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书瑶:沉痛悼念林希翎大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王书瑶
    
     大姐林希翎者,本名程海果,浙江温岭人,1935年生于上海,出身世家,大姐走红之时,谓进步家庭;大姐倒霉之后,又称反动家庭,反手覆手之间,何足信哉? (博讯 boxun.com)

    
    大姐热爱祖国,追求进步,向往中共领导之革命运动,14岁即参加中共之二十五军,为文工队员。大姐文思多才,集林默涵、李希凡、蓝翎之气为一身,乃自名为林希翎,遂而以此名传世。初入文坛,即得大名,而叛逆之情,竟无隐匿,旋即被诬为“灵魂深处长满脓疮”之人,后幸得胡耀邦、吴玉章先辈力排众议,乃得公道。
    
    1954年,大姐考入人民大学法律系研习法律。1957年5月19日,北京大学发生五一九运动,大姐闻讯,兴奋异常,三次亲赴北大,两次发表演讲,遂成中国55万右派之急先锋之一。
    
    先是,北大物理系三年级学生刘奇弟高声呐喊:“胡风不是反革命,我要求政府释放胡风”,而大姐对胡风反革命案早有怀疑,于是,先与刘奇弟交换意见,其后,北大开大会辩论胡风是否反革命,大姐踴身一跃,义不容辞,登上讲坛。
    
    大姐之法律修养,自是颇高,而又时时游走于上层之间,理论与对事实、动态之了解,远胜于奇弟,讲坛之上,以滔滔雄辩之口才,细数胡风案之真伪,于是群情湧动,两派相争,几至拳脚相加,会场大乱。
    
    大姐所言,实不止此。她意,个人崇拜、“三害”(官僚主义、宗派主义、主观主义)根源,是社会制度,而非作风问题;人民内部矛盾可以转化为敌我矛盾;各个统治阶级有其共同性、局限性,可以转化成对抗性;胡风、以及所有的反革命,都应由法院判决;党权大还是法权大;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等等。
    
    据1959年8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59)中刑反字第451号》,“反革命分子”林希翎罪名如下:
    
    “1957年当我党整风运动开始后,被告以为时机已到,即积极进行活动,于同年5月23日在北京大学公开作反动演讲二次,继而又在人民大学的多次辩论会上散布大量的反动言论,主要的是:污蔑‘苏联和我国均不是社会主义制度’,人民民主专政有‘阴暗的一面’,‘三害与现存制度有关’,辱骂我党‘镇压人民,对人民采取愚民政策’,污蔑我党说‘党内有一大批混蛋’,并污蔑说‘人民内部矛盾,领导与被领导的矛盾是统治与被统治之间的矛盾’,‘人民代表大会贯彻民主是瞪眼说瞎话,民主党派是点缀’,我国‘没有法律,法律是形式主义’,公然为反革命分子胡风辩护说:‘证明胡风集团是反革命的材料是苍白无力和荒谬的’,此外,还对我国的各项政策法令及历次的政治运动进行攻击与诽谤,还大肆谩骂党和国家的领袖。公开号召反动分子大胆向党进攻,公然煽动说:‘各地大学联合起来,匈牙利人民的血没有白流,我们今天争取到小小民主是和他们分不开的’,叫嚣‘要行动起来’,进行所谓‘彻底革命’,号召和煽动反动分子进行反革命活动。”
    
    大姐曾在人大和北大共发表六次演讲,而人大之演讲迄无记录,而在北大之演讲,广泛流传,由此,大姐遂成为北大五一九运动之一员,这次悼念林希翎大姐,北大右派甚为关切,纪念林希翎大姐,也就是纪念北大所有的右派。
    
    也正为此,她才成为被“伟大领袖”御笔钦定,两大学生右派之领袖,他们是林希翎、谭天荣二人。
    
    非止于此,大姐作为中共始终不肯为之“改正”之六大右派中,唯一非上层右派,她也是55万所有普通右派的代表和象征。
    
    此后,大姐之灾难不绝:先是作为“反面教员”,开除学籍,留校监督劳动,她的亲人与朋友,遭受广泛株连,几个亲人,几至饥饿而死。1959年8月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刑15年,直到1973年,伟大领袖心血来潮,不但想起了林大姐,而且提前数月释放,去金华武义县农机厂当了一名工人。继而成家室,育儿女,始享天伦之乐,亦小有所慰。
    
    1978年,中共中央决定为全体右派摘帽,区别改正,此举如春风化雨,对于久困之右派其实福音,大姐亦闻讯来京,四处寻找北大、清华之右派。
    
    1979年春夏之交,于北京西四之烤肉宛,由人民出版社元老戴文葆作东,大姐与北大王书瑶、清华栾忠武叙谈。王、栾以为,当今之时,国破民穷、百废待兴,所有右派久困之后,亟待改善环境,投身于国家建设;而大姐则仍萦萦于1957年之风云际会,有再搞运动之意,是不能审时度势,以残破之师,败兵之阵,岂可言战?此即大姐后半生悲剧之由来。
    
    能否改正,至为重要,改正之后,可重操本业,生活条件得以改善,专长可以发挥,而大姐不解“哀兵必胜”之理,言词不谨,使中共据以口实,既说“扩大”,必要核心,大姐竟成不予改正六大右派之一!
    
    
    呜呼!
    
    中共高层,仍有眷顾大姐者,斥资五万元,是照顾耶?是驱逐耶?先去香港,后去台湾,终落户于宽和大度之法兰西。
    
    此后数年,大姐奔波于世界各地,宣传民主,反对专制,然亦接受中共安排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顾问。期间又批“民运”,斥“法轮”。又多次与中共访法高层接谈,却终不克“改正”或“平反”,大姐何其痴耶?
    
    临终之前,大姐省悟,中共自毁大姐对他们的幻想,而与海外民运言归于好,亦一大幸。
    
    
    2009年胡耀邦安息日,大姐卧病从巴黎发来悼词,即八有八无:
    
    “无私无欲,无怨无悔,无辜无奈,无敌无畏;
    
    有情有义,有血有肉,有智有勇,有胆有识。”
    
    言中之意虽悼耀邦,亦是自况,当之无谬。
    
    大姐一生,无私无畏,率性而为,叱咤风云,呼风唤雨,巾帼英雄,须眉不让,一旦辞世,不论大陆与海外,悼唁云集,四海震动,江河变色,真豪杰也!
    
    然则,大姐亦有数痛:
    
    以青春少年之英姿,被中共囚于狱中十余载,不得伸其志,此一痛也;
    
    少年即投身革命,虽有反叛,思想深受禁锢,仍寄望于中共之宽纳,汲汲于改正,而终不得,此二痛也;
    
    老年丧子,三痛也;
    
    虽死,而不能归葬于祖宗之侧,四痛也。
    
    哀哉。
    
    
    北京大学右派分子王书瑶顿首泣拜
    
    2009年9月27日
    
    阅读:1 次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挽林希翎
  • 毕汝谐:深情怀念林希翎
  • 天堂里没有右派:忆林希翎/陈弘莘
  • 陈尔晋(陈泱潮)挽林希翎
  • 沉重悼念林希翎女士
  • 林希翎-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的旗帜/亚衣
  • 哭林希翎前辈
  • 回顾与林希翎大姐的短暂交往/赵京
  •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 黄河清:挽林希翎
  • 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黄河清
  • 大右派:林希翎“我还活著”
  • 周素子:“右派情蹤:(11)林希翎
  • 带刺玫瑰林希翎凋谢巴黎 中共错失取信于民良机
  • 北大“五.一九”“右派”老友追思林希翎(之一)
  • 林希翎,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的旗帜
  • 杜光:林希翎以异样方式辉耀桑梓的温岭老乡
  • 茆家升挽林希翎先生联
  • 杜光:沉痛悼念精神不朽的右派难友林希翎
  • 林希翎治丧委员会筹备组(中国区)第一号通告
  • 中国最后一个大右派林希翎:不管多么大的罪名 回去审判我好了 (图)
  • 至今未获改正的“右派”林希翎近况/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