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老百姓“被打黑”被打被黑/邱小雄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7日 转载)
    
    重庆打黑除恶,为什么不但重庆人民欢呼喝彩,连全国人民也一起欢呼喝彩?无它,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对黑恶势力深恶痛绝。从古至今,国内国外,都不会容忍黑帮恶势力的,就算黑帮头子当了总统,也会掉转头来清理老弟兄的。打黑除恶,不管站在什么立场,只要是真打,打出了成果,都是值的肯定与赞美、欢呼与喝彩地!
     (博讯 boxun.com)

    这大快人心的事,偏偏在某些带着黑色眼镜的人看来,充满了阴谋,借他人之口刻意的营造和暗示,重庆的打黑除恶是“黑打黑”,“是对政治和经济利益的重新分配”。而且自问自答的预言:中国的打黑除恶走不远。但鄙人也从这些人的字里行间读到了黑,是那种为了自己的立场和目的,故意、刻意抹黑共产党,抹黑薄熙来等人打黑英雄功绩,挑拨领导干部之间的矛盾,忽悠人民智商的别有用意之——黑心。
    
    凤凰卫视大力推荐的评论员颜昌海的《薄熙来若成“左派领袖”,中国打黑还能走多远?》这题目就起的有学问,用君子之心度一下小人之腹,大概就是:如果老薄成了左派领袖,中国继续走社会主义道路,本身就会变成大黑帮;即使老薄不是左派,现在的官员都是‘既得利益集团’,也已经浑身黑色。这个口径在反动文人哪儿是一致地,所以,明着是在问还能走多远,却隐晦地透露出:打黑是走不远的。
    
    文章开头特别加上:“针对重庆市几届前任领导人提拔重用的贪官因涉黑问题而纷纷落马”一句,伊这样地飞来之笔,无非是暗示‘前几任’是这些黑官的后台,但伊却不想想,如果民选上来的总统腐败了,是不是要追究选民呢?黑官犯罪了,是不是要追究他们的父母呢?想来这是伊地一时大意,将株连之罪不小心祭了出来。而伊的重点、是在暗示人们重庆打黑除恶是“政治斗争”。就算是政治斗争,愚意认为,只要涉及到路线和国家根本制度,人人都不能沉默,都要与之战斗,难道沉默的无所作为才符君意吗?
    
    结合伊的全文看,虽然很多地方是借别人之口说自己内心之言,不直接说是伊自己的想法,但也只是小人的狡猾罢了,如果不是伊心里也是这么想地,就会引用别人的话了,比如引用一些吹捧之语也可以凑字嘛。
    
    鄙人认为,颜昌海评论的要点或者伊的本意,不在打黑本身,也不敢明说打黑错了,而是将打黑者说黑,从而否定重庆打黑的积极意义。
    
    一、伊的文章不是要赞美重庆的打黑成果,尽管里面有这样的字眼。而是在带上纯黑的墨镜之后,伊看到的是:打黑者比被打者还黑。薄熙来为什么要打黑呢?无论是拘捕官员或富豪,涉及的是政治、经济利益的重新分配,新上位的官员、企业家,无疑会听命于薄熙来,这恐怕才是其本意。诸君请看,伊刻意地指出老薄的前任们提拔了贪官黑伞,提到了老薄是一场‘政治豪赌’,这里又联想到薄同志是为了培植势力,给人的错觉似乎打掉的黑恶分子有点冤,也许这话不是伊的本意,但伊忘了给正义抹黑的同时会给黑恶洗白。伊的上半篇借别人之口,无不是引导人们脱离打黑本身,暗示人们照着自己的想法转移视线,去抨击打黑者。
    
    二、伊在下半篇里以自问自答的方式说出了自己的“真知灼见”,核心就是中国的‘黑恶势力’是改革开放、特别是市场经济的副产品,但这不是市场经济的错,要害是政治体制改革不到位,只有“人权与民主的政治体制结合法制公正的市场经济,才能解决中国问题,包括黑社会问题。”最后,敦促薄熙来同志要照此治理重庆。
    
    伊论证中国打黑除恶走不远,是为了兜售“人权与民主”,是为了改变中国颜色服务地。伊可能忘了,在‘人权与民主’地大英帝国统治时,好像也有过一次“廉政风暴”,而且直到今天,‘人权民主’的国家也没有根治黑恶势力问题,重庆发动人民参与的打黑风暴解决不了黑恶势力,伊的偏方就会是灵丹妙药?
    
    伊也承认在改开前的社会主义中国,黑恶势力基本被肃清,尽管伊归功于当时贫穷、没有过多的剩余价值可以分配。但伊忘了,再穷的国家财富也比你家钱多呀,所以,当时的官员清廉不是没得可贪,而是有钱也不贪。伊更忘了,贪腐恰恰不是因为穷,而是越富有的越贪、越能贪、越会贪。自私贪婪是个无底洞,私有制才是贪腐与黑恶势力生长的土壤。那个私有制土壤上的“人权民主”,真能解决‘黑社会’吗?我看不能,洗黑钱的国家,哪个不举着“人权民主”的牌子呢。危机下的美国金融高管,不是照样用高薪与国与民争利吗?倒是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制度,才能真正解决贪腐和黑社会问题。
    
    解析这篇文章地目的,是不想善良的人们再被误导、被欺骗了。市场经济没有什么神奇,所谓“公正的市场经济”更是不通,市场上只有资本的大小,势力的强弱,手段的高低,在赚了就是英雄的法则下,有什么公正不公正。至于剩余价值分配,更是强调了资本的收益而漠视劳动的价值,更是谈不上公正。
    
    在全球经济市场上,国家的强弱无不体现出对市场的左右能力,在所谓高度‘人权民主’的国家里,市场经济也改变不了权钱主宰的本质。全球一体化,不但没有让世界穷人富起来,反而因资源和利益的抢夺,制造了处处烽烟地冲突和战争,众多发展中国家被吸血、被主导,这种掩盖市场经济本质,夸大市场经济作用的人们,实在是比黑社会还可恶,危害深远。
    
    就拿被资改派们无限崇拜的美国来说,其“人权民主”是被极力称道地,而且也是用来打压他国的手段,但就是美国,其国内很多地方黑社会仍然泛滥,美国在世界各地派遣军队,到处制造事端,为了资源和利益,不断发动战争,不但自己地士兵为了利益集团流血牺牲,更是让屠刀所到的他国人民,血流成河,这算什么样的‘人权民主’?美国本质上就是一个最大的黑社会,真希望中国的打黑除恶有一天走向美国!美国就是用世界第一的威权,维系着自己的繁荣,一旦世界走向多极,失去了吸血和掠夺的财富来源,其所标榜的‘人权民主’就会露出真面目,显出对内压榨的凶恶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