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路耀:裴敏欣赞同《美国衰败,中国崛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3日 来稿)
    
    (一)中国崛起的幻象
     (博讯 boxun.com)

    最近明镜出版社以《美国衰败,中国崛起?》的书名,出版了十二集电视政论系列片《小国时代》里的对白,许多论述都极为精彩。这是谢选骏与何频有关全球化议题的对谈,内容十分丰富。
    
    最让我注意的是,《美国衰败,中国崛起?》的出版序言《美国之祸并不一定就是中国之福》,其观点和裴敏欣三个月以后发表的观点,完全一致。这说明类似的观念已经构成一种思潮了。
    
    《美国衰败,中国崛起?》(十二集电视政论系列片《小国时代》)的出版序言《美国之祸并不一定就是中国之福》指出:
    
    中国与美国,虽然是在世界的两端,但是正如我们前面已经说过的:美国之祸并不一定就是中国之福。就在有人高唱“中国挽救全球经济”的时候,西方大银行内部研究报告显示,下一轮世界经济进一步衰退,可能就由中国经济的超级泡沫破裂而引发,而其冲击可能会超过美国金融风暴的影响。
    
    与此同时,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前主席格林斯潘3月12日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称,美联储不是住房泡沫的罪魁祸首,造成美国楼市泡沫的是长期固息抵押贷款利率的下降,而全球利率被压低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等国家的高储蓄率。……虽然格林斯潘说这样的话是在推卸他自己的主要罪责,但也不能因人废言,说他毫无道理。专家评估,中国的高储蓄律和美国的次贷危机,虽无直接关联,但并非毫无关系。
    
    事实证明,“中国崛起”多多少少是个自我幻象。中国的人均产值在全球依然是一百位以后,还达不到中等水平。
    
    (二)二十一世纪不是中国世纪
    
    在《小国时代》的第十一集《普世民主与逆向殖民》的第9节中,就讨论了“二十一世纪不会是中国世纪”:
    
    何频:现在流行一个颇为广泛的说法:二十世纪是美国世纪,二十一世纪则是中国世纪,对此你怎么看?
    
    谢选骏:我觉得中国不大可能在二十一世纪主导世界,中国的潜力可能要到二十二世纪才能全面发挥出来。最明显的一个事实,现在的中国还缺乏独立的思想能力,还在照搬别人的思想如马克思列宁主义,在技术方面则是盗版盛行。中国人现在对待盗版的态度,就像以前对待马列主义,完全是实用态度,玩世不恭,所以说“睡狮”并没有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全然醒来。中国这个睡狮目前只是四肢在活动,头脑还没有完全清醒:尽管这也是苏醒过程中的一个常见现象。
    
    何频:《小国时代》电视系列片播出后,有些网友可能并没有认真看完,就发表一些评论。甚至有说我们总结出“小国崛起 大国解体”的历史规律,是暗示中国不可能崛起,并会进一步解体。我相信这位网友没有仔细看这个内容,因为谢选骏先生所讲的“大国解体”中的大国,确切地说首先并不是指的中国,而是现在最大的美国。是不是这样?
    
    谢选骏:解体中的“大国”不仅指尚未解体的美国,而且指业已解体的苏联、大英帝国以及各个欧洲殖民帝国,这是就近的、欧洲文化圈内部来讲;远的就是指早已解体奥斯曼帝国、大清帝国、莫卧儿帝国等殖民主义时代之前的统一了各个不同文化圈的世界大国。“小国崛起 大国解体”是一个历史规律,而不是政治咒语,这是我们的学术研究不同于政治宣传和政治纲领的地方,希望宣传家、理论家们能够理解,这是一个和你们的职业有所不同的领域。
    
    何频:当然我们中国人经常充满一种自豪与自卑相互混杂的情绪,总之就是希望我们自己这个民族强起来就是了,但是在从事学术研究时,首先应该了解真相,进而分析处境,最后提出对策,而不是用一些安慰剂来蒙混过关。此外, 我们都在美国生活很长时间了,我们既热爱中国,也热爱美国;正是这两种生活的经历,使得我们能够看出一些单边生活的人们很难看出的问题。尤其我们做这样一个专题片,更希望能够深入探讨一些问题,而不是流于一般大家看到的层面。
    
    ……
    
    美国的金融危机是否道德危机的体现?是否社会危机的体现?是否文明危机的体现?从电视系列片《小国时代》里,可否找寻美国衰败的由来?凡此种种,我相信读者看完《小国时代》的对谈记录之后,自有结论。
    
    (三)裴敏欣否认了“亚洲崛起”
    
    而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研究项目主任、高级研究员裴敏欣对于《美国衰败,中国崛起?》的赞同,则发表于最新一期的美国杂志《外交政策》的封面文章中,题名为《亚洲崛起再思考》中。
    
    在《亚洲崛起再思考》中,裴敏欣依据《美国衰败,中国崛起?》(十二集电视政论系列片《小国时代》)的类似思想,逐一点评了以下七条颇为流行的关于亚洲和中国的命题,并提出了反驳:
    
    1、“世界力量正从西方转向东方”
    
    2、“亚洲的崛起不可阻挡”
    
    3、“亚洲资本更加多元”
    
    4、“亚洲将在创新方面引领世界”
    
    5、“威权统治赋予亚洲一大优势”
    
    6、“中国将主导亚洲”
    
    7、“美国正失去在亚洲的影响力”……
    
    从而在政治、经济、军事及环境等多个方面给声称“美国走向衰落和新亚洲时代曙光初现的论调”浇了一盆冷水。
    
    文章一开头,裴敏欣就大胆预测:“中国、印度和该地区的其它国家要接管世界,还有几十个年头,如果他们真能做到。”他认为,亚洲远远未能缩小同西方在经济和军事方面的差距。此外,亚洲历史上充斥着太多地区主要大国相互争夺权力的实例,裴敏欣放言“如果亚洲成为世界地缘政治重心的中心,那将是黑暗的中间地带。”
    
    这与谢选骏关于“中国不大可能在二十一世纪主导世界,中国的潜力可能要到二十二世纪才能全面发挥出来”的论断,十分相似。
    
    谢选骏在《小国时代》里曾经指出:“我觉得中国不大可能在二十一世纪主导世界,中国的潜力可能要到二十二世纪才能全面发挥出来。最明显的一个事实,现在的中国还缺乏独立的思想能力,还在照搬别人的思想如马克思列宁主义,在技术方面则是盗版盛行。中国人现在对待盗版的态度,就像以前对待马列主义,完全是实用态度,玩世不恭,所以说“睡狮”并没有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全然醒来。中国这个睡狮目前只是四肢在活动,头脑还没有完全清醒:尽管这也是苏醒过程中的一个常见现象。”
    
    在反驳“中国将要主导亚洲”一章节中,裴敏欣首先分析了中国目前拥有的“优势”:中国正行进在赶超日本、今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征途中。作为地区经济中心,中国目前正在推动亚洲经济一体化。北京的外交影响力同样在扩大,据称源自其新实施的软实力计划,同时,军力也在进一步提升。随即,文章话锋一转地认为,尽管中国从各个方面来讲成为亚洲最强大国家都将毋庸置疑,但其崛起拥有天生的有限性。中国不可能以这种方式主导亚洲,取代美国成为地区和平卫士,决定性地影响其它国家的外交政策。中国同样无法对经济一直高速增长打包票。占中国30%领土、战略位置极其重要的地区面临分离主义的威胁。台湾地区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回到大陆怀抱,这些都束缚了中国大量的军事资源。裴敏欣认为,假设中国想谋求地区主导地位,中国的邻国俄罗斯、印度和日本都将猛烈地抵制这一意图,甚至东南亚国家也同样不愿意完全落入中国的控制,美国也不会轻易向中国屈服。“基于复杂的原因,中国崛起在一些亚洲人中激起的可能是恐惧和不安,并非同情。”裴敏欣写道,在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只有10%的日本人、21%的韩国人和27%的印度尼西亚人表示,对于中国成为亚洲未来的领袖感到自在。同样是在这份调查中,有69%的中国人、75%的印度尼西亚人、76%的韩国人、79%的日本人认为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在过去十年里增强了。裴敏欣认为,从新德里到东京的亚洲精英们,正在继续指望“山姆大叔”对北京保持警惕。
    
    (四)《雅尔塔协定》是万恶之源
    
    对于这一现象《小国时代》是如何解释的呢?
    
    《小国时代》认为,这一格局是《雅尔塔协定》布置下来的。而苏美英三国分赃的《雅尔塔协定》,是二次大战的后果,是强加于人,而很难通过公平协商予以改变的。《雅尔塔协定》造成的格局是很难通过经济发展来改变的,日本在战后的发展受阻,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失败的事例。
    
    在《小国时代》第七集《全球战国》中,专门有一节谈到“《雅尔塔协定》是万恶之源”。
    
    里面说道,1940年12月8日,即珍珠港事件之前整整一年,丘吉尔给美国总统写了一封长信,坦白讲出英国在船只、飞机、物资和美元等项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要求罗斯福“想方设法”为了共同的事业援助英国。这正是罗斯福期待的机会。不到两个星期,罗斯福向自己的顾问们提出了《租借法案》的设想,不到一个月,他又把它提交国会。丘吉尔曾说他当首相不是为了使大英帝国瓦解,可是这封信却使大英帝国走向瓦解了。这不仅因为他承认英国已经没有力量继续统治下去了;而且在战后,美国通过向英国索还贷款,把英国逼上了破产、解体的道路。
    
    《租借法案》创造了历史,因为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陷阱。一方面扼杀了德国,一方面勒死了英国。美国总统要求国会赋予他这样的权力:可以随心所欲地向任何地方运送任何数量的武器和战争物资。在通过这一法律的时候,斯大林还是希特勒的朋友,美国国会做梦也没有想到独裁的苏联后来也在这一法案的受援行列。希特勒与斯大林狗咬狗的战争一在东线爆发,罗斯福根本不与国会商量,就把物资无偿供给苏联,但苏联人从来也没有表示过应有的感谢,后来更是用冷战来回报美国。不过那时罗斯福已经死了,没有看到他行为的恶果。许多人认为,《租借法案》是极其高明的作战方法,对美国人民来说,它意味经济繁荣;对美国政府来说,由于国防公债,战争代价被毫无痛苦地推迟到了遥远的未来,而别的列强国家则在进行到底的争霸战争中两败俱伤,但实际上,《租借法案》却培植了苏联这个危险的敌人,让美国在未来半个世纪的“冷战”中吃尽了苦头。这就是短视的美国政治家经常犯下的原则错误。
    
    正如“英国人二次殖民香港”的问题,这也是和美国的态度密不可分的。在二战后期,美国、英国和中国围绕香港的战后地位问题展开激烈争论。美国政府支持战后由中国收回香港主权。罗斯福总统为此作过许多外交努力,但是英国拒绝战后将香港主权交还中国。这样,蒋介石将希望完全寄予美国的支持上,但是在战争结束前夕,美国与苏联开始进行冷战,美国需要英国的支持,因此放弃了原来的反殖民主义政策。其结果是英国在战争结束时重新占领香港。同时,雅尔塔协定却把蒙古割让给苏联保护。《雅尔塔协定》出卖了中国,比《凡尔赛和约》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中国已被国共两党所分裂,再也没有力量形成一个新的“五四爱国运动”来抗议苏联的无耻行径,因为中国受到英国和苏联的南北夹击、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双重打击,即将亡国了!
    
    号称“远东慕尼黑协定”的《雅尔塔协定》规定:1、大连港国际化;2、苏联租用旅顺口为海军基地;3、外蒙古的现状须予维持;4、中东铁路由中苏合办,共同经营。苏联特别强调要保证它在中东铁路上的“优越权益”。八年抗战换来的就是这个“让中国再次丧权辱国”。这次的黑手不是日本,而是苏联。
    
    《雅尔塔协定》是《慕尼黑协定》的邪恶翻版,是战后历史的万恶之源。2005年,美国总统布什为纪念二战结束六十周年访问欧洲。5月7日到达波罗的海国家拉脱维亚,在其首都里加发表了以民主自由为主题的演讲。他批评《雅尔塔协定》导致苏联“吞幷波罗的海沿岸国家幷统治东欧”,并发誓要“埋葬雅尔塔遗产”、不允许牺牲小国弱国的事情重演。他承认自己的前任罗斯福、杜鲁门之流主导了1945年签署的《雅尔塔协议》,“承袭了慕尼黑和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密约的不义传统”。可惜他没有提到中国受到的损害。正如拉脱维亚总统瓦伊拉.维基耶.弗赖贝加〔Vaira Vike-Freiberga〕对布什的讲话所作的回应所说那样:“希特勒统治结束,则是斯大林专制的开始。”她认为“布什总统的拉脱维亚之行,凸现二战结束六十周年的双重意义。”那就是美国终于承认了自己以前勾结苏联、瓜分世界的历史错误。认错是改错的开始,这也是美国作为一个民主国家,能够改过自新的可取之处。
    
    实际上,蒙古脱离中国、中国落入苏联阵营,都是《慕尼黑协定》的后果。美国总统至今没有为《慕尼黑协定》出卖中国一事,而向中国人民道歉,说明中国还没有获得拉脱维亚那样的国际地位。
    
    《雅尔塔协定》造成的格局是很难通过经济发展来改变的,日本在战后的发展受阻,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失败的事例。中国能否突破《雅尔塔协定》的格局限制,同样值得怀疑。
    
    (五)中国还不如拉脱维亚
    
    中国还没有获得拉脱维亚那样的国际地位。!这不是耸人听闻。较近的一个实例,小小的越南已经成为中国在联合国战场的主要敌手。
    
    2009年5月6日,越南伙同马来西亚这两个残酷迫害华侨的犯罪国家,联合提交了南海二百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案”,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七日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提交照会,郑重要求不审议上述“划界案”。按照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议事规则》的规定,如果已存在争端,委员会不应审议争端任何一当事国提出的“划界案”。因此,在中国反对下,越马“划界案”将不审议。
    
    马来西亚和越南六日联合提交“划界案”后,越南于七日又单独提交了南海“外大陆架划界案”。如所周知,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对相关海域的海床和底土拥有主权权利和管辖权。显而易见,在南海争端问题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北京如果退让,就是卖国行为,故北京退无可退。于是,在联合国的战场上,中国的主要对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美国、欧盟、日本还有台湾,都往后退了,昔日的盟友、昔日的小兄弟,成为了主要对手。
    
    过往,美国年年都在联合国提出针对中国的提案,甚么人权,甚么知识产权,甚么贸易问题等等;而台湾呢,也是年年都提出“中华民国重返联合国”或者“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北京于是年年应战,或利用程序封杀棚进入议事日程,或利用第三世界的盟友和小兄弟形成多数,使议案不能通过。
    
    相信现在美日欧和中国合作还来不及,在联合国战场上应不会有针对中国的激烈动作。今年,台湾马英九政府会否再提“重返联合国”呢?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问题。马英九如果不提,不但绿营会指他丧权辱国,蓝营也会指他捍宪主权不力。如果马英九提,那么北京就会怀疑他的“两岸外交休兵”的诚意?照笔者的愚见,两岸恐怕要有默契,马英九应该知道“重返联合国”是不可能,硬要和北京对着干,则可能连到手的世宪观察员也要丢掉。
    
    对于越南还有马来西亚挑起的纷争,北京能够掉以轻心吗?这不是中国的主要麻烦策源地吗?笔者以为,北京一直小看越南。一是以为人家是小国,又有很多经济问题要靠中国,所以以为人家不会向力主和谐世界的堂堂大国发起挑战;二是以为南海诸岛是中国固有领土领海,中国有充足法理,所以以为人家提不出甚么站得住脚的理据,谁知人家联合马来西亚以大陆架做文章;三是以为人家是世界政治大舞台的小角色,要玩也玩不出甚么花样。
    
    其实,越南是唯一提出对南沙群岛拥有全部主权的东盟国家。今年来,越南动作不断,越南媒体不断在中越争端里散播仇中言论,煽动“爱国主义”狂潮,而中共却对此装聋作哑。
    
    四月二十五日,越南正式任命所谓的“黄沙岛县”(西沙群岛)人民委员会主席。此前,越共河内市委常委副书记带领代表团到越南占领的南沙群岛区,向当地二十一户人家每家送上内有五百万元越南盾(约一千九百二十元人民币)的存折。此外,一艘越南海军船只搭载首批数十名旅游者,前往存在争议的南沙群岛参观旅游。
    
    而据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俄罗斯将为越南海军建造六艘“基洛级”柴电潜艇,事实上,越南在南沙占领的区域已形成从南子岛到安婆沙洲长约二百三十海里的岛链区。如此看来,中国要收复失土已并非易事。俄罗斯的阴险用心,再次昭然若揭。
    
    裴敏欣是“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研究项目主任、高级研究员”,他赞同《美国衰败,中国崛起?》(十二集电视政论系列片《小国时代》),是否说明美国“主流社会”已经接受了《美国衰败,中国崛起?》(十二集电视政论系列片《小国时代》)的思想?
    
    不论怎么说,中国其实还没有从《雅尔塔协定》这个“远东慕尼黑协定”的压制下解放出来!二战的《雅尔塔协定》对中国的伤害,其实远远超过了一战的《凡尔赛和约》。为什么国共两党都竞相巴结《雅尔塔协定》,而没有一个新的五四运动予以反击呢?如此反观,共产党一贯拿来自吹自擂“五四运动”真的是一个“爱国运动”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裴敏欣:中国崛起黑暗的一面(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