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劉延棠:中美日對話時機漸成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3日 来稿)
    
    
     中美日對話時機漸成熟 (博讯 boxun.com)

    
     【提要】
    
     中美日舉行三國對話有著建設性的意義,但對其成果不宜抱太高的期待
    
     ◆ 有總比沒有好
     ◆ 對話談什麼
     ◆ 作用不宜高估
    
    
     ● 劉延棠(瞭望新聞週刊記者 歐洲導報社張英編校《瞭望》原創來稿供海外首發)
    
     據日本共同社6月初的報導,日本、美國和中國的政府高官可能於7月在華盛頓舉行首次三國政策對話。會上三國將就亞洲整體局勢、全球變暖對策等課題交換意見。報導稱,約占全球GDP總量40%的日本、美國和中國將舉行三國對話,這象徵著現有的國際秩序即將迎來轉機。今後這一機制有望發展為重要的東北亞多邊磋商框架。
    
     本刊記者為此採訪了國內部分國際問題專家,他們普遍認為,如果實現中美日三國對話,將有建設性的意義,但對其成果不宜抱太高的期待,以後對話的級別能否提升,也要看首次對話的情況和形勢發展。
    
     ◆ 有總比沒有好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陳向陽認為,中美日舉行三國對話的時機應當說逐漸成熟。他說,中美日之間“二軌”(即智庫、學者之間的對話與交流)已經形成多年,近幾年也有將對話提升到官方層面的建議。
    
     在他看來,美國奧巴馬新政府上臺後,在亞洲非常看重中國。日本則是美國在亞太地區最重要的夥伴。如今,在整個亞太地區,美國的實力是最強的,中國是崛起最快的,而日本也是有相當影響力的,由這樣的三個分量很重的國家進行對話,意義自然不一般。
    
     無論是中美、中日,還是日美之間,之前都有雙邊對話機制,但由於有美日同盟在,三邊對話確實存在一定困難。那麼,現在提出三國對話,儘管層級不高,可能只是司局級的對話,不管怎樣評價,都應該算是一個有意義的啟動。在雙邊的基礎上中美日進行三邊對話,對地區形勢發展和全球事務交流看法,提出一些解決辦法,應該說是值得期待的。
    
     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劉建飛教授表示,不管哪個層級,只要有對話,有溝通,就有利於相互瞭解、相互協作。隨著對話次數增加、話題深入,層級可以逐漸提高。如果能提升到中美日的戰略與經濟對話,效果會更好。“對話也有助於促進三方的戰略互信。最起碼,可以及時瞭解對方的看法,消除很多隔閡和誤判。特別是消除誤判會有好處。短期內,形式可能大於內容,但有總比沒有好。”
    
     ◆ 對話談什麼
    
     陳向陽認為,目前來看,三國對話的重點應該是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本地區的總體形勢,包括安全以及經濟形勢。這是地緣所決定的,但他認為對話不會就一些很具體的熱點,特別是一些敏感問題深入涉及。比如半島問題,六方會談框架內的其他國家會很敏感。因此這方面更多的可能是務虛;二是全球性的話題,也就是在各個場合都在談的,比如金融危機、氣候變化、能源問題等。
    
     劉建飛認為,對話協調機制目前應該側重於經濟合作、能源以及環保等方面。在新能源開發、使用清潔能源等方面,應該說三國有很大的合作空間和潛力。中美是二氧化碳的主要排放國,解決這個問題首先要解決能源問題,比如使用清潔煤。美國和日本在能源、環保方面有先進的技術,可以提供更多的合作,促進中國在節能減排上做得更好。
    
     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副主任呂耀東告訴本刊記者,從近期看,在朝鮮上月進行核子試驗後,日本率先對朝鮮進行嚴厲制裁,當前如果朝鮮退出六方會談,日本可以在三方對話中就東北亞局勢問題與中美協商。而從長遠看,日本一直有“借船出海”爭當世界大國的意圖,在目前日本實力有所下降的情況下,舉行中美日三方對話,對日本的地位和形象也是一種提升。在去年日本舉行的洞爺湖八國峰會上,日本就力圖把環保大國作為一個突破口,在氣候變化、環境保護這些全球性問題上,通過協調中美,日本能夠發揮其影響力。
    
     ◆ 作用不宜高估
    
     受訪專家指出,中美日舉行三國對話,還面臨一些障礙。
    
     首先,三方其實是一個不等邊的關係。由於美日同盟在,客觀上中方處於不利的地位,談不好就形成二對一。呂耀東說,中國與美日兩國社會制度不同,美日之間有更多的默契。麻生首相雖然也強調發展中日戰略互惠關係,不像他擔任外相時高唱價值觀外交,叫賣“自由與繁榮之弧”,但在日本外務省的網站上,這幾個字仍然掛在上面,一些日本同行的解釋是,“我們現在更強調繁榮”。但其實,這表明“自由與繁榮之弧”並不是某個人的理念,而是外務省的政策理念。
    
     其次,彼此之間的戰略互信不足。中美之間,美國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而中日之間,既有現實的因素,也有歷史的障礙。陳向陽指出,日本對中國的戰略疑慮是根深蒂固的,日本認識到了中國趕超日本是大勢所趨,但它不甘心,希望借助與美國的關係制衡中國。劉建飛說,美日同盟的潛臺詞,就是把中國作為一個對手,這無疑不利於相互溝通。
    
     再者,中美日三國對話,容易引起中美日“G3”共治亞太的聯想,因此不得不考慮比如韓國、東盟國家等的感受。如此一來,對話的層級和話題選擇會比較謹慎,對話成果也會比較有限。
    
     “新手上路需要磨合,但畢竟開了個頭。”劉建飛說,“除了以東盟為軸,東盟+1、+3、+6的對話合作模式之外,亞太區域畢竟又多了一個新的嘗試。”□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金融危機中的地緣政治動向/劉延棠
  • 劉延棠:平緩的世界並不安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