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博客的死亡 /胡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8日 转载)
    
     今年年中,英美的两家报纸不约而同地唱响了博客的挽歌。《纽约时报》引证了博客搜索引擎Technorati公司2008年的一项调查, 称在其跟踪的1.3亿博客中,只有740万个博客在过去的120天中有过更新。这意味着,95%的博客实际上处于荒废状态。《卫报》的一篇专栏把这种现象总结为“博客长尾正在死亡”。
     上述两篇文章都指出,博客的流行似乎已成往事,我们要为博客长尾的消失“致悼词”了。然而,博客长尾在一开始是否存在就是大可怀疑的。博客当初的活跃,一如其现在的死寂,可能压根就没有产生过真正的后果。除了一小部分见闻广博、富有原创性或娱乐性的博客,可以说绝大多数日志只具有很小的价值甚至是零价值。它们只是因为成本的去除才得以出现,堪称一种虚荣出版。 (博讯 boxun.com)

    不错,很多人是怀着崇高的愿望开博的——吸引粉丝读者的追随,抛弃自己原来的工作、转而以博客为饭碗,获得出版社的青睐,或者只是向世界展现自己的才华。开博似乎是件很简单的事情,既然有现成的工具和服务商,你只需投入一点点时间和灵感就行了。可是,为什么博客的失败率甚至高过了餐馆?
    原因很简单,写博不像想象得那么容易。或者也可以说,其他事情似乎更容易——比如在Facebook上更新状态,或者在Twitter上发140个字符的推。Facebook的成功来自于,你可以在一个地方很轻易地做很多事情。在SNS站点上,你可以制作个人简介,通常包括照片和兴趣清单,向朋友发出请求,得到确认之后形成朋友圈。你也可以写博客,玩游戏,上传照片、音乐和视频等等。通过网站交友、分享、线下聚会,SNS成为人们不可分离的社区生活的一部分。
    而Twitter能够提供即时的内容和反馈。它可以张贴直接的或间接的更新讯息。直接讯息指向一个特定的用户,间接讯息则是给所有愿意阅读的人看的。更重要的是,RT允许转贴,一个对话场就此形成了。
    写博客比起公布自己的最新动态、提供一个好玩的链接或是一段有趣的视频以及分享并发现世界上在发生什么要困难得多。经历过博客大发展的人都会有些失望,因为当时的鼓噪是,写作者不会再寂寂无名或是要继续忍受出版业的折磨羞辱了,因为思想的世界从此变得民主化了!无数的人以为,即便写博不会让他们成名,他们也有了机会发表自己的意见并获得读者的青睐。然后现实却是,只有你的妹妹在认真留言。博客圈有个笑话说,大多数博客的读者只有一个人。
    对博客的兴趣渐消,原因不止是读者群的匮乏。有些博主发现自己分身无术:太多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等着处理,读博客和写博客的时间都是奢侈。还有些人如上所述,转移到更容易的社会化媒介中去了。当然也有少数人,是因为无法承受网民的攻讦或者是隐私的丧失,而退出了博客生涯。博客看来不像是一个可以用来谋生的工具,认识到这一点,也极大地打击了不少人写博的积极性。
    由此来看,真正值得存在的博客,要么与能够提供时间和资源的知名机构相关,要么具备正当的专业诉求。人们仍然会阅读博客,但对于那些业余博客来说,博客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只有相对于博客“长尾”的博客“短头”依然还有生命力。现在,对大家来说,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离开了博客的人会去哪里?
    我的答案是:人们开始转向SNS和微博客。
    
    (供《中国企业家》专稿)
     2009-10-16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对中国互联网的忧虑/胡泳
  • 胡吴温贾“别有用心”/胡泳
  • 胡泳:不能再以诽谤罪限制网民发言
  • 不仅有网瘾,还有呼吸瘾/胡泳
  • 胡泳互联网是一个未完成的公共领域/李国盛
  • 柳传志教育企业家跟国家要说法/胡泳
  • 希望冯仑成为过时的人物/胡泳
  • 胡泳:中国新闻界带着五大耻辱度过08记者节
  • 奥运会完了,杨佳也完了/胡泳
  • 法律已成官员的私人规章/胡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