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二/當時的農村經濟/更的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很多知青現在還沉醉在莫名其妙的自得中,認為自己為建設社會主義農村獻出了青春。 (博讯 boxun.com)

    
     這樣說當然心理上好受一點,事實是,知青需要農村,農村為知青提供了口糧,但是農村完全不需要這些僅是多餘勞動力的知/青!知青只是在生產隊的碗裏增添了一雙筷子。知青有什麼知識?知青為農村貢獻了什麼?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不好?
    
     又不相信?看看現在的中學生就明白了。你讓現在的中學生去為農村提供知識試試。
    
     當時的農村已經只能勉強養活農民,這個不僅僅是深入農村的行政權力對於農業生產的粗暴幹預,而是土地的產出有限,當時的生產力只能如此。
    
     而農民自行謀生的其他途徑是全部被規定為非法的,是違背國家政治取向的,是走資本主義道路。譬如開辦鄉村企業、外出學徒打工、發展家庭副業、飼養家禽家畜等等都是不允許的,農民被牢牢捆綁在土地上,被“以糧為綱”這個緊箍咒弄得半死不活。
    
     這裏必須指出的是,很多人認為是集體化這種生產力的組織形式阻礙了農村生產和經濟的發展,認為是人民公社集體化生產出工不出力吃大鍋飯造成的後果。
    
     這是愚弄了多少人的一個污蔑不實之詞,是政府把政策的錯誤推給百姓的一貫做法。就如現在拒不推行政治改革的所謂素質論,有責任、有過錯的的總是老百姓。他們從來不錯。
    
     就像在城市,把體制的錯誤歸結為是由於工人吃大鍋飯一樣。一個處於嚴格的計畫經濟控制下的企業,其市場定位、產品定位、生產計畫、原料來源、產品銷售、產品價格都不是工人,也不是廠長能決定的。怎麼可以把這一切弊端歸於工人的勞動積極性呢?
    
     老實說,那時候工人的勞動態度比起現在來要認真得多。一張獎狀帶來的榮譽感和責任感不是現在的工人能想像的。那時候的企業也遠遠沒有如今國企這般人浮於事,機構冗宕。
    
     可惜很多人總是不動腦子地把政府賴賬的說辭當成自己固有的的想法,包括茅于軾先生也同樣人云亦云地譴責當年生產力的落後是因為工人、農民吃大鍋飯。
    
     生產力的組織形式不是農村的根本問題,看看以色列的集體農場吧,那是何等的高效以及充滿生機。拜託不要說什麼國情,為什麼這個國家的國情總是稀奇古怪、不如別人?
    
     改革開放以後的十年間,為什麼農村的變化最立竿見影呢?不僅僅只是由於改變了生產力的組織形式,而主要是:
    
     第一、政府權力一度退出了不該管的範疇,農民獲得了經營自主權,農民可以根據市場需求而決定自己土地的經營,可以根據經濟利益來衡量並付出自己的勞動,經歷過的人可以回憶一下八十年代,各類副食品是多麼快地極大豐富起來。
    
     第二、農民可以離開農村去城市打工謀生是真正解決了一個大問題,打工的收入源源不斷為農村輸血,維持了農村的生存,以及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建設。
    
     有些網友天真得近似學齡前,他們不理解農民為什麼一定要不斷外出,他們認為種田不是蠻好的嗎?天哪!不是農民一定要外出,而是不得不外出。農民要活下去,而且也想活得好一點。農民也是人,追求生活得好一點是天賦人權,這有什麼不能理解的嗎?
    
     如果現在打工者全部回去在那點土地上謀生,那是不堪設想的,只能活活餓死。
    
     現在竟然政府和有些人公然宣揚討厭歧視農民工,認為外地來城打工者如何如何。對不起,不要昏了頭,農民也是國民,農村養了城市幾十年,城市不是天生就是屬於你們城裏人的。
    
     第三、社隊工業的迅速發展,為農村勞動力尋到了另一條生路。這一條生路如今經過各種改制、貪腐、侵吞、再改制,慢慢被人竊取佔領,也已經變成了榨乾農民血汗的榨汁機之一。
    
     第四、由於種子改良以及化肥、農藥、除草劑等工業產品的快速增加,農作物產量大大提高,這就叫做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科技是實實在在、民生攸關的事情,不是有事沒事掛在嘴邊的空話口號。
    
     如果種子、化肥、農藥等等回到三十年以前的供應水平,那麼,無論怎樣在田裏拼命也是無法提高產量的。不管你採用何種生產力的組織形式,不管是是集體還是單幹。
    
     這就是為什麼如今農村僅靠幾個老弱婦孺也能一樣種田的道理,而且產量年年增加,糧食年產已經超過2000斤,勞動強度卻遠遠、遠遠低於當年學大寨的時候,幾乎就是在打麻將的空擋就把那點田種了。不相信的可以去農村看看啊,知道農村在哪里嗎?
    
     至於為什麼當時農業勞動所得那麼低廉,為什麼生產隊瞞產、私分是一等一的重罪,為什麼安徽農民要寫血書,這就是另一個關於國家如何用剪刀差殘酷剝削農民的問題了,不在此帖論述的範圍以內。要想弄明白,谷歌一下“剪刀差”先。
    
     只想說,如今還是一樣唱的前朝曲。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
  • 我們沒有自願“上山下鄉”四十周年祭 /吳道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