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民主统一党:当前民主进程的主要障碍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如今,由于挟持中共的独裁流氓者的土匪行径与当年毛泽东们创建的共产党人如出一辙,我们大多就以为他们是共产党的合法继承者.翻看共产党的存在历史,我们就不难知道,共产党的群体在毛泽东的主持下,几乎是一伙骗子,他们在争夺国家权利时以给予人民一切权力为诱饵,使更多的正义人士甘为“公仆”,其结果都是被利用者,反到帮助了共产党人更加独裁王国化,而到了人民需要政治民主时毛泽东不得不为了独裁政权乃采用了卑鄙下流的“以愚人困智”的文革战略,把欲获取民主权力的人们都打下了坛台。后来邓小平使用武力非法抓捕了毛泽东的人后,窃取了国家统治权,更没有放弃独裁统治,并为了巩固独裁统治,公然杀戮青年学生。 (博讯 boxun.com)

    不管怎么讲,今天的邓家帮基本上裂变成了更加无耻、更加邪恶、更加顽固的非法独裁团伙,尽管他们的流氓行径已经很不得民心,再加上在人民心目中,这伙流氓集团连毛泽东时代的合法性都已丧失,我们却不能利用一切可行的手段给予迎头痛击。在这红潮末期,独裁的暴力集团没有我们的努力就不能迅速的轰然倒下,作为民主人士的我们,由于加力不够也就间接纵容着邪恶的独裁者肆无忌惮。
    同时,民主进程的主要障碍依然是我们民运系统不能够形成强大的角逐体系,一盘散沙地被中共的挟持者很容易地控制、误导、利用。林大军提出由达赖喇嘛做民运体系的精神领袖非常好,却没有多少响应者,再加上达赖喇嘛是一个和平斗争的西藏民族的领袖,好象不能有巨大的威望做我们民运领袖。民运的所谓的各种领袖,哪个都没有多少资历做得了实际“领袖” 又已成事实。
    那么,如何形成我们民运系统的领袖呢?目前我们分析一下中国的各大与北京流氓集团的敌对体系:台湾的马英九领导的中国国民政府已经完全堕落了台湾的国民政府的层次,他们不角逐中国的政治利益,而只求在台湾地域生存,成了被北京暴力集团基本威慑住的庸俗敌对势力,暂时没有政治智慧中原角逐;达赖喇嘛主导的西藏流亡政府,只是追求西藏自由民主,没有角逐中原的思想,只能依靠国际社会的支持,不能在大陆甚至在西藏做些实际的动作,也不能角逐中原;热比亚主导的东突独追求的是新疆独立,其意义只是分裂换取西藏的民主自由,也没有角逐中原的能量;现在的民主党在国内基本被暴力集团打趴下,只能在国外或在网络里忽悠;伍凡搞起来的“过渡政府”,活动频繁,也只能在网络里忽悠,真正的能在国内形成势力,实际还相当遥远;民阵势力的形成也没有多少声色,其它的在野党派就更不见多少声色了。
    现在的中国民主运动之所以不能“劈风斩浪”,一是北京暴力集团的无人性的杀戮震慑了许多的文化人不敢投笔从戎,震慑了欲获取政治权利的民主人士不能够专心寻找机会地促动民主进程;国内的民主人士,文弱书生没有胆略地前仆后继,有胆略的都是“赤脚大仙”——穷得连生计都成了问题,根本形成不了连续不断的抗暴势力;真正有智慧的民运人士因为没有活动基金根本就不能组合或形成地下抵抗势力,构不成立体的攻杀体系,就连最近的所谓的国家党只是在国内贴了几张标语也已销声匿迹。
    目前北京暴力流氓集团最害怕的已不是达赖喇嘛的和平面孔,也已不在意在国际上被搞臭,在国内有几张标语。事实上,法轮功信仰者在搞臭邪恶者方面与张贴标语方面做得已够全面的了,依然没有动摇流氓统治,加上我们民运圈子内的和平诉求已不适应中国的民主进程,才导致了独裁者最害怕被杀戮的受害者们的正当反抗。例如新疆又被屠杀了200多人,流氓当局表面上并不悔过,却又用20万的价码来收买人心,其实就是使“暴徒”的亲人们放弃继续寻机反抗的几率,好使流氓独裁者继续非法统治。那么我们如何的能构成新的势力来维系中华民族的正统呢?
    我们一向提倡正确的反杀戮纲领就是能够导致中国境内早日消失恐怖事件的最上乘方略,因为武装到牙齿的统治者,并不甘心他们失败,他们的丧心病狂将更会使更多的人民被他们屠杀掉,国有资财将会更多得被他们掠夺。为了遏止这样的杀戮与掠夺,我们都有义务、有权力采取一切可行的手段进行必要的手段来形成有效的攻击队伍,早日为中国的全面民主的实现奉献出我们的有限生命。
    我们不反对任何信仰、采取任何手段的同仁,只要是为了实现中国民主,我们都是他的同盟者。但是,我们很清楚,没有实际的反暴力的攻击体系,来至民运体系的推动力量,就不足以影响或动摇暴力集团的独裁统治。而我们就有义务选择这样的战略来实行我们的攻击队伍。否者,我们只能怂恿来至独裁体系中的杀戮者将继续更多地杀害平民无辜者。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在海外究竟都能做些什么呢?首先我们的能力应该包括扶植国内民运人士形成自己的有生力量,把扶贫理念转化到形成组织攻击队伍的思想上来,特别是,能对暴力集团构成直接攻击的体系必须的扶植起来,把任何独裁者会自动放弃独裁的幻想丢弃掉再说。因为只有及时有效的反暴力行动,才能从根本上动摇北京流氓的独裁暴力统治。
    
    2009年7月24日星期五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基层官员现世袭制现象有碍中国的民主进程
  • 加速民主进程/杨继绳
  • 权贵资本阻碍中国民主进程
  • 郭永丰:是什么阻碍中国民主进程?
  • 阿衍:民主进程缓慢的根本原因
  • 吴高兴:广义效用论与当代中国的民主进程
  • 台湾只有推进大陆的民主进程,才是永绝武力威胁的唯一良策/还政于民
  • 官场“两怕”阻中国民主进程
  • 刘逸明: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 邓小平与李登辉:海峡两岸民主进程的博弈/刘斌夫
  • 检讨民族文化可以加快民主进程!/司马文徵
  • 由精英们的互联网恐惧看中国社会的民主进程
  • 罪恶的北京银行在中国民主进程里的地位
  • 杨建利:中国民主进程不可逆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