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薛七七:富豪「黑幫化」——江湖人格與法治黑洞合謀的危險產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0日 转载)
    
     ● 薛七七 (北京散文作家 歐洲導報社張英編校原創評論來稿供海外首發)
     據重慶司法界人士透露,最近該市抓獲的黑惡勢力頭目中,黎強、陳明亮、龔剛模等都是億萬富翁,在行業內都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其中黎強曾是重慶市人大代表。據警方調查,黎強擁有20多家企業,涉足客運、房地產開發等諸多領域,為了爭奪客運線路不惜以「涉惡涉黑」手段進行爭奪。「重慶的一些黑惡組織已有‘合法’外衣,以商養黑,以黑富商。」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對此表示。(8月9日廣州日報) (博讯 boxun.com)

    億萬富豪涉黑涉惡早已不是新聞,從早前的劉湧、袁寶璟,到開著裝甲車招搖過市的楊樹寬,直至如今重慶數名富豪涉黑案的一併曝光,富豪涉黑涉惡顯然已成為現象級的危險信號。從之前的地下化潛伏,到日漸囂縱的半公開化、「組織化」、集團化,透過一系列富豪黑幫化犯罪趨向,其所折射的若干深層次社會問題確實應引起高度警惕。
    細加梳理後我們會發覺,這些涉黑富豪、問題富豪多有著相似的社會經歷,即他們皆起自「草野」,在累聚財富的過程中信奉並施用的,主要是民間話語與行為系統中的一些世俗化「技術手段」,他們不見得有深刻的經商理念、智性的經商才華,卻因其「膽氣」、因其個性、因其對世俗規則的洞悉與大膽攫用,而迅速在某些領域攻城掠地、占得先機。與主流價值觀、主流社會行為規範不同,被這種「江湖化人格」所浸染的個人行為、商業行為,因其甚少規則約束感、道德約束感,而充滿了草野的“狡黠”與頑強的社會適應力;很多時候,它可能僅僅因其表像的「豪氣」、「豪放」、「慷慨大方」而穿透行為規則、道德規範的盔甲,而直擊世俗心靈、世俗欲望的最柔軟處,直到徹底軟化它們、俘獲他們,並最終為其所用。這一點,無論是從綽號「二哥」的山西繁峙前反貪局長穆新成身上,或是更多民間視角中的商界「二哥」們,皆能窺得其秘。當然,「二哥」「大哥」們可能並非都是「義氣教」信徒,他們不過適當利用了江湖化人格的民間生命力與號召力(同樣在「官場」商界盛行),並將其工具化為謀財躥升的捷徑和跳板而已。
    與那些依靠知識力經濟而致富的新銳富豪,或是依託國有企業、傳統產業並適時以產權變革、資本運作等模式迅速躥升的財富大腕們相比,黎強們要麼匱乏知識力資本,要麼缺少相應的政治經濟人脈資源,他們熟諳的只有江湖法則、「江湖方術」和將其工具化變現的灰色生存體驗。這其實也決定了其會一條江湖路走到黑。而江湖化人格被最大化、極端化擴張後的面目將是什麼?必然是世俗化手段、次規則潛規則及非法手段的無所不用其極,它信奉「金錢的暴力」、「財富的暴力」、江湖權威的暴力——對什麼類型的現實目標,它就有什麼樣的攻擊手法:金錢、女色,亦或恫嚇與暴力;這便是財富“黑幫化”呈現的可怕現實:法治之魂覆蓋不到位不徹底的社會盲角中,權力公信力與向心力在水土流失,主流價值信仰與規則在困惑動搖,血肉之軀在惴惴不安,社會資源、社會財富在財富「黑幫」、「財富暴力」的漸次逆向蠶食中……。
     一個典型背景切面是:2005年,東方資產管理公司重慶辦事處將金額21億元的不良債權以4300萬元打包處置給重慶萬貫科技有限公司(涉黑富豪龔剛模所控制)。交易引起了眾多質疑,但它終於沒能改變龔剛模借此一役財富暴漲的灰色現實。沒有人知道離奇賤賣之後的真相原委,公眾只能是瞠目結舌、心有餘悸:這便是富豪「黑幫化」、財富暴力化之後的一種必然結果,它無所不用其極的擴張和蠶食手段,讓制度的盲區、規則的黑洞、人性的軟肋暴露無疑。
    現在的問題是,在韋伯所說的「宗教信仰」(包括其他有效精神信仰)約束下的積極經濟、社會秩序築基前,在馬丁•路德所宣導的財富倫理觀真正成為社會文明準則前,在法治規則的覆蓋嚴絲無隙、執行力「雷霆可待」前,我們拿什麼抵抗官場、商界「江湖化人格」的蠱惑人心?又依靠什麼打響針對財富暴力化現象的社會反擊戰?◇
    
    (新聞鏈結:http://news.sina.com.cn/c/2009-08-09/042718394942.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