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楊 濤:司法改革不能忽視潛制度下的法外「灰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司法改革不能忽視潛制度下的法外「灰牢」 (博讯 boxun.com)

    ——把限制上訪人士人身自由的「灰牢」關進籠子裡
     ● 楊 濤(公盟特約評論員 中國之春社張英編校原創來稿轉海外照發)
    
    57歲的王信書是江蘇響水縣的一名殘疾退伍軍人,他在1979年那場自衛反擊戰中受過腦震盪。他經常自豪地對鄰里鄉親們說:“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上,我流血流汗,沒有一次流過淚。”2007年底,王信書因為上訪被抓進“學習班”學習,從“學習班”逃出來後,他開始了長達8個多月的流亡。王信書告訴記者,8個月來,他不止一次的流淚,想以自殺來結束自己顛簸的生活。(《中國青年報》3月30日)
     如今,駭人聽聞的事件可謂一起接著一起,在山東新泰,農民孫法武赴京上訪時,被鎮政府抓回送進精神病院20餘日,簽下不再上訪的保證書後才被放出。而在新泰,因上訪而被送進精神病院者不是個別,當地有關部門總結經驗時稱:“公安機關依法打擊一批、精神司法鑒定治療一批、集中辦班培訓‘管’掉一批。”如今,在江蘇響水縣,對付上訪人的做法同樣雷人——搞學習班來限制上訪人的人身自由。
     遍查中國的法律,公權力機關除了看守所、監獄、勞動教養場所等有法定的權力羈押人外,我們找不到任何法律條文,宣稱“學習班”、精神病院可以限制普通公民的人身自由。這種法外限制人身自由的場所,按照吳思先生的說法,這些都可以統稱為“灰牢”。 “灰牢”在我們這個古老而不重視人權的國度,可謂源遠流長。在封建社會,官府為了方便關人,不是送入監獄,而是直接就將人關在官府差役們值班或者休息的地方,稱之為“監獄”。在“文革”時,除了看守所、監獄外,紅衛兵創造發明了“牛棚”,關押所謂的牛鬼蛇神。李昌平先生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也描述過湖北監利縣的“灰牢”,就是鄉鎮政府將那些沒有完成統籌任務的農民關到所謂的“學習班”、“小黑屋”裡。
     沒有任何法律授權的“學習班”、精神病院之所以大量存在,而且不需要任何法定理由,有關部門就敢隨意限制上訪人的人身自由,是因為他們想運用這種權力來處理一些敏感而又無法擺上臺面的問題,而且在這些地方都有絕對權力的存在。公安機關如果要逮捕一個犯罪嫌疑人,必須提交檢察院,要有嚴格的法定手續和充足的理由,依據法律來進行;如果要送被告人進監獄,還必須要有法院的有罪生效判決。但是,在一個絕對權力控制的地方,當控制“上訪”成為地方黨政官員的頭等大事時,“上訪”就會成為當地的誰也不能碰的“高壓線”,檢察院不能監督,而法院不能受理,有關部門就可以隨意將上訪關到各種“學習班” 。上訪人因此向檢察院控訴或者向法院起訴,但是,在這些司法機關的案頭上,就擺著當地黨政領導的批示與紅頭文件,他們的人事安排與飯碗都在地方黨政領導手中,面對“灰牢”,司法者的明智方法就是否認它的存在。而在江蘇響水縣,直接將上訪人王信書關進“灰牢的”,竟然是響水縣人民法院一位法官——本該主持正義的司法者。法律和上訪者的人權成為絕對權力,成為地方黨政官員、司法者共同踐踏的對象。
     在新一輪的司法改革的號角已經吹響,在司法改革中,立法者、司法者與專家學者都將關注的焦點對準了那些法律上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拘留、逮捕,比如此次司法改革提出要將檢察機關的自偵案件逮捕權上收一級,以加強對檢察機關內部監督;對準了那些擺在明處的羈押場所——看守所、監獄,比如專家提出應當將看守所從公安局分出來劃到司法局,加強對看守所的監督,他們希望更加完善這些措施和場所,讓它們都更人性化。但我有請立法者、司法者和專家學者,不僅僅將你們的目光注意到這些顯性制度、顯性的場所,更應當沉下心來面對那些隱性的制度、隱性的場所——隨意關押上訪人,各種名義的“學習班”,這些隱性的制度和隱性的場所在當下中國真實存在,對於普通公民人權的侵犯為禍猶烈;不僅關注那些顯性的權力監督不到位,比如檢察機關如何受到監督的問題,更應當關注那些在現實中的權力制約不到位,比如地方黨政控制司法機關人財物進而讓司法機關屈從於他們的問題;司法改革不僅要著眼於那些影響司法公正的機制問題,更要著重於體制問題,改變司法行政化、地方化的趨勢。我有請你們,還有我們的公眾與媒體想方設法將這些“灰牢”和製造“灰牢”的絕對權力一起關進籠子裡。◇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