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国在中亚去俄罗斯化,这难道不好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0日 转载)
    
    来源:国际观察
     对于中国来说,中亚这个概念消失了很长时间,对应的概念是俄罗斯或者苏联。随着冷战的结束,中亚作为一个整体概念又重新出现。在中亚,阿富汗是一个关键国家,从19世纪以来,英俄两强已经在中亚这块亚欧大陆的腹地角逐;俄罗斯兵锋直指印度洋,英国人视之为毒蛇猛兽,双方在阿富汗展开了多次拼杀,战场殃及高加索和远东。这段历史对于中亚国家的形成包括中印边界西段的划分都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两次世界大战使得这里沉寂了下来;冷战时期俄罗斯人还是老方一贴,继续向印度洋发起冲击,而美国人则接过了英国人的枪。 (博讯 boxun.com)

    
    曾担任哈里伯顿公司总裁兼CEO的现任美国副总统切尼在1998年说,“我想不出有哪个地方像里海一样,突然崛起成为重要的战略区域。”911之后,美国有很多可供选择的攻击目标,但是它选择了阿富汗。六十一天可谓势如破竹,但是美国实际上只是摧毁了塔利班政权,而不是征服了阿富汗;两者有非常重大的区别。后者鉴于阿富汗复杂的地形和居民强悍的性格,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张文木先生曾经评价阿富汗战争说,美国没有得到阿富汗,但是收获了中亚,此言不虚。
    
    拜苏联之所赐,中亚各国政府都是世俗政权,意识形态方面完全是非宗教的;而保证这些世俗政权的稳定是中美俄三大国之间为数不多的共同利益。但是美国有一个问题,就是反恐战争的双重标准:反美的恐怖分子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而反对其他政权的恐怖分子则不一定。在这里我不想说双重标准使得美国的政治道德标准存在值得商榷之处,而是机械地执行这种双重标准,已经对美国利益造成实质性伤害。
    
    中亚问题有两把钥匙,一是安全,二是能源。
    
    事实上中亚诸国都受到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极端势力的威胁,911之前中亚各国在安全方面寄托于俄罗斯;随着911反恐战争的深入,美国开始插手中亚,不可避免地承担了中亚诸国的安全需求,与此同时中亚各国对于俄罗斯的离心力急剧增加。但是2005年乌兹别克安集延事件的发生,使得中亚国家对于西方尤其是美国人在这次事件中的反应和赤裸裸干涉内政的做法不能认同,直接导致美国退出位于乌兹别克斯坦西南部地区汗阿巴德机场,这是一次重大的地缘政治事件,是美国中亚战略的一次严重溃败;而俄罗斯的态度坚决,却博得了乌兹别克斯坦政府的回归。而卡里莫夫在安集延事件之后首度出访就选择了中国,签订了大量能源合作协议,并强调加强反恐方面的合作,不失为中国的重大成就。
    
    能源是中亚国家的巨大财富。但是资源再多,也需要变现才行。在中亚这种政治高风险地带,只有少数政治大国比如中美俄才能投如巨资参与竞争。鉴于中亚是一块巨大的内陆,油气输出管道是问题的关键,因为这涉及到财富的分配问题。对比俄罗斯-欧洲方向、高加索 -地中海方向和巴基斯坦-印度洋方向,中国方向需求量庞大而稳定,政治风险小,中间环节的盘剥少,是中亚能源输出多元化的重要选择。
    
    中亚问题就目前而言对于中国来说,个人认为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中亚问题成为美俄问题。
    
    美国作为一个非亚欧大陆国家参与到中亚角逐当中,当然是它超级实力的体现;美国的地缘政治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想接收俄罗斯的地盘,打压俄罗斯的活动空间,控制中亚地区的能源输出,防止俄罗斯死灰复燃。这是与俄罗斯利益直接冲突的。
    
    这种情况在目前而言对中国来说是最为有利的。
    
    第二种情况,中亚问题成为中美问题。
    
    如果俄罗斯出现能力问题被迫放弃在中亚的主导地位,或者甘居中国之后,那么中国只能义无反顾承担中亚各国集体安全的领导责任。这种情况在目前来看可能性很小。
    
    
    这种情况对中国来说也可以接受。
    
    第三种情况,中亚问题成为中俄问题。
    
    如果美国因为在中亚无力为继或者有意识地选择退出(是抽身退出而不是放弃竞争,这种情况在不远的将来是不能避免的),那么中俄在中亚势力的消长将成为主要问题,而美国却可以从容面对两强矛盾,并通过一定程度上的门户开放政策实现自己的利益。
    
    这种情况对中国来说最为不利,需要极力避免,中国不能用力过猛。当然从长远来看,美国退出这个地带是一桩好事,但是就目前而言,并非如此。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为美国势力离开中亚做好准备。换言之,美国作为一个非亚欧大陆国家,离开这里(可能有各种不同的形式)是迟早的事情,中国在中亚的终极竞争对手,还是本地大国。
    
    美国在911之后立即现在了阿富汗作为目标,就是试图直接介入甚至主导中亚事务,当然能够达成这个目标当然是不错的,但是事与愿违。在安全方面方能,深陷苦海;在能源方面,中国不断取得突破,俄罗斯控制了欧洲方向的管道输出,地中海方向的能源输出受制于格鲁吉亚和油源不足,而印度洋方向的能源输出遥遥无期。
    
    对于美国来说,有意识地退出中亚,并通过扶持印度洋北岸国家以及土耳其,间接实现自己的中亚战略,个人认为才是符合美国利益的最佳方案。
    
    同时,只有退出中亚,美国的中亚政策才能在俄罗斯或者中国两强之间保持选择自由,实现利益最大化;而将自身投入到中亚的角逐中,一来这种大陆心脏地带的角逐本来就不是海洋国家所擅长的作业,二来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纵容中国在中亚扩展势力打击俄罗斯显然是符合美国利益的;当然有必要的时候,美国也可以联合俄罗斯压制中国实力在中亚的扩展。但是现在美国选择的是直接与中俄共同利益冲撞,不但阻力甚大,代价高昂,而政治目标也根本无法达成。
    
    类似的例子很多;比如二战以来,即使是超级大国面对一场有敌对大国背景的局部战争,也几乎不可能取胜,这个道理非常明显;另外在越南战场,即使当时中苏之间争端再剧烈,但在对抗美国这点上,没有最强硬,只有更强硬;后来美国一走,中苏两国立即在越南问题上闹得鸡飞狗跳,美国支持中国“教训”了越南,羞辱了苏联,也算挣回了面子;然后剑指中亚,回敬苏联一个阿富汗,干得漂亮。
    
    对于俄罗斯来说,非常简单明了的地缘政治目的就是想重复原苏联版图之内的势力范围,所以无论中美都是外来的不和谐音符;不同之处就是中国行事低调,就目前而言没有太多的政治意图;而美国人不光是军人而且是传教士,要你钱还要你命。当俄罗斯无力独自遏制美国介入的时候,拉中国入伙是一个无奈的选择。而一旦美国势力象征性地退出,那么中俄之间或许要形成新的矛盾。
    
    所以综上所述,对于中国目前来说,长期保持美国势力在中亚,并有约束性地散布一定的反美倾向,是非常有利的。实际上美国人的存在对中国来说并无实质上的威胁,赤裸裸地对中国玩弄双重标准,既丧失道德制高点,又不能给中亚各国以安全感,而且没有足够的军事实力作为支撑,何以为继?尤其是现在,上合组织逐步体现出来的集体安全性质使得反恐性质逐渐变得符合实际,即使美国人想玩双重标准,就让它去玩,他能玩出什么花样儿?
    
    同时,中国需要一定的美国势力存在以制衡俄罗斯。两只脚支撑不了一个台面,三只脚比较稳当。不妨设想,如果美国真的退出了中亚,谁得利最大?是中国还是俄罗斯?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美国走人之后中国就目前来说是否有能力抵制俄罗斯一脚踢开上合?
    
    现在很多人都在谈论如何深化上合组织的作用,个人认为很多观点不能认同。上合对于中国来说,目标非常明确,就是维护后院安全,保障能源供应,推动中亚经济一体化;中亚无论被美国控制还是被俄罗斯控制,对于中国来说都不安全。就目前而言,这已经是非常重大而严峻的任务,不应该增加不必要的功能而使其复杂化;而且就与俄罗斯而言,上合组织是否与其欧洲政策加以捆绑?显然是个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一定要要慎重处理。但是有一点必须明确的就是,上合组织必须为中国国家利益服务,必须为中国充满活力的工业和贸易开疆辟土于中亚,而不是为其他大国火中取栗,作嫁衣裳。
    
    对于中国的中亚政策来说,最为重要的是国家一是哈萨克斯坦;从地缘上来看正是它广阔的领土将俄罗斯和中亚分割开来,卵翼其他中亚国家;此外哈萨克本身也是中俄之间的重要的缓冲国,地位不在外蒙之下。维护哈萨克斯坦的独立完整是中国的根本利益。
    
    
    根据2004年的资料,哈萨克的人口构成包括哈萨克族(53.4%)、俄罗斯族(30%)、日尔曼族、乌克兰族、乌兹别克族和维吾尔族等。其中哈萨克族的人口比例从1989年的40.1%上升到53.4%,已经超过半数,增长明显;俄罗斯族依然占据30%,但是值得指出的是,比之1989年的37.4% 已经大为下降。其他少数民族也出现了大比例的下降,可见哈萨克的民族单一性正在稳步地提高,本土民族主义情绪也慢慢酝酿。这是哈萨克独立完整的最有效保证。
    
    同时哈萨克资源丰富。不但在能源方面,粮棉作物产量很大,矿产资源也非常丰富,尤其是储量惊人品相很高的铀矿,据说占世界储量的四分之一;这种战略物质是无法完全通过自由贸易手段得到的。可惜的是,现在多为欧美市场和日本所攫取。
    
    近年以来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地区经济发展最有活力的国家,目前哈萨克斯塔人口(1560万)只占到中亚国家人口总数(约5500万)的28%,但是国内生产总值已占到中亚国家经济总量的70%,人均GDP超过六千六百美元。有数据表明,2008年年1至9月,中国是哈萨克斯坦的第三大出口伙伴(意大利、瑞士、中国)和第二大进口伙伴(俄罗斯、中国、德国)。中哈之间的经贸合作还是有很大的潜力可挖的。经济的快速发展有利于哈萨克摆脱宗教极端思想的困扰,巩固世俗政权的稳定。
    
    俄罗斯在哈萨克斯坦有深厚的根基和赤裸裸的野心;很多俄罗斯人认为只有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和哈萨克之一部加起来,才是真正的俄罗斯。这显然是荒谬绝伦和不合时宜的。个人希望哈萨克斯坦能够真正摆脱过去大俄罗斯主义的干扰,走上一条民族独立发展的光辉道路。
    
    二是巴基斯坦。巴基斯坦传统上来说是一个南亚国家,但是鉴于它与中亚地区的广阔边界以及跟阿富汗的密切关系,使得巴基斯坦兼具南亚国家和中亚国家的双重性质。一谈起中巴关系,仿佛针对的就是印度,这当然是中巴关系的重点内容;但是仅仅如此,是远远不够的。巴基斯坦是中亚国家通往世界三大洋的最短通道,打造这条出海通道对于中亚和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这条通道控制在谁的手里,也是至关重要的。而且巴基斯坦也是外部大国通过印度洋进入中亚唯一可靠的通道,可谓闸门。如果中国可以控制这道闸门的开合,那就是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
    
    同时,哈萨克斯坦和巴基斯坦南北包抄,两翼齐飞,几乎可以将整个中亚地区有效地涵盖起来,如果能够发展与哈萨克斯坦的友好关系并加以深化,对中国来说是非常有利的。中巴关系已经不用多说。
    
    当然,除了中美俄三大国之外,尚不能忽视的还有三个周边地区性大国:土耳其,伊朗和印度。中亚五国中有四个是突厥语国家,一个是波斯语国家,昔日国土划分也不是严谨地按照民族定义(也不存在这个可能性),各个民族混居杂居情况非常普遍,为其他具有帝国怀旧或者文化宗主国意识的国家留下了很多渗透空间。
    
    土耳其和伊朗在历史和文化上与中亚地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土耳其是俄罗斯的死敌,但是土耳其类似于印度,与中亚地区没有直接接壤,这限制了土耳其在中亚发挥作用。不过土耳其背后有北约的支持,这是不能忽视的重大优势。冷战之后,土耳其在高加索和中亚的活动非常频繁,国内也有向东发展的鼓噪,这点是值得引起注意的。
    
    
    伊朗与俄罗斯在波斯湾以及能源问题上可能是盟友关系,但是到了中亚,这种亲密关系或许就要受到质疑和挑战。伊朗一直希望通过影响阿富汗局势进而影响中亚,从而成为中亚能源输出的中转站(欧洲方向和印度洋方向都可以,具有核心地位;在这点上,与俄罗斯形成了竞争关系);伊朗有这个地理优势和潜力,但是由于美国的制裁,伊朗的作用迟迟不能发挥;作为本地区一个直接与中亚接壤的大国,伊朗的努力应该有所回报。
    
    印度是俄罗斯在中亚问题上的天然盟友,印度一向对中亚的能源垂涎三尺;但是由于地理上的隔绝,印度在中亚是很难有作为的(这种情况必须继续保持下去);不过俄罗斯可以凭借印度在南亚的努力,在某种程度上遏制中国。值得欣慰的是,中巴关系是俄印勾结的有效制衡,巴基斯坦则是斩断印度肮脏黑手(伸向中亚)的利刃。
    
    所以一旦美国实力离开中亚,那么中国必须加大土耳其和伊朗在中亚的参与程度,以制衡俄罗斯;同时堵死印度通往中亚的道路,打散俄印同盟,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中国如果要在中亚干出一番伟业,就必须在集体安全和以能源为主的经济方面取得重大的成就。贫穷和闭塞是滋生恐怖主义的温床,这是可以断言的;中国在中亚没有什么传统优势可言,几乎是冷战结束之后才得以进入中亚地区;当然就阿富汗而言,有资料表明当年中国轻武器比美国援助更早到达阿富汗战场。中国的优势就是将中国充满活力的经济与中亚的经济起步与腾飞联系起来,这是一个颇为明智的手段。而这一切都要依靠中国在高政治领域取得稳健的突破。
    
    中国在中亚的任务不应该是主导中亚国家的政治生活,而是帮助中亚国家能够有效地排除其他大国的干涉和控制,步入独立发展的轨道;随着财富和信息的充分涌动,伊斯兰也必然与现代科技和政治制度融合,走上平民主义的改良道路。这或许就是中国在中亚的战略和目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际观察』美国在中亚去俄罗斯化,这难道不好吗?
  • 中亚“俄罗斯化”探讨/汪金国
  • 俄罗斯让中国吃黄连
  • 俄罗斯强硬姿态的背后/刘仰
  • “公正俄罗斯”党的崛起及其“新社会主义”/李兴耕
  • 不确定的俄罗斯力量的回归/迈克·海涅斯
  • 俄罗斯警察:敲诈中国人的花样超越人的想象(图)
  • 从俄罗斯炮击商船到中国商人在俄罗斯受警察欺凌/庞九林
  • 俄罗斯教育中国人:不诚信照样挨揍!!
  • 俄罗斯政府你欠下了中华民族一笔血债
  • 中国缘何象瘪三一样惧怕俄罗斯人??
  • 俄罗斯击毁商船中共外交部连声抗议都不敢说
  • 俄罗斯击毁商船,外交部的暧昧耐人寻味
  • 谁为俄罗斯设下了陷阱?
  • 步巨鸣:俄罗斯海军边防船痛击华船背后
  • 俄罗斯军舰击沉中国货船外交部屁都不敢放一个
  • 俄罗斯才是中国的第一敌人/王红领
  • 俄罗斯“主权民主”的前景/范建中
  • 中华民族要想复兴永远存在,就要收复俄罗斯在沙俄时代占领中国的广袤肥沃资源丰富的领土!
  • 俄罗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中国(图)
  • 胡锦涛抵达俄罗斯 金砖四国明日将首度整体亮相(图)
  • 中国吉林省珲春市与俄罗斯交界发生5.3级地震(图)
  • 中国吉林与俄罗斯交界处发生5.3级地震(图)
  • 珲春与俄罗斯交界处发生5.3级地震(图)
  • 俄罗斯列车上猝死女子系哈尔滨赴俄劳务人员
  • 以公民的名义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罢免驻俄罗斯大使刘古昌
  • 不看不知道 俄罗斯民众眼中的中国形象(图)
  • 5个月内耗尽35%外汇储备 俄罗斯外储蒸发警示中国
  • 黑龙江省副省长:中国在俄罗斯四大投资机遇凸显
  • 俄罗斯野蛮 胡锦涛疲软(图)
  • 俄罗斯515发炮弹骇醒13亿中国人
  • “新星”号浙江船东向俄罗斯提出2000万元索赔
  • 炮击货船疑点太多:俄罗斯方面的做法相当冷血
  • 中国女留学生在俄罗斯被刺几十刀,太恐怖(图)
  • 俄罗斯印古什共和国警察局大楼发生爆炸
  • 救俄罗斯还是讨价?中国高层密集访俄
  • 内幕:中国向俄罗斯购买航天服(图)
  • 中国工人在俄罗斯走上街头讨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