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汉民族对维族兄弟心理上的伤害—在哥伦比亚大学中国论坛七五事件研讨会上的发言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博讯 boxun.com)

     我想说的前面几位都已经说了,说点别人没有说到的。
    
     我同意李劼老师的观点,我们汉民族确实是个有很大问题的民族。我到美国后,认识了一些维族朋友,他们是世界维吾尔大会的,有一个还是热比娅女士的儿子。我跟他们交往,非常深刻地感受到,他们无论在思想、文化、学养、宗教和伦理上,都比我们一些民运朋友要深刻得多,他们视界宏阔、胸怀宽广、心怀悲悯,具有坚定的信念,不是我们可以望其项背的。我在这里听到一些朋友说我们的文化先进,要帮助人家、同化人家,感觉很可笑,很悲哀。伊斯兰文明对历史和世界的影响,是我们汉民族能够比拟的么?我们的文明从宋明之后,就已经腐朽,缺失了再生的能力,看看一个事实就明白了,中华大地有多少清真寺?伊斯兰地区有几个夫子庙?现在汉族地区经济出现发展,不过是改革开放占了欧美的光,哪里是我们文明的成功?有了这么一点小小的成果就穷人乍富,傲视起伊斯兰文明来了,就像对人家实行帝国政策,进行同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痴人说梦!
    
     遗憾的是这种思想在汉族地区居然成为主流。政府和一些知识分子在潜意识里都是这种思维。北京官场流传一个笑话,有人对自己的仕途不满,对上级发牢骚:凭什么让我担任副职?我又不是维族!
    
     盖因为,在新疆,政府对维族干部不信任,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有的要害职务都没有维人的份,维族人只能做副职。
    
     政府部门的维族干部只能说汉语,说维语将被认定为具有民族情绪。一位维族的朋友告诉我,他享受民族政策,在大连工学院读的本科。但是他回到新疆后,立即感受到深刻的文化歧视。他告诉我一件事:
    
     一次宣传部开恩,在机关大院演一部维族电影,本来是部很旧的电影,但很多维族干部群众像过节似的去看,电影演了半个小时,突然停下来演汉语版,原因是宣传部的部长来了,他是汉人,所以大家都得跟着他听汉语。我立即站起来抗议,我能听懂汉语,我相信很多观众也都能听懂汉语,但是我们不能接受这种轻蔑和侮辱。我们抗议了半天,看看众怒难犯,他们又只好演维语版,那位部长走了,我也走了,我已经没有心情看下去了。跟你说刘路,中国政府培养我读了四年大学,它们这一次的伤害就足以抵消此前的“恩赐”,它让我变成一个民族主义者。
    
     李劼先生说,汉民族是个具有势利眼的民族,崇拜强者、欺负弱者是其一贯的本性,体现在官方和民间两个文化圈子中。韶关这次打死了两个维族人,十天不破案,如果死的是两个美国人,那还不塌了天?这说明什么,在我们汉人眼里,美国人是人,西方人是人,因为人家有强大的国力。西藏人不是人、新疆人不是人,因为他们贫穷、落后!
    
     其实说起新疆的落后,中国政府没有责任么?我们提到新疆的时候,总要提石油、棉花、哈密瓜,这些东西源源不断地输入内地,几乎是无偿的输入,我们给新疆送去了什么?送去了原子弹!根据网络资料,露天爆炸的原子弹造成新疆几十万人患了癌症,至今没有得到补偿。我们一直说对少数民族地区实施财政倾斜,那是对西藏,对新疆根本就没有这么回事。到过南疆的人都能看到,很多十八九岁的男孩子在东游西逛,他们不懂汉语,不能读书也不能就业,这样的景象多么可怕,怎么会不出问题?
    
     在经济上盘剥、文化上歧视、政治上打压,对人家实行帝国主义政策,如此这般,新疆早晚要出事。这次只是个预兆。如果不改变这种思维,不改变这种落后的帝国心态,就等着新疆血流成河吧。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张三一言
  • 刘路:零八宪章的背景和对民间社会的影响—在中国宪政民主化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 刘路:浅谈三本攻击民运的书(一)(二)(三)
  • 新移民正在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刘路
  • 刘路:邓玉娇案:要害是回避强奸
  • 刘路:红冰行
  • 刘路:雪莲行(图)
  • 刘路:我们家的前花园
  • 刘路:中共的“民主化”思路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刘路:四月心情(多图)(图)
  • 归去来兮: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 刘路: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图)
  • 刘路:中国,你与我有什么相干?——一个西藏喇嘛的证词
  • 刘路:十七条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 刘路:二月风多草色寒——遥送杨子归国(图)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 刘路:酷刑是一种政府犯罪
  • 刘路:君问归期未有期——旅美心潮之二
  • 刘路:磨刀霍霍向公盟
  • 刘路:为在新疆骚乱中死难的各族同胞祈祷
  • 翁艳峰专访刘路:刘晓波无缓刑可能
  • 刘路:解读刘晓波以煽动颠覆罪被捕
  • 刘路:国家敌人刘晓波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刘路:不屈的良知——夜访高律师解开层层谜团
  • 刘路关于刘晓波被羁押答朋友问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该抵制的是国货还是法货?—刘荻、刘路对谈国内形势(图)
  • 张清扬:青岛楼市崩盘在即,刘路预言被无情证实(图)
  • 刘路:从广州警察一案两判看司法专横
  • 刘路:我愿陪张青去上访
  • 郭飞熊8岁儿子无钱上学 刘路呼吁朋友捐献爱心
  • 齐鲁晚报报道跨海“网络诈骗案”/刘路
  • 刘路:大陆公安成功破获涉台网络诈骗案
  • 刘路:欧阳小戎被软禁
  • 刘路:逮捕吕耿松,谁将付出代价?
  • 刘路 (山东) :为自由辩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