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另类富豪”发家史的大规律/司马平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4日 转载)
    
    以下通过山西沁水吕中楼等人侵吞800亿国有煤矿资产案和南京江宁杨友林巨贪裸官零资产收购案的具体图解,可以深刻可见在2000年左右通过国有企业改制造就的某些“另类富豪”的发家史的大规律,虽然这些事并不发生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和同一行业,但背后的规律却太相似了。
     (博讯 boxun.com)

    太太太巧合了。
    
    一般的国企改制中的“零资产收购”规律,如果所示:
    
    第一阶段:挂羊头卖狗肉阶段开始――即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国有企业3年改制开始,祭出合法性幌子。
    
    第二阶段:空手套白羊阶段――利用各种技术手段辅以行政职能,做低国有资产价值。
    
    第三阶段:羊毛出在羊身上阶段――从原国有企业非法获得资金(如借款),建立私有公司;用私营企业名义,靠行政权力护驾,合法反吞原国有企业。
    
    第四阶段:捋社会主义羊毛涮社会主义羊肉阶段――通过国企改制,原国有企业“合理合法”地变成私人摇钱树。
    
    在山西800亿吕中楼案中――
    
    第一阶段:改制未按规定报经地市经政府批准;未经过职工代表大会审议和通过;未提请县人大及其常委会讨论决定;没有通过新闻媒体公开发布改制信息和公告;产权转产没有进入产权交易市场,没有公开招标、公开竞价;没有举行听证会,没有专家论证……程序严理违法但仍能畅行无阻,何也?山高皇帝远也。
    
    第二阶段:1998年2月20日,吕中楼勾结原嘉丰镇党委书记马刘勤,以60万元的超低价承包,无偿取得了总资产65亿元的南凹寺煤矿的永久经营权。2001年初,吕中楼又勾结沁水县原县委书记申会将账面资产总值5.2亿的国有资产低估为1.27亿,联合4家私企,只交了1250万元就拿到“三矿一站”的75%的股份。
    
    第三阶段:2001年12月,沁水县“三矿一站”4家国有企业与吕中楼签订组建沁和煤业有限公司协议,价值数百亿的国有企业缩水评估为经营性净资产权1.27亿,吕中楼拿出5000万作为沁和煤业有限公司注册金,剩余的7700万由沁和煤业有限公司4年8次归还给政府。但是吕中楼却只拿来3750万,让县政府出了1250万,县政府将“三矿一站”卖给了他,他还取得了控股权;剩余的7700万是他们拿了国家的煤矿去挣钱,然后用挣到的钱来买煤矿。2003年10月吕中楼将原持股的520名职工强行退股。 2004年又把国有股份挤压到18.75% ,完全控制沁和。
    
    第四阶段:吕中楼如法炮制,在马、申二人的帮助下,先后侵吞了两座国有煤矿、两座集体煤矿,最终全县8座国有、集体煤矿悉数收入吕中楼名下,总价值800
    
    亿元人民币。现在他正在计划吞并第九座沁水县境内的煤矿。
    
    同上,在南京巨贪裸官杨友林案中――
    
    第一阶段:杨友林、江浩共同谋划,对外声称“对两家国有企业进行改制”,为国有资产的私有化制造合法性的言论,国有市政公司成立“改制工作小组”。
    
    第二阶段:杨友林、江浩利用合法身份四处活动,为国有市政公司核销不良资产2133万元,将国有市政公司19810万元资产评估为净资产-344万元。
    
    第三阶段:由江浩担任法人代表的私营市政公司成立短短 20天,即获得由江浩等5人现金汇入的注册资本金2100万元,而且2100万资本金全部来源于江浩本人担任法人代表的两家国有企业的外借资金,江浩等5 人从其掌控的两家国有企业借款2100万元,作为他们个人的对外投资款。杨友林、江浩等人对原国有市政公司和建筑公司实行“零资产出售式”改制,左手到右手,一个企业从公有变成私有。
    
    第四阶段:在杨友林扶持下,杨友林、江浩掌控下的私营市政公司、私营建筑公司已发展成为以江宇集团为核心,控股、参股达40余家公司的庞大公司系,其掌控的资产超过50亿元。
    
    而通过对比上述两宗案件,我们得到的结论也是同样“巧合”:
    
    现在,山西方面,吕中楼的煤矿越吞越多,财富越来越厚,而支持吕的马刘勤和申会的官也越当越大,官商相护,其道通也。另一面,在南京,在杨友林护航下,江浩和江宇集团成为江宁市政建设的垄断企业,而江宇集团又让杨友林的政绩越来越多,亦官亦商,无人可敌。
    
    那个时代,产生了多少吕中楼?有多少杨友林?可曾有人统计过?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