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大趋势》作者约翰·奈斯比特的误导/傅国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2日 转载)
    傅国涌更多文章请看傅国涌专栏
     写过《大趋势》的约翰·奈斯比特应中国官方之邀写了一本《中国大趋势》,拼凑出所谓的新社会的“八大支柱”,特别提出了不同于“水平式民主”的“垂直式民主”,为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辩护,说白了也就是一种宣传,没有什么思想价值。作为一个外国人,而站在中国的权势集团一边,振振有词地为他们的利益说话,约翰·奈斯比特不是六十年来第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远的不说,就在2008年,当官方庆祝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成就时,写过《江泽民传》的美国人库恩就出版了一本《中国三十年》,也曾走红一时,大为媒体关注,库恩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自己介绍的是一个“真实”的中国社会,“首先是中国公民的自由度,包括中国人穿什么样的衣服、上什么样的学校、选择什么样的专业,包括用手机发送政治笑话的短信等,个人自由度很高。”是的,库恩说的没错,三十年来,从毛泽东铁索下解放出来的中国人确实赢得了类似选择穿不同衣服的自由,那不过是“生物学的、蔬菜的水平”上的自由,离真正的自由还十分遥远,不仅不值得夸耀,反而凸显出这个老大民族的深刻悲哀。我们到底拥有什么样的自由?在生活中处处都可以切身感受,用手机短信来发政治笑话聊以自慰,只能证明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根本就缺乏正常的表达渠道,没有基本的公民权利。更何况因为短信而遭拘禁等迫害的案例不断见诸媒体,没有被曝光的还不知有多少。
     (博讯 boxun.com)

    比起库恩赞美中国公民个人自由度很高,约翰·奈斯比特干脆把中国的现实政治称为“一种新的民主”,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他说,“我们支持言论自由,我们不支持对人民的压迫,但同时,如果在中国有几个党起来,整个社会会陷入混乱,首先要保障的是整个社会的平稳发展。”这番话后半句完全是典型的官方话语,从来都是维护一党制的漂亮借口,而且将所谓民主党派分享政权的遮羞布也撕掉了。前半句说得好听,实际上却无视控制言论、压迫人民的基本实际,眼中所见似乎只有鲜花烂漫,一路撒满了玫瑰。正是基于这样的立场,这位以预言未来而知名的美国老人做出了没有常识的判断,充当了一个与民主相对立的制度的辩护士。他千方百计给这个制度赋予新的光环,进行新的包装和解释,“这是一种全新的体系,全新的民主观念。它的精髓在于这是一个垂直模式而不是水平模式。西方世界是水平式的民主,每个人都处于平等的地位,四五年,有个选举,每个人都投票。而垂直式民主,这是我们对中国民主的称呼方式,你有一个不同的机制——首先你有最高层的领导人,然后还有人民。……这是一种自下而上又会自上而下的机制,所以说这是一种垂直式的民主。”在这里,“自下而上”是虚的,“自上而下”才是实的,这才是“垂直式民主”的真面目。
    
    约翰·奈斯比特将这种“垂直式民主” 又叫做“纵向式民主”,以区别于西方的“横向式民主”。为了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性,他反复强调民主的含义就是“人民说了算”,“人民是统治者”,“民主意味着人民统治国家”,至于选举不选举是次要的。可惜,他所说的“人民”只是抽象的,而不是具体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公民,而“最高层的领导人”才是真实的,这也是毛泽东以来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过的文字游戏。没有选举的自由、表达的自由,也没有其他可靠的制度性的程序安排,无法对权力进行有效的制约,如何实现“人民”对国家的统治?如何确保“人民”免于权力的压迫?这是约翰奈斯比特无法自圆其说的。他说西方的“横向式民主”效率太低,正面临危机,因此他要为中国的“纵向式民主”高唱赞歌。
    
    库恩、约翰·奈斯比特这些美国人相继高调出场,为现实中国的自由、民主辩护,并不是中国大陆有了真正的自由、民主,恰恰相反,这是我们所没有的,因此他们要把现有一切做出重新解释,说服中国人接受现实。这是官方在宣传手法上的技术性改变,就是挟外人以骗百姓。这也证明官方宣传的破产,对自己说的一切已失去了自信,需要借助外力。这些年来,在统治技术层面,我们不得不承认,官方也在变化,不断地适应眼前这个变化中的生活。变化是一种趋势,不可抵挡的大趋势,中国的大趋势,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变字,是往民主、自由的方向和平演变,还是继续往专制、独裁的方向演变然后分崩离析,也许这是约翰奈斯比特看不到的,也许他看到了而不说穿。
    
    民主到底是什么?是有普世公认的基本内容的,不允许反对党的存在,不允许不同政治观点的表达,没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没有自下而上的选举,哪怕连乡镇一级的真正选举都没有,没有司法独立,没有权力之间的相互制衡……如果这就是“垂直式民主”,这样的民主根本就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民主,两者有着截然不同的内涵。生活在美国的约翰·奈斯比特80岁了,他难道真的不懂吗?
    
    假如约翰·奈斯比特事先与中国官方没有接触,完全自发、独立地完成这本《中国大趋势》,那么,在美国这样多元、开放的社会,每个人都可以持有自己的独特见解,他认为中国的制度比美国优越也没有什么,不过是一家之言罢了,他有他的言论自由,一笑置之可矣。很不幸,早在1996年,江泽民就当面请他来讲中国故事,“我们会给你所有你要的支持”,11年后,“中国的政府官员”再度找到他,请他写一本中国的大趋势。所谓“垂直式民主”、“纵向式民主”,因此就很难逃脱迎合和宣传的嫌疑。
    
    这些问题,不仅信奉自由主义的胡适等人早就说清楚了,中共创始人陈独秀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经过痛定思痛的反思,也想清楚了,“‘无产阶级民主’不是一个空洞名词,其具体内容也和资产阶级民主同样要求一切公民都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之自由。特别重要的是反对党派之自由,没有这些,议会或苏维埃同样一文不值。”
    
    20年前,中国科学院研究自然科学史的许良英先生在上海《世界经济导报》发表一篇短文,将民主概念的基本內容概括为4点:
    
    确认人人生而平等,每个公民都有不可侵犯和转让的权利,即人权;确认“主权在民”的原則,全体公民通过多数決定原则实行统治,同时保护少数;这种統治只能通过公民的自由赞同(定期的公民自由竞争和选举)来建立,不可使用暴力或其他強迫的和非法的手段;任何政府官吏和人民代表都是人民的公仆,始终置于人民的监督之下(通过选举、罢免等程序)。
    
    同时他提出4点实行民主的保证条件,包括:言论、出版、新闻自由,公民可以公开发表不同政治见解、批评领导人;法治,废止任何形式的人治;权力分立与制衡;严禁军队干预政治。
    
    这个8点也就是民主的基本内涵,缺一不可。如果抽空了这些内涵,就没有民主可言,无论编织出如何漂亮的新词,以什么“纵向”、“垂直”来装饰,那都是假的。老实说,今日中国的掌权者也不敢大张旗鼓地标榜自己民主,在这种情况下,约翰·奈斯比特这样的外人就起到了连官方舆论机器、御用文人都难以起到的作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五四”的激烈背后藏着什么?/傅国涌
  • 傅国涌:华盛顿与洪秀全
  • 寻找历史真相是一个过程/傅国涌
  • 也谈希特勒是如何上台的——与傅国涌先生商榷/吴洪森
  • 真正的“五四”究竟是什么/傅国涌
  • “官”的问题解决了,就什么都解决了/傅国涌
  • 傅国涌:“五四”的激烈背后藏着什么?
  • 两种不同的民族主义:听一听弗洛姆的话/傅国涌
  • 李慎之晚年的悲凉——与许良英43封通信的解读/傅国涌
  • 傅国涌:跳出“周期率”[未删节版]
  • 1947年:傅斯年和中国言论界 /傅国涌
  • 傅国涌/武侠情结与皇权情结:解读金庸的文化密码
  • 《野百合花》与王实味之死/傅国涌
  • 重要的不是金庸能否进课本/傅国涌
  • 塞林的博客: 记傅国涌
  • 傅国涌: 另一个鲜为人知的十六字方针
  • 傅国涌:“谨守蔡校长余绪”:蒋梦麟怎样当北大校长
  • 傅国涌:季羡林摘帽意愿应得到尊重
  • 傅国涌:三十年了,毛泽东依然阴魂不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