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宪法、共和,以及公民的权利与义务/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4年9月30日,我下定决心,试图结束自1996年以来的无国籍难民生活,向美国移民局申请国籍,“以身试法”检验一下美国的政治制度。反正,我引以为生活楷模的马克思也申请过大英帝国的国籍。为了避免移民局的无理刁难,我特意请我朋友任执行主任的Services, Immigrant Rights and Education Network (SIREN)代替我申请,期望在最恶劣的场合能够由SIREN出面动员硅谷的进步社团与小布什当局斗争。
    
     2005年4月22日,我到圣何西移民局接受移民官Victor Karazija(男性白人)的面试。我在回答时,只有一个问题没有按标准答案回答:美国宪法是否适用所有身在美国的人?我说“不”(我还没有感到得到中国、日本、美国宪法的保护)。“错了,”移民官纠正道,“美国宪法适用所有身在美国的人。”我正需要这句话,接着问到:“所以,我也受到美国宪法保护?”“是的。”移民官确认到。我只好自嘲:“我的美国政治没有学好,只好抛掉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政治学系研究员身份作一个难民,而同系没有完成学业的学生Dick Cheney正主导白宫肆意解释(滥用)宪法。” (博讯 boxun.com)

    
    我当下闪出一个念头:“我的马克思(流亡难民思想家)生活就这样结束了?”且慢!移民官翻完近十公分厚的我的档案,递给我一张纸条,上有两处红勾:
    You passed the tests of English and U.S. history and government.(你通过了英语和美国历史与政府的考试)
    A decision cannot yet be made about your application.(你的申请还不能决定)
    他用手写出原因:Awaiting FBI name check等待联邦调查局背景调查。
    该来的还是来了。我极力隐藏住笑脸,就问会等多久。移民官说,以他的经验,用不了几天,最多不会超过几个星期:“你的材料就放在我的桌上,一旦FBI调查结果送来,我就会给你打电话道喜。”
    
    几天过去了,几个星期过去了,几个月过去了,几年也过去了,我从来没有接到他的电话。看来联邦调查局还真在“工作”(浪费我们的税金)!我已经记不得给移民局打过多少电话、寄过几次信,也记不得请所在的三个国会议员帮过几次忙,得到的都是“国家安全程序不能放松”、“不要来问”、“耐心等待”一类的答复。倒是有一份Fact Sheet提到,联邦调查局在两周内完成初步背景调查,80%没有问题,另外的20%的绝大部分也在6个月解决,只有不到1%的人的调查需要超过半年。对我的调查已经超过6、7个半年,看来FBI既不想“恩赐”,也不敢明确拒绝我(毕竟在小布什当局之上还有宪法的限制)。问题在于有关法案以为权力庞大的FBI只会用几天或几个周就完成一个案子,没有确定背景调查的时间限制,给FBI有机可乘。我的民主党朋友告诉我:只好等待我们民主党人进入白宫再说了!我对民主党的这些为了拉票和捐款的小把戏也经历多了。在2008年大选热闹之际,我也直接向奥巴马参议员写信,请他帮助制定法案限制联邦调查局背景调查的时间。没有回复。要是他读到我的那些“解散不伦不类的国土安全部”、“废除所有核武器”、“解散世界上的所有常备军”、“开放边界”等安那祺主义呼吁,也不敢回复我的。
    
    虽然我没有对奥巴马当局报过多的期待,但也确实感受到“变化”。这些变化,其实是我们在2004年大选中已经打下基础,现在可以部分回报了。当移民局通知我重新打印手纹、填表申请时,我知道这一次不用再等几年了。我也没有过多的顾虑,因为我在美国的近14年的反抗本国帝国主义战争、中国政治专制、日本军国主义倒退以及跨国公司经济霸权等安那祺主义者生涯,正是最忠诚地追求由潘恩等建国之父开创的、体现在独立宣言、美国宪法、权利法案、奴隶解放宣言等精神中的“美国之梦”。如果没有约翰布朗“悍然”进攻联邦军火库、马丁路德金非暴力犯法等公民抗争,美国的宪法早死掉了。正是我们的奋斗,才使得这些宪法精神获得生命和活力。
    
    今天下午,我赶到旧金山的移民局,与1296名别的移民一同宣誓,加入美国公民的行列。正如代表美国政府的现任副总统拜登向一些入籍的美国军人所坦承:“感谢你们选择了我们”,我也要说:“感谢你们作为第一第二号公民,维护了宪法的精神、共和的理念。”美国的宪法又一次经受了时代的考验。
    
    赵京
    2009年7月15日
    美国加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2009年股东大会看Yahoo雅虎的兴衰/赵京
  • Chevron雪佛龙公司2009年股东大会/赵京
  • 《美日同盟》前言与目录/赵京
  • 《国际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与实践》前言/赵京
  • 南方航空公司:走向国际化的国家官僚资本主义/赵京
  • 美国向何处去?/赵京
  • 忘记过去就是对历史的背叛/赵京
  • 《近代诸社会形态之系统》札记/赵京
  • 北京掠影/赵京
  • 民主运动与独立人格/赵京
  • 民主运动与独立人格/赵京
  • 熊彼特论帝国主义与社会阶级/赵京
  • 人民统治名义下的国家形态-访美掠影/赵京
  • 古巴安那祺运动的历史与教训/赵京
  • 作为中国转型参照的社会民主主义/赵京
  • 美国大选刚过的Sun升阳公司股东大会/赵京
  • 刑罚不应成为政府权力对公民个人的暴力手段/赵京
  • 韦伯的新教伦理与中国的资本主义“精神”/赵京
  • 马克斯•韦伯论社会主义的出版说明/赵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