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全国人大常委会必须回答什么是“情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 张善光
     (博讯 boxun.com)

    《笔者按》: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全国人大常委会:
     
     自1998年以来,我们国家有多位公民被法院判决犯有“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处以十年以上重刑……
    
    情报会给公民带来如此大的灾难,那么,究竟什么是“情报”呢?
    
     依照人们的习惯理解,法律上的所谓“情报”应该是指国家秘密。但是实际并非如此。 查遍我国现行的所有法律,发现,“情报”一词仅仅只在刑法第111条中唯一出现一次,而根据该条的文字表述:“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处以......”可知,我国刑法中的“情报”不是指的国家秘密,它与国家秘密属于并列平行、在逻辑上具有全异关系的不同概念。因此在我国分别存在着以下两种罪:“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和“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国家《保密法》对什么是国家秘密做有明确界定,即“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人员知悉的事项”。而对什么是“情报”,现行法律却没有任何解释。
    
     2001年1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情报”做了一个司法解释:“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利益,尚未公开或依照规定不宜公开的事项”(由此亦可知,“情报”不属国家秘密,否则就无须再对”情报”做解释了)。在这个解释中,最高人民法院对什么叫做“尚未公开”和“依照哪一级哪一个部门的规定不宜公开”未做丝毫说明,并且在解释中也未规定哪一级政府的哪一个部门有权对“情报”进行认定,因而,我不知道在咱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哪一个公民或法官能够依据这个解释分辨出什么是情报什么不是情报。如果用最高人民法院对“情报”所做的上述含混不清的解释做评判标准,那么,某地发生矿难,乡政府或县政府不准公开,某警察打死了人,派出所或公安局不准公开,某法院院长与诉讼当事人一起吃喝玩乐,法院不准公开,甚至某某地方橘子丰收了,某某山区发生了泥石流,这些信息便都统统可以认定为“情报”。如此一来,在境内外交往日益频繁的今天,所有与境外人员有接触的中国公民随时都有可能被判罪关进监狱。显然,从最高人民法院对“情报”所做的解释中可以看出,最高人民法院或者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法盲,或者是一个随时都准备把所有中国人关进监狱的独裁者走狗。另,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早在2000年3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条、第九条、第四十二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对刑法中的“情报”根本就无权做解释,对“情报”做解释的权力只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才具有。因此,最高人民法院自告奋勇对“情报”所做的含混不清的解释尽管极其无知或极其险恶,却仍属于无效,不具有法律约束力。
      
     由是可见,在我国现行法律中,“情报”是一个十足的空白概念,它象一个突然从坟墓里钻出来的阴影,或者象一个猪、牛、狗杂交的怪胎,无人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鉴于以上情况,我作为一个公民,依据宪法和其它相关法律,有权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严肃认真地提出下面几个问题,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此作出回答:
      
    一、 既然“情报”不属于国家秘密,那么究竟什么是法律意义上的所谓“情报”?
    
    二、根据国家保密法规定,对是否属于国家秘密和属于何种密级不明确的事项,由国家保密工作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保密工作部门,省、自治区政府所在地的市和经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的保密工作部门或者国家保密工作部门审定的机关确定。请问:有权把信息认定为“情报”的又是哪一级政府的哪一个部门?
      
     三、刑法第111条规定: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可以判处最高至死刑的刑罚。因而可知,在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利益方面,“情报”与国家秘密同等重要。既然如此,全国人大常委会为何只对国家秘密做司法界定,并制定一系列相应的保密措施,而对“情报”既不做司法界定,也不制定保密措施?
      
     四、刑法第398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故意或者过失泄露国家秘密,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刑法第432条规定:“军人违背保守国家秘密法规,故意或者过失泄露军事秘密,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刑法的以上两条规定均未提到“情报”二字。既然“情报”同国家秘密一样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利益,那我们的立法机关在制定法律时,为什么仅仅只担心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军人泄露国家秘密,而丝毫不担心他们泄露“情报”?
      
     五、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情报做出界定前,法院无法律依据,却任意认定这个信息那个信息属于“情报”,把公民定罪处刑,其行为是否违背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的基本原则,是否违背宪法?  
    
    六、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情报”不做法律界定,不制定相应的保密措施,有人认为,这是一种严重的不应该有的重大疏漏,它必然造成大量的情报被不知什么是情报的老百姓在不知不觉中提供给境外人员。如果是这样,全国人大常委会则触犯了刑罚第 397 条,犯有玩忽职守罪;也有人认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情报”不做界定,不规定保密措施,是故意不让老百姓知道什么是情报,以便放纵法院把那些政府不喜欢的公民以“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为名关进监狱。如果是这样,全国人大常委会则违背了宪法第 37 条规定,并且触犯了刑罚第3条。以上两种情况,那一种符合实际? 
    
     上面牵涉到“情报”的六个问题,事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究竟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宪法还是仅仅只是某个利益集团的“王法”,事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全体老百姓究竟是国家的公民还是权力者的臣民,事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究竟是得到国家保护还是不受国家保护?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必须认真、负责、及时地予以答复。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继续高高在上,蔑视公民,对公民的合法提问不屑理睬,那么,你们就是在无声地宣告:全国人大常委会不是中国人民的全国人大常委会。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 一个南下老干部致全国人大大会秘书处的一封信/袁惠庶(图)
  • 王全杰 :吁请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再提官员财产公示议案
  • 倡议全国人大授予“人民法院”“拉动内需”大奖/王卫平
  • 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北京代表团正式组成 杜德印为团长
  • 全国人大可能会出台哪些经济政策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全国人大吴邦国委员会一封信
  • 三千海内外人士致信全国人大、胡锦涛主席、最高法院要求特赦杨佳
  • 郭泉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的公开信
  • 建议全国人大就中日东海问题有关协议是否丧权辱国举行听证会
  • 请求全国人大质询国家地震局
  • 关于敦请全国人大尽快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研讨会
  • 全国人大和常委会依法治会,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基本保障/韩甫政
  • 新疆维权人士马学文致全国人大请求整改11大项社会不公
  • 仲大军:中国可按人头发放通胀补贴费--给全国人大和国务院的建议书
  • 自贡刘正有致全国人大代表 政协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 北京律师刘晓原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呼吁,要求对李志平死刑冤案进行个案监督
  • 上海华侨李建荣致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博导教授、全国人大代表王全杰呼吁官员公示财产
  • 向全国人大和国际社会呼吁声援书
  • 舆论哗然:全国人大管不了自己的卫生间
  • 全国人大装修三个卫生间何需150万元/严少雄
  • 全国人大卫生间装修费约150万 吴邦国里头做俯卧撑吗
  • 全国人大首次回应同命不同价:倾向于统一标准
  • 许宗衡全国人大代表资格 为何暂不罢免而后议?
  • 冀纯堂夏振贵被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
  • 全国人大审议保密法:国家秘密须审慎界定
  • 黑龙江鸡东县访民张瑞华在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室被保安殴打致伤(视频)(图)
  • 骇人听闻截访令:赴全国人大上访,劳教两年! (图)
  • 违纪并涉嫌犯罪吴艺珍被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图)
  • 全国人大西藏代表团回国举行记者会谈访问成果(图)
  • 中国全国人大西藏代表团在温哥华访问
  • 以公民的名义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罢免驻俄罗斯大使刘古昌
  • 2009年两会期间,再致吴邦国委员长暨全国人大全体代表
  • 致 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2009年第1号)(图)
  • 一个南下老干部 致全国人大大会秘书处
  • 至全国人大代表张高丽、黄兴国一封公开信
  • 本届全国人大安徽团114名代表构成比例简报
  • 致 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 (2009年第1号)(图)
  • 写给全国人大十一届二次会议的信
  • 致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一封信 紧急请求刀下留人
  • 张翠香:“上海帮”如此残忍为的啥?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全体代表(图)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临沂全国人大代表在机场的恶行(图)
  • 为何在法律和正义面前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却不敌村霸 ----中国百姓难得公正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