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庆60年:住房与幸福指数或成反比/刘光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0日 转载)
    
     刚经过改革开放30周年的大回顾,又迎来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吉庆时刻,只是这一次我们的视角关注得更远,一下子将我们的记忆拉回到60年前。看着别人都在回忆,我也极其努力地回忆着我的60年,我的60年中有30多年是空白的。因此,30多年前的时光只有靠查资料来验证了。
     (博讯 boxun.com)

     弹指一挥间,我也没几年将要跨进60年的一半了。我们没有经历过炮火连天的三四十年代,没有感受过一穷二白、三年自然灾害的五六十年代,也没有经受过十年动乱的文化大革命。我们是生在改革开放之后的80年代,但是我们是祖国的一份子,祖国的兴衰荣辱伴随着我们的成长。因而祖国的60年就是我的60年,是我值得骄傲的60年。
    
     新中国的成长就像我们的年龄一样有增无减,不同的是她的速度要快得多。新中国建立60周年,保证了和平稳定,建立起全面的物质生产体系,经济建设取得显著成就。国际地位持续不断提高,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高,教育发展取得长足进步,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改善,人民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可以说祖国就像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一样,安定祥和。
    
     随着科学技术和经济的发展,我国房地产建设日新月异。房地产行业这些年的高速发展,其正面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特别是房改以来,用市场化的手段在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在较短的十几年间在全国的绝大多数地区使城市居民的居住条件得到极大地提升改善。各地城市面貌都有了很大程度的改观,也给中国社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同时房产行业的快速发展给很多相关行业带来契机。这是绝对值得肯定的。
    
     或许多数人都在讲辉煌,我也想讲辉煌,只是别人都替我说了。因此我只好说说另一种辉煌背后的现象。房地产有功就有过,房地产的过快上涨助长了投机行为,拉大了贫富差距,掠夺了百姓财富,扼杀了中产阶层,同时还助推官员腐败。房地产特别是住宅产品的价格上涨远远超出普通居民的收入水平,更给国民造成了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摧残。
    
     辉煌的60年,人们的住房水平也不断提高。1949年建国之后,国家走过了一段坎坷曲折的强国富民之路,回顾60年来老百姓的住房变化,的确是日新月异。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老百姓住的房子是越来越宽敞,装修越来越漂亮了。
    
     上世纪60年代,多数职工家住的是平房,屋里的地面是坑坑洼洼,厕所也是旱厕。七八十年代,居民解决住房停留在“等、靠、要”三个字上。等国家建房,靠组织分房,向单位要房。八十年代末,国家居民住房政策出现了新变化。原先职工分配的“福利房”有的折价卖给了使用者。原先街坊的老邻居们的住房按其工龄,扣除房屋折旧等,花了万把块就买了下来。到了九十年代,国家住房制度改革全面展开。住房实物分配被取消,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许多人的住房就此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到了新世纪,人们的住房更是发生了巨大变化,首先在观念上,人们改善住房不再找领导,而是找市场。
    
     尽管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就,但随着房价的快速上涨,买房的愿望离普通老百姓的距离越来越遥远。因而不管是谁,几乎都在琢磨那点房事。大到中央政府考虑到民生问题也极力想稳定房价,地方政府一面响应号召,以免还要偷偷的多卖地,卖高价地,开发商就更不用说了,天天想着房价暴涨,买了房的当然更是不希望房价下跌,没买房的希望房价下跌可是愿望总是落空,所以说几乎所有人都在为房价发愁。有人担心房价跌,有人担心房价涨,反正没有一个能落个清静的。高房价下的房奴们过早的承担起了巨大的压力,连一向理直气壮的小白领们见了高房价都不得不低头。
    
     这就涉及到一个是否幸福的问题。全国住房标准是越来越高,但是似乎百姓们并不是随着住房标准的提高而提高的。几年前的新鲜舶来品“幸福指数”这个词语,一登上大陆,就让人们感觉到很亲切,很人性,很贴近生活,至今仍然很流行。于是我也想借用下这个词,“住房幸福指数”将为我们展开住房发展和人们幸福度的关系。
    
     刚刚从战争废墟中建立起来的新中国,普天下的人们倍感幸福万分。尽管住房条件改善有限,但是经历过苦难的人们非常乐观和幸福。以北京为例,许多家庭生活在大杂院里,其乐融融,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人情关系也非常好。
    
     随着筒子楼的建设,一部分市民搬出去了,尽管在大杂院时人们渴望住上高楼,但是真正搬走时心里也没着没落的,一些人特别是老年人甚至会出现忧郁症。因为住惯了大杂居的生活,突然过着蜗居生活,邻居几乎不往来,孤独和寂寞曾让许多人渴望再搬回大杂院。我说的的确是事实,这是曾经有过调查的。不过我还是觉得,此时的住房和人们的关系还是非常和谐的,也就是说大部分市民还是比较幸福的.
    
     住房制度改革以后,大批人就可以买商品房了。短期内其实大多数人也是比较幸福的。但是房地产市场化了,房价被有意无意的推上了天,人们买房犹如镜中花水中月,只能望房兴叹。
    
     多少人发现可以花别人的钱买自己的房子,他们非常快乐,但是过不了多久,他们才回过神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房贷压力让他们沦为房奴,早上起床刚一睁眼就欠银行100块。他们在享受有房一族的心理安慰的同时,生活质量却大为下降,不敢轻易换工作,不敢娱乐、旅游,害怕银行涨息,担心生病、失业,更没时间好好享受生活。他们常常戏称自己正在坚定地叩响“忧郁症”的大门,甚至一只脚已经迈了进去。这样的生活能幸福吗?
    
     再说中央政府,温总理为了在房价和民生之间找到平衡点,日夜操劳,都愁白了头,可是仍然无济于事。一面面临着百姓对房价苦不堪言,一面还要维持经济稳定。只要百姓不幸福,心系百姓的总理如何能幸福得了?
    
     地方政府更不用说了,他们不敢公开说为高房价托市,但是为了政绩,又不甘心不从中牟利。因而地王一个接一个。他们既想少挨骂,还要日夜想着该如何交代。如何让与开发商的地下恋情不被曝光。这一对见光死的恋情只能偷情时一时快乐,你说他能幸福吗?
    
     开发商特别是奸商顶着骂名,还不得不为利益着想,开发商为了城市的建设功不可没,但是他们也对高房价难辞其咎。他们从来都不会幸福,房价涨时他们担心房价会下跌,房价下跌时担心赚钱少,主动降价时担心业主退房捣乱,主动涨价时又担心房子卖不出去。
    
     买了房的担心房价下跌,因为他们认为他们辛苦花重金买到的资产会缩水,这就意味着他们会赔了。抱有这种担心的人能幸福的了吗?有人说他们夜里睡不着觉,就是怕房价下跌,自己的房子不值钱。我心想,只要你不是投资者,房价涨不涨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啊!那不是自寻烦恼吗?难怪有人说,不在于你生活中有多少套房子,而是看你房子里有多少生活。没有生活的人绝对不幸福。
    
     拥有多套房子的人就更谈不上幸福了,这不是绝对,而是相对的。某些拥有多套房子的人,或在郊外买套别墅,而这套别墅极有可能是给自己的情人买的。家里的爱人和自己闹离婚但并不顺利,外面的情人想做正却只能空等。房子大了,心也花了,幸福却丢了。
    
     不买房的就更别说了,没有房自然连娶老婆都成问题,但是比起一些拥有房子甚至拥有多套房子的人要幸福得多。尽管他们没有房子,但是他们仍然能够比较自由。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媒体记者们看似跟房子没有关系,但是商业化越来越浓的今天,房子多了,打广告得多了。媒体记者就连写文章都得看开发商脸色,尽管自己心里不想写,可是为了招商不得不昧着自己的良心那样做。心口不一的人幸福不起来。
    
     所以,住房标准是越高越高,可是几乎没有预想的那么幸福。
    
     最近,沃顿商学院的经济学家格雷西•王的研究表明,在收入和人口数量不变的条件下,住房拥有者并不比租房者的幸福指数更高,他们获得自尊的程度在两种情况下也不会有什么差异。虽然住房拥有者有较高水平的公民参与,会带来某些社会效益,但这会以经济发展为代价。经济学家安德鲁•奥斯瓦尔德指出,在美国和欧洲,拥有住房的比例与失业率成正比,那些拥有住房率更高的地区,失业率也更高,因为拥有住房把人们固定在了一个地区,迫使他们在当地寻找工作,无论他们是否有适当的技能,也无论这里的经济是处于繁荣还是衰退。
    
     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应当能够让最大多数的人获得最大程度的幸福。在实现居民幸福指数提升的过程中,住房无疑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一千古流传的名句,生动地凝聚着中国人世代传承的追求幸福的民生梦想。
    
     没有住房,人们或许只能露宿街头;拥有的住房不能满足居住要求,几世同堂同室,或者居住在断壁残垣之中;拥有适合居住的房子,却比自己的邻居差……这些都会影响人类三大需要的实现,将导致人们内心的不平衡,从而缺乏快乐,缺乏幸福。
    
     我想说的是没有住房大多数人一定不快乐,但是为什么拥有了住房甚至拥有了多套豪宅却得不到预期的幸福呢?是不是我们光为了追求物质享受的同时却忽略了更本质的精神需求呢?或者是我们的观念和政策倾斜度有点失衡了呢?
    
     危机使美国痛切地意识到,美国人的过度消费和储蓄不足是一个长期被忽视的问题。对购房的刺激政策扭曲了美国的经济需求,因为在住房上的大量投资意味着在其他方面较少的支出,例如在医疗技术、软件或新能源的研发上,而这些部门的产品在未来的一些年中可以推动美国的出口和经济增长。有人提出,为了消除美国经济面临的隐患,必须改变政策,停止需求的扭曲,解决的方法应始于不再把拥有住房当作刺激美国经济发展的手段,因为原有的政策鼓励人们买过大的住房,导致了过低居住密度的郊区的发展。
    
     我们是不是也该从美国过度夸大信贷消费的教训中重新整理思路,调整观念更新呢?
    
     按照一般较为认可的经验数据,房价是家庭年收入的6倍算是合适的。那么,6倍这个数据点,可以算是住房痛苦指数与幸福指数的临界线。超过6倍的部分,就是住房痛苦指数,即住房痛苦指数=(房价/收入)-6。
    
     实际上,绝对不是住房建的伟大成就设出了问题,而是我们的观念不能适应过快上涨的高房价。居民的住房幸福指数一年比一年差,这基本上与房价上涨是呈逆势而生的。人们之所以购房,除了地产商制造信息不对称因素诱导购买以及一些地方政府“托市”等因素外,很大程度上是“举家购房”造成有效需求旺盛。也就是说,很多年轻人购房,主要依靠父母积蓄实现的。至于其他原因还有很多,但今天我们只从自身找主观原因。因为只有这个才掌握在我们手里。
    
     短期的追求幸福却以未来幸福为代价,从长期来看,我们不幸福的根本不在于不断发展的市场经济,而是我们的观念需要更新。
    
     纵观新中国成立的60年里,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住房标准也在不断提高,但是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们幸福指数似乎并没有与经济水平保持一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煤老板有望成为历史名词/刘光宇
  • 看80后如何控诉高房价/刘光宇
  • 卖完土地还能卖啥/刘光宇
  • 购房者长点志气好不好/刘光宇
  • 国土部与开发商互咬5大看点/刘光宇
  • 刘光宇:楼市如何警惕倒春寒?
  • 楼市未见寒冬何谈春天在哪里?/刘光宇
  • 地方政府救市的十大严重后果/刘光宇
  • 房地产开发商翻身八大绝招/刘光宇
  • 奥运后究竟该不该买房?/刘光宇
  • 刘光宇:难道开发商天生要欺骗?
  • 是楼市就该让它自生自灭/刘光宇
  • 房企 官僚衙内的肉/刘光宇
  • 全国70城市房价下跌情况/刘光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