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所授非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9日 转载)
    来源:正山博客
    
     2009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Oliver E. Williamson的主要学术研究是围绕“纵向一体化”的。他的研究,可以追溯到Klein,Alchian等人的论文《纵向一体化,可挤占性租金与竞争性缔约过程》( Klein, Benjamin., R.G. Crawford, and A.A. Alchian, 1978, "Vertical Integration, Appropriable Rents, and the Competitive Contracting Process,"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21,297–326.)因为这篇论文,资产专用性、纵向一体化、不完全契约等概念流行起来。 (博讯 boxun.com)

    
    Klein,Alchian等人的论文,建立在一个案例的基础上,简述如下: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与费舍公司在1919年签订的契约中规定,费舍公司为通用汽车公司提供汽车车身。为此,费舍公司不得不进行一大笔专用性投资,即这笔投资专门用于通用汽车公司预定的一定规格车身的设计和生产上,而且此车身无法用于其他厂家生产的汽车上。这时,存在“敲竹杠”的风险:在费舍公司进行了专用性投资后,通用汽车公司有可能以减少需求甚至解除合约相要挟,迫使费舍公司下调汽车车身的价格。为了阻止通用汽车公司的这种机会主义行为,费舍公司要求在契约中附加一种特别的条款,该条款要求通用汽车公司至少在10年之内尽其可能从费舍公司那里购买金属汽车车身。实际情况却是,契约签订以后,市场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通用汽车公司在签约以前主要使用的是木制车身,但是 1919年以后,对金属车身的需求迅猛增长。这促使费舍公司反过来通过利用较多的劳动密集型技术,并趁机将17.6%的利润附加在劳动和运输成本上,并拒绝将其汽车车身的生产工厂建在通用汽车装配厂附近,从而敲诈了通用汽车公司。
    
    然而,2006年,96岁的科斯,撰写了一篇论文,考据认为,《纵向一体化,可挤占性租金与竞争性缔约过程》中的案例居然是“伪造”。
    
    科斯研究诸多一手材料发现:费舍公司从未对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实施“敲竹杠”!科斯发现,1925年通用要求费舍搬迁厂址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因为费希尔已经在通用附近有了厂房,而所谓费舍通过降低“技术含量”和长途搬运的方法获取利润,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费舍除了通用,还有许多大客户。科斯指出,当时的真实情况是:通用建立了专门的车身生产工厂然后租给了费舍,谁也不必holdup谁。由此,科斯认为,契约不完备性和资产专用性问题完全可以通过订立长期合同迎刃而解,根本不需要“纵向一体化”, holdup问题完全是凭空臆想!(科斯的这篇论文,国内第一个予以介绍的,据我所知,是贾晋京)
    
    既然理论建立的基础被证明是伪造,那么,理论大厦将轰然倒塌。
    
    进一步分析,不难发现,“敲竹杠”的存在,并不意味着需要“纵向一体化”。
    
    我2003年撰写《如何避免“敲竹杠”?》一文,总结发现,“敲竹杠”的产生只有三种可能。此文收入《幸福经济学》(福建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引用如下:
    
    “敲竹杠”(hold-up)的产生,无外乎三种或这三种因素综合作用或部分性的综合作用的结果:游戏规则不完善或合理,店家做的是“一锤子买卖”,信息不对称。我们可以根据不同的成因,对“敲竹杠”行为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
    
    ----游戏规则或者说是契约不完善(或不合理)。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违规者得不到应有的惩罚,或者惩罚太轻。比如物价部门对机场、车站、旅游景点等场所的物价有指导性的规定,不准许它们哄抬物价、欺诈顾客,但是缺乏相配套的处罚措施。二是垄断抬高价格。机场、车站、旅游景点等场所的餐饮服务,在很大程度上存在垄断经营行为,这必然导致物价抬高。这个问题的解决,有赖于政府实施竞争性政策,打破行业准入壁垒,并有针对性的处罚措施。
    
    ----一次性交易。即顾客为流动人群,店家做的是“一锤子买卖”。在车站、旅游景点等场所,正所谓“铁打的店铺,流水的客。”在这种条件下,一些商家之所以敢明目张胆地欺诈,是因为顾客跟他们“较真”的成本太高。毕竟是一次性的交易,如果诉诸法律,诉讼程序烦琐,获得的补偿额度跟自己所付出的时间、金钱、预期收入等相比较,很不合算。对于这种敲竹杠情况,可行的解决措施是提高商家敲竹杠的成本。如果把商家敲竹杠行为的成本提高数倍乃至数十、数百倍,并补偿给顾客,则这种敲竹杠现象将几近销声匿迹。
    
    ----信息不对称,且缺乏惩罚机制。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购房。购房者往往无法或很难知道房子的质量,考核起来很难;无法知道房产的底价或利润率,在砍价上不占优势;对于很多相关知识包括法规等缺乏了解,从而容易掉进商家设置的合约陷阱。于是,购房者上当受骗的几率很大。要解决这种问题,消费者事前要准备一些相关知识,在做选择的时候,可以支出一定的代价,聘请律师或相关专业人员做顾问,增加考核的准确度。当然,这只能保证尽可能的减少信息不对称,但不能彻底解决。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有相应的惩罚机制。
    
    由此三点推论,Klein,Alchian等人的推论是不成立的,费舍与通用的合约,并非一锤子买卖,如果采用holdup,对费舍是没有好处的;至于威廉姆森(Oliver E. Williamson)在此基础上推出的企业理论(企业是连续生产过程中不完备合约所导致的纵向一体化实体;企业之所以出现是因为当合约不完备时,纵向一体化能够消除或减少资产专用性所产生的机会主义问题),也是错误的。首先,永远都不会有完备的合约,那么,是否所有问题都需要纵向一体化呢;其次,用合约不完备解释企业的存在性,糊了市场与企业的界限,从而使企业重新进入“黑箱”之中。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诺贝尔经济学奖不能授予禽兽/时寒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