么样的国民精神状态.中国人是世界上奴性最足的国民,共产党员则不仅是世界上奴性最足的执政党党员,也是奴性高於本国普通国民的人群。奴性是一种病。如果说奴性像牛黄狗宝,普通中国人体内长的奴性狗宝有三克重,共产党员体内的奴性狗宝就有三公斤。邓小平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今天需要让一部分人告别奴性,先民主起来。让哪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那就让共产党员先民主起来。
    
    作者:焦国标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与中国民主转型/陈卫
  • 不同意把当年事情说成是一场民主运动
  • 杨光斌:民主的若干基础条件
  • 民主,一个大词/夏国峰
  • 警惕对民主的修饰/王绍光
  • 杨福忠:民主是人民统治,还是人民同意?
  • 西方国家的民主参与和民主行政/陶文昭
  • 民主政治与公民意识/刘学军
  • 民主的直接形式与间接形式/李江涛
  • 何必:改革开放最终会不会到达宪政民主?
  • 1989年,中国与民主擦身而过(图)
  • 我国具体民主形式采用的思考/郑酋午
  • 六四催化民主诉求,李柱铭:出卖民主的政客就如犹大
  • 新移民正在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刘路
  • 民主的回归及其本体论阐释/周凡
  • 乔桥:如何把中国的民主做真?
  • 从印度大选看“民主” /丁学良
  • 发展公民力量 推动民主革命(图)
  • 关于两岸和平与民主化等致胡锦涛和马英九的公开信
  • 深圳访民赵国莉请求党中央正直领导和社会各界人士声援民主人士黄琦
  • 杭州民主人士未水山被强制进学习班一个星期
  • 人权组织报告指中共用“软实力”破坏民主
  • 大陆志士纪念六四廿周年/曾民主(图)
  • 张国有副校长参加人口研究所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民主生活会
  • “六四”来临浙江警方严控民主人士
  • 六四临近 杭州国保开始严防死守民主人士
  • 张先痴、丁茅等民主人士因纪念六四被抓
  • 浙江临海民主人士吴高兴扰乱社会秩序罪抓捕
  • 深圳民主人士李铁被国保带走后外界与其失去联系
  • 贵阳民主人士吴玉琴被国保警察绑架失踪
  • 大陆志士聚会纪念六四廿周年/曾民主(图)
  • 徐国进:胡锦涛 请民主以统一
  • 89年中共企图暗杀香港爱国民主人士!
  • 浙江《零八宪章》签署人吴高兴与民主人士王小钰被警方带走
  • 重庆民主人士许万平先生妻儿面临绝境
  • 浙江民主人士王小钰证实被国保带走,目前下落不明
  • 重庆中国民主党人启靖昨日出狱(图)
  • 丁子霖等被要求离京 多位民主人士遭监控
  •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天津民主党人士吕洪来已经失踪24小时
  • 姜力钧: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 高华:面对兽行,民主国家不能沉默
  • 是谁逼使一位民主党派人士、耳鼻喉专家走上自杀之路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清水君精神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动力!兰剑
  • 民主诉诸群众运动时最须防备的便是“民主”两字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