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许宗衡的“文凭”是假的/曹爱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7日 转载)
    
     许宗衡这个名字现已是家喻户晓了,在“百度”里,只要输入一个字“许”,立马就会出现与“许”有关的词:许宗衡、许嵩、许昌学院、许四多、许宗衡案等等。由此可见,许宗衡也是当前网络最热门的话题了。
     (博讯 boxun.com)

    昨天,笔者与往常一样,在百度里输入一个字“许”后点击“许宗衡”进行搜索,真没想到,网页上出现多条《网友曝许宗教衡“洋文凭”水分多》之类的文题。看了这样的文题,笔者心想,许宗衡的文凭难道是“假”的不成?好奇的笔者就点开文章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
    
    作者在文中说:许宗衡案发后,人们更关注的是他最后一个学历:1997年8月-1999年8月在美国国际东西方大学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班学习。有人据此断言:许宗衡搞了这麽多学历,还要搞这个“洋文凭”,说明他对学历完全是盲目求大求洋。经查,该校是一个华人在夏威夷岛开的民办学校,其学历被网友称为“比水母含的水分还多”。一个网页上这样介绍:“该校以及其创办人成中英(Chung-Ying Cheng)在2002年因欺诈被起诉。这个大学从来没有得到过美国正规教育部门的承认。这个‘野鸡大学’还有过真假校长的案子,一个叫龚天任的该校教师以校长名义招摇撞骗,2004年被成中英起诉”。
    
     看了这样的叙述,笔者虽然不能完全确定许宗衡的文凭就是假的,但是,就从许宗衡所获得的所有文凭来看,其文凭之假也是“八九不离十”了。这一点,我们从许宗衡的简历和所获得文凭时间来看,便可知其文凭的真实性了。
    
     众所周知,中国从1966年开始就进入“文化大革命”,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文化大革命期间,学校是不开“数理化”课的,也没有“高考”一词,当时的大学生都是“保送”推荐上去的。可见,1955年7月出生于湖南湘潭的许宗衡,文化大革命期间也便是他求学期间。可以想像,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许宗衡是不可能学到多少文化知识的。不过,许宗衡此时获得的文凭应该是真的,这从他的简历中可以知晓。
    
    许宗衡:“1972年03月-1974年08月,湖南省衡南县宝盖农场知青,任场长、副指导员;1974年08月—1976年08月,湖南省交通学校汽车专业学生,担任班长、校学生会主席”。可以看出,许宗衡被湖南省衡南县宝盖农场“保送”推荐到湖南省交通学校,许宗衡也因此而获得了第一个文凭,即中专文凭。
    
     而许宗衡获得的“第二个文凭”却是在1984年6月-1986年9月,是湘潭大学的,学的是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从文凭上来看应该是“大专”。这时的许宗衡,其身份是湖南省衡阳市委组织部干部科干事、副科长、科长 。所以,有人怀疑许宗衡的“第二个文凭”是假的。为何如此说呢?因为,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国家恢复高考不久,各行各业对文凭的要求有所显现。尤其是在干部队伍中,文凭对干部的提升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当时,为了让干部都能搞个文凭,一些地方就采取“脱产”或“半脱产”地让干部到大专院校学习,其目的一是让干部学习更多的知识,二是让干部都有文凭。所以,在这个期间,对近30岁的许宗衡来说,考上大学是不大可能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利用他在“组织部”的便利条件,以组织的名义保送他进入“湘潭大学”,学习二年,搞个大专文凭。实际上,此时的文凭,就是许宗衡“花钱买的”,当然,这个钱是国家出的,不可能是他自己的。
    
     同理,1994年2月-1996年1月,许宗衡在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搞的民商法专业研究生及硕士学位,也都是为了其仕途升迁需要而为之的。想想便知,对于一个近40岁的许宗衡来说,如果说考,他能考入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吗?很显然,许宗衡的第三个文凭,也是“保送”性质的,国家出钱买的。因为,此时的许宗衡已是深圳市委组织部干部培训处处长,搞个文凭不是小菜一碟吗?
    
     而让网友议论最多的“洋文凭”,即美国国际东西方大学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肯定也是假的,因为,1997年8月-1999年8月,不要说许宗衡有“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的文凭,但就凭“英语”这一关,许宗衡能过得了吗?很显然,此时的许宗衡,只有发挥其权力,花钱买文凭,搞个“洋文凭”为自己的脸上贴金,为自己的仕途升迁作准备。
    
     由此,人们也不禁要问,有多少领导干部像许宗衡那样靠假文凭升迁上去的?这能否引起组织上的重视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鲍鱼食者贪腐,不足与谋政务公开/曹爱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