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维族老大妈的一句大实话/汪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31日 转载)
    
     中央电视台23日晚间播出的《焦点访谈》栏目,讲述的是新疆青河县维族老大妈阿尼帕收养10个孤儿的故事,其中有汉族、回族和哈萨克族,加上她亲生的9个孩子,一共是19个儿女。
     面对几十人组成的“全家福”,中央电视台记者不停地催问维族老大妈,照片里哪些是汉族,哪些是维族? (博讯 boxun.com)

     无论是从中国的新闻工作者,还是从普通老百姓角度出发,问出这样的问题,确属正常思维,无非想表明:“你看,这么多民族,我都让他们生活在一起,多团结啊”。
     不过,这位69岁的维族老大妈显得不是很愿意回答这样的问题。
     《焦点访谈》节目最后经过维族老大妈小儿子的话,回答了读者,为什么老人家不愿意向记者指名哪些孩子是汉族,哪些是维族。
     原来,尽管老人收养的是多个民族的孩子,但在阿尼帕老人家眼里,不管哪个民族,都是一家人。“分那么清楚干嘛?区分民族后,互相间关系就疏远了”。
     是啊,既然是一家人,还分得那么仔细干啥呢?阿尼帕老人既然把自己的子女都看成一家人,不愿意加以区别民族,那我们国家的领导者呢,他们不是习惯于把统治下的人都看成子民吗?既然都是子民,为什么却要分得那么细?硬是要搞成56个民族?
     突然想到了元朝。蒙古统治者将全国人民分成不同的种族,原先生活在宋朝下的的汉族们,被叫作“南人”。
     也许这也是元朝统治者的“民族政策”?也许这样区分,和我们国家现在一样,也是为了照顾被统治的不同民族的“情绪”?
     但,汉族人貌似不这么看。你看,现在中小学课本的历史教科书中,对当时元朝领导者的做法抱以否定态度,都认为这是在搞民族歧视。
     真是一个二律背反:一方面,国家认为,区分不同的民族,是为了支持、鼓励、促进少数民族发展;但对那些少数民族来说,这样的区分却让他们私下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
     乌鲁木齐“7-5”事件后,两个声音让我记忆深刻。伊犁一位哈萨克族老师面对记者的提问,声明“如果可以改民族,我愿意改成中华民族”;而乌鲁木齐一位资深民族研究学者,对外倡议,希望今后的身份证上,不要再注明族别。
     到了改改民族政策和反思僵化思维方式的时候了。我们的政策一方面在不停的提倡“民族团结,反对民族分裂”,另一方面,却又在细化民族观念,严格民族成分。这难道不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民族分裂”?
     于是,我们看到,这几年,在乌鲁木齐,无论是当汉族女孩给维族男孩捐肾,还是当汉族女学生被抢劫时,有维族男生跳出来说,“她是我妹妹”,并制服歹徒,前者是人性中很的光辉一面,后者也是具备正义感公民的正常行为,却被官方提到“民族团结”的高度,大肆加以宣传,这样的后果,无非更加疏远了两个民族而已。
     当生活在一个国家的公民们互相间不再以民族区分你我,才是民族大团结的真正开始。 _(博讯记者:王寧)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