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所谓“武士道”/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5日 转载)
    
    明治以来﹐日本的御用文人找到武士的道德作为日本的光荣传统并赋予其“国民道德”的地位。今天我们听到的“武士道”不同于在实际历史上存在并发挥过积极作用的出家武士的道德。后者一方面包括武士直接对主君(但不是天皇)的忠勤﹐同时也包括主君对离家单身赴京求职的武士的义务﹐武士与其主君的关系与其说是奴隶与奴隶主或农奴与封建领主那样的隶属关系﹐倒更象今天的职员与老板的契约关系。我们在文学﹑电影里只看到武士为主君卖命的描写﹐很少人知道﹑关心那些计算恩赏的令状。武士的道德﹐说穿了﹐与今天的买卖关系的商业道德一样﹐决不是单向的“献身”精神。
     (博讯 boxun.com)

    例如﹐作为日本人心目中“忠臣”典型的赖朝家臣富山重忠﹐其出身是讨伐赖朝的平家的武士。与我们今天在美国看到的为了更高待遇“跳槽”的高级雇员的情形差不多。我记得在冈山县的一个古代城堡看到描述君主对他的武士们的道德﹕战斗失利﹐他为求得对方不虐待自己武士的承诺而自杀以示对战争负责。如果按照这样的武士道德﹐裕仁作为天皇的起码的道德选择是﹕自尽﹐如此也算是尽到了本分﹐何必装模作样去“感动”对自己操有生杀大权的战胜国将领呢﹗统治阶层为了维持他们的对民众的支配﹐早把“道德”二字从他们的词汇里取消了。
    
    武士道把主从关系规定为无条件的献身的道德﹐就完全脱离了世俗生活中的武士道德﹐成为国家统治机构人为地制造出来的强迫民众为天皇献身的统治制度。[1]这种由皇家御用的“文化”传统越被强调为“国体的精华”﹑“万邦无比的日本精神”﹐就越严重地阻挠真正日本文化的进步。其实﹐在日本统治阶层在选择武士道之前﹐也曾试用过佛教的“镇护国家”机能(圣武天皇﹐741年)﹐与由个人修行达及正果的佛教本身并不相关。此“国家佛教”被后来兴起的净土宗改革(1224年)扬弃﹐日本统治阶层才找到神道的。这个“人造”神道﹐已经不是对天皇个体的崇拜﹐而是对以天皇为代表的统治集团的服从。
    
    另外,除了政治灌输外﹐日本统治阶层也很容易地在日本资本主义的形成阶段给它注入神道精神以支持财阀的形成。日本的财阀虽然在战后被占领军强制解散﹐但很快在大藏省﹑通商产业省的推动下重新合并﹐把中小企业编入其“系列”[2]之下﹐限制其不能参入正常的“自由竞争”。[3]美国人后来因为贸易“摩擦”才注意到起因于这个日本“文化”的特征阻碍了美国商品进入日本市场﹐开始大加讨伐。
    
    --------------------------------------------------------------------------
    
    [1]家永三郎:《日本文化史》第四章「封建社会成长期的文化」﹐岩波新书367号﹐ 1959年。
    
    [2] “系列”一词的英文拼写keiretsu已经成为描述“日本式资本主义”的专用语。不过﹐日本的企业内部倒多用group(集团)的日语片假名发音グループ来表示他们之间的关系。
    
    [3]至今﹐以银行为首的日本企业系列的公司在每年新职员入社的仪式中都要去神社参拜。我本人1992年3月“入社”时也体验过这一场景。神道也是日本大型商务活动中的旧有的一种信用保证﹐背后必须有政府的“指导”。银行的高级管理职员多对神道很热心。
    
    赵京,1998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日同盟何去何从/赵京
  • 美国能实现中东政策的转换吗?——评奥巴马在开罗大学的讲演/赵京
  • 宪法、共和,以及公民的权利与义务/赵京
  • 从2009年股东大会看Yahoo雅虎的兴衰/赵京
  • Chevron雪佛龙公司2009年股东大会/赵京
  • 《美日同盟》前言与目录/赵京
  • 《国际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与实践》前言/赵京
  • 南方航空公司:走向国际化的国家官僚资本主义/赵京
  • 美国向何处去?/赵京
  • 忘记过去就是对历史的背叛/赵京
  • 《近代诸社会形态之系统》札记/赵京
  • 北京掠影/赵京
  • 民主运动与独立人格/赵京
  • 民主运动与独立人格/赵京
  • 熊彼特论帝国主义与社会阶级/赵京
  • 人民统治名义下的国家形态-访美掠影/赵京
  • 古巴安那祺运动的历史与教训/赵京
  • 作为中国转型参照的社会民主主义/赵京
  • 美国大选刚过的Sun升阳公司股东大会/赵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